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的友人们
字体∶
我知道的一点点草庵居士

九哥 (发表日期:2006-11-21 09:31:19 阅读人次:2082 回复数:12)

   

  
写在前面:这是2002年初当网民时的九哥写的文章。翻出来给大家随便看看。但是,请一定读完,因为文章的最后有“写在后面”。

  
我的《接近精英郊区的飘然》钻进祖国各网才几小时,草庵居士就追到鄙人小网的《九哥文集》里来“声援”。文字虽不及芦笛的长篇大论,却似乎更赋诚意。本打算这类九某拙手的文体,写完“飘然”就洗手不干了,还是回头玩我的庸人俗事。但心里一感动,手就直痒痒,只好让错误继续犯下去了。

  
说起来有意思,最先听到“草庵居士”这个名字,是从一篇对他的骂文开始的。那文章先把草庵的论点一条条罗列出来,然后开骂:“放狗屁”“狗放屁”“放屁狗”“屁狗放”“狗屁放”,可惜只到最后都没能等到“屁放狗”。那一连串的“狗屁”只须一遍我就彻底领教了其臭度,倒是草庵的理论还想再琢磨几遍。那位骂将的初衷是不是中国传统式的“骂是爱”、或者中国现代式的“小骂大帮忙”我九某不敢断言。 但还真是打那以后,我开始有意识地到处收集起草庵居士的“狗屁”来。

  
对网上的一些风云人物,除开他们博学超凡外,我小九对不同人的崇拜有着不同的内容和侧重。比如对芦笛,我是特喜欢他文风的洒脱痛快劲;对林思云,是他超越狭隘民族主义的境界和那身不怕千刀万剐的傲骨;对柏林,是他那种对祖国八亿农民淳朴炙热的情感,和为他们最基本的权益做着不屈不饶斗争的精神;(我们为养育了我们的“乡巴佬”究竟想了多少,这是个人人都可以问问自己良心的问题。写到这里,我不得不停下来去消费几张纸巾。)而对草庵居士,则是他那种对政治、经济、社会的敏锐性和洞察分析力。

  
唯独小九我觉得他们都没什么了不起的,是他们身上那个和笔祖鲁迅一样的共同点,那就是对中国人的劣根性刻骨铭心地恨铁不成钢。之所以觉得他们在这一点上没什么了不起,是我以为,小九在这一点上同各位坐到了差不多的级别上。

  
论年龄,从感觉上我猜柏林最年轻,其次是林思云,老芦大概和小九差不多吧,而草庵居士就一定是位老夫子。

  
收集了一些有关草庵居士的文章后,我发现有大量的是对他长篇大骂的批斗,其中最多的是对他人格的披露。笔者们用科学逻辑的方法分析推理草庵居士不是大富豪;不是美国某公司的某某长;不是个从小就出国了的美籍华人;甚至不是一个人。(这里倒不是讨论草庵是猫还是猴,而是说他不是a man,而是一群 men)那草庵居士到底是什么呢?各路骂将都自信满满:“草庵居士一定是个以炒股票为生的”;“肯定是个打工的白领”;“绝对没错是住在出租公寓里的”;“敢打赌是大陆的贪官携赃外逃的”。当然这些都抵不过“内部消息”:“草庵居士是中共在海外的写作班子。”是一群men 还有 women.

  
这事儿还真让九某纳闷。又不是选总统招女婿,你管他是富人穷鬼好人歹徒、是乡巴佬是骗子、是man还是 men。只要他的文章能保持好看又不用买票,难道还不够三呼万岁!

  
除了他的人格外,更是有人对他的人品津津乐道:“草庵居士那家伙最喜欢吹牛,还特喜欢乱玩女人。” 如果草庵有吹牛的恶习,大家就有不相信和不喜欢他的自由和权利,都不跟他玩好了,孤独死他。又何必要把他骂得越臭越火红!至于他有“乱玩女人” 的毛病,人家玩的是美国鬼子,不是为华人出了气吗?如果只是觉得“乱玩女人”不好,咱不乱玩,“好好玩”不就行了吗?如果觉得玩女人不对,或太贵,咱不玩人家,玩自己就是。实在憋不住,咱就偷偷玩,完了说“没玩”,不还是个正人君子嘛。干嘛那么吃醋!

