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九哥 (发表日期:2009-03-03 15:55:53 阅读人次:3374 回复数:21)

  四,圆脸小女——布加勒斯特的见面礼

  
布加勒斯特是一座具有500年历史的古城。城市昔日的光辉到处可见。

  


  
按照我的经验,任何一个城市,火车站都是那城市文化的缩影。我那次是第一回去布加勒斯特,一个人也不认识,当然是一车就开到了火车站。

  


  
布加勒斯特火车站前面有一个广场。广场里停了些肮脏破烂的出租车。广场旁边有一些小摊贩。我来到一家小摊贩想买点东西吃,想不到那瘸腿店主指着身旁的一个年轻女人说:“我妹妹,做20美金卖给你,要不要?”我全当他是开玩笑,而他却很当真的样子,说如果嫌贵,10美金也可以。我还是当他在开玩笑,还表扬了他玩笑开得很漂亮,并也用玩笑回敬他说:“10美金不是买一次,买一个月行不行?”那男人听后。怕是听错了,要我再讲一遍。接着他和那女人咕噜了一通,对我说:“一个月的话就不要钱了,管饭就行。”聊着,围上来一大群看上去还未成年的男女孩子们。那些孩子一个比一个肮脏,一个比一个破烂。如果给他们一扫把,就是一堆垃圾。

  
在那么多的孩子中,我一眼盯住了个黑黑皮肤长着张圆圆脸的女孩子。那女孩子看上去13、4岁,个子很小,大概只有1米30左右。见我直愣愣地看着她,她跑开了。

  
人就是一种感觉,一种缘分。

  
我离开了那小摊贩,在车站附近走了走,发现那样的垃圾孩子到处都是。这时,我看见一个女孩子进了一辆出租车的前座,一脸扑向那司机的双腿分叉处,便开始了“鸡琢米”式的运动。Oh, 我的God!竟然在大白天的大庭广众之下!我初来乍到,没敢去呈英雄,便跑回到那家小贩,求教那瘸腿,因为他能讲一些英语。瘸腿告诉我,这都是些无家可归,在政府的人口登记本上不存在的孩子。女孩子们就靠男人们,也包括出租司机们的一点点施舍维持存在。她们在满足了男人后,会得到从那些男人口里匀出的一点点食物;而满足了出租司机后,就可以在车后排的椅子上睡一觉,因为,那车后排的椅子要比她们自己用包装纸盒做成的“床”要温暖柔软得多。说着,瘸腿又把身旁的女人往我面前一推,说:“我妹妹,其实不是我妹妹,是我收留的女人之一,拿去用吧。怎么用都成,给口饭吃就行。”那瘸腿还告诉我,他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在帮助着一些女孩子。为此,他还出了点小名。因为他手里的女孩子,经过教育,保证不偷盗,不惹麻烦,还会愿意学着做家务。有些孤独的男人,有了点钱,就会到他这里领一个女孩子回去住一段时间,等钱用完了,又送回来。“我是一个残废,不但腿残废,这里也残废”,说着他指了指他的男“性”部位,接着说:“我是一个没用的人,只能做这么点。”

  
“女孩子你可以这样帮助,那男孩子呢?”我问。

  
“男孩子谁管得着,他们只能自己管自己。”

  
那瘸腿的话让我忽然领悟到,我也是个叫化子,一个情感上的叫化子。因为是个男叫化子,所以只能自己管自己。因此我应该赶快去找一个“在贫苦线上挣扎,长得漂亮、又能弹钢琴做饭菜的白女人”。要找这样的女人,当然应该去音乐学院。

  
在我喜爱的小提琴曲子里,有一首罗马尼亚作曲家波伦贝斯库的《叙事曲》。中学时,曾经还挤在人家的窗子底下从9寸黑白电视机上看过电影《其普里安、波伦贝斯库》,所以知道在布加勒斯特的音乐学院叫“波伦贝斯库音乐学院”。向出租司机打听了地址,便去了那音乐学院。

  
音乐学院主管外事的领导很认真地接待了我,弄得我觉的自己有点像个骗子。对音乐学院的领导同志,我当然不能说是想找一个“在贫苦线上挣扎,长得漂亮、又能弹钢琴做饭菜的白女人,把她带到挪威去给我解闷。” 我只能说大话“是来学习罗马尼亚音乐的,想找一个罗马尼亚的钢琴伴奏。” 那领导说他们正好下午有个会议,她将在会议上提出来。

