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的友人们
字体∶
怀念陈新之老师

九哥 (发表日期:2014-04-26 17:53:54 阅读人次:2033 回复数:10)

  怀念陈新之老师

  
昨天接到陈立功教授来函传达噩耗,陈新之教授因癌症去世。此消息使得我止不住的全身颤抖,5月的天气裹着被子都感觉寒冷。

  
陈新之,是上海音乐学院的小提琴教授。他是我2009年重新回到上海工作的四年间,所交的最好的朋友和知己以及同事。

  
头一次见到陈教授,是在他上音的教室里。虽然我也是上音小提琴专业的毕业生,但因为不同学年,所以并没有照过面。去找他的目的是为了在上海推销我的丹尼琴弦和琴弓,陈教授心里当然也非常清楚,所以见面的瞬间并没有太多的火花。但拿起他以为自豪的法国琴弓,我谈起那位法国师傅制弓特点的时候,空气立刻活跃起来。

  
第二天清早,他给我电话,告诉我他读了我网上好多有关小提琴的文章。非常受益,并以拉拉拉的网名给我留了好多言。

  
电话后不到两小时,他就到了我襄阳南路的工作室,带来了自己制作的小提琴。

  
那以后,我们的交往频繁。见面总有讲不完的话,争论不完的问题。可谓,人生难逢知己。他多次提到,要想办法让我去音乐学院教教琴弓制作与维修。

  
后来我们的话题就广泛了,从制作琴、琴弓琴弦松香,修理琴、调整声音、演奏小提琴、教学,一直到摄影旅游等等。

  
也是陈老师,介绍认识了潘寅林老师。后来与潘老师交往也颇多,并成为谈得来的朋友。

  
结交了大约一年后,有一天陈教授到了我的工作室,问我是否愿意参加他们的科研项目。

  
听陈教授介绍,这个叫“小提琴音色力学优化”的科研项目,是上海教育系统政府的重点科研项目。挑头的是上海音乐学院的陈新之教授,和上海交通大学的陈立功(材料学力学)教授。正所谓“隔行如隔山”。新之教授与立功教授隔行,所以在材料学力学与音乐学音响学之间有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而我,既懂得小提琴学,又懂一点物理声学,刚好作为一个桥梁性人物参与。就这样,我们三陈(我的本姓其实也是姓陈的),就开始了我们的科研。

  
在科研过程中,陈新之教授表现得极其严谨认真,对一些细微的事情都要钻牛角尖。搞了一年多,大家开始感到疲惫,都想早点下个结论,但陈新之教授,对一些相对有效的结果是否绝对有效,迟迟难以说服自己,表现出知识分子做事认真的态度和执着的精神。

  
后来见到他,吓我一跳,因为陈教授头发都光了,而且浮肿。虽然样子改变了,但风格一点没有变。说起自己患有癌症的时候,就像是说得了个伤风感冒一样轻松。便立刻把话题转到提琴:“把你最新制作的宝贝拿出来看看。”我当时拿了把阿玛蒂琴型的白身琴,看着他那样子,还真的犹豫是否应该递过去。但陈教授说:“我对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有兴趣。”

  
后来又见过他的女儿,很好的小提琴家,和美国女婿。他女婿很牛,跟他老婆讲中文,跟我讲英文,跟岳父讲法语。

  
再后来,我与挪威的啪嗒(好莱坞音乐明星)开始一起做音乐。我几乎每个曲子都要发给陈老师听。他也总是会提出这样那样的意见,从一位小提琴教师的角度,也从一位听众的角度。

  
2012年11月2日,我在名古屋出车祸手残,之后就不能拉琴了。制作小提琴或者琴弓也变得困难。只有修理和经营琴店还是可以继续的。

  
车祸后,我上海的太太突变。我从此失去了去上海的理由。为了治病我求遍世界名医,一直忙碌自己的事情。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常常在QQ上交流和留言问话。直到几个月前,我们失去了联系。

  
今天获得噩耗,震惊震惊,迟迟不得平静。

  
人啊,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可有人往往不会珍惜,要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一口气,或者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几个臭钱争得个死去活来,更有人大打出手,连命都豁出去了。

  
真的,真的,我的家人亲人朋友熟人们,活着,健康而快活地活着,是人生最大的目的和意义,让我们珍惜剩下的每一天吧!

  
以此文沉痛悼念陈新之教授。

  


  
成 丹尼

  
Daniel Olsen Chen

  




 回复[1]:  cid (2014-04-26 19:23:04)  
 
  看到此文,会长深深感到遗憾,除了对逝者,还对与九哥见面时,会长粗心大意居然没有发现九哥的艺术家气质的着装背后隐藏着如此巨大的痛苦。请九哥接受虽然迟来但充满真挚的慰问。

 回复[2]: 会长,你要是知道现在在发生什么, 九哥 (2014-04-26 23:27:07)  
 
  比起那些,算得了什么?连骆驼,都会有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倒的时候。老九,什么时候倒下,还不得而知……

 回复[3]:  伴我醉 (2014-04-27 00:30:41)  
 
  九哥希望你不要在沉浸在肉体的追求中,多思考灵的事情,那永生的生命才是我们需要的。

 回复[4]:  伴我醉 (2014-04-27 00:35:42)  
 
  圣经说“因為心思置於肉體,就是死;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

  

 回复[5]: 同至哀! 金枪鱼 (2014-04-27 12:10:44)  
 
  愿逝者在天国能奏鸣更优美的音乐。。。

 回复[6]:  夏夏 (2014-04-27 12:21:06)  
 
  九哥,逝者已逝,生者须更快乐......

  
加油!

 回复[7]: 谢谢大家鼓励 九哥 (2014-04-27 12:37:44)  
 
  真的,人生难逢知己呀。都两天了,心里还在隐隐发痛。

 回复[8]: 是啊 杜海玲 (2014-04-27 15:01:49)  
 
  人啊,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真的,真的,我的家人亲人朋友熟人们,活着,健康而快活地活着,是人生最大的目的和意义,让我们珍惜剩下的每一天吧!

  
上面这两句堪称肺腑之言啊。祝福九哥。

  

 回复[9]:  采夫 (2014-04-28 18:09:56)  
 
  九哥多保重啊

  


  
明日があるさ

  
http://www.youtube.com/embed/a2sSjMvGAJM

 回复[10]: 九哥,你们的国旗可以套裁出好几面其他国家的 科长 (2014-04-29 14:23:0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的友人们
    怀念陈新之老师 
    《叙事曲》圆我40多年的承诺 
    九哥《追念丽华》 
    何东,你为何出国?(图) 
    我知道的一点点草庵居士 
    接近精英郊区的飘然—回谢芦笛 
    财本善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