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游记
字体∶
开车乱游欧洲(五)

九哥 (发表日期:2006-05-30 14:11:08 阅读人次:2469 回复数:4)

  五, 捷克(捷克特匍利斯小镇)

  


  
《人“性”》

  
我后来又去过德国不知道有多少次,但再也没有想要停下来玩一玩的欲望。

  
从德国Dresden到捷克边境只有60公里,但车队排得比进出柏林市区还要命,所以足实爬行了两个多小时。

  
跨出德国国境时,没有出境检查,甚至没有停顿,德国的边防官员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挥手示意我赶快过去别挡路,我等着跟他说tank(谢谢),但他的头始终没有抬起。而进入捷克时,几个边防官正围着一辆好像是土尔其人的汽车,只有一个边防官站着在检查护照。好高兴我那挪威护照终于该派上了用场,可惜那边防官从我车窗接过护照,连脸都懒得验证一下,“啪”一个章敲了上去。那过程前后没超过5秒钟。虽然欠点庄严感,我仍为我崭新的护照上终于有了一个印章而欣慰。

  
跨过捷克国境不远有个叫Teplice的小镇。还没进入小镇就对那里人气的奥秘恍然大悟。原来那个小镇,是男同胞的乐园,如果把男性排泄液分为“小便”和“小泄”的话,那里就是男性可以“随地大小‘泄’”的乐园。

  
东西德统一后,Teplice小镇成为了东西欧的分界线。西欧人可以自由地出入捷克,而东欧人到了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所以,这里集中了不但是捷克,而可以说是来自整个东欧国家的精英寻金洞。平时开车快得要死的德国佬只有到了这里才会一改常态,慢慢悠悠地检阅着马路两边夹道欢迎的美洞大军。九哥也没事,再说反正也走不快,跟着车队欣赏着美味。那些女孩子,一个比一个年青、一个比一个性感、一个比一个美丽,只要你对某女子眨一下眼,那女子一定会跑过来,从上衣里掏出她1/3或2/3的本钱。所以,九哥生怕有飞虫掉进眼睛,那要是眼睛一揉,还不引来一大片。

  
图(路边的花草)

  
带着如同吸了鸦片的情绪,我在一家小店停下车想买点东西,迎面撞上一位少女。她那套性感行头与她纯稚素朴的脸蛋极不相称。

  
“要不要?”她单枪直入。

  
“多少?”我惯嫖地。

  
“你是新来的吧?我们这50马克,一个价,谁都一样。”

  
那女孩真的是天仙般美貌,要不我也不会过了这么多年还在遗憾,遗憾到费我的指头多敲那么多个电脑毽子,而且还要辛苦各位的眼睛和情绪。但我没能立刻买她,因为心里在想着娜塔莎,就是卢芭的朋友,那个金发美女娜塔莎。所以,看着那仙女,只好痛苦地说了声“No, thank you, not now, maybe later”(不,谢谢,或许等等再看)。

  
图(那少女本人背影)

  
我走进那家小店,看着店里的商品,却忘了要买什么,脑子离不开那女孩最后留给我的那线失意的目光。老实说,那样的美少女,要是换个地方换个条件下碰到,我会很绅士地给她5马克或10马克,而不会期待任何回报,一个小小的kiss除外。想着想着,想着她有可能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在贫苦线上挣扎,长得漂亮、又能做饭菜弹钢琴的白女人”,便什么东西也没买就匆匆出了小店。但,那纯稚美少女的身影,已不复存在。

  
根据卢芭的情报,我顺利地找到了那个叫“俄国出租车”的肉店。想着就要跟娜塔莎交配,心情一阵激动。听说我点娜塔莎,从店里走出来一位自称是“娜塔莎”的黑发美女来。

  
图(就是这位美女)

  
“不对不对,娜塔莎是金发,不是黑发,你们不要耍我,我是卢芭介绍来的。”