  
我觉得何不把网当成个免费杂货场,发现宝贝就收藏;发现有用的就用,好看的就看,其他的就“没兴趣”,大可不必费神去吐几口唾液。(被人请着吐,和为帮人吐的除外)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们中国人,还真是个不挨骂不抢手的民族。记得文化大革命中,最革命的电影是组织排队去看;一般革命电影是单位发票看;一般电影是泡妞买票看;批判电影是在门口等高价票看;内部电影是开后门挖墙角看。下流电影只归有大兵看门院子里的人看。从这个意义上,兴许草庵般的风云,还真的应该感谢那些热情的、骂功下流的草民们,和骂功上流的鲁迅们。

  
在我收集的草庵居士的文章里,也有一些内容文风与我以为的其人风马牛不相及的,曾也惊叹过此人居然有孙猴般的本领。直到读了草庵给我的留言,才获知“草庵居士”也有假冒伪劣。

  
揭开草庵居士的面貌,是发现他上次在我的文集里留了自己的网址,便立即跟过去看了看。咦!不是个老夫子,在首页上明明是个英俊发福前的小伙子。里面的近照看上去也不过39前后吧。等这次他留言说:(请有肉麻嗜好的朋友忍受一下)“九哥文章我是偶然发现,读起来甚有滋味。不知不觉就当成了大哥。”(忍受完)才确认他的确没有做过整容手术。又花了些时间读了他与政治无关的文章,才发现他也有很平俗的一面。不过,想想我这辈子有幸见过的许多伟人,比如世界提琴界的顶峰人物郑金和、马友友、斯特恩、帕尔曼,美学界的王朝文、蒋孔阳,文人学士刘晓波,藏民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还有我现在的挪威国王哈拉德,甚至我们心中永远不落的红太阳,全世界无产阶级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遗容,也都有很普通的一面。

  
草庵居士究竟是何许人也,有兴趣者还是自己去他网上看看,如果那网站里的人,真的是“草 庵 居 士”。

  
九哥

  
于名古屋田舍

  
2002年

  
写在后面:头一次与草庵居士见面,是2003年我去好莱坞写电影剧本的时候。是他来机场接的我。开的是一辆、据他介绍说是带防弹玻璃的车。那车使我有些纳闷。之后多次见面,并经他介绍我又认识了住在洛桑基的一些汉名人。之后他在网上发起了“中文辩论会”,我也跟着去凑过一阵热闹。再后来觉得他一下子民运,一下子什么功,一下子又与中共高层什么什么的,实在有些累,就放弃追星了。虽然至今仍偶尔在网上问个好,但我仍只能说我认识的仅仅只是草庵居士的外套。而对于他的种种传说,比如“草庵居士不是大富豪;不是美国某公司的某某长;不是个从小就出国了的美籍华人;甚至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men 还有 women”;或者说“草庵居士一定是个以炒股票为生的;肯定是个打工的白领;绝对没错是住在出租公寓里的;敢打赌是大陆的贪官携赃外逃的”,我没有得到任何确认,也没有兴趣和必要去确认,只能凭感觉说他与那些骂家之间的矛盾好像远远超出个人恩怨。尽管我对草庵居士知道得如此肤浅,但有一点大概可以相信,那就是他的职业的确是他自己所自我介绍的“投资顾问”。至于他那“带防弹玻璃的汽车”,是在我今年自投日本一家叫“东山经济研究所”的投资顾问公司的陷阱里,花钱买了600万日圆的赤字后,才彻底理解到“防弹玻璃”对于从事草庵居士般“投资顾问”职业的同志们是多么的需要!

