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九哥 (发表日期:2006-06-01 11:00:10 阅读人次:2009 回复数:0)

  十七,卡门、波伦贝斯库

  
上午,我按约去了波伦贝斯库音乐学院。还是那位昨天接待过我的女领导,告诉我在昨天的会上,大家一致认为我属于私人访问,所以用个人交流的方式比较合适。学院向我推荐了两位钢琴手,一个是位很有才能的男学生。那当然不在考虑之内。另一个是位小姐叫卡门,据说刚参加法国巴黎的国际比赛,获了优胜才回来。我自然迫不及待地要和那位卡门小姐见面。那女领导打了个电话,然后挂上,说要等一会才有回电话。我不知那是什么电话系统,到后来,才知道卡门家没有电话,电话是打到别人家里,由别人去通知卡门,卡门再去人家家里回电话,按每次多少钱付帐。

  
大约个把小时后,我与卡门见面了。

  
卡门小小的个子,面貌很精神动作很利落,讲话声音也像弹钢琴般流畅而有弹性。她看上去很轻松但不失庄重,是那种在一起很舒服但不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对象。

  
卡门带我找到一间琴房,她没等我邀请,自己先来了一段肖邦的练习曲。那曲子弹得我心慌意乱,怕自己够不上她那水平。我没有急着要和她合伴奏,而是请她出去吃午饭。

  
卡门熟门熟路把我带到个比较像样的地方,那显示她很见过些市面。一边吃着午饭,卡门一边讲着自己的故事,主要是学琴之艰难的故事。她告诉我,为了学琴,她和母亲来到首都布加勒斯特,而把父亲一个人留在了老家。

  
图(与卡门和她的母亲)

  
为了省钱,她和母亲一起住在人家的地下室。卡门似乎对我的事情没有兴趣,每当我想介绍我自己,她都会把话题接过去谈她的事。当我谈到我上台容易紧张时,卡门说:“我每次都以为自己会紧张,但只要手接触键盘,那么好的琴,连过瘾都来不及,哪还有空闲紧张。尤其是这回的巴黎比赛,那台Steinway(德国名琴),我弹完了还不想离开。

  
等我们达成协议“每天合两个小时的伴奏,每次10马克”后,卡门说还有急事,像只小燕子一样要飞走。我把她叫住,问她能不能帮我租个地方住下。她想了想,说她的东家可能有办法,便一起去了她的住处。

  
卡门的东家果然有办法,他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套房子空着,于是按每周100美金我把它租了下来。那租金对我虽然便宜,但在罗马尼亚,100美金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那是一栋宿舍般大楼四楼的一套,有两个房间一个客厅。我就在那里度过了以下的一个多月。

  
从第二天开始,我和卡门合作练习我所喜欢的一些小提琴作品。本来想着卡门是我很理想的人选,因为她正是我要找的那种“在贫苦线上挣扎,长得漂亮、又能弹钢琴做饭菜的白女人”, 但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知道了卡门决不会肯跟着我去挪威给我当解闷的玩具。因为除了她对母亲格外地孝顺外,她对钢琴有着无比的抱负。她是立志要当世界第一流钢琴家的,所以每天陪着我浪费两个小时的时间,纯粹是为了那十个马克。因此,我也没有太认真地练习,就当是交个朋友,赞助有才之士,顺带了解罗马尼亚的民情。

  
卡门和她母亲住的地下室,阴暗潮湿,成天要开着电灯。本来很小的房间,还摆了一架钢琴。要是在挪威或日本,那钢琴纯粹是堆垃圾,因为键子松落,许多都弹不出声音,但对卡门来说,那是她的宝贝,因为她,国际比赛获奖者卡门,就是从那堆垃圾启蒙的。

  
与卡门交谈中,得知她在巴黎国际比赛后突然晕倒。那晕倒,据医生说有许多因素,比如紧张过度,精力集中过度,兴奋过度etc,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营养不良所造成的体质虚弱。那次的谈话给了我极大的震撼,于是我们结拜为兄妹。为了那个冲动,我1999年在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进修时写了一个广播剧:《获奖之后》。