  
“明天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那女领导说。

  
那领导接见我后,还带我在学院内走了走。学院的大楼很旧,教室的钢琴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调律。算了,那些是我专业上的事情,对本书并不重要。

  
我在布加勒斯特市内到处转了转,找了个地方吃过晚饭。(进入匈牙利后,我就很少自己做饭了,一来是从挪威带的食物都已经吃完,再者东欧的食品也很便宜,除了不合湖南人的口味外)吃过饭,没事干,我又回到了火车站。坐在瘸腿小摊贩的小板凳上消费些零钱,不是为自己消费,而是为一些流浪孩子们消费。

  
这时,我发现那个圆脸女孩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我。我招呼她,她也不过来,还是那瘸腿好人几声喊,她才移过来。我从瘸腿的小摊上买了点吃的递给她。她踌躇了一下,看到其他几个男孩子准备去抢,才一把夺在了自己的手里,并对那些男孩子大吼了几声。那吼叫,如同野兽争食般凶猛。我通过瘸腿问了那圆脸女孩几个问题,结果是她既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叫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几岁了,只知道自己的记忆,就是从这个车站开始的。当时我还以为她是不愿意告诉我,后来得知,那一片野孩子基本上都是这样,既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如果他们曾经有过的话)也不知道自己几岁了。所以,我只能叫那女孩叫“圆脸”。

  
晚了,我和瘸腿小贩道完别,他又问了我一次“要不要我妹妹陪你过夜。”我看了看他的“妹妹”又换了个女人,虽不比原来那个漂亮,但也没有丑到连一次也不可以要的程度。心里(生理)是蛮想要的,但头还是习惯性地摇了摇。快到我的停车处,看见那圆脸女孩在前面,像是等着我。见我主动跟她打招呼,她边说边做着要在我车上睡觉的手势。我立刻理解了她的意思,想着至少可以让她知道一次世界上也有好人,有给她帮助而不占她便宜的好人。

  
带着圆脸,我把车开出城市,来到一个荒漠的地方。停好车,用个小桶子装了点水,自己擦了个澡,又换了点水,让圆脸也擦一个。在她擦澡的时候,我故意说要小便,避开了她。带着一种高尚圣洁的心情,我望着皎洁而残缺的月亮。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无法交谈。我把沙发整理了一下,示意她可以睡觉了。她却一二再,再二三地跟我说着什么,最后她指着自己的肚子,用不知是德语还是法语,大概意思是说“有病,要看医生”,我才明白她是在问我要钱。我虽觉得自己已经在做好事,没必要另外给她钱,但还是碍着面子,拿出钱包,确认了是张10马克的。那女孩接到钱,立刻开始脱衣服。我制止了她,说我是个好人,不会和未成年的女孩子做那种事情。

  
虽然玩弄未成年少女,是许多男人的欲望,老实说,我自己也有一点点不例外。但那是一种极大的犯罪。犯罪的事情,老九是不敢做的,更何况那次,我是真的想让那孩子知道人世间的美好还是存在的。尽管那美好可能很做作。

  
那孩子终于懂了我的意思,没有继续脱下去。

  
以前讲过,我车里的那张沙发很窄,才70公分。但有过和高大的美国女人凯罗一起挤了一晚的经历,对于这个矮瘦的孩子,我似乎比较有把握。我让圆脸睡在沙发的中段,那正好是我腰的部分(当时的九哥还有点腰)。而那女孩,因为很矮,不算碍事。就那样,我们入睡了。

