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草庵与他的对手

九哥 (发表日期:2007-03-04 09:03:45 阅读人次:2498 回复数:2)

  好莱坞月记第十八天

  


  
九哥:夹在“‘六郎’‘草庵’饼”之间的肉馅

  
今天一天没有出门,本来晚上应一位网友的邀请准备外出吃饭的,结果改变了。

  
被朋友请吃饭,因某种原因而改变时间,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事。但这次,因取消吃饭的六郎君,和草庵居士一样,也是位网上的风云人物,所以他的“取消”引来了一大群看客要求给个说法。为了照顾网友们的情绪,我也只好写篇文章应付局面。全文如下∶

  
《与六郎君见面的事儿》

  
成丹 九哥

  
《与六郎君见面的事儿》本来不想提了,但六郎君赐贴,礼尚而不往来,非礼也。加之,不提也有点对不起众读者的厚爱。

  
事情是这样的,早两天我在奥克兰朋友家疗养补睡,有一位叫“六郎”的作者却贴文叫我《九哥,醒醒》。六郎君在文章里表达了对九哥的器重和对《九哥文集》的兴趣,尤其是对《琶堤雅的爱》,就是小名叫《泰国租妻》的那一篇。在对鄙人进行了小批评大表扬后,文章的主要篇幅用在了草庵居士身上,具体说就是用在了对草庵居士的揭露批判反对疑问上。他态度诚恳严肃,思路清晰文笔通顺,为了让老九对文章浅入深出还用了我的饭碗小提琴作比喻。最诱人的是文章结尾还邀老九一起“搓他一顿”,还不是一般的“搓他一顿”,而是“美美地搓他一顿”。虽然我没能确认“搓‘谁’一顿”,我还是很认真地把他的全文连读了两遍。读后确实觉得耳目一新受益非浅,浮想联翩便跟贴表示“老九等待接见”,并留了我的电话。电话中他的声音洪量中文发音纯正用词得体,给人可信感极高。长长的电话交谈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快要结束的时候他说∶“奥克兰哪家餐馆好一点呢?对,就那家.…..”于是约好了第二天在餐馆见面,我便通知了东家的女主人“明天就不要准备我的菜了。”

  
本以为是一次普通朋友般的见面,我可以好好跟后来居上的年青人交流请教一番,没想到众网友闻风赶来凑热闹,甚至有人要求我和六郎君一起合影贴出来让大家欣赏。这一来我便开始担心六郎君不但比我年轻,还比我cool的话,那我站在他面前就成了个陪衬,岂不让众小姑娘看了伤心?接着又考虑要不要去买件新衬衣剪个头发。等住家朋友回来一说去见六郎君的事,他的反应很奇特∶“那一大锅甜酒怎么办?”

  
“什么甜酒?”我问。

  
“不重要的甜酒。”他敷衍了过去。

  
晚上睡在床上,我想着头发衬衣的事,越想越觉得麻烦,想能找个什么借口,反正经过伟大导师“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的多年熏陶,“One ought to keep one’s words”或者我们中国四旧的“君子出言驷马难追”已经不再值得信奉。

  
所谓“英雄所见若同”,第二天一大早六郎君就来电话说“觉得有些不合适”……

  
总不能不让人家有“不合适”的“觉得”吧,尤其是在美国,这么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就是在祖国的那个年代,也只安排了我们“统一思想、统一行动”,而没有教育我们“统一感觉”)加上,六郎君并没有说∶“我丈母娘突然来电话说她的猫爬到树上下不来了,所以叫我马上去,”或者∶“正准备去接您,天上飞来一块陨石把我的车顶砸了个洞”,我就已经觉得他足够诚实纯朴可爱的了。更况且我住家朋友说正好可以补个电话告诉他那位朋友不用愁了,不用愁那锅甜酒,就是为我们准备了又因为“我们突然要见六郎朋友”而改日去她家的那锅甜酒。

