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的友人们
字体∶
接近精英郊区的飘然—回谢芦笛

九哥 (发表日期:2006-11-18 11:19:27 阅读人次:1997 回复数:4)

  

  
这是一篇几年前初当网民时写的小文章。翻出来给大家随便看看∶

  
今天打开《海纳百川》网,看到了芦兄的《答九哥兼致那位无名网友》,如同昨天看到草庵居士在九某开的小网站《九哥文集》里的留言一样,令人惊喜而意外。近来在几个论坛上还有人猜“九哥就是草庵”或“九哥就是林思云”,这种莫大的奉承也让我九某好一阵得意。就等着人猜“九哥就是芦笛”了。再加上《海纳百川》的斑竹抬举九某,也给开了个“九哥”专集,并与各位精英摆在同一个桌面上,更是使小九感觉到了“接近精英郊区的飘然”。

  
其实九某拜访祖国的网,到今天为止才四十天,可谓绿手茅庐。

  
芦兄在文章里指出: “我说九哥,你取这么个网名,安心占众人的便宜,让大夥儿都当你的弟弟。”算给你说中了。我那“九哥”的笔名,还真的闯了不少祸。一些网友一看这网名就“恶心”。在网上我发文的跟贴里,什么“酒鸽、九个、小九、九某、姓九的”。好像叫我一声“哥”就会吃多大亏似的。只有一位海外华人用了英文回贴:“nine brother”。再翻译过来就是“九兄弟”。你看,还是人家民主,连语言都没有“哥弟”上下之麻烦。

  
其实,用“九哥”这个笔名,我斗胆也没敢有占大家便宜的歹意。今天,借芦兄的光,让小九来平反这个“冤假错案”。尽管小九一直喜欢文字,但正经八本编故事是从去年过年后才开始的,也就是说写龄还未满周岁。(也是一开始敲电脑键子像捉虫子一样。)当时哥哥提醒我:“既然要写书,还是找个笔名吧。”我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听的笔名,便想起从读小学到出国,熟人们都习惯叫我“九哥”,觉得既亲切又怀旧,所以决定在找到如“鲁迅、巴金、芦笛”类一听就很文豪的笔名之前,暂时用用。没想到一用就不可收拾,连即将由台湾《优秀文学》社出版的鄙人专集,用的都是“九哥”的笔名。看来是改不了了。所以,以后我是不是应该考虑在所有的笔名后面都加上注解“‘九哥’仅仅是个笔名,没有哥哥的意思。”早知道误用了个“哥”字,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多灾多难,当初取名叫“孙子”就好了。可那也不行啊,会有沾兵法孙子和孙中山光的嫌疑。那就叫“灵雀、泥鳅、昆虫、蚂蚁”,可那些也早就是人家的专利。给自己取个网名“老鼠、蟑螂、细菌、病毒”来恶心读者总不大礼貌吧。

  
给九某带来灭顶之灾的还不光是笔名里带了个“哥”字,还有我笔名后面的头衔“在日挪籍华人”。其实最早是想用“在日澳洲挪籍华人”的,只是那样,连自己都觉得臃肿累赘。网友们的反馈是“挪威人怎么啦” “有什么了不起” “什么德行” “三性奴才” “假洋鬼子”(更多)。其实九某自称“在日挪籍华人”,真的只是单纯想标明一个人的出处,想告诉大家:“我九某不是美籍华人、毛里求斯华人、坦桑尼亚赞比亚华人,而是住在日本的挪籍华人。”但这也惹事。有网友在其他网上贴文,“本想进九歌国际网去看看,封叶(页)赫然写着“挪威籍华人”,莫名地产生一丝反感,就退出来了。” 当然那位网友并不是对挪威有什么反感。大家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挪威是欧洲第一个正式承认中国的国家,是中国雪里送炭的朋友。所以挪威人到中国签证是免费的。那位朋友只是觉得在脸上贴个“挪籍华人”的商标是一种身份的炫耀。才“莫名反感”的。

  
为了“挪籍华人”这几个字,“在日华人”的论坛里,前两天展开了一场混战,而后由混战变成了混骂。搞得那论坛的坛管都不得不出来劝话。弄得我觉得是自己闯的祸,再三对那坛管请罪。

  
其实打开许多中文网站的BBS,都是一上来就骂声赫赫,铺天盖地:“弱智、愚蠢、放狗屁、狗放屁”,那还都是些高人雅士口里掉出的象牙。一般草民就更痛快了,骂“猪”,还不是一般的“肉猪”,而一定是“蠢猪” “杂交猪”。骂“狗”,也不会是一般的看家狗,而一定是“疯狗” “癞皮狗”;夸奖人家有才也不是一般的“人才”,而肯定是“庸才、奴才”。弄得我九某一声感慨:“唉,我们中国人,多么感情丰富的民族!”

