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的友人们
字体∶
财本善

九哥 (发表日期:2006-10-29 11:26:14 阅读人次:1646 回复数:8)

  

  
(九哥的友人们--系列)

  
每一个人,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都多少会遇到一些对自己的命运产生影响的人物。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如果不是碰到谁谁谁,我现在可能还在、、、、、、”

  
财本善、便是教会我生意经改变我的金钱观念,对我的前途产生重大影响的友人之一。

  
认识财本善看来很偶然,但也可能是一种缘分,我甚至怀疑那是上帝的有意安排。当时我正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财本善是新调到音乐学院学报工作的美术编辑。那天我去学报找钱老师问事,正好看见财本善与一个外国人在品味一张中国画。见他们比手画脚交流困难,会英语的小九帮了个顺口忙,趁机也练习练习英文口语。原来,财本善是在向那老外推销他自己的一张国画。他语气谦虚诚恳但言辞高深傲慢。在我的翻译下,那老外笑呵呵地掏了腰包。财本善也顿时变得笑呵呵起来,显然,画卖了个好价钱。

  
事后我根本就没多想,不料财本善在食堂门口挡住我,说:“我们出去吃饭。”

  
在餐桌上,财本善递给了我十块钱。我当时纯朴得不肯要,因为十块钱不是一笔小数,那相当我一个月工资的5分之1。我对他说:“我是顺便帮个忙,吃顿饭已经很满足了,怎么可以……”

  
财本善打断我,说:“拿着,我们不偷不抢凭本事吃饭。以后有钱大家挣。我也算是你的老师,听老师的话没错。”

  
我的生意经,就从那十块钱启蒙。那以后,不单是财本善一有生意就来叫我,我也主动帮他拉客。画卖出去,我会马上算出我那一份是多少。为了卖画,耽误上课的事情也曾有过。

  
除了卖画,他还接了出版社两本年历的彩照活。于是,我们决定拍一本《儿童与乐器》,一本《美人与乐器》。为了练手艺,财本善借给了我一台海鸥单镜反光照相机(当时国内的高级相机),又帮我在上海电影制片厂很便宜地买到大量保定黑白胶卷。我用了卖画收入中的一部分投资了一整套黑白冲洗扩印设备。就那样,在我小小的房间里,我办起了一个地下照相馆。我采取薄利多销的战略,拍照不要钱(诱惑力极大),冲洗扩大后,一毛钱一张(看见自己的照片,谁能忍得住不掏腰包)。别说,几个星期后,我的生意就忙得不亦乐乎。我的门庭可谓兴旺,加上为了拍美人照片,经常会有漂亮得让同学们掉口水的美女来宿舍找我(其中有的还与老九有过不同程度的“接触”),所以风声变得越来越大。我的小提琴老师盛中华(盛中国的妹妹)听了大发雷霆,几次冲到我宿舍来突击检查,大概是想“抓个现场”。

  
“就要毕业了侬不好好练琴,搞啥名堂经。”盛老师在我宿舍的走道里大声骂到。有人骂,说明有人关心,那使我很是感动。

  
但是,老师的骂一时也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我仍一面对付着西贝柳斯的小提琴协奏曲准备考试,一面继续拍照挣钱找美女。

  
年历完成出版后,我为分利润跟财本善小小地计较了一下。但是,友谊为重,准确地说是下一挡生意为重。下一挡生意,我们与上海电影厂合作,找流行歌手灌磁带出版卖钱。但是,这一回消耗掉我不少时间和精力,却没有挣到多少钱。

  
也许是为了灌磁带的生意对我进行补偿,就在逼近毕业考试的个把月前,财本善帮我在上影厂正要开拍的一部电影“海上升明月”里找了个小小的角色。于是,我推迟了考试的时间,跟着上影厂去了山东石岛。

  
、、、、、、

  
不久,我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了。

  
人们都以为,进了大学就等于是走上了通向天堂的道路,但是,只有大学毕业生才人人都有亲身经历,那便是“毕业以后怎么办”?虽然我应该回湖南省广播电视艺术团继续去当我的乐团首席。但是,我结婚了,我的结发妻子冬娅是上海人。一般说,上海人可以跟外地人结婚,但很难跟着去外地生活。而跟上海人结婚的外地人要在上海留下来,虽不好跟登天比,但肯定比去美国还难。由此,我试了几次无门,就放弃了,免得继续费劲伤心。但是,为了和冬娅的家庭生活,我想出了个“曲线救国”的道路,那便是先后去了苏州、无锡的歌舞团活动。苏州和无锡歌舞团都表示欢迎,尤其是无锡歌舞团,明确告诉我是作为乐队的首席小提琴调动,甚至在还没有调动之前,就决定安排我领队外出巡回演出。

  
我清理好东西准备从上海直接去无锡。但就在我要去无锡的前一夜,我去了财本善家里向他道别,怎么说他也算是我在上海的一个依靠。

  
“你去无锡做什么?”财本善听了我的话,像听到太阳从西边升起了一样。

  
“因为无锡离上海近,上海留不住,当然只好去无锡。”我理所当然地解释到。

  
“要留在上海做什么?留在上海有什么出息?现在大家都在想办法出国。”财本善接着告诉了我一些我都知道的情况,那便是我那一界的同学绝大多数都去了不是美国英国就是澳大利亚。

