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文学与政治

九哥 (发表日期:2007-01-27 09:53:34 阅读人次:1764 回复数:0)

  《好莱坞月记》第六天

  


  
今天爬起来是10点,要算是比较早的了。因为与草庵居士有约去见LA的名作家们,上午没有出去。

  
坐在小客栈前面绿色草地的小凉棚里和其他的住客聊着天,草庵居士白色的小面包车就停在了小客栈的前面。

  
激动而有趣的一天就开始了。

  
首先是草庵居士的汽车很有趣。不过,有关这个神秘人物的故事,我已经求的他本人的同意,准备另写专文,所以在此就不赘叙。

  
随着车轮,滚到了一个叫“华侨文教中心”的地方。那建筑占地盘还真不小,里面听得到乐队练习的声音,还有画展等等。一进门见到一群老人。唯独一位中青年的是一位很有看相的女士,据说是某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草庵居士向各位前辈一一介绍我是“来自日本的九哥”,弄得我连连声明不是“哥哥”,并决定从此用鄙人姓名的全称“成丹 九哥”。

  
随同大家走进了一个会议厅。

  
会议厅正面挂着“海外台湾人笔会”,(但参加会议的十几个人中,大陆人应该占半数以上)主席台有三个人,据介绍,一位是新闻方面的权威林先生,一位是文学造诣很深的李医生,还有一位是前中共反革命(后平反),现美国籍的伍公民。

  
今天讨论的题目是“文学与政治”,一个简单而麻烦的命题。

  
上半场,全部都是那三位主席轮流作报告,主持会议的林女士确实很专业。林先生讲的我听得不太懂,好像是些高于“文学与政治”的理论。李医生的观点是“文学可以是独立的,不一定要和政治有瓜葛”。而伍公民认为“文学不但离不开政治,还必然为政治服务”。很可惜,这时有人给我送来了一块免费蛋糕。那送蛋糕的人一定不了解九哥这人有个毛病,即“米饭就是命,但一看到蛋糕就连命都不要了”的毛病,所以整个上半场,我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了分析我面前的那块蛋糕里面,除了香蕉、核桃,其他还有些什么成分?

  
上半场完了,草庵居士问我∶“觉得怎么样?”我的回答竟然是∶“味道很不错。”

  
下半场轮到大家发言。发言很是踊跃。不过,台湾人也好,前中共老革命也好,ABC人(America born Chinese 美国出生的中国人)也好,谈的都好像是些高出“文学与政治”许多的延伸话题。还有一个台湾人,谈着谈着,甚至举起张小传单为自己的什么活动做起广告来。

  
整个下半场,我都在觉得“自己上半场表现不佳,下半场再不作点贡献实在不够礼貌”。等主持人林女士宣布“最后两分钟”,终于争取到了我的口里。

  
“我吃了一块蛋糕。”我说。

  
大家愣了一下,大概在猜“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这不是文学,也不是政治,而是日常用语。”我继续着∶“2002年6月2日,在日挪威籍华人九哥在美国落三机海外台湾人笔会上吃了一块蛋糕。”

  
大家大概又在猜“这人葫芦里要卖什么药?”

  
“这也不是文学或政治,而是新闻。”我继续着∶“那个网名叫九哥的人从日本不远万里风尘仆仆来到美国,在落三机海外台湾人笔会上吃了一块蛋糕,但那不是一块普通的蛋糕,而是块带着台湾人民情意,香飘万里的蛋糕。”

  
下面开始有笑声。

  
“这才是文学。”我继续着∶“九哥吃的不是一块蛋糕,而是人民的血汗,是台湾人的糖衣炮弹。”

  
下面笑声消失了。

  
“这便是政治。”

  
“新闻、文学、政治,虽然都借助相同的工具---文字,但它们所要表达的对象和执行的任务都是不同的。所谓∶文学不在于你讲什么,而在于你怎么去讲。换言之,文学是叙事或文字的艺术。政治涉及的是理性的东西,看了让人思想;而文学涉及的是感性的东西,看了让人情绪。所以文学不是政治。虽然文学离不开政治,就像生活离不开空气一样,但空气不是生活,生活也不为空气服务。哦,对不起,超过两分钟了。”(要能好好准备一下,查些资料和教科书,不定可以写篇好作文呢,就像读中学时一样!)

  
几片零散的掌声。会后,有几个人来和我握手,但不知道是些什么重要人物。

  
很奇怪,在美国,人们不大兴交换名片。不但不交换名片,好像连名字都不大交换。要在日本,交换名片是获的信任的基础。也许是美国社会已经超越的需要信任的程度了吧。

  
然后又是我们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草庵居士请大家吃晚饭。一起来到一家中国餐厅,在坐的除伍公民外,还有两位老人,据说都是前中共中央的高级领导。要不是在美国,这个人人讲平等的国家,小九我这种中共中级干部子弟是做梦也不会有资格与荣幸和这样高级的人坐在一个饭桌上的。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等那餐馆的服务员把剩菜打好了包,还空坐了几十分钟。