  
半夜,我做噩梦,自己的另一个意识告诉我那不是真的,是做梦,是因为自己的手放在了胸口上,但另一个意识怎么命令手从胸口挪开都挪不动。终于,当那怪物在我身上喷了些唾液,要一口把我吞下去的时候,我惊醒了。原来不是我的手压在我的胸口上,而是圆脸压在我的胸口上。糟糕的是,我的胸口粘糊糊的。闻了闻,既不是尿,也不像口水或女人的下液,倒有股奶臭,或者应该说是“奶香”才对。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最讨厌粘糊糊的感觉。也是因此,我最讨厌洗碗,连橘子柑子都不大吃,其他水果也一定要用叉子牙签作为媒介。我曾想过,如果被敌人抓住,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当叛徒的,除非敌人施美人计,或者把我的双手弄得粘糊糊的。所以,弄得我身上粘糊糊的,是决不可饶恕的,即使是个孩子,也不例外。我把圆脸推醒,打开车内的灯,看到那孩子的胸前也是粘糊糊的。她解开上衣,我才发现她虽小小,却圆圆实实长着对奶子。那粘糊糊的不是她打破了什么瓶子,而是正宗从她的奶子里流出来的奶液。那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孩子,怎么会有产奶功能?难道是人类的一种自救方式,没有东西吃,就吃自己的奶维持生存!处在那种朦胧胧粘糊糊的状态,我的脑子没能正常运转,只递给她一条毛巾让她把自己那里包起来,让她继续睡觉。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圆脸就催我把她送回火车站。我又去了那瘸腿小贩的地方买了点东西吃。那瘸腿把吃的东西递给我后,眨眨眼,问我“味道怎么样?”我知道他不是问我吃的东西“味道怎么样”,而是问我那圆脸女孩的“味道怎么样。”但我装着没听懂,一个劲夸他的东西“味道真不错。”倒是圆脸,冲着那瘸腿说了通什么,那瘸腿才给了我一个“sorry”的致敬。

  
这时,我又被具有移动特色的垃圾们重重围住。

  
贫困、肮脏、龌龊,便是我们罗马尼亚同志加兄弟的首都布加勒斯特给我的见面礼。

  
心里想着咪咪的事情,考虑要不要早点回到她那里,至少那里有地方可以睡觉可以做饭。但是,脑海里又浮现那位美少女朦胧的形象。不行,我得继续追寻。

  


  
第五回,卡门小姐

  




 回复[1]:  是的 (2009-03-04 16:36:45)  
 
  できれば、子供たちについての「ゴミ」というような表現言葉を、書き換えてほしい。。。誤解を招きたくない。意味と気持ちは理解したつもりだ。

  
文学的言葉表現の自由を妨げる、干与する気持ちは、毛頭ない。余り個人的な心情による提言かもしれない。申し訳けない。

  
ご参考まで。

 回复[2]:  四海为家 (2009-03-04 18:13:43)  
 
  想起板凳前两天说的话:

  
那中文好像在柬埔寨学的。

  
我看有些人写的日语,好像是在南极洲学的。不知为什么非要在这个中国人的网上秀?给咱见识一下南极洲特色的日语?

 回复[3]: 请问四海为家先生 是的 (2009-03-04 18:30:54)  
 
  >我看有些人写的日语,好像是在南极洲学的。不知为什么非要在这个中国人的网上秀?给咱见识一下南极洲特色的日语?

  
请问,是指我的发言么?

 回复[4]: 没错,说的就是您。 四海为家 (2009-03-04 19:01:59)  
 
  不能理解您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写日语,这里全是中国人,即使偶尔来日本人,都懂中文。

  
而且,恕我直言,您的日语实在太难懂了,不信拿给您的日语老师瞧瞧,看他说什么。

  
我这人说话有点挖苦,不过如果我夸您日语好,那就太不善良了。

  
还可以告诉您,我的日语是北极特色的,所以我不在这里写,免得给大家添麻烦。

 回复[5]:  是的 (2009-03-04 19:05:08)  
 
  哦。原来是批判我打日语的。

  
我是长年在日本生活的中国人。坦率说,即使平日日常交谈中,也难免汉语里偶尔夹带上日语。但这显然并不是等于自觉自己日语水平。是一种随口和惯性。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体验。

  
那么打字呢?我不能以“随手随口”来为自己开脱。这样的谎言,连中学生都蒙不了。因为打字,是需要有意切换的。这就很难说随手和随意。

  
坦率说,我是有意打日语。不为别的,想顺便练习日语表达。尤其大家都是学日语出身,语法用词和用句的错误,失误,我相信大多人一眼就可看出。或者会有同感(比如同样之处同样错误)。运气好了还可遇到高手指点。这不是没有可能。

  
(坦率说,当然,如果自学的日语也会有可取之处。那自然很高兴了)

  
再,正因为这里都是学日语同胞集中的地方,中日语皆通。根本不存在读不懂问题。这就更让我感到,借大家的宽容呵护,可以放心,安心,任性地,享受语言交错使用的个人心情喜好,和一种别样的“娱乐”之感。尤其会长偶尔会用日语回复,我会为此很高兴。会感到默启会意。

  