  
一阵调侃后,那黑发美女坦白了自己不是娜塔莎,而叫,叫什么“莎”来着?就叫她“莎莎”算了。莎莎告诉我:“娜塔莎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可能要到很晚。要不你就在我们这开房过夜吧。”据莎莎介绍,“俄国出租车”并不是那店的正名,正名叫“什么什么旅馆”。所以说那店本来是家小旅社,就是现在,仍保留有几间房间出租给客人过夜。而莎莎,没客的时候也帮着管理管理房间,所以,不知该叫她“兼职经理”还是“兼职妓女”。说着,莎莎拉着我去看了房间。房间比我想像的要干净整洁,而且房内就有卫生设备。一问价钱,也实惠到令人不能推辞的程度。怪不得高收入的德国佬都涌到这里来低消费。

  
莎莎看我打算住下,便开始自己脱起衣服来。看我装出副紧张的样子,她安慰我:“只是借你的淋浴用用。”

  
图(莎莎脱光后还给我摆了个姿势)

  
我在那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坐着,听着那“哗哗”的流水声,幻想着那浴室里的体态。

  
人啊!抽去我们抽象的灵魂,剩下具象的躯体就是动物。单纯的性欲便是动物的本能。(此话为本故事的精髓,希望能流芳百世)

  
莎莎从浴室里出来,用条浴巾裹着上身,也不知是浴巾太小还是故意,屁股和下毛却完全暴露。到了这般光景,50马克当然次要,我的“动物”之所以没有冲上去,是因为我的“人”在品味着她的挑逗。因此,我把我全身膨胀的兽性隐藏在我那层薄薄的人皮里。莎莎当然经验丰富,从床上拿裤衩时故意把屁股翘得高高,那动作十分老练地做得非常笨拙,笨拙得好像不是故意。然后她又在套黑长丝袜时有意把腿抬得高高,好让我看见她被下毛遮掩的部分。两招失效,她使出了最后一招,站起来穿高跟鞋时安排了不小心让浴巾从上身滑落,于是,她那对圆圆鼓鼓的,就摇晃着屏屏向我挥奶示意。

  
图(就是这对圆圆鼓鼓的)

  
见我仍无动于衷,她这才像个惨败的拳手,迅速穿好衣服,为借浴室向我道谢后,走出了房间。就在她顺手要把门从外面关上的瞬间,作为人的智慧得到了极大满足的我,却再也抵挡不住动物本能的饥饿。终于,我撕破那张薄薄的人皮,让我的兽性迸发出一声:“等等。”

  
于是两具兽体滚打在床上、、、、、、

  
个把小时后,莎莎将套套轻轻从我疲软的插杆上剥去时,说:“怎么又起来了,这么大,开始我还以为你性无能呢!”

  
当我再度把她按下,她的职业理智立刻提醒:“慢,我得去拿套。做两次,是要另加钱的。”

  
“加多少?”|

  
“25马克。”

  
要不是为了留着点作为娜塔莎的见面礼,处在那种非人状态的我,大概是不会有理智去心痛那额外的25马克的。

  
等莎莎走后,我休息了片刻。动物的本能比性欲更重要的欲望是什么?答:“食欲”。我感到了肚子饿,就出门找地方吃饭。坐在一家小露天餐馆,边吃边欣赏着飘来荡去的女郎,也欣赏着别的正在欣赏着飘来荡去女郎的德国嫖客,或者曾经是嫖客,或者就要成为嫖客的德国嫖客。

  
一根大香肠半只鸡另加一大碟土豆,撑饱了的我又在想着下午过国境后,第一个碰到的那位纯稚少女。“我一定要给她5马克,10马克也行,完全是做好事的那种5马克或者10马克。”

  
少女们很多,纯稚的也不缺,一个个,一群群,就是没有我要找的那一个。现在回忆起来,为什么那5马克10马克不能给其他的少女呢?难道就因为那纯稚少女是向我问生意的第一个?看来。干什么,“第一”都是那样的重要。

  
我散了散步,心里惦记着那纯稚少女,此刻正在和什么样的家伙忙乎呢?越想越不是滋味。

  
图(路边散步的少女随地可见)

