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九哥 (发表日期:2007-03-01 09:33:09 阅读人次:2086 回复数:4)

  好莱芜月记十七天

  
1,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

  
2, 拜访法隆功张弟子

  
昨天晚上,三藩友带我拜访了一对老人。

  
汽车爬了一个坡又一个坡,又爬了不知多少个坡来到半山腰,一敲门迎接我们的除了两位老人外还有一条棕色的狗。那男主人要是不看他的脸,仅仅从口音到形体动作,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是日本人的。他叫Paul,是个ABJ(American born Japanese美国出生的日本人),现在是加州大学博柯莱分校的教授,是位犯罪学专家。

  
Paul首先是为老九“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而喜出望外,得知我住在日本,Paul那真日本鬼子对着我这假日本鬼子,像是找到了讥笑日本民族劣根性的对象,而把我逼到了实在不情愿,但又不得不为自己所居住的国家而争辩的境地。

  
俗话说“人三句话不离本行”,和犯罪学专家聊天还能聊什么?不是我给日本的黑道唱颂歌,日本的黑道还真的不给普通民众添麻烦,至少没有给我添过麻烦。就比如我在日本开店5年,从来没有过什么组织什么人来我店里要给我提供“保护”。黑道存在于他们自己的圈子里,虽然开车外出,或者在某些公共场所会偶然碰到没有小手指头“可能是那种人”的机会,但即使与其发生小磨擦,对方也一般不会“与小市民一般见识”的。日本的黑道并非像电影里脸谱化的样子,而很可能是西装领带满面笑容,他们的房地产公司可能就开在你的隔壁,或者是你租住套间的房主,你的低于市场价格的二手车也可能是从黑道的店里买来的,你还可能带着你昨天刚认识的女朋友在黑道开的爱情旅馆里又完成了一次爱情磨擦试验……至于那些逼高利贷的小流氓,却远远不够黑帮的资格,而只会是黑帮手下底下雇的下岗人员。

  
怪不得Paul也说,美国的许多犯罪现象在日本基本不存在,所以他前阵去日本讲学,才发现自己的那套美国犯罪理论日本学生听得莫名其妙。

  
话题一转,转到中国的黑帮现象。对这个问题我和三藩友都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了,因为我们都离开了我们的祖国太久的时间。不过,如果Paul识字(中文)的话,倒不妨介绍他去读读那个新西兰华人吕柏林的文章,因为那人是学法律的,出国之前在法院工作,所以才有经历和资格写出“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大的黑帮”之类骇人听闻的事儿。

  
除掉吃了两块蛋糕的时间外,和两位老人一口气谈了两个来小时。交换了名片,(在美国我这还是第一次)说好了“下次再聊”时间就已经不早了。

  
拜访Paul夫妇(其实也不是法律上的夫妇,要在中国就是犯罪了),那是昨晚的事。

  
今天晚上,三藩友带我拜访了另一位,是一位“法隆功”走火入魔的同胞。

  
老实说我对法隆功关心甚少,对它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说不出个所以然,仅仅从感觉上不太喜欢而已,就像臭豆腐可能对身体很有好处而我就是闻到那股臭味就要吐一样。而理智一次又一次警告我那是对法隆功的一种prejudice,中文就是“成见”或“偏见”,就像有人看见黑人总嫌弃他们没钱买肥皂一样。

  
这位朋友姓张,和广大中国新移民一样,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他现在是美国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住在一座很不错的房子里面。张同胞是我所接触的第一位真正的法隆功弟子,当然,他也曾经是虔诚的??功,和??功,还有??功的弟子。换言之,和许多法隆功弟子一样,他们都是“功”的爱好者和追新族。

  
张弟子滔滔不绝向我们介绍了他所信奉的“功”,反复解释了“法隆功提倡的‘真.善.忍’是人类道德的精髓。法隆功不是政治,而仅仅只教育人们要有德性,要有正义感,要为转世(下辈子)积德,要敢于与迫害法隆功的中国政府和这个政府的腐败现象作对抗。‘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的说教大得人心,因此在短短的十来年发展了一亿多弟子。” 此外,张弟子还说“练法隆功还具备‘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的功效。”

  
听了张弟子的介绍,我不知道这样理解是否合适:“法隆功具有圣经佛经和任何狗皮膏药的功效。”

  
从张弟子把功发得热腾腾的屋子里走出来,我吸了一口自然的冷气,三藩友说了句∶“李大师可真是个人物,他可以集所有之大成,即我们民族古老的道德伦理、加上佛教、儒教、气功、甚至我们伟大领袖‘人民战争’的愚民技巧……”而我却在想,要是李大师,或者任何别的什么大师,有毛泽东的雄才伟略,有邓小平的脚踏实地,有西方人的科学思想日本人的经济头脑美国人的民主意识……等他成了大气,带领着十几亿人民锻炼身体减少疾病,推动历史的车轮向前挺进,使中国社会走向更高的一个层次,也不能不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

  




 回复[1]:  志村犬 (2007-03-02 16:17:22)  
 
  我同情法轮功,但我不信那玩意.那李大师是个崂山道士或什么寺庙里的高僧的话我还有点兴趣,他一个毛头小伙啥都不是,能有什么理论才怪呢.

  

 回复[2]: 志村犬,一直在跟你分享那八天。 九哥 (2007-03-22 09:38:05)  
 
  也转贴到本人小网。蛮有味道的。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7-03-22 10:32:38)  
 
  哈哈,九哥主要是看中了狗狗盒饭上的两片腌黄瓜。这牢饭其实还挺健康的。

 回复[4]:  志村犬 (2007-03-22 19:19:59)  
 
  谢谢九哥的提拔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