  
近来读了芦兄和其他几位大师的一些大作,才怀疑坛子里的二手骂将们,是不是效颦大师们的蹩脚东施。

  
不过我想大家来逛坛子,都不是为了挣钱做生活。总应该是在寻找些东西,一些正规媒介听不到,或不同的意见观点看法。如果全世界人都一个样,或者桌上的菜都一个味道,那活着还有什么乐趣。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像文化大革命,各派架起高音喇叭,结果谁也听不见谁,最终大家都被自己的喇叭吵聋了耳朵,有碍健康。

  
还有人对“九歌国际网”上贴着鄙人的工作照片也反感“那么想出名,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姓九的长什么贼样。”于是,九某我决定改邪归正,立刻把照片和“在日挪籍华人”从网上拿了下来。接着又有人来依妹儿问:“九哥你是哪国华人?”对于这么个简单的问题,九某我怎么敢老实招供。只能是:“您喜欢我是哪国华人我就是哪国华人。”这样欠诚恳的态度,对方当然要不乐意了:“干吗那么小家子气,为什么不在首页上注明九哥是何许人也。还以为自己是鲁迅巴金,不说大家也应该知道你是谁!以为把自己搞得很神秘就了不起了。”每到这种时候,我都要想起芦兄的那句话“难伺候的中国人”。好在有好心人安慰九某:“一个人想做点事,总是要挨骂的。那些光骂人不做事的人除外。所以九哥,还是那句话‘让别人去说吧,走自己的路。’”

  
为何九某我会如此唯唯诺诺。不像芦兄敢自称自己是“骂士、邪神”。一开口,谁都敢骂。而且有两年坛龄的资格,仍骂劲不减。也不像林思云敢破釜沉舟斗胆当“汉奸”。更不像草庵居士,公开在自己的网上搂着两个女人,说“每逢欢爱,一日数次,早晚不拘。”还要犯中国人之最大忌“老子很有钱”。把豪宅拍了几十张照片公布于众。明明知道我们这个民族,许多事是只做得讲不得的,尤其是玩女人和摆阔气。(当然还有贪污腐败)

  
我从此自称“小九”,倒不是我身材有多么秀气或者年龄有多么小少,是因为九某只当得起“小人”。首先是在才华上远不及各位,没有狂妄的资本。就是偶尔想过过狂妄的瘾也有人不让。就比如前阵,我纵容我的网管从《海纳百川》里转贴了大量您芦兄、林思云、草庵居士、还有吕柏林、张三一言等大师的大作在我的九歌国际网上,鄙人的小网就被“新爱国族”黑了几次。至今《国际论坛精选》区仍处打佯状态。所以,我再也不能“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了。我的哲学是:“宁可趴着生,不可跳着死。”不要说是“人的生命岂能从狗洞里爬出”,我九某:“别说是狗洞,就是猫洞老鼠洞,都会勇敢威风地钻出去的。存在就是胜利。”就像一位台湾同胞来信说:“妥协和退让也是一种美德,也是一条出路。”他甚至肉麻地吹捧:“如果在历史上,我们华人都像九哥一样学会了妥协和退让,我们的民族在今天的世界上,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想想我们的祖国,同天斗同地斗同人斗,斗了几十年以为赢了。等到人家都不理我们了,我们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输得精光。又要从头来过,挤进WTO,从小弟弟做起。

  
做窝囊废也配有理论!

  
我九某真的想公开大喊几声:“从来就、从此也,不是汉奸、不是爱国族、不是民运人士、不是斗士,不懂政治、不支持台陆统独、不参加辩论。不是主菜,而是味精酱油胡椒醋。我九某不过是个失落的提琴手,想在文字上找条出路,是个正中地道的凡夫俗子。我人生最大的目标,就是好好活着,吃喝玩乐,活得充实多彩。如果自己的充实多彩能让别人的生活也充实多彩一些,那就再好不过。”

  
凡人总是多数。

  
老实说,近40天,我一天到晚泡在网上耗眼睛,可谓中毒非浅。也因此,40天来我没有用自己以为顺手的文字写出自己熟悉的故事。如果有人控告“九哥的文风有些变味”,那“罪魁” 责任,本文中点了名的各位精英都有份。

  
今天,当我陶醉在“接近精英郊区的飘然”时,突然响起一位网友的忠告:“还是呆在乡下玩文字写小说吧。不要等你意识到修不成‘政治家的老成’时,回头又发现丢了‘艺术家的天真”,也就是说丢了你那一点点看家的本领。那你就一钱不值了。”

  
不是作品,没有华丽的辞藻;不是说教,也没有深刻的哲理,只是发自肺腑的一点点感受。

  
九哥

  
于名古屋田舍

  
2002年1月26日

  




 回复[1]:  陈梅林 (2006-11-18 13:06:51)  
 
  难得见到九哥的文字里没有女人,呵呵,读出了一个性情中人的九哥。赞一个!

 回复[2]:  雪非雪 (2006-11-18 13:22:11)  
 
  是谁害得九哥这样苦口婆心啊?修行着我行我素好了。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6-11-18 14:05:18)  
 
  论中文网龄大概与九哥差不多,不过皮比九哥略厚,其他都不如九哥,呵呵。

 回复[4]:  陈梅林 (2006-11-18 14:08:28)  
 
  "x"桑也有牵须的时候?难得难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的友人们
    怀念陈新之老师 
    《叙事曲》圆我40多年的承诺 
    九哥《追念丽华》 
    何东,你为何出国?(图) 
    我知道的一点点草庵居士 
    接近精英郊区的飘然—回谢芦笛 
    财本善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