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九哥 (发表日期:2006-06-05 19:18:57 阅读人次:1989 回复数:0)

  二十三,与娜塔尼雅订婚的事

  
两天后,不是娜塔尼雅,也不是娜塔尼雅的母亲,而是娜塔尼雅的父亲约我见面。见面的地方不是在他家里,而是在一个政府办事机构的休息室。他还随身带了个年轻的女秘书,介绍叫安妮。那女秘书很漂亮,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见过面,后来终于想起安妮就是在娜塔尼雅生日晚会上的主持人,只是因为穿着套便服,一时没能认出来。老实说,安妮穿便服漂亮多了。见我直愣愣地盯着她,安妮打开小手袋,露出只手枪来。那吓得我冒了一身冷汗。

  
娜塔尼雅的父亲看上去很仁慈,他首先对在女儿的生日晚会上误把我当成吉普赛人而道歉。然后他说了一些“娜塔尼雅刚满十八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你大她20岁,年龄相差太大了些”云云。还没等我来得及揭他的老底,即当年他是怎么扣到个比自己小20岁的十八岁少女做老婆的事,他竟然改口悻然同意我与他女儿的婚事,甚至同意老婆跟我去挪威。但条件是要让女儿读完医科大学再结婚,在结婚之前,不能有性关系。“为了让你放心,你们可以先订婚。为了你的生活方便,我老婆可以由你先带过去。”

  
“尊敬的首长、、、岳父大人,您怎么就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娶您的女儿做老婆呢?”我问。

  
“哈哈哈,这,还会有问题吗?是男人,谁会不想娶我的娜塔尼雅做老婆呢!” 娜塔尼雅的父亲说得是那样地自信。真后悔娜塔尼雅是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美人,否则,我真要拒婚,让那老东西尝尝我小九的厉害。

  
“如果考取了,当然应该让娜塔尼雅读书,但如果没有考上呢?”我又问。

  
“不会考不上的,那大学的领导是我们首长的战友。”安妮插了句嘴。刚说完,看看首长,又觉得说露了嘴。

  
像是挽回尴尬,首长岳父聊起了些别的,比如说了:“娜塔尼雅是我身边最宝贝的东西,就像你的,你的、、、、、、”

  
“我的小提琴。”我不假思索地接上。

  
“小提琴?是你最宝贝的东西!” 岳父不知是吃惊还是气愤,或者都有一点。

  
“对呀,除了远离我的亲人们,我身边最宝贝的就是我的小提琴。”我补充解释说。

  
“小提琴到处都是,没有了这把换另一把就是,可我,只有娜塔尼雅这么一个女儿,是不可取代的。”他说。

  
“首长,您没听清楚,我是说‘我的小提琴’。您说得对,世界上小提琴到处都是,但那只是‘小提琴’,而不是‘我的小提琴’。‘我的小提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把,就像世界上女人到处都是,而您的女儿娜塔尼雅只有一个一样。所以,‘我的小提琴’也是不可取代的。”

  
这下他像是听懂了我的意思,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和娜塔尼雅订婚的事就那样决定了。临走,我向首长伸出双手,他却展开双臂和我拥抱,然后在我耳根上咬了咬:“记住,在正式结婚以前,绝对不能发生那种事情,这是我们两个人作为男人的契约,否则后果、、、、、、”听到这句话,我似乎又看见了安娜手袋里的小手枪。

  
老实说,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太快太突然。我是万万也没想到,在一位少女的脸上,(是脸上,不是嘴上)多亲吻了那么几下,就当是多练习了几下罗马尼亚的风俗礼节,竟然就练出个老婆来。虽然娜塔尼雅无比的娇柔美丽,但有些好看的东西并不一定就适合日常使用,就比如一只金、银、玉做成的饭碗,摆着看看很不错,但每天吃饭还是粗瓷碗来得舒服自在,是不是?(这里用的着用疑问号吗?)娜塔尼雅也一样,交个朋友会很不错,交个女朋友会更不错,但做老婆,跟着我每天吃辣椒豆屎,是不是合适?不能说不是一个问题。但是,事到如今,也只好“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是一步了。

  
但是,像娜塔尼雅的生日晚会那样,被她父亲拿出去亮相,当社交的工具,我是无论如何不敢奉献。

  
次日与娜塔尼雅见面,她的头一句话就是:“我跟家里吵架了。”

  
“你父亲不是同意了嘛?”

  
“不是父亲,是母亲,是母亲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妈妈说不是你人不好,而是我们年龄相差太大,有代沟。将来会很难相处。” 娜塔尼雅说得很不服气。

  
“说也是,婚姻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事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就、、、、、、”我还没讲完,娜塔尼雅就把自己变成了鼻涕眼泪制造器。

  
“原来你们大人都一样,讲一套做一套。你要不喜欢我,邀我听你拉提琴做什么?跟我约会做什么?说我鼻子漂亮做什么?跟我讲你怎么怎么孤独做什么?还有,抱着我亲了又亲做什么?我这样做还以为会给你一个惊喜呢!也许我妈说得对,我真的是个傻孩子,很傻很傻的孩子。哇、、、、、、哇哇、、、、、、”

  
我已经很久不用小手绢了,又没有带纸巾,只好把她抱住,好让她巧妙地利用我的衣袖,以最自然的姿势把眼泪鼻涕减少到不失形象的程度。还要一面安慰她:“我的确惊喜,非常非常地惊喜,惊喜得不能再惊喜。我当然很喜欢你,很喜欢做你的老婆,不对,是很喜欢你做我的老婆。你不傻,一点也不傻。如果你一定要傻,我就跟着你一起傻。”说着我还做了个很傻很傻的样子,那样子惹得她反哭为笑,冲出足实的两股鼻涕来。那,就只好又麻烦我的衣袖了。

  
接着,话题转向了她父亲提议的订婚一事。娜塔尼雅立刻揭露到:“那是我父亲的战术。”她没有用“诡计”这两个字,而是用的“战术”。“是我父亲一箭三雕的战术,一是为了把母亲打发走,他好和他那个安妮。哼,死不要脸的,才比我大三岁,想要我叫她阿姨!臭美,我早就、、、、、、”

  
娜塔尼雅还要讲下去,被我打断,因为我急着想知道她父亲的另外两雕是什么?