  
惭愧。我这会儿没日语老师。也无法问询咨询。我的日语让您为难难懂,实在抱歉。不是故意的~~~ 但坦率地请你见谅。今后,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夹杂日语。 当然是对能够善意理解,并宽容我任性的朋友。您睁眼闭眼就是了。我只能这么说了。

  
至于,用什么语言,是我个人喜好,自由权利。。。之类的硬い話しは、我就善意地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回复[6]: 哈。 是的 (2009-03-04 19:22:31)  
 
  四海为家先生,

  
突然发现,我怎么好象“到处”在忙着给你道歉哇~~~ 哈

  


  
不奢求顺眼。但我就。。。这么让你。。。“看不顺眼”啊~~~啧啧。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我看这话倒过来也完全成立。。哈。一个人,看不顺眼了,就怎么都不顺眼~~~ 不过。。。也没啥。看不顺眼的再多起来,夹着尾巴逃离这儿就是~~~

 回复[7]: 是的网友,该道歉的是俺 四海为家 (2009-03-04 19:46:59)  
 
  让俺到处忙着给您道歉吧。

  
俺在网上混了这么久还第一次碰见您这么网德好的人,所以俺才应该道歉。其实要练日语最好到日本人的坛子去,这里的人日语再好,也是二把刀。而且,九哥写的是中文,您写的是日语,真看不懂您对他有啥意见呢。不过老九比俺聪明,也许他看得懂。

  
总之,对您的修养表示万分的佩服,再次郑重地向您道歉。

 回复[8]: 谢谢捧场! 九哥 (2009-03-04 20:57:06)  
 
  不过,我认为两位都太客气。不像老九,我行我素,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回复[9]:  酒保 (2009-03-04 22:28:21)  
 
  是的大哥,俺喜欢看您写的日文。俺一看就懂,特亲切。就像俺小时候读主席的老三篇一样儿,特鎏刷!可能咱哥俩是一个语言学校操练出来的。

  
九哥估计只懂豆芽菜或XXX,四海学的是beijin日语,下次发言大哥最好丁寧的来个日汉双语。へいへい。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09-03-04 23:15:15)  
 
  “三脚猫”来“余談”几句,互相学习:

  


  
1.原文「というような表現言葉」中

  
“表現”和“言葉”去掉任何一个就顺了,因为在日语中,这两个词连着使用,意思有重复之嫌,所以念起来不顺,有“違和感”。

  


  
2.原文「誤解を招きたくない」

  
这个说法应该是作者本人的表达方式,作为对他人的忠告,建议时这么说感觉不妥,所以给人感觉语感怪怪的。还不如老老实实说“誤解を招きやすいかもしれません”之类的。

  


  
3.紧接着的「意味と気持ちは理解したつもりだ。」

  
这句日语单独看没问题,但前后文联起来相当生硬不融洽,想表达的意思能理解,就是主观希望楼主A,但是现在客观状态却是B,那日语表达使用这个最好了:“気持ちは理解したのに”。其次,那个“意味と気持ち”连着用也有累赘感,道理与上面的“表現”和“言葉”近似,不够精炼,则给人印象不顺口,不像正宗的日语表达方法。初学日语时我也经常犯类似的错误,比如:“分からない処やご不明な点がありましたら、ご連絡ください”,呵呵。

  


  
4.原文「干与する気持ちは、毛頭ない」

  
虽然日语有“干与”这个词(政治、外交など正式な公文に良く使う),但是现在日常中同样发音的这个单词的汉字还是用“関与”比较馴染み易い吧。。。。。

 回复[11]:  酒保 (2009-03-04 23:45:32)  
 
  >运气好了还可遇到高手指点。这不是没有可能。

  
完全可能,这不老懂经发扬波冷迪亚精神给咱们指点来了吗。

  
谢谢老东京!汉语就是有一个谓语管2个宾语,也有2个主语用一个宾语。很多人就像俺一样儿,拿套公式的办法来套起来啦。嘿嘿。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09-03-05 10:48:55)  
 
  酒保最近喝的什么酒?