  
我还能为“我和六郎君的没见面”找出更多更逗的excuse,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这可能是一个遗憾和损失。这个“遗憾和损失”虽然不能说是对我们整个民族的,但至少可能会对我们广大的网民。因为他们在网上看到的信息不应该是黑白的、单声道的、中焦固定镜头的,而应该是彩色的、立体声的、从广角到长距变焦镜头带360度旋转脚架的。

  
为了广大的网民,我老九决定,下次再来美国的时候,我一定事先剪好头发买好衬衣,再选在六郎君觉得“合适”的时候。老九无能,但至少可以做做通风报信,骑单车发传单的贡献。

  
写到这里正好是应该和六郎君“美美地搓他一顿”的时间,我不得不关掉电脑赶快出去买只烤鸭带回来,免得桌上菜不够使女主人尴尬。

  
(全文完)

  
为了避“一面之词”之嫌,请大家也读读六郎的文章(全文一字不漏):

  
《九哥,醒醒》

  
六郎

  
从第一次拜读《阿拉在太阳旗下》开始,六郎就成了九哥的忠实读者,几乎每文必读,见到新作总是第一时间转给太座大人共享。最喜欢的作品是《泰国租妻》,虽然名字起得不太理想,但内容与情节(在日本好象叫圈套)比起现在每天播的《流星花园》之类绝对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对九哥作品的总印象是“未经琢磨的钻石”。虽然文章里错别字多点,标点的运用稍欠规范,对人物的塑造特别是心理描写有待加强等等,但其独特的观察角度、幽默的文笔和敢想敢说、勇于讲表露内心真实想法,都让六郎佩服的五体投地。瑕不掩玉,九哥的这种‘粗糙’感,倒是更多地是让我觉着‘质朴’、‘亲切’,有种浓浓的乡土气息。

  
不知为什么,我总是不自觉地把九哥看成是李敖同一类的作家。记得第一次到九哥的网页上,打开名为‘艺术美人’的相薄,却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却看到许多正宗的三点尽露的色情照片。李敖的前妻专门在书中讲过,李宅里就到处贴着《花花公子》与《阁楼》杂志的插面美女,而且李敖是相当为自已的‘艺术收藏’而骄傲的。个人的感觉是九哥是位有才气的作家,如果再多些经验,外加个好编辑,将来没准能大文坛占有一席之地。

  
后来就看到了《我知道的一点点草庵居士》。九哥在文中先是处处把草庵与芦笛、林思云、柏林等人相提并论,然后‘委婉’地暗示批草庵的文章都是“放狗屁”、“狗放屁”,接着颇具戏剧性地写到:

  
“比如对芦笛,我是特喜欢他文风的洒脱痛快劲;对林思云,是他超越狭隘民族主义的境界和那身不怕千刀万剐的傲骨;对柏林,是他那种对祖国八亿农民淳朴炙热的情感,和为他们最基本的权益做着不屈不饶斗争的精神;(我们为养育了我们的“乡巴佬”究竟想了多少,这是个人人都可以问问自己良心的问题。写到这里,我不得不停下来去消费几张纸巾。)而对草庵居士,则是他那种对政治、经济、社会的敏锐性和洞察分析力。”

  
六郎孤陋寡闻,对网上的‘风云人物’不甚了解,芦笛、林思云、柏林们真能当得起这些赞誉也未可知。不过这草庵嘛,则另当别论了。

  
再讲草庵之前,先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六郎刚刚揭开了意大利斯特拉蒂瓦提琴优美音色的秘密--经过几百年自然风干的木板,其中的水分与木纤维达到了最佳的平衡点。六郎运用最先进MicorsoftDotNet技术与Visex的大功率三维激光仪,可以随意改变任何木材中水分与纤维组合,从而制造出比那些意大利古琴更出色的小提琴!根据九哥提供的信息,一把斯特拉蒂瓦的价格在100到300万美金之间。这项技术的成本几乎是零,但制造出的乐器比黄金、钻石更宝贵。此项技术已申请美国专利(申请号123456789),现私下征询投资伙伴,预计第一期投资为二亿美元,六郎将以技术入股占百分之五十点零零一。预计公司年营业额为五至十亿美元。投资回报率ROI为200%至500%,并将以每年50%以上的速度增长。有意者请电1(800)SUCKERS。