  
走着走着,我听到有女人的哭泣。顺着哭声找了过去,发现那声音发自一个农村茅屋式的棚子。虽然捷克夏日的黄昏不是很暗,但也只够看清那棚子的轮廓,所以不知那棚子究竟有多豪华。这时,我看见一个乡下婆娘,拽着个少女从那棚子里出来,然后,一把撕开那少女的上衣,把她推到马路边上。我一看,还了得,这不明明是逼良为娼吗?我老九,读中学时打抱不平出了名的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容忍这样欺负人的事在我眼皮子底下出现!我跑了上去,冲着那婆娘大吼一声:“你,干什么?”

  
那婆娘看了看我,一扭头,把我那声大吼变成了无效劳动,再度把那少女推前一步。我再也忍不住了,小时侯受人欺负的怄气一股子发了出来,一把抓住那婆娘的手:“你敢再推她,我就叫警察。”

  
好一个“英雄救美女”,不,准确点说应该是“狗熊救少女”,因为那是不是个美女,我还没来得及检验。接下来的事情是怎么也想不到的。那少女不但不感谢老九的救命之恩,反而向我冲过来,嘴里凶狠地说着什么,并挥舞着拳头,那意思大概是如果我不放开那婆娘,她就要跟我拼命。我下意识放开那婆娘,看了看那少女、裸露的双乳。那时的光线虽暗,但那垂落至超过肚脐眼奶子的形状还是不难分辨。

  
图(类似这样的奶子)

  
这时,又一个不可思议的场面。对于那少女的讨好,那婆娘不但不感动,反而对着她大开其骂,最后,用很糟糕的英语对我说:“都两天了,没接一个客,有什么用。”说着又把那少女往马路中间推了几步。

  
一种莫名的同情心油然而升。说也是,谁不是父母的孩子?谁没有弟兄姐妹?再说那少女的奶子,还突然让我想起60年前后闹灾荒时,一个河南叫化子妇女抱着个5、6岁的孩子,把自己干瘪垂落的奶子塞进那孩子嘴里的画面。

  
这时,又听见那婆娘一阵臭骂,最后又用了句英语:“这么丑,谁肯买你。”

  
听到这句话,那少女“哇”,像死了谁一样,死了谁呢?反正像死了人一样嚎哭起来。

  
“谁说没人肯买、、、、、、”我说了一半,又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是我说没人肯买,便宜给你,你买不买?”

  
“便宜给我!便宜多少?”

  
“40马克,30马克也行,只要你买。”

  
“30就30,什么了不起。”

  
“40,我刚才说是40。”嘿,那婆娘,刚说过就赖帐。

  
当时,我真的置身于一种非常为难的处境。老实说,花35马克,在那种地方,买那么个“这么丑”,我还真的觉得不划算。但要是帮人做好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可是,白给她35马克,说:“拿去花吧,你那堆肉,就no thank you 了。”那不是正好验证了那婆娘的咒骂“这么丑,谁肯买你。”兴许那婆娘还会把咒骂曲发展变奏成“这么丑,花了钱都没人肯要。” 如果是那样,我不是给她钱,而是给她一个更大的刺激。说穿了,那位少女需要帮助的,不光是金钱,更是自信。怎么办?按照我们中国人“做好事做到底”的道义,看来老九这回是不但要牺牲金钱,还需牺牲生命、、、的一小部分了。

  
那棚子里很小,没有床,地上摆了块木板,木板上铺了张席子,席子上有一床薄毯子。借着蜡烛,我看见木版的顶端有一堆东西被块硬纸板盖住,因为没盖全,可以看到是些行李。显然,那孩子平时就住在这里。

  
图(第二天找不到那丑女,便借了另一间拍了个照)