  
下面是广播剧的全文。没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跳过去不读。

  
《获奖之后》

  
旁白:在法国巴黎的音乐厅里,一场音乐会正在举行。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演出,而是巴黎国际钢琴比赛获奖者的一场演出。音乐厅座无虚席,听众的热情高涨。正在演奏的是罗马尼亚选手卡门、波伦贝斯库小姐。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演出服,和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她衣领袖口所镶的金边,以及所佩带的首饰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她的双手有时像排山倒海,有时如蜻蜓点水,把人们带入到如诗如画、如痴如狂的境界。

  
旁白:演出结束,雷鸣般掌声。主持人再次介绍到:“巴黎国际钢琴比赛获奖者,罗马尼亚选手卡门、波伦贝斯库小姐。”

  
旁白:三次谢台后,卡门来到休息室。

  
卡门:“啊,累死我啦。”

  
旁白:休息室的桌上摆满了鲜花,卡门用力摔掉了高跟鞋,一头扎在了鲜花堆里,拼命地翻着什么东西。终于,在一只花篮里找到了块巧克力,她胡乱地撕掉包装纸便往嘴里塞。

  
卡门:“如果能把这些鲜花都变成牛排,那该多好啊!”

  
旁白:这时,在房间的一个角落,一名身材修长四十来岁的男子用照相机把刚才的镜头拍了下来。卡门突然发现了他,觉得有些尴尬。

  
卡门:“您是、、、?您怎么可以在这里?”

  
男子:“对不起对不起,我叫密萧、未央,是报社记者。您刚才的演奏实在是太精彩,太令人感动了,而且您又长得是如此的美丽,这使得我不得不留下来为您拍几张照片,好登在明天的报上,让大家分享分享。”

  
卡门:“哦,是这样。我来自罗马尼亚,我叫波伦贝斯库,卡门、波伦贝斯库。”

  
记者:“这我都知道了,波伦贝斯库小姐。

  
卡门:“请称呼我卡门。”

  
记者:“那好,卡门。”

  
旁白:记者拿起照相机,十分投入地给卡门拍起照来。

  
记者:“好,好,就这样,就这样,精彩极了。”

  
卡门:“你拍好了吗?”

  
旁白:卡门开始显得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记者:“好了好了,我们再来最后一张。这一张不是为了发稿,而是为了我的艺术灵感。”

  
卡门:“您,能不能快一点。”

  
记者:“好了,已经好了。谢谢您,谢谢,波伦贝斯库小姐,哦不,卡门。”

  
卡门:“不客气。”

  
记者:“祝您好运。”

  
旁白:记者说着朝门口走去。

  
记者:“再见了。”

  
旁白:卡门显得有些失意的神情。

  
卡门:“我们什么时候再见?”

  
记者:“什么时候再见?”

  
旁白:记者有点不明白。谁都知道,在西方“再见”只是一种礼貌,并不是真的要“再见”。不过,他还是想了想。

  
记者:“如果您不在意的话,我想请您共进晚餐,不知您是否方便?”

  
卡门:“晚餐!”

  
旁白:卡门听到“晚餐”两个字,眼前一亮。

  
卡门:“您是说‘晚餐!’真的!!”

  
记者:“当然是真的。”

  
卡门:“如果真的是真的,那现在就去。”

  
记者:“现在嘛、、、、、、”

  
旁白:记者看了看表,显得有些为难。

  
卡门:“怎么?不是真的!我就知道。”

  
记者:“是真的,我可以向上帝发誓。不过,我得先到报社交稿子。”

  
旁白:记者又看了看表。

  
记者:“再说,现在才四点钟啊。哦、、、莫非您是、、、”

  
旁白:记者脑子里闪出了一些歪主意。

  
记者:“莫非,莫非您是要我跟你到饭店去你的房间!?”