  
看完这则消息,九哥会怎么说?“这六郎是老头劈叉--扯鸡巴蛋。提琴那是木头做的,用大功率激光一照,绝对变不成钻石一样的斯特拉蒂瓦,变成上好的木炭到有可能。更敢跟九爷这儿班门弄斧,这回溜子可是撞到枪口上了”。估计九哥还会大笔一挥,运用多年丰富的制琴、修琴经验,以详实的数据,把该骗子批个体无完肤,免得无知大众被六郎的花言巧语所误导吧。

  
批草人士们也是这么想的。

  
九哥据说看了不少批草文章,结论是其中的主流是“对他长篇大骂的批斗”。六郎当年就写过不少批草文章,九哥提到的“用科学逻辑的方法分析推理”更是六郎拿手的招牌炒面,但自信从没有一篇不是摆事实讲道理,就事论事的。六郎读过草庵的所有作品,及拥草、批草派的绝大多数贴子。基本上来说,前期所有的漫骂贴都是出自拥草一方的。到了后期,当草庵变成过街老鼠,在各中文网疲于奔命之时,才不时有以反草面目出现的漫骂贴。大家的一致共识是:这是草庵帮的新技俩,想要借助负面公关来提高影响,变成中心人物罢了。

  
记得当年跟蟋蟀、Charles、Jessica等几位反草先锋聊起草庵,曾经猜测这只是某位(或某些)高手设计的一个心理学或者社会学实验(就象百万英镑里的那几位绅士),也许想证明留芳千古跟遗臭万年没什么区别,或者丹尼斯·罗得曼跟麦克·乔丹一样受欢迎之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可能性就趋近于零了。

  
既然九哥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一致认为草庵是个骗子,那六郎就再来扮回黑脸。

  
关于草庵的身份之争,是在他贴出照片之后,才轰轰烈烈起来的。九哥的网页也有不少照片,为什么没人争论您的身世呢?因为您有照片为证呀!您说你是沈(盛)中华的学生,有照;您说您是卖提琴的,有照;您说您到过三番市,有照;您说您在日本生活过,有照;您说发表过文章,有照。

  
可草庵呢?他说他是泛美银团的总裁,前总统戈尔是副总裁,却没有一张合影;他说他在落杉矶买了价值千万美金的豪宅,贴出来的照片却是带纸板电视的样品房;他说是从小来美、哈佛MBA,在海滩上却穿得象来访的中国乡镇企业家……

  
“这事儿还真让九某纳闷。又不是选总统招女婿,你管他是富人穷鬼好人歹徒、是乡巴佬是骗子、是man还是 men。只要他的文章能保持好看又不用买票,难道还不够三呼万岁! ”

  
大家之所以对草庵的真实身份关注,是因为草庵的文章,特别是关于美国的部分,都是以记实而不是文学创作的形式发表的,而里面有太多可能误导读者的东西。比如《旅美轶事》的第一篇里就把在法庭上作伪证,当作生活小窍门来推销的。后面又说什么在美国可以在自已的住宅或者汽车里随意枪杀别人而不受制裁。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事,文章发表几个月后,有一个叫曹显庆的华人,就是因在家里对警察开枪而被当场击毙的。

  
草庵写过一个系列叫做《发财秘笈》,也是口口声声字字写实、为大家传经送宝的。做为读者,你难道不关心作者是否真得发了财。如果是洛克菲勒或比尔·盖茨写的,你也许就会去效访;如果是个穷光蛋写来意淫的,你就自然不会去浪费时间与精力了。