  
借着烛光,我也看了一眼那少女的脸,看完了又直后悔。要是看了能等于没看就好了!我出于礼貌摸了摸她的乳房,干瘪垂落得像、、、像什么呢?至于她的下部,我实在没能高尚得不担心不卫生,便只能免礼了。那女孩翻开我的毛找了找,笨拙的手帮我披不上外套,那当然也要怪我过于小巧不够挺立。我正好自己动手。接着,那女孩在我玲珑软塌的器具上揉了揉,刚刚含进她掉出口水的嘴里,我的忍耐度就到了极限。“啊!” 、、、、、、真的,像可乐泡泡从折叠吸管里冒出来一样,对我来说还真可谓新体验。

  
就那样完事了,那女孩觉得对不起我,就像我觉得对不起她一样。只好又消费了一个套。她帮我套在我的手上,不是一个手指上,两个手指上,五个手指上,而是整个手上,然后双手拿起我并拢的五指使劲,使进。那女孩的很大,巨大,大到我整个手都被吞没。她发出“啊,啊”的喊叫,兴许也是故意要让门外的那婆娘听到。声音不但越来越响亮,而且越来越真切,害得我垂帘听政的缩头小龟也跟着兴奋地把头伸出来探了探,想去她那大海里畅游冲浪。

  
出了那棚子,像尿了裤子一样急忙返回“俄国出租车”。回到房间,赶快冲水,抹肥皂,再冲水,再抹肥皂,再冲水。

  
那一天,也真算辛苦了。我换上睡衣,准备一头睡到天明。娜塔莎的事,就只好等明天了。

  
半夜,不知道是几点钟,我的眼睛被太阳的强光照刺。一个外星人从太阳里走出来,托起我要去天上。也许天上无比的好,但那是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地方总是让人害怕。我使劲挣脱它,但怎么也跑不动。于是我采用了梦里最常用的逃走法,将脚用力一踮,身体就腾空而起、、、、、、

  
房间的椅子上坐了只金丝猫,用力掐了自己一把,觉得痛,才确认已经不是在做梦。再仔细看了看那只金丝猫,那猫居然会变,变成了位金发美女。卖关子也是白费,因为大家已经猜到那金发美女就是娜塔莎。

  
“醒啦,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娜塔莎问,一本正经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做那个的。

  
“啊!真漂亮,是真的很漂亮,真的比芦芭漂亮多了。”我看着那仙女,情不自禁地。

  
“芦芭?哪个芦芭?你是说芦芭、什么什么洛夫?你认识芦芭、什么什么洛夫?!你怎么认识她的?她怎么样了?你什么时候见到、、、、、、”

  
问题多得来不及回答。当她得知我不过只是芦芭的一个嫖客,或者说嫖客中的一个,准确地说还算不上一个,她的提问才告结束。那脸上的神情,也换成了诱惑式的。看她那身套装,像个职员样子。

  
图(很像这个样子)

  
那一带的欧洲人好像没有进屋脱鞋的习惯,所以她仍穿着双职员式的黑皮鞋。那副庄重的样子,让人怎么也不好轻佻。娜塔莎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不自在,问了个完全不必问的问题:“你要不要?”

  
“当然!”

  
“当然,哈哈,男人,哈哈哈哈哈哈。我要70,70马克的,当然,时间次数不限、、、、、、那好,去换换就来。” 娜塔莎起身走了出去。关门时给了我一个飞吻。到那时,我才知道:飞吻也有温度。

  
一会儿,可能只有一会儿,可我觉得是很久,娜塔莎一身白色紧身性感装,踏着高跟鞋再次来到了我的房间。

  
图(娜塔莎本人,做生意时的打扮)

  
她那美貌,美貌得有些过度,以至看着会使人神经紧张心跳过速,看着会让人失去自信。娜塔莎似乎经常碰到这种情况,随手把灯关上。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一缕月光随着半透明的窗帘波浪。

