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九哥 (发表日期:2006-06-01 10:57:42 阅读人次:2079 回复数:0)

  十四,进入罗马尼亚

  
在西德开车时速是150公里,到了东德变成100公里,进入捷克匈牙利便越来越慢,磨到了罗马尼亚边境,就干脆原地踏步。其原因是往罗马尼亚去的车太多,排着不知有多少公里的长队。车队中以土尔其家庭占压倒多数,因为在德国挣马克的土尔其人,许多趁着欧洲放假,开着车带着家眷和各种德国的二手宝贝回国探亲。按理走前南斯拉夫,经过保加利亚,是一条直路。也是由于前南斯拉夫在打仗,才使得土尔其人不得不绕道多费些汽油。

  
到了黄昏,车队完全静止。原因说出来你不会相信,虽然那原因你很熟悉。那原因很简单,看国门的同志们“下班了”。据说那门关得一分钟也不会超过,我想大概比祖国任何看门的都要“遵守纪律”。

  
一到钟点,许多土尔其家庭,干脆就地铺上一块塑料布什么的,一家人围着唱歌跳舞弹琴开晚宴。那使得我很是忌妒,“家庭是个多么温馨的玩意啊!”

  
这时,过来一位年青女人边走边数着车辆数。因为她是用英语数,所以我友好地跟她说了声Hello。她立刻停下来,和我聊起大天来。她是美国人,叫凯罗。凯罗告诉我她从德国租了辆车准备去罗马尼亚玩两天,但在这里已经耗了一整天了。她既没有食物又没有水,名副其实地被“卡”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处在“进退两难,走投无路”的境地。看到凯罗的惨境,我十分庆幸和得意自己还留有足够的水和食物,想着又该感谢领袖舵手“备战备荒”的伟大教导。

  
凯罗说她是因为等得无聊,才干脆走到边境,想把等待的车辆通通数它一遍,顺便也看看能不能找点吃喝。“我刚才数到哪里来了?”说着话,凯罗居然忘了自己的任务。凯罗跟我道别后,决定走回边境从头再数一次。

  
“ I am terribly sorry!” 我说。

  
“没事,反正没事。”她走了。

  
大约个把小时后,等我在车里把晚饭做好,凯罗又数到了我的附近。我车内菜香的诱惑把她勾引了过来。“能闻闻都是一种幸福。” 凯罗感叹到。到了这般田地,能让我怎么回叹?说:“是啊,能闻闻都是一种幸福。那你就好好闻闻吧!” 我那“救死扶伤的国际主义精神”可以暂时忘记,但怎么能忘记我是个gentleman,尤其是对待一位女士,一位很年轻,长着对很灰色眼睛的女士。

  
饭有足够的,我只添了个菜,两个人还干了奢侈的一杯,一杯挪威自来水。吃完了凯罗又问“我刚才数到哪里来了?” 还没等她想出来,就已经昏昏入睡。我只用了一个食指头,(其实用小指头也够)就把她点平在了我的沙发上。收拾了餐桌碗筷,本以为凯罗就该起来继续数她的车数了,但她,丝毫没有要起来的迹象,甚至开始讲梦话。

  
三个小时过去了,推了推凯罗,她却把我抱住,口里还含含糊糊说着什么“darling”。我心想,别跟我darling darling的来那一套,我是有觉悟的,可不会跟帝国主义同床共枕,就是我决定一时丧失觉悟,我那张沙发床也不会答应,才70公分窄,怎么摆得平两个人?尤其是美国人,还一点不秀气。但我的想法并没有阻止凯罗继续做梦。

  
等有人敲打我的车门,催我移动车,才发现我和凯罗几乎是半重叠着被包在同一张毯子里。

  
凯罗醒来,长长的哈欠才打了一半就用手紧紧把嘴捂上,大概是害羞她还没有刷牙的口臭,尴尬地看着我,不知是该先道歉还是先道谢。等她都道了,急忙朝自己的车跑去,回过头:“我终于想起昨天数车数到哪里来了!”

  
又经过千移万等,我终于在16小时后抵达国境。

  
边防官很仔细地查看了我的护照,还拿进去了一会儿。另外两个检查官叫我把车门都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扫荡了一遍。最后检查官跟我过不去的是那些提琴,就是我在捷克买的那些提琴。检查官问我:“你一个人两只手,要那么多提琴干什么?”终于,海关的负责人过来,在我所有的提琴上盖了章,告戒我出境时,没有盖章的提琴就不让出境,除非有国营商店的发票。那让我感到一阵“温暖”,打了个尿症,仿佛回到了伟大祖国的怀抱。

  
像我这么个打死只蚊子都要开追悼会的人,真值得耗掉好几位罗马尼亚同志加兄弟的好多分钟吗? 你说怎么不排长队!

  
从小都是听说咱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如何如何优越,但为什么资本主义那么信任人,信任到对我这张九足的中国脸连护照都不用打开看,而社会主义却那样不信任人,不信任到连人类最罗曼蒂克的小提琴都如同大敌?难道“资本主义好人多,社会主义坏人多”的谣言,有那么一点点是真的?!

  
刚过国境,正好碰到凯罗小姐掉头。她无法停车,只把车窗摇开喊了句:“碰到你,Daniel(我的官名)是我这两三天旅行的全部内容和收获。如果我们再在哪里遇见,那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等着看吧!”

  
直到今天,那个特殊含义还没有出现。你看我有没有必要继续等下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