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随笔
字体∶
我是不是“親馬鹿”?

九哥 (发表日期:2006-05-30 13:58:36 阅读人次:1768 回复数:16)

  日本人管夸自家孩子的家长叫“親馬鹿”,翻译成中文应该就是“父母傻瓜”。我是不是“親馬鹿”?等听我讲完下面有关我儿子天才的事,再随各位评判。

  
我的大儿子今年两岁。他是我和他日本妈妈三年前在上海戏剧学院留学生楼里生产的,所以是个“Made in China的中日合资产品”。那孩子生下来就会哭,半岁就能爬,接着就跟我抢报纸,一岁不到就能走路,而现在两岁了,能干的事情就更多了。下面,我随便举几例,好让你也相信我儿子很天才,最天才。

  
昨天,我忙得没空外出吃午饭,只好在“方便店”买了个盒饭,顺便买了两支香蕉。那香蕉熟透到要赶快吃掉的程度。吃了一支,剩下一支留在公司怕等不到第二天就会变色,便带了回家,算给儿子今天的见面礼。我那儿子接到香蕉,高兴地喊到“巴纳拉”“巴纳拉”,便一掰两半,一半还给我,一半自己把皮一片片剥下丢到垃圾桶里,然后把里面的部分吃掉了。

  
这在他母亲看来极其平凡的事,在我心里却产生了震撼。因为,我那儿子剥香蕉皮的熟练动作,使我想起一件几乎要被忘却了的事情。(是的,九哥又要忆苦思甜了)那是在60年代晚期,也就是祖国的文化大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弟弟从乡下回到了长沙省城。(弟弟从小一直寄喂在乡下姨妈家里)为了欢迎弟弟回到母亲的怀抱,妈妈搞特殊化给了他一支香蕉。当时弟弟大概有十二、三岁了,但他拿着香蕉,不知是个啥玩具?还是我,很热情地教他这个东西叫“香蕉”,是吃的东西,并非常helpful地要示范给他“香蕉的正确吃法”。可我那不知好歹的弟弟拿着他的宝贝就逃,逃到找不到人的地方去了。几分钟后我找到了他,发现他把香蕉的一头咬掉了一小截,正用力把香蕉里面的内容一点点挤出来吃。“香蕉牙膏挤吃法”,成年后他是这样解释他那发明的。当时我没有认可他那天才的发明,而是拿出了做哥哥的权威,气愤地训斥了他的愚昧,几乎是暴力地把那已经不成型了的香蕉残体夺了过来,一边避开他的争夺,一边把皮剥开,然后把那些残留在皮上的浓鼻涕状体,用手指刮下来送入嘴里。为了让弟弟看得明白,我连连示范了好几手指。

  
没过几天,邻居家一个小屁孩,拿了支香蕉跑来教我“一种新式香蕉吃法”。他把香蕉玩个烂熟,然后剥开用手指、、、、、、一追问,在追问,发明者果然是家弟。真后悔当时不知道有“知识产权”这么回事。

  
我儿子的天才之处到处都是,随便再举一例。虽然只有两岁,对饮料的嗜好就同老子一样,除了奶以外,还特喜欢碳酸饮料,尤其是碳酸葡萄饮料。最近,他甚至跟他妈分享起啤酒来。虽然每喝一口,他都会把面部所有的肌肉挤向鼻子处,但还是会继续接着喝。而他老子我,头一回喝上啤酒,已经是大学毕业后的事。当时,我和几位同事都一致同意:“啤酒就是马尿的味道。”虽然我不知道,我们中间是谁喝过马尿。不光是啤酒,头次喝碳酸饮料,也是在那个时候。记得我请了一位美籍英文教师到我寒舍来做客,来时她带来了两罐美国文化:用毛巾包着的冰冷的两罐可乐。我先是被那开罐时的一声巨响吓了一跳,然后是对着冒出来的泡泡不知如何对付才够礼貌,再是一大口喝下去,冲得我眼泪鼻涕一齐往外冒。我当时真纳闷,美国人怎么那么笨,做出来的饮料像我们中药里的十滴水一样。