  
不知是娜塔莎天生,还是因为我是芦芭介绍来的(她怎么可以输给朋友呢?就是朋友远在天边,她也决不能输给近在眼前的莎莎呀!),娜塔莎表现得异常精彩。从情感上,她假拟到了接近真正情人的热度,从肉体上,她做出了职业用具最高的淫荡。最最令我,也令我那零件不能忘怀的是,每每等到我就要达到突破点时,她会突然停我的电,把我从山顶摔至半坡,接着又帮我爬一次,一次,一次,再一次,就像蚂蚁爬树枝,每每快要爬到顶,就被个顽皮的小孩子抓下来再爬过。就那样,万里长征不知道爬了多少次,终于,我达到“死也值啊!”的境界,整个的心身随同我的精英一齐冲进了娜塔莎里面的世界。

  
啊!人“性”,居然可以如此单纯!如此放纵!如此忘我!如此麻醉!如此游戏!如此无所顾及犹如仙境、、、、、、

  
通过那天的活动,我惊奇地发现:男性的功能,是何等地能伸缩有弹性,又是何等地因人而异。

  
也许两人都累了,第二天等我醒来,娜塔莎仍在酣睡。我小心地揭开毯子,一座玉雕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身段、洁白透明的肤色、紧而有弹性的肌肉、乳房的颜色形状,免毛的下部、、、、、、怎么也想详细描绘出来和大家分享,因为那真的是上帝的造化,是人类的骄傲,是值得崇拜讴歌的。但想到因为多出那几笔,可能会使得出版社为出不出我这本书打问号,或者出版了也要入另册,我只好忍痛割爱。总之,我把娜塔莎翻过来覆过去看了好多遍,细致得连脚指甲肚脐眼汗毛孔都没有放过。

  
于是,我作出了重大决定:这次的旅行,就到此止步,因为我已经找到了我要找的那个人。不会做饭菜,不会弹钢琴,不是个淑女,都无所谓。就是硬要给我做老婆,如果只是定期,看在她的面子上,也可以考虑。

  
等我看够了,不,应该说不要一次都看够了,留着以后慢慢看,我把毯子轻轻给她盖上。想不到她突然把眼睛睁开,那动作告诉我,当我把她翻来覆去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睡。那弄得我大男子汉好一阵害臊。

  
我搂抱着娜塔莎,像是真正的恋人,至少我已经进入了真正恋人的情绪,很柔情地告诉了她我的决定。最后还反复强调,决不让她过芦芭那样的生活,如果她的理想和芦芭一样,是想做一个真正的妻子和家庭主妇,我也可以考虑。本以为娜塔莎会一把鼻涕一把泪,向我倾诉自己的悲惨遭遇,并跟我海誓山盟。但是,她没有,只是轻轻地拔着我胸前的那几根胸毛,轻到让我感觉到痛又不至于拔出来的程度,说:“我不能说走就走,我欠了老板许多的债。”

  
“多少?不太多的话,我帮你还掉。”我说得很勇敢,虽然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或者是否真的愿意。

  
娜塔莎听了后,好像有些感动。她爬起来,说:“那好,我去问问。”说完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关门时,仍然没有忘记给我一个有温度的飞吻。

  
之后,娜塔莎没有再来我的房间。等到上午十点来钟,莎莎敲门进来问我“要不要?”我下意识捂住了下部。那动作让莎莎一阵好笑,补充说:“我是问你要不要续房?” 我这才放松地说:“要不要续房我得找娜塔莎商量。”结果她把我带到那房子的后花园去见娜塔莎。边走,莎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娜塔莎真的比我好吗?”我回答得很机智,也很诚实:“不好比,因为不一样。” 莎莎笑了笑,没有追问下去,大概是怕追问下去的结果会对自己不利。娜塔莎正悠闲地坐在花园的木秋千上喝咖啡。我向莎莎要了份早点,所谓早点就是热狗加咖啡,坐在娜塔莎秋千旁边的木板凳上。

  
“怎么样?你问了吗?是多少?”我问。

  
“什么多少,一共70马克,你已经给了。”她答。

  
“不是不是,我是问你欠你老板、、、、、、”