  
卡门:“No,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说吃饭,吃饭的吃饭,明白了吗?”

  
旁白:记者这才明白自己是在自作多情,找了个台阶下。

  
记者:“I beg your pardon.开个玩笑嘛。嘿嘿,要不这样吧,晚上七点钟,我开车来接您。我们一言为定。”

  
卡门:“七点钟?”

  
旁白:卡门掐指一算。

  
卡门:“还有三个小时啦!那、、、、、、”

  
旁白:话还没说完,卡门就支撑不住了,“扑通”一声晕倒在地板上。

  
记者:“啊,波伦贝斯库小姐,哦不,卡门,您这是怎么啦?您,没事吧?”

  
旁白:这时,卡门慢慢地醒过来,苍白的嘴唇颤抖了几下。

  
记者:“您先喝口水吧。”

  
旁白:记者一边扶起卡门,一边从梳妆台上拿起一杯水送到了卡门的嘴边。但卡门,虽无力,却恶心地把脸扭向了一边。

  
卡门:“No,我不喝水,我不喝水,我已经喝了两天的水了。”

  
记者:“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卡门:“我这两天就喝水,没吃过东西。这样说您明白了吗?”

  
旁白:记者把卡门往地上一推,像是丢掉一张刚捡到的假钱币。

  
记者:“That’s your problem.减肥,也要有个限度啊。”

  
旁白:记者慎重其事地忠告卡门。

  
记者:“波伦贝斯库小姐,您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女人啦,就是这样要漂亮不要命。我建议您要注意营养平衡,尤其是在比赛的时候。减肥减死人的事情,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卡门:“我哪是在减肥啊,你看我这,还有肥可减吗?”

  
旁白:记者看了看卡门单瘦的身躯,真的有些糊涂了。

  
记者:“说也是。那您不吃饭,是为什么?”

  
卡门:“不是为什么。实话说,我是没有钱。”

  
记者:“哈哈哈,开什么国际玩笑!”

  
卡门:“是真的,我是真的没有钱。其实,我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了。”

  
记者:“那你,不是刚刚得了奖吗?”

  
卡门:“但发奖仪式要等到后天下午,到那个时候,可能就太晚了。”

  
记者:“Oh, my God!”

  
旁白:这时,两个人沉默了片刻。记者自言自语地说。

  
记者:“如果她没有拿到奖,该怎么办啊?”

  
旁白:作为一名记者,那种职业的敏感性和好奇心,以及功利心理战胜了他本来就很可怜的同情心。他想,卡门一定有着很离奇的身世,如果把它写出来登在报上,一定会很抢手的。想着,他从兜里掏出块口香糖。

  
记者:“我现在只有块口香糖,你,先吃了吧。”

  
卡门:“Oh,你真仁慈!多谢。”

  
旁白:卡门急急地接过口香糖,放进嘴里,一味地嚼着。记者盘算地看着卡门咀嚼口香糖的样子,觉得是时机了。

  
记者:“其实,刚才你晕倒的时候,我拍了张照片。如果人们在报上看到获奖者,竟然由于没钱吃饭而昏到在了台后,我想,与你美丽的形象恐怕、、、不太协调吧、、、”

  
卡门:“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记者:“我是说,我想知道一些你的背景材料,只要你配合,照片可以不登。”

  
卡门:“我才不在乎你登不登。不过,只要你肯马上带我出去吃东西,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记者:“那当然,只要你说完,我们马上就去。”

  
卡门:“现在就去。”

  
记者:“说完再去。”

  
卡门:“说完立刻去。”

  
记者:“好,我们一言为定。”

  
卡门:“吃什么都可以吗?”