  
最后举一个小例,那就是我儿子运用遥控的非凡能力。才两岁的孩子,他会从众多的录像带里找出他的“西骂季罗”(在日本几乎所有孩子都看的小老虎系列),而决不会误拿他老子专用的“儿童不宜”精藏片。他会自己把录像带放进录像机,会前后倒带,然后在电视机的遥控上找到那个他天天都要按的腱子。等这些程序都完了,我和他小娘就可以放心几十分钟了。

  
而老九我,头一回看到遥控,已经是在80年代初,也就是我准备出国的前夕。那天晚上我去看过我们单位唯一喜欢我的领导余秘书。(我常讨她的好,倒不是因为她是我们厅长的太太,而是因为她女儿妮妮是个绝顶的美人)我看见她手里在玩着个什么东西,便好奇地问:“余阿姨,那是什么?” 余秘书被问得哈哈大笑:“小九啊,这是个现代玩意,叫遥控器,遥控电视机用的。”“是,我也猜到了是个遥控器。”我尴尬地应和着,却没好意思继续问:“电视有什么好遥控的,怎么个遥控法?”

  
晚上,带儿子和他妈坐在意大利餐馆,提起我写这篇随感的事。小妈妈提醒说:“别忘了我们儿子自己换尿片的新才能。”所以我在此再加上一笔。我儿子最近最大的进步就是,自己拉了屎尿,会自己把纸尿片裤脱下来,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拧着尿片跑去交给他妈妈。等他妈妈把尿片包好,他又会自己拿着丢到放在厕所里的尿片专用桶里。他会把鼻子捏到直到把尿片桶的盖子盖上为止。然后,他会自己跑到抽屉里拿出一张新尿片裤穿上。

  
在咱们那个年代,谁会科学幻想到纸尿片裤的时代。中国人生了孩子,哪家不是到处挂着万国旗。等孩子二岁了,就不用尿片了,而是穿着开裆裤。小男孩的小GG在裤裆里荡来荡去,便是我们的“中国特色”。其实,穿开裆裤除了排泄方便外,既通风又透气,确实比外国孩子被包得死死的来得卫生舒服。但就怕冬天外出玩耍,我的老家是湖南,不算祖国最冷的地方,所以没听说过有哪位小朋友的小GG被冻成冰棍,“玩耍时不小心碰到什么东西上,断了”的事情。但“小GG被狗当香肠误咬掉了一截”的新闻好像是有过的。

  
我和我儿子,同样的血,却有着如此不同的智商,是我“親馬鹿”?还是仅仅因为我和我儿子的童年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国度?!

  




 回复[1]: 九哥好,好久不见,原来在累这玩艺儿啊,同情ING... 东京博士 (2006-05-30 14:09:53)  
 
  

 回复[2]: 这个是唐代劳的吧 陈某 (2006-05-30 14:14:49)  
 
  九哥来信说他正忙着写新作,大作,直奔诺贝尔……

 回复[3]: 问候博士 九哥 (2006-05-30 14:16:12)  
 
  刚回日本,忙ING

 回复[4]: 嗨。。。 东京博士 (2006-05-30 14:24:30)  
 
  这个是唐代劳的吧 陈某 (2006-05-30 14:14:49)

  
————————————————————————

  
你怎么不早说呢?还有免费提供秘书的?

  
俺夜以继日地贴连载,总算跟上了。。。。(但被人说是捣乱分子在发大水,郁闷。。)

 回复[5]: (^o^)博士你尽管发大水 唐辛子 (2006-05-30 14:33:53)  
 
  发洪水,水涨镜高。

  
这儿没有免费秘书的,资本主义国家,时间就是金钱,一切明码标价,我帮九哥贴了几篇,他就得请我吃几次饭的。

 回复[6]: 那我请你吃真正的とうがらし。还能鉴别你是不是真的唐辛子,哈哈。 东京博士 (2006-05-30 15:03:08)  
 
  

 回复[7]: 青出于蓝定胜于蓝 xuezi (2006-05-30 15:22:13)  
 
  可爱的孩子,幸福的童年。

  

 回复[8]: 什么是真正的とうがらし? 唐辛子 (2006-05-30 16:41:42)  
 
  

 回复[9]: 你是四川人?人家杜m好像是的哦。。。。 东京博士 (2006-05-30 18:03:24)  
 
  

 回复[10]: 我不是四川人 唐辛子 (2006-05-30 18:49:02)  
 
  是湖南人,和九哥同乡。

 回复[11]: 你别拉九哥啊。 东京博士 (2006-05-30 19:58:00)  
 
  应该唱一曲《火车向着韶山跑》!