  
对于草庵写女人的作品,六郎没什么兴趣,从言情的角度太肤浅,从色情的角度太幼稚。唯一评论过的就是他自称的十三个小时金枪不倒的世界纪录了。因为根据医学专家的说法,小弟弟如果连挺二个小时里面的组织就会导致因缺血而坏死,十三个小时是不可能达到的。数字一向是草庵的弱项,这方面的例子是举不胜举的。

  
草庵的另一个阿基里斯之踵就是其英语。作为7岁来美、哈佛的MBA,英文当然应该流畅自如吧。草庵还自称其作品原来是英文发表的,后来“应风吹佩兰女士邀请”才译成中文发表的。九哥,你信吗?你觉得英文出色的人会说“Mr. Bill”,会说Dan可能是Dan Quail家族的人,会把正式服装称为Full Dress Coat吗?其实最具有说服力的,还是草庵在《丹麦公主》里的向同时的A女士不打自招--“我那破英语,除了你别人也听不懂”。

  
九哥喜欢跟三教九流,包括草庵居士交朋友,六郎没意见。至少九哥来LA有人接送,还陪你吃饭、陪你聊天、陪你参加讲座。多出色的三陪呀?九哥热衷交朋友,在BBS上连自里旅馆的电话都留了,要不要六郎打给你?

  
可别小看了草庵的误导力,您跟他交往的第一天,就弄出把“5-7美元”一个菜的地方称为“中等偏上”的餐馆的笑话来了。你到美国没几天,哪里知道什么是“中等偏上”的价格,准是听草庵说的吧。上次吴洪森来美国,回去后也是跟草庵一唱一喝地互相肉麻地吹捧对方。可是六郎把两篇文章拿来一对照,就发现了许多漏洞。比如一个人说见面是星期六,另一个人却说是星期天。两个人都说是在聊天的时候,却有草庵在文学城回贴的记录等等。对这一切,当然双方都只能避而不答了事。

  
写了这么多,是希望九哥不要感情用事,您辛辛苦苦创出点名声也不容易,好好爱惜吧。

  
如果以后有机会来三番市,让六郎略尽地主之谊,带您去家“中等偏上”的馆子美美地搓他一顿。

  
(全文完)

  
读了以上六郎的文章,多少证实了我以前听到过的一些传说:“‘六郎蟋蟀’与‘草庵居士’是两个势不两立的笔名。” 难怪有网友跟贴指出:“我觉得这个九哥和九哥网子里的人都很可爱,居然以为草庵和六郎只是个人之恩怨。要是学习了毛主席的教导∶阶级斗争要年年讲,天天讲,时时讲。”那你们就会明白草庵和六郎是我党内无形的两条路线斗争的有形化。”

  
这下坏了,我老九好不容易从祖国“阶级斗争”的麻烦里逃出来,岂能再被搅进去。所以,“不沾阶级斗争的边”是我从现在到永远的原则。

  




 回复[1]: 草庵居士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何华 (2007-03-05 21:11:19)  
 
  希望九哥能透露点内部情况情况...

 回复[2]: 也说真实的草庵  九哥 (2007-03-18 20:54:21)  
 
  洛杉矶菜鸟 Date: 2006-11-22 00:19:00 Email: Homepage:

  


  
总算又等到九哥文章了。

  
草庵算是大名人。但九哥也不必在意。以我个人的看法,草庵也就是个著名的投机分子。

  
我听过草庵的几次演讲,口才不错。特能诱惑人,让人入迷,在海外有人说他是唯一的一个能系统的对中国经济进行分析的专家则是过分了。

  
很多人对草案的身份背景感兴趣,一点也不奇怪。这个草庵本来就是个投机分子。我也一直对他有怀疑,后来我才解开这个迷。

  
今年初,我被老板派去中国,我们公司是软件公司,专门帮银行写软件。客户去中国,我们就被派去协助。到北京参加的会都是商务部和银行的人,吃吃喝喝腐败了两个多月。

  
草庵在国内的影响力超出了我的想象,原来以为国内封网,草庵之流也就在海外吵吵而已,没想到草庵在国内也是个大名人,我见到的人几乎没几个不知道草庵的。很多人以为我们帮银行写软件,也就一定认识草庵,这哪到哪啊。