  
至于谈话的内容就多了,当然都不是文学,而是政治经济学,尽是一些小九半懂不懂插不上嘴的学问。觉得无聊,耳朵便偏到隔壁不认识人群的桌子上,偷听了以下的内容∶“中国每天有100000000(别数了,是一亿)美金流入美国,也就是说每个月有30个亿的美金,一年有300多个亿的美金(不是人民币,是美金)流入美国。”那些钱都是谁的血汗?那么多“美”丽的“金”子是从哪里弄来的?不过,这里说的还仅仅只是流入美国,一个国家的钱。那么,有没有流入到英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甚至一些记不清名字的小岛国呢?有没有人想试着算一算帐,我们巨大的祖国,每天到底要放掉多少血?!虽然伟大的国际主义和为世界作贡献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偷听到的还有∶“刘某某穿着条短裤衩光着膀子叼了支烟站在摆着两只大石头狮子写有‘刘宅’的大院门口,弄得过路的美国人面面相觑。但又有什么办法,因为那是刘某某自己用700万的现款美金买的房子。”一个大陆人,居然买得起700万美金的房子,还不用贷款,而是用现金,难道不值得我们民族为之骄傲!

  
关于中国加入WTO的事情,草庵居士又发表了一项担心∶“如果美国的大米自由进入中国,中国的农民怎么办?”看到我听了他这份爱国心,一幅莫名其妙的样子,居士解释到∶“美国的大米只卖两美分一斤,也就是只卖一毛六分钱人民币一斤。”这下我听明白了。允许这样价格的大米自由进入中国,中国八亿农民吃什么呢?!

  
写到这里夜已深,最后写一句话就该睡觉了。那句话是∶“共产党是绝对不能相信的;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这么反动的话我以前不是没有听到过,但那都是从不怀好意的外国人台湾人或一些觉悟极低的国人口里出来的,所以不足为怪。但今天,这句话却出自16岁就参加共产党,跟着毛主席从延安出生入死到解放,又带兵跨过鸭路江去打美国鬼子,一直继续革命到89年六.四运动的老革命!呜呼!! 这样可恭可敬,曾肩负着祖国十几亿同胞生死存亡重任的老前辈,如今却依赖着敌人怜悯的营养维持着生理器官的运行来诅咒自己的党国,哀哉!!!

  
类似这样的老同志,在美国,或在任何什么国,一定不止一两个。那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他们为什么不能像当年跟着毛主席在延安一样不要命呢?老人自嘲而无赖地笑了笑∶“那样,我早就被枪毙了。活着,至少还可以为真实和自己的名声作微弱的呐喊与辩护。”

  
“人权,首先是生存权”,是不是这样解释的?

  
来了一个星期,该做个小总结了∶虽然我仍然觉得美国的生活不如日本,从今天的收获,我至少感到了生活在美国会比日本来得热闹。

  
好,讲信用,睡觉。

  
睡了一觉,连做了几个梦,先是梦见一只猫跑到我的房子里来了,然后是忽然感到孤独和害怕,把自己紧紧贴在一个朋友身上。那朋友好像是个洋人,但在实际生活里,在LA,我目前还只有草庵居士。再后来就是梦见自己一口气甩掉了好几个女朋友,好像是日本人却又都长着金发洋脸。什么乱七八糟!

  
惊醒的瞬间,(被尿憋醒的也不一定)又回到那个主题“文学与政治”。昨天那么多专家教授高人雅士,虽然各派理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但都没有用最简单的语言,让我这类低能弱智的人听明白。不过现在想起来,“文学与政治”的功劳还得归到我们伟大领袖的头上去,因为我们整个民族,都是跟着他老人家误入歧途的。我以为毛万岁大师一辈子,都是被他自己在文学上的高深造诣给误了,就是因为他老时时不忘显露自己高超非凡的文学功底和革命浪漫主义情怀,才在他严肃的政论文里也出现了“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死人也能分出“重如泰山”“轻如鸿毛”。弄得全中国人民,从文豪到文盲,从新闻报道到工作计划,甚至标语口号日常对话,都无不充满着文学的祸患。所以就出现了“三年超英五年赶美”;“社会主义建设一年等于二十年”;“大寨红花遍地开,亩产万斤捷报传”;“大庆工人一声吼,地球都要抖三抖”、、、、、、、要举例,都是。在红旗下茁壮成长一代人的血液,都流出来就将汇成“红色文学的海洋”。

  
什么时候,我国的政论文不再出现∶“天大地大不如、、、、、、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走向无限光辉灿烂的未来”;我们的新闻工作者不再使用“那个车祸发生在一个暴风骤雨的夜晚、、、、、、”;“李爱国出生时第一声嘹亮的哭叫震撼了整个东方、、、、、、”;我们普通老百姓在日常对话中不再一开口就∶“在那万恶的旧社会、、、、、、天下贪官一般黑、、、、、、下岗职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之类的文学破烂,那我们中国人,就会变回到一个比较接近正常的民族而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

  
在重新睡觉之前,我要给自己一个忠告,那就是∶把今天的日记作为败笔的典范,以此为戒。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