  
波冷迪亚→驳郎踢丫

  
这个发音更接近日语吧。。。

 回复[13]:  是的 (2009-03-05 10:32:35)  
 
  伯郎剔牙~~~ 哈

 回复[14]: 接受提示。用中文把意思搁这儿 是的 (2009-03-05 12:15:24)  
 
  >俺在网上混了这么久还第一次碰见您这么网德好的人,所以俺才应该道歉。其实要练日语最好到日本人的坛子去,这里的人日语再好,也是二把刀。而且,九哥写的是中文,您写的是日语,真看不懂您对他有啥意见呢。不过老九比俺聪明,也许他看得懂。

  
>总之,对您的修养表示万分的佩服,再次郑重地向您道歉。

  


  
别别别。咱俩儿这么你来我往地“道过来,歉过去”。。。多显得。。。那个。叫啥来着??对,多显得。。。“虚伪”不是??哈。

  


  
虽然我主观意识里认定,这里朋友都完全通日语能看懂。但完全接受你和后面酒保兄弟的善意批评和提示启发,愣头愣脑性地。。。用中文把意思搁这儿(突然觉得,自己“译”自己,怎么那么别扭不自在啊。哈):

  
“如果可能,希望把关于孩子们的“垃圾”——这一表达(描述)用语,改换一下儿。。。

  
我希望没有因此招致误解。自以为领会理解了(文章)意思和(作者)心情。

  


  
丝毫没有,干涉,拦阻(他人)文学性表达(描述)用语之自由的心情和意思。也许,是过于出于个人心境(喜好)的提议和建议。实在抱歉。

  
仅供参考。”

  


  
这下儿。。。没准你还会赞同我的提议和建议。。。也难说? 嘿

 回复[15]:  是的 (2009-03-05 12:08:11)  
 
  >谢谢捧场!不过,我认为两位都太客气。不像老九,我行我素,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我行我素”地实说,其实,没有捧场之意。反而,以个人心境感受提了建议。。。供参考。虽不绝对,但大凡,捧场,多在熟人朋友之间。

  
实际上,尤其咱中国,我行我素者是绝对大多数。虽然会因人“行”之法而异,“素”之处有别。走题。打住。

  


  
若有所思地,阅览着各路“疯情”。致谢提供。

 回复[16]:  是的 (2009-03-05 12:10:38)  
 
  >是的大哥,俺喜欢看您写的日文。俺一看就懂,特亲切。就像俺小时候读主席的老三篇一样儿,特鎏刷!可能咱哥俩是一个语言学校操练出来的。

  
九哥估计只懂豆芽菜或XXX,四海学的是beijin日语,下次发言大哥最好丁寧的来个日汉双语。へいへい

  


  
瞧~~~ 令人喜悦地事儿。。。来了不是???哈。还是有人能看得懂,接得受。。。咱这二转子日语嘛。。。嘿嘿嘿 。美哉~~~

  
酒保兄弟,即使咱俩不一定一个鼻孔出气儿,也肯定,曾穿过一条儿裤子~~~ 哈哈。

  
态度诚恳地,心情愉快地,内容完全地,接受了兄弟的美好提示和建议,上面儿,“叮咛”而扭捏地,用中文把心情和意思搁那儿了~~~

  


  
有机会,来咱这阖儿,咱俩喝一盅儿~~~ 追忆一下儿当年那条裤子~~~ 哈。

  
对了,“鎏刷”。。。这啥意思??哪地儿方言?

  

 回复[17]:  是的 (2009-03-05 13:12:16)  
 
  楼主抱歉。

  
按楼主个性,知道肯定不会在意。但还是有些心虚。。。

  
俺是有名跑题山大王。。。搁你这儿,走题老鼻子远了~~~ 不好意思。

 回复[18]:  是的 (2009-03-05 13:22:27)  
 
  10楼东京博士

  
ご意見と指摘、どうも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是非、参考に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改めて、ありがとう~~

  

 回复[19]:  东京博士 (2009-03-05 12:44:12)  
 
  不说了,再回18楼的日语有人会说是“祥林”了,别忘记,这镜子是醋泡出来的。中国的醋有各种成份,其中之一就是“妒嫉”。

 回复[20]:  majia (2009-03-05 14:51:12)  
 
  是的,看了。笑死了。

  
人家刚指摘过你,你又来了。

  
不过,这日语说的确实亲切,就像我看杨逸的小说。

 回复[21]:  是的 (2009-03-05 16:42:05)  
 
  >不过,这日语说的确实亲切,就像我看杨逸的小说。

  
やろ~~???だから、通じるって言っただろう。。。ちょっと自慢しちゃおうかな。ホホホ~~

  
実は、意外と楽しいでしょう~~ 勉強にもなるしさ。

  
また目を通してね、ありがと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