  
“二是可以打发洛夫斯基伯伯家的傻儿子。那儿子那么傻,长得又那么难看,还好意思三天两头来提亲。就因为小的时候爸爸开过玩笑,他们就当真。就因为洛夫斯基伯伯是爸爸的上级,爸爸一直很头痛。其实洛夫斯基伯伯的儿子小的时候并不傻,是出了车祸以后、、、、、、”

  
我又打断了她,叫她赶快招出第三雕。

  
“第三就是你,爸爸知道你这样年龄的男人,是不可能等我6年的。爸爸说如果你真的能等我六年,那他就佩服你,就算把我输给你。”

  
说也是,人家父亲是什么级别?是首长!是指挥千军万马的人物,对付他的女人孩子,还有我这么个拉提琴的,还不是小菜一碟。

  
听了娜塔尼雅这一番话,我更加觉得那个订婚会参加不得。便提议“订婚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做主办了不行吗?”

  
我那建议使得娜塔尼雅十分激动。她说:“自己给自己做主是我盼望以久的事情,今天终于发生了!”

  
于是,我带她去了市中心一家颇为有名的首饰店,买了一个很贵的金戒指,所谓很贵,其实只有100多美金,但那在罗马尼亚就算是很贵的了。尽管我认为那戒指太大,不太适合娜塔尼雅娇小的手指,但因为是她自己看中的,我也就付了款。付款时还故意问那店主能不能用VISA卡,以显得我很cool酷。

  
图(我和娜塔尼雅)

  
之后,我们去了她的教堂,向上帝报告了我们的婚约。补充说一句,娜塔尼雅和她母亲都是虔诚的教徒。她们属于基督教的“噢托达克斯”派系。

  
虽然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为了庆贺,我们来到一家中国餐馆。开了瓶香槟,我有意点了个辣椒菜。那菜辣得娜塔尼雅又直流眼泪鼻涕,好在餐馆有纸巾。我还顺便拿了点,以作备用。

  
然后,我把娜塔尼雅带到我的套间。娜塔尼雅说要送给我一件礼物,叫我到客厅等着,她进了我的卧室。我正琢磨她葫芦里要卖什么药,她喊到:“你可以进来了。”我推门而入,Oh, my God!我顿时血压升高心跳过速。(这里要不要插点广告呢?)只见娜塔尼雅跪在我的床上,全身裸露,只用了根红色的绸带把自己包扎成个礼品的样子,在双乳的部位系了个礼品蝴蝶结,绸带的另一头垂下去一直延伸至遮住女“性”部位。

  
我那男性本能的欲望和冲动,参杂着作为大人的责任以及与其父亲的契约,使麻烦中的九哥名副其实地处在了进退两难的境域。

  
我走近她两步,急急想观摩那绸带里面的内容,伸手要去解开那蝴蝶结,而手又缩了回来:“我不能,我们还没结婚。”

  
娜塔尼雅见我那副可爱的样子,大概还当九哥仍是个徘徊在处男郊区的人物,笑着安慰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是信奉不结婚不能做那种事的人,再说,我的宗教也绝对不能容忍我那样做。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已经决定把自己交给你,只要你把这个蝴蝶结解开,我就属于你的了。”

  
“那我,要不要也打个蝴蝶结还礼给你?”我问。

  
、、、、、、

  
那么纯洁的少女,去描写人家的私部“像个附有弹性的肉包子,其颜色犹如樱桃般粉红鲜嫩”,是不是很有些亵渎。所以我只能利用万能的、、、、、、

  
黄昏,突然心血来潮,我们一车开到多瑙河畔。河畔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美好那样罗曼蒂克,但被爱情的气氛笼罩着的我们,还是兴致冲冲把车停在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我们从前排座移到车内的沙发上,因为那样更便于亲吻拥抱。慢慢,我顽皮的手伸进了她的内衣,另一只手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钻进她的内裤。娜塔尼雅的呼吸逐步加快加深,竟而发出“哼哼”的声音。而她的手,也不可制约地抓住了我不断膨胀的遥控器,我便根据她的遥控调整着我双手的轻重缓急,还有深浅的程度,也就是深到不至于废掉她那张圣洁膜的程度。终于,我们都失去理智到了成仙的境地,什么宗教、伦理、道德、责任、契约,都被那洪水般不可阻挡的欲望所淹没。她把臀部抬起配合我除去了她碍事的内裤。我决定不顾一切了!一切都可以不顾,但有一点不能不顾,那就是我一直担心着车门没有锁上。如果万一有人来打搅我们的好事,启不大杀风景!于是,我迅速把车门锁上,便开始熟练地脱我自己的裤子。可那倒霉的锁门声“咚”,没想到就把我那个必要的锁门动作变成了多余。因为娜塔尼雅从那声音中惊醒,下意识用裙子捂住自己的下部。接下来无论我使用何种迷魂术,都没能把娜塔尼雅带回到那种被催眠的状态。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为娜塔尼雅清洁局部时,从中国餐馆拿的那些纸巾派上了用场。否则又得辛苦我的袖子,那将是会多么地不合适啊!

  
我一辈子就订过一次婚,就是这一次。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