  
“啊!那个呀,你还当真?” 娜塔莎大笑起来。那笑里含有觉得天真,觉得滑稽,觉得感动。“我不会跟谁走的,我不属于那种一个男人的女人,我要做全世界男人的女人。我现在这样生活,没有人逼我强迫我,是我自己希望这样生活的,是我选择这样生活的。过去,我在芭蕾舞团当演员,很令人羡慕吧!结果怎么样,还不照样要被那些当官的权贵fuck(英语的下流说法,相当中文的“操”,以后就用“f”代替),f了不但没有好处,还、、、、、、上帝造了女人,天生就是给男人f的。这,谁也改变不了。只是我不愿白给人f。像现在多好,我f一次拿一次的钱,高兴f就f,不高兴f就不f,每天f几个新人,就有几个新的故事,又冒险又刺激、、、、、、我是个大人,我也有需要,我天生喜欢f,特别喜欢f,一个男人根本就不够我用、、、、、、”(省略号里的话太那个什么,超出了文学语言的范畴)

  
我把手里的热狗举在半空中,不敢相信这番粗俗的语言出自那么个完美的肉体。半饷,我想起该轮到自己讲话:“以后呢,等你老、、、、、、我是说等你更成熟些、、、、、、”

  
“我早就想好了,等我老了,也开一间“俄国出租车”这样的小店,不,要比“俄国出租车”更f,f得多的店。我已经在存钱,而且每天晚上在酒巴工作,为的不是那点工资,我有你们的钱包,在乎那点工资吗?我是为了学习鸡尾酒的调法,还有酒巴的经营管理。我现在的工作是做个好妓女,将来的工作是做个好妓女妈妈。我说你,那个谁,对不起,我又忘了你的名字,别自做多情充耶稣了,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到最后没有一个当真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当真,如果你当真是当真的话。真的,我在这里很快活,我哪里也不想去,我永远也不要结婚,不要生孩子,不要做妈妈做主妇。我天生就是个妓女,甘心情愿做妓女。陪男人f是我最大的享受。对了,你,那个谁,要不还是实在点,再f一次,今天降价,50马克就行。”

  
看着那热狗被两片面包夹着的香肠,我突然感到一股恶心。

  
“能一起照张相吗?”我问。

  
“好,要脱光吗?”她问。

  
“那,就脱光吧。”我说。

  
“好,一张10马克。”她说。

  
娜塔莎衣服除得很熟练很迅速,像是急着要赶下一挡生意。她那利落的动作唤醒了我的悟性:在娜塔莎看来,(还有在任何人看来)老九不过是一个嫖客,一个普通的嫖客。如果说有不普通的地方,那就是我的“神经兮兮和自做多情”。至于她在床上的非凡表现,那仅仅出于她的“热爱劳动,做好本职工作”罢了。至于给娜塔莎拍的那些照片,因为有些过分,所以怕亮出来,青少年看了不好,就只好请各位理解了。

  
“莎莎,不用续房了,我这就byebye。”

  
那以后,我多次经过Teplice小镇,每次都要去“俄国出租车”看娜塔莎,和她进行各式“爬山运动”。但她总记不住我的名字,所以老是叫我“那个谁”。

  
我也有意去找过那位纯稚素朴少女,想补给她5马克或者10马克作为拒绝了她的歉意,当然,也想另花50马克尝尝她的鲜嫩。但她,始终没有再出现。那女孩,一直让我感到内疚和遗憾。日本的谚语:“逃掉的鱼总是大的” 说的应该就是我这种感觉吧!

  




 回复[1]:  流光飞舞 (2006-10-01 23:02:01)  
 
  高处不胜寒啊。。。。。。。。。。。。。。。

 回复[2]: 湖南第一才子是毛泽东,第二要算九哥情痴情种了 魏来五道 (2006-11-22 22:28:33)  
 
  会说敢说还敢做,痛痛快快,痛快得淋漓尽致,湖南辣椒酱还被做成果冻让美眉喝,....的确才高八斗,惊心动魄.佩服之后想一句帮助九哥的话:别忘了用中药补肾.