  
“那是因为他们都有亲戚有钱有门路……”

  
没等我说完,财本善便打断我,说世界上的事情有许多是可以靠自己创造的,包括“亲戚、钱和门路”。他坚决反对我去无锡,说如果去了无锡,就等于对自己的人生打了个句号。说着,他拿出几封信,其中有从美国伊斯曼音乐学院和印蒂安娜大学寄来的信。

  
“把地址写下来,回去就给他们写信。美国人讲信誉,是肯定会回信的。等回了信看他们怎么说,再走下一步。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总有一天,你会走到美国,走到自由世界。到那时,你再想想今天,想想你曾要去无锡工作,是多么的愚昧可笑。”财本善还在滔滔不绝。

  
第二天,我立刻打长途电话给无锡歌舞团,说老婆生病这次不能参加演出了,同时写了申请信分别发给了美国伊斯曼音乐学院和印蒂安娜大学(美国最好的三所音乐学院中的两所)。本以为我的信会如同丢进大海的石头一去不复返,却想不到两所大学都不但很快就给我回了信,还都表示愿意接受我报考他们的研究生,并附有资料具体教我如何考托福,如何申请签证等等。

  
这时候财本善得意了,说:“我早就说过,路是靠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所以,下一步你哪里也不要去,老老实实回湖南去考托福,找担保人,申请护照,准备钱买飞机票……”

  
就那样,我回到了湖南,考了托福,找了担保人,申请了护照,准备了钱买飞机票,一步一步地,我真的登上了开往澳洲墨尔本的飞机。

  
财本善教会了我生意经,但更重要的是,他改变了我的金钱观念,即改变了我“除国家工资外自己挣钱不是好事情”的观念。因为,观念的改变,才是根本的改变。记得我偶然认识了一位脱衣舞女郎,问她在众人面前脱的光光不害羞吗?你猜她怎么回答?她说:“过去连想都不敢想,但经过行业洗脑后,也认为女人任何局部也都如同脸和手一样不过是身体的一部分。既然脸手能给人看,为什么那些地方不能给人看呢?尤其是有那么多傻瓜愿意出钱来看。”我还见到过一位亲手砍过许多中国头的日本鬼子,也试着问过这位现在打死只蚊子都要道歉的和蔼老人为什么当时能下得了那样得毒手,他的回答很简单:“当时是战争,我不杀他,他就要杀我。因此,在战争中任何一方的眼睛中,敌人已经不再是‘人’,而是必须消灭的障碍。”

  
我今天丰衣足食的好日子,是从认识财本善开始的。财本善老友,谢谢你了。

  
九哥

  
怀旧于名古屋提琴店

  


  
内容取材于自传体长篇小说《父子琴》

  
http://www.danielviolins.com/jg

  




 回复[1]: 九哥终于把长篇小说零售了 陈某 (2006-10-29 11:43:10)  
 
   这个好像是我给你的建议吧

  


  
我那 一界 的同学 => 一届

 回复[2]:  邯鄲子 (2006-10-29 12:12:32)  
 
  财本善、好脳子!我們的先輩.

  
不知道他現在発展得怎様了、《父子琴》

  
里面有写着吗?

 回复[3]:  陈梅林 (2006-10-29 13:07:43)  
 
  九哥是盛中华老师的弟子?了不起啊,现在我相信九哥真的很有水平。

 回复[4]:  唐辛子 (2006-10-30 12:03:55)  
 
  九哥传奇!上天啊!祈求您--也让我遇到个“财本善”吧!这样唐辛子就很有可能成为“女九哥”了。

 回复[5]: 吓我一跳 吴卫建 (2006-10-30 13:26:34)  
 
  无意间看到近期《中文导报》杨文凯文章,这位“九哥结过6次婚,现有5个孩子。发妻为上海人,二任妻湖南人,三任挪威人,馀者都是日本人。5个孩子,一个中国籍,一个挪威籍,身边三个是日本籍,又分别姓陈、喜藤、广田”(原文),乖乖滴。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6-10-30 13:30:02)  
 
  吴桑大惊小怪啊,那是注册过的,绝对不是马甲太太。

 回复[7]: 9哥酋长 校长 (2006-11-04 23:43:57)  
 
  这财本善实在是高!

  
/

  
/

  
/

  
回复[4]: 唐辛子 (2006-10-30 12:03:55)

  
九哥传奇!上天啊!祈求您--也让我遇到个“财本善”吧!这样唐辛子就很有可能成为“女九哥”了。

  
-------------------------------------

  
不可能!肯定是9姐!

 回复[8]:  陈梅林 (2006-11-05 14:03:40)  
 
  校长你也学着做做财本善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的友人们
    怀念陈新之老师 
    《叙事曲》圆我40多年的承诺 
    九哥《追念丽华》 
    何东,你为何出国?(图) 
    我知道的一点点草庵居士 
    接近精英郊区的飘然—回谢芦笛 
    财本善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