  
补写于名古屋田舍 2006-11-19

  




 回复[1]:  唐辛子 (2006-11-21 09:58:24)  
 
  不认识某某居士,不过建议九哥出门也可以定制个“防弹玻璃罩”使用,九哥的菜园则可以安装“防虫玻璃罩”。

  
最后请教九哥一个不得不问非问不可的很现实很深沉很惦记的问题:

  
您菜园的椒辣又有一大片了吗?

 回复[2]:  九哥 (2006-11-21 10:22:18)  
 
  哈哈哈,辣椒...花是有一大片。可是辣椒嘛,自你扫荡以后,连我自己想吃,都要到树底下去翻脚子。

 回复[3]:  唐辛子 (2006-11-21 10:40:48)  
 
  九哥:自从吃了你的正宗湖南辣椒后,我看到什么菜都没胃口了。 其实就是湖南家乡菜里,我最喜欢的也就是油淋辣椒,每餐一碗,其他什么菜都不需要了。

  
对了:九哥你那些辣椒有没有种子的?有的话给我一些,24号我们就拿到新家的钥匙,我可以自己在院子里种了。

 回复[4]:  夏天冬瓜 (2006-11-21 10:42:33)  
 
  大纪元报上见过此人的九评,别的倒没什么,那个百万退党的宣传(虚假的超过我党)与他在同一张纸上刊登不怎么的。

 回复[5]: 是九哥害辛子吃什么都没胃口。  九哥 (2006-11-21 10:49:08)  
 
  真的抱歉。辣椒种子明年哥哥会给我邮寄,到时候我匀给你几棵。但是,有种子不等于有辣椒吃,那我就不管了。

  
夏天冬瓜,九评哪里是草庵的大作。据说是轮子们花钱请中共前写党史的人儿胡乱拼凑的。整个一文革大字报。就是那以后,我懒得跟他们玩了。

 回复[6]:  唐辛子 (2006-11-21 10:57:48)  
 
  不知道一棵辣椒树可以长多少辣椒出来?我妈妈春节左右就来日本了,到时候请九哥等几位来我们家一起过年吧。

 回复[7]: 辛子 少年行 (2006-11-21 11:05:17)  
 
  我去年在园艺店买的是朝鲜辣椒种子,结的不少,而且也灰常灰常的辣,你试试?

 回复[8]:  夏天冬瓜 (2006-11-21 11:08:38)  
 
  九哥还是洁身自好码自己的文字吧,网上什么人都有。与某某组织沾边的还是保持距离为好,要是我,再怎么都不会让他们把自己的照片和文章登在那种地方,先不说自己什么观点,当然我也没那个能耐写文章,只能看看大家的作品欣赏一下。

 回复[9]:  唐辛子 (2006-11-21 11:26:01)  
 
  回复[7]: 辛子 少年行 (2006-11-21 11:05:17)

  
我去年在园艺店买的是朝鲜辣椒种子,结的不少,而且也灰常灰常的辣,你试试?

  
-------------------------------------

  
少年行,你的朝鲜辣椒有没有照片?我看看辣椒的长相,就能大概估计出它们的辣度了。这一点我比较在行的。

 回复[10]: 辛子 少年行 (2006-11-21 11:30:19)  
 
  去看我那篇<温暖的红色>里面有辣椒的照片.不知道够不够湘辣

 回复[11]: 夏天冬瓜,他们把我的照片和文章登在哪种地方了? 九哥 (2006-11-21 13:18:59)  
 
  你别吓我呀. 老九可是不问政治的.

 回复[12]:  夏天冬瓜 (2006-11-21 13:23:36)  
 
  九哥误解了,我是说草庵照片登在那种地方,实在是。。。。我的意思是劝九哥上网码字可以,别沾染那种东西,保持自己的人格独立最可贵,当然或许是多余的话,网民是五花八门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的友人们
    怀念陈新之老师 
    《叙事曲》圆我40多年的承诺 
    九哥《追念丽华》 
    何东,你为何出国?(图) 
    我知道的一点点草庵居士 
    接近精英郊区的飘然—回谢芦笛 
    财本善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