  
在一次腐败中,参加的都是些高官,又有人提到草庵,结果有一个高官说了一句明白话,才让我明白草庵的底细。

  
这个高官说:草庵的文章有干货,都是为了我党事先在海外作舆论宣传,草庵文章讲的都反映了我党未来的工作方向。我当时就纳闷,不知深浅问了一句:难道草庵是我党的新闻发言人?结果这位高官就说:你以为他是什么?他文章里的数据连部长都找不全,我一个部长只能看我的部门的数据,要想找全国的数据还得申请批准。

  
后来又参加了几次腐败活动,才知道草庵这老头在国内金融界了的名声和影响力。有好几个给中央政府作顾问的经济学家都对草庵吹捧的一踏糊涂。有一个在证监会里当司长海龟据说曾在草庵那里打过工,反正别人说他是草庵的学生。这家伙竟然吹草庵都没边了。

  
要说草庵,我总觉得他是个投机分子。他自称是中美经济交流学会的理事,其实他不过是以前参加了一个八十年代中美两国官方办的中美科技合作与经济交流委员会,据当时的知情人说,是个不受重视的经济顾问,里面的人基本上都是两国政府高官,他混进去根本就没人理,根本就不是理事。

  
草庵在那时认识了不少人,在中国骗了不少钱。就成了我党的亲信。他写的文章都是配合我党工作,看他以前写的文章,说中国经济不好,其实就是给胡锦涛作舆论宣传。把江泽民和朱镕基骂了一通。结果现在就帮胡锦涛搞和谐社会。要是草庵不骂,怎么证明江泽民哪时候是不和谐。全是政治手段。草庵和胡锦涛认识,当年方舟子批判草庵在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就是胡锦涛亲自写的编者按。草庵看胡锦涛要当国家主席,赶紧投机了一次。可怜海外民运和练功的海都以为草庵是自己的人,写文章骂中共是帮民运和练功的忙。其实那里知道草庵真正帮的是我党和胡锦涛。

  
据一个参加了草庵中央党校演讲的人说,草庵到党校演讲就是胡锦涛和曾庆红亲自安排的。本来草庵还拉了伍凡要在中央党校再讲一次,还要内部电视转播。结果后来反对的人多,他们没讲成。

  
我举几个例子让九哥看看草庵是民运还是轮子,还是我党的人。

  
草庵说中国人民币不能升值,就纯粹是配合我党,全世界都说人民币要升值,只有草庵和我党说不能。

  
草庵说社保危机,被贪污。结果陈良宇被抓。

  
草庵说他上书胡锦涛保小老鼠,结果小老鼠无罪释放。

  
草庵说房地产有问题,结果全国好几个检察长因为房地产被双规。

  
草庵说教育不平等,老百姓贫富分化,结果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

  
草庵说地方和中央内斗,结果胡锦涛要中央集权,整治地方势力。

  
我还看到过一条草庵预告,他提前半年就预告胡锦涛要访问美国,连这个国家机密都知道,可见草庵和我党的关系。

  
草庵天天骂我党,但国内网路就是封别人,不封草庵。草庵的文章在国内网路上到处都是,用百度搜索能找出上万条。国外的民运部能回国,草庵不仅回国,还能到处演讲。连中央党校都能去。

  
草庵至少是投机分子,写的文章表面是骂我党,实际上是大骂大帮忙,小骂小帮忙。全是出主意作舆论宣传。民运一看是骂我党,就把草庵当自己人。现在草庵帮轮子,也是为胡锦涛作舆论宣传,过几天。我党就得给轮子平凡。

  
草庵这种人,一看他在国内影响着这么大,就知道他肯定不是民运,连部长都没权调看的资料数据他都能找到,可见他是什么人。草庵就是个政治上四处投机,找机会骗钱。一个黑白两道通吃的混世魔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