 回复[12]:  陈梅林 (2006-06-01 14:24:11)  
 
  应该说九哥是本人馬鹿,夸儿子其实是在夸自己。虽然九哥是有真才实学的。但如此不遗余力地……

 回复[13]: 親馬鹿 蓝方 (2006-07-14 14:19:32)  
 
  九哥您好!

  
您用这个名字,那么比您岁数大的人也得叫您“九哥”?!或者说:您的文章只准小字辈们留言?

  
我有一个三岁的女儿,所以打来您的个人专栏就直奔親馬鹿来了。

  
我曾经和朋友讨论过“親馬鹿”这个词,当了父母的人,谁都是傻瓜,但是我们觉得汉语里的“痴心”比较好听,比较准确。也就是说親馬鹿--“痴心父母”。

  
您看怎么样?您愿意做“傻瓜父母”呢,还是“痴心父母”?虽然意思都一样。

 回复[14]: 蓝方 样 唐辛子 (2006-07-14 14:56:02)  
 
  九哥现在美国,还没回日本呢,大概不能及时回复你的问题。

  
不过,据我对九哥先生的了解,“傻瓜父母”呢,还是“痴心父母”估计九哥都不愿意做,要做可以留给他的太太们去做--”傻瓜太太“或是“痴心太太”,他自己呢,努力做个“逍遥九哥”或是“多情九哥”。

 回复[15]: 沾了点唐辛子味 蓝方 (2006-07-14 15:22:35)  
 
  唐辛子您好!

  
谢谢您的回话。同意您的意见!日本也好中国也好,很多爸爸平时不太管家管孩子,对于孩子的成长当然地一惊一咋。还以为写几个字就能证明自己是好爸爸呢。

  
(我好像也沾了点唐辛子味了?哈哈)

  
您的网站我看过了,太棒了!真可以说是一个温馨甜蜜的家园。下次请允许我去歇歇脚啊。

 回复[16]: 欢迎啊,蓝方 样 唐辛子 (2006-07-14 15:32:16)  
 
  非常非常的荣幸。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随笔
    中日家教与自尊心之区别 
    Why从美国逃回日本? 
    If邓丽君转世 
    什么是爱? 
    神的智慧和人的智慧 
     “20年内人类减半”之假说? 
    钦佩刘晓庆境界 
    板凳们的局限性 
    人要学会四讲:讲感情讲道理讲法律讲政治 
    为什么说“辛亥革命尚未成功”? 
    九哥:恐暴严打往往适得其反 
    儒学和基督教、同是追索人生真谛之道 
    甲午战争——谁是中华民族的敌人? 
    丹尼:《贫富与爱恨》 
    丹尼:天性风骚女人真的存在——“爱不等于性”系列 
    我应该向曼德拉学点什么? 
    渔民是否将我国引入战争? 
     看世博——新中国进入第四历史时期 
    中国式的爱 
    春秋航空気持ち悪い 
    假如日本统一中国 
    我们是如何对待“抗日”史的? 
    九哥代贴《一位革命前辈的遗言》 
    中日母爱之比较 
    中国式的爱 
    也谈人生的快乐 
     纪念华伯伯追思我父亲 
    中国梦(再贴新图) 
    幸灾乐祸--大中国人之小人心态 
    西藏,中国的痔疮 
    谁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伪劣中国人》 《由头》 
    《男不男女不女的问题》  
    灵与肉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中日爱国之比较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刮目相看“Made in China” 
    “草原英雄小姐妹”值得歌颂吗?  
    九谈“出国成功秘诀” 
    山本说:“杀人的又是中国人!” 
    Made in China 的意大利小提琴 
    九哥∶无根的豆角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我是不是“親馬鹿”? 
    他们的愚昧是我们的智慧 
    九哥文特“色”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