  
记者:“什么都可以,我们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旁白:卡门恍惚幻想出一桌可口的大餐。

  
卡门:“我要吃牛排,汉堡,沙拉。”

  
旁白:记者立即掏出本子和笔准备记录。

  
记者:“那你吃吧,哦不,你说吧。”

  
(音乐起,小提琴的《叙事曲》)

  
卡门:“罗马尼亚的情况您是了解的。我们家本来就很穷,加上这几年社会变动,我父亲又失业、、、、、、”

  
旁白:卡门向记者讲述了她的家庭故事。

  
卡门:“就这些,我都告诉你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记者:“Of course.当然可以,说好了一言为定的嘛。”

  
旁白:他们一起走到门口,记者伸手为卡门开门。但门开了一半又关上了。

  
记者:“有了,我有个更好的主意。我们可以合起来做一笔生意。”

  
卡门:“什么?”

  
记者:“过来,过来。”

  
旁白:记者把卡门领到钢琴旁,让她坐下。

  
记者:“你呢,装着晕到,我就去打电话叫救护车把你送到医院。那样,我就可以在明天的报纸上登一篇大文章,说你得奖之后仍然继续刻苦练习,晕倒在了台后。那样,你就会成为巴黎的新闻人物。我们就可以挣到一笔钱。只要你把新闻的独家采访权交给我,我可以把得到的钱分三成给你。你看,这主意怎么样?”

  
卡门:“Oh, no,说好了要去吃东西的。”

  
记者:“好好,吃东西,吃东西。”

  
旁白:记者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口香糖。

  
记者:“四成,四成你肯定不吃亏了吧。”

  
旁白:卡门厌恶地把口香糖推开。

  
卡门:“不,我要吃牛排,我要吃汉堡。”

  
记者:“等拿到钱你可以吃很多很多的牛排和汉堡,五成,五成总可以了吧,不能再多了。”

  
卡门:“五、、五成、、、不成,我现在就要、、、、、、”

  
旁白:卡门说着,又一次晕到了。而记者以为她在跟自己配合装着晕倒。

  
记者:“嘿嘿,到底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不过,五成还是太亏了点,要不,四、五成怎么样?”

  
旁白:记者见卡门没有动静,不耐烦地说:“五成就五成,我们一言为定一言为定。不过,你不能躺在地上,得坐到钢琴椅子上去。”

  
旁白:记者开始摆弄着他的照相机,见卡门仍然没有动静,他试着推了卡门一下。

  
记者:“呓,是又真的晕倒了,妙妙,太妙了。”

  
旁白:记者拿起电话叫救护车。然后他把卡门抱起来坐在钢琴椅子上,摆好了姿势,拿起照相机正要拍照,卡门却从椅子上又摔了下去。就这样来回折腾了几次,救护车到了。

  
旁白:几个人抬着担架跟着一位医生进来了。

  
医生:“是这位吗?”

  
记者:“就是她,罗马尼亚的卡门、波伦贝斯库小姐,刚刚在国际钢琴比赛获奖就、、、、、、”

  
医生:“是这样。哦注意,别碰她的胳臂。”

  
记者:“大夫,她没事吧?”

  
医生:“没事没事,到医院接受治疗,补充些营养,再休息休息,很快就会恢复的。哦,不过、、、、、、”

  
记者:“不过什么?”

  
旁白:记者立刻掏出本子和笔,准备作记录。

  
医生:“不过,她的左手,骨折了。”

  
(音乐起,剧本完)

  
这个广播剧,虽然作为文学作品纯属创作,但的确是从卡门那里得来的灵感和冲动。因为是卡门告诉我,她的确是经常穿着漂亮的演出服饿着肚子演出。有时候应有钱人邀请在party上演奏,为的纯粹就是在演奏后能饱吃一顿,不光是“饱吃一顿”,简直是“暴吃一顿”。

  
无比美好的音乐与无比残酷的肚子,往往很难找到协和与平衡。那大概也是上帝赐给我们人类的“缺陷美”之一。

  
有一天,卡门有演出任务不能陪我练琴,我便决定去布加勒斯特的一家孤儿院看看。在那里,我遇见了天使般的少女娜塔尼雅,由而改变了我那次旅行的行程,也改变了我整个的人生道路。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