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九哥 (发表日期:2006-06-01 10:59:18 阅读人次:1952 回复数:0)

  十六,布加勒斯特的见面礼

  
布加勒斯特是一座具有500年历史的古城。城市昔日的光辉到处可见。

  
按照我的经验,任何一个城市,火车站都是那城市文化的缩影。我那次是第一回去布加勒斯特,一个人也不认识,当然是一车就开到了火车站。

  
布加勒斯特火车站前面有一个广场。广场里停了些肮脏破烂的出租车。广场旁边有一些小摊贩。我来到一家小摊贩想买点东西吃,想不到那瘸腿店主指着身旁的一个年轻女人说:“我妹妹,做20美金卖给你,要不要?”我全当他是开玩笑,而他却很当真的样子,说如果嫌贵,10美金也可以。我还是当他在开玩笑,还表扬了他玩笑开得很漂亮,并也用玩笑回敬他说:“10美金不是买一次,买一个月行不行?”那男人听后。怕是听错了,要我再讲一遍。接着他和那女人咕噜了一通,对我说:“一个月的话就不要钱了,管饭就行。”聊着,围上来一大群看上去还未成年的男女孩子们。那些孩子一个比一个肮脏,一个比一个破烂。如果给他们一扫把,就是一堆垃圾。

  
在那么多的孩子中,我一眼盯住了个黑黑皮肤长着张圆圆脸的女孩子。那女孩子看上去13、4岁,个子很小,大概只有1米30左右。见我直愣愣地看着她,她跑开了。

  
人就是一种感觉,一种缘分。

  
我离开了那小摊贩,在车站附近走了走,发现那样的垃圾孩子到处都是。这时,我看见一个女孩子进了一辆出租车的前座,一脸扑向那司机的双腿分叉处,便开始了“鸡琢米”式的运动。Oh, 我的God!竟然在大白天的大庭广众之下!我初来乍到,没敢去呈英雄,便跑回到那家小贩,求教那瘸腿,因为他能讲一些英语。瘸腿告诉我,这都是些无家可归,在政府的人口登记本上不存在的孩子。女孩子们就靠男人们,也包括出租司机们的一点点施舍维持存在。她们在满足了男人后,会得到从那些男人口里匀出的一点点食物;而满足了出租司机后,就可以在车后排的椅子上睡一觉,因为,那车后排的椅子要比她们自己用包装纸盒做成的“床”要温暖柔软得多。说着,瘸腿又把身旁的女人往我面前一推,说:“我妹妹,其实不是我妹妹,是我收留的女人之一,拿去用吧。怎么用都成,给口饭吃就行。”那瘸腿还告诉我,他就是用这样的方法,在帮助着一些女孩子。为此,他还出了点小名。因为他手里的女孩子,经过教育,保证不偷盗,不惹麻烦,还会愿意学着做家务。有些孤独的男人,有了点钱,就会到他这里领一个女孩子回去住一段时间,等钱用完了,又送回来。“我是一个残废,不但腿残废,这里也残废”,说着他指了指他的男“性”部位,接着说:“我是一个没用的人,只能做这么点。”

  
“女孩子你可以这样帮助,那男孩子呢?”我问。

  
“男孩子谁管得着,他们只能自己管自己。”

  
那瘸腿的话让我忽然领悟到,我也是个叫化子,一个情感上的叫化子。因为是个男叫化子,所以只能自己管自己。因此我应该赶快去找一个“在贫苦线上挣扎,长得漂亮、又能弹钢琴做饭菜的白女人”。要找这样的女人,当然应该去音乐学院。

  
在我喜爱的小提琴曲子里,有一首罗马尼亚作曲家波伦贝斯库的《叙事曲》。中学时,曾经还挤在人家的窗子底下从9寸黑白电视机上看过电影《其普里安、波伦贝斯库》,所以知道在布加勒斯特的音乐学院叫“波伦贝斯库音乐学院”。向出租司机打听了地址,便去了那音乐学院。

  
音乐学院主管外事的领导很认真地接待了我,弄得我觉的自己有点像个骗子。对音乐学院的领导同志,我当然不能说是想找一个“在贫苦线上挣扎,长得漂亮、又能弹钢琴做饭菜的白女人,把她带到挪威去给我解闷。” 我只能说大话“是来学习罗马尼亚音乐的,想找一个罗马尼亚的钢琴伴奏。” 那领导说他们正好下午有个会议,她将在会议上提出来。

  
“明天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那女领导说。

  
那领导接见我后,还带我在学院内走了走。学院的大楼很旧,教室的钢琴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调律。算了,那些是我专业上的事情,对本书并不重要。

  
我在布加勒斯特市内到处转了转,找了个地方吃过晚饭。(进入匈牙利后,我就很少自己做饭了,一来是从挪威带的食物都已经吃完,再者东欧的食品也很便宜,除了不合湖南人的口味外)吃过饭,没事干,我又回到了火车站。坐在瘸腿小摊贩的小板凳上消费些零钱,不是为自己消费,而是为一些流浪孩子们消费。

  
这时,我发现那个圆脸女孩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我。我招呼她,她也不过来,还是那瘸腿好人几声喊,她才移过来。我从瘸腿的小摊上买了点吃的递给她。她踌躇了一下,看到其他几个男孩子准备去抢,才一把夺在了自己的手里,并对那些男孩子大吼了几声。那吼叫,如同野兽争食般凶猛。我通过瘸腿问了那圆脸女孩几个问题,结果是她既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叫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几岁了,只知道自己的记忆,就是从这个车站开始的。当时我还以为她是不愿意告诉我,后来得知,那一片野孩子基本上都是这样,既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如果他们曾经有过的话)也不知道自己几岁了。所以,我只能叫那女孩叫“圆脸”。

  
晚了,我和瘸腿小贩道完别,他又问了我一次“要不要我妹妹陪你过夜。”我看了看他的“妹妹”,换了个女人,虽不比原来那个漂亮,但也没有丑到连一次也不可以要的程度。心里(生理)是蛮想要的,但头还是习惯性地摇了摇。快到我的停车处,看见那圆脸女孩在前面,像是等着我。见我主动跟她打招呼,她边说边做着要在我车上睡觉的手势。我立刻理解了她的意思,想着至少可以让她知道一次世界上也有好人,有给她帮助而不占她便宜的好人。

  
带着圆脸,我把车开出城市,来到一个荒漠的地方。停好车,用个小桶子装了点水,自己擦了个澡,又换了点水,让圆脸也擦一个。在她擦澡的时候,我故意说要小便,避开了她。带着一种高尚圣洁的心情,我望着皎洁而残缺的月亮。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无法交谈。我把沙发整理了一下,示意她可以睡觉了。她却一二再,再二三地跟我说着什么,最后她指着自己的肚子,用不知是德语还是法语,大概意思是说“有病,要看医生”,我才明白她是在问我要钱。我虽觉得自己已经在做好事,没必要另外给她钱,但还是碍着面子,拿出钱包,确认了是张10马克的。那女孩接到钱,立刻开始脱衣服。我制止了她,说我是个好人,不会和未成年的女孩子做那种事情。

  
虽然玩弄未成年少女,是许多男人的欲望,老实说,我自己也有一点点不例外。但那是一种极大的犯罪。犯罪的事情,老九是不敢做的,更何况那次,我是真的想让那孩子知道人世间的美好还是存在的。尽管那美好可能很做作。

  
那孩子终于懂了我的意思,没有继续脱下去。

  
以前讲过,我车里的那张沙发很窄,才70公分。但有过和高大的美国女人凯罗一起挤了一晚的经历,对于这个矮瘦的孩子,我似乎比较有把握。我让圆脸先睡在沙发的中段,那正好是我腰的部分。但等我试着躺下,才发现我的腰粗并不比我的屁股细。闻了闻我那双脚,还不算最臭,于是做了个调整,让圆脸与我的双脚为伴。而那女孩,因为很矮,脚只到我的掖窝处,刚好不碍事。就那样,我们入睡了。

  
半夜,我做噩梦,自己的另一个意识告诉我那不是真的,是做梦,是因为自己的手放在了胸口上,但另一个意识怎么命令手从胸口挪开都挪不动。终于,当那怪物在我身上喷了些唾液,要一口把我吞下去的时候,我惊醒了。原来不是我的手压在我的胸口上,而是圆脸压在我的胸口上。糟糕的是,我的胸口粘糊糊的。闻了闻,既不是尿,也不像口水或女人的下液,倒有股奶臭,或者应该说是“奶香”才对。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AB血型,最讨厌粘糊糊的感觉。也是因此,我最讨厌洗碗,连橘子柑子都不大吃,其他水果也一定要用叉子牙签作为媒介。我曾想过,如果被敌人抓住,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当叛徒的,除非敌人施美人计,或者把我的双手弄得粘糊糊的。所以,弄得我身上粘糊糊的,是决不可饶恕的,即使是个孩子,也不例外。我把圆脸推醒,打开车内的灯,看到那孩子的胸前也是粘糊糊的。她解开上衣,我才发现她虽小小,却圆圆实实长着对奶子。那粘糊糊的不是她打破了什么瓶子,而是正宗从她的奶子里流出来的奶液。那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孩子,怎么会有产奶功能?难道是人类的一种自救方式,没有东西吃,就吃自己的奶维持生存!处在那种朦胧胧粘糊糊的状态,我的脑子没能正常运转,只递给她一条毛巾让她把自己那里包起来,让她继续睡觉,继续头对着我的脚睡觉。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圆脸就催我把她送回火车站。我又去了那瘸腿小贩的地方买了点东西吃。那瘸腿把吃的东西递给我后,眨眨眼,问我“味道怎么样?”我知道他不是问我吃的东西“味道怎么样”,而是问我那圆脸女孩的“味道怎么样。”但我装着没听懂,一个劲夸他的东西“味道真不错。”倒是圆脸,冲着那瘸腿说了通什么,那瘸腿才给了我一个“sorry”的致敬。

  
这时,我又被具有移动特色的垃圾们重重围住。

  
贫困、肮脏、龌龊,便是我们罗马尼亚同志加兄弟的首都布加勒斯特给我的见面礼。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