 回复[3]: 老魏又要推销6味地黄丸了 陈某 (2006-11-22 22:35:08)  
 
  

  
我最早看9哥的文章也是从游欧洲看起的。还直纳闷,他老婆看到这些文字……?后来才知道,他的老婆们都不认识中文滴。而且,9哥还告诉我,他的老婆们都不知道他是中国人。赫赫。

 回复[4]: 补肾不光是六味地黄丸, 魏来五道 (2006-11-22 22:46:08)  
 
  有补肾阳,滋肾阴之别,男人补与女人补不同,药补与食补不同,...谈起来要象老懂经东京博士谈相机品牌了,,太累人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游记
    九哥南美行计划 
    伊斯坦布尔之夜 
    品味缅甸(1) 
    九哥旅行经验谈 
    九哥老挝行(跟帖式,注意更新) 
    泰国Khon Kaen小镇(有视频) 
    曼谷交通与夜生活(有视频) 
    春游第七站:泰国曼谷(2) 
    第七站:泰国曼谷(有视频) 
    九哥泰国风情录(跟帖式) 
    第六站:泰国Hat Yai小镇 
    九哥2015春游第五站:吉隆坡 
    九哥2015春游第四站:沙巴 
    九哥:拐杖世界一周 
    印象最深的菲律宾女人(图) 
    二,Why菲成为西方人理想的退休之地? 
    丹尼看菲律宾(图 视频)一,前言 
    新疆的警察  
    美国房地产走马观花(1 - 10) 
    九哥《重返Oslo》 
    《罗马尼亚疯情录》结局、后记与总结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五,私奔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四,车祸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三,咪咪与孩子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二,高潮比看(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一,与娜塔尼雅订婚 
    罗马尼亚疯情录》十,娜塔尼雅的决定 
    《罗马尼亚疯情录》九,家政妇  
    《罗马尼亚疯情录》八,娜塔尼雅之迷  
    《罗马尼亚疯情录》七,耶酥的滋味 
    《罗马尼亚疯情录》六,娜塔尼雅(写真) 
    《罗马尼亚疯情录》五,卡门(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四,布加勒斯特(图) 
    《罗马尼亚疯情录》三,Sibiu的咪咪  
    《罗马尼亚疯情录》二,进入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疯情录》一,由头 
    《越南印象》九(谅山) 
    《越南印象》八(西贡) 
    《越南印象》七(美泥&西贡) 
    《越南印象》之六(芽庄) 
    九哥《越南印象》之五(美圣) 
    九哥《越南印象》之四(会安) 
    九哥《越南印象》之三(顺化) 
    越南印象(图)之二 
    越南印象(图)之一 
    马克的故事 
    台湾人的日本情怀 
    女人啊,永远的味精 
    草庵与他的对手 
    拜访犯罪学专家Paul与法功张弟子 
    访问Berkeley市和大学 
    我游旧金山 
    好莱坞月记第十三天 
    “烂电影”和“牛B”也算美国特色 
    关于电影写作 
    《好莱坞月记》第十天 
    美国房地产简况 
    拜访UCLA的辛劳 
    人人都有权利,人人的权利都有限度 
    文学与政治 
    美国,远比日本好混 
    《好莱坞月记》第四天 
    《好莱坞月记》第三天 
    《好莱坞月记》第二天 
    《好莱坞月记》第一天 
    《好莱坞月记》序言 
    非人性的美国社会 
    开车乱游欧洲(三十)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二十) 
    开车乱游欧洲(十九) 
    开车乱游欧洲(十八) 
    开车乱游欧洲(十七) 
    开车乱游欧洲(十六) 
    开车乱游欧洲(十五) 
    开车乱游欧洲(十四) 
    开车乱游欧洲(十三) 
    开车乱游欧洲(十二) 
    开车乱游欧洲(十一) 
    开车乱游欧洲(十) 
    开车乱游欧洲(九) 
    开车乱游欧洲(八) 
    开车乱游欧洲(七) 
    开车乱游欧洲(六) 
    开车乱游欧洲(五) 
    开车乱游欧洲(四) 
    开车乱游欧洲(三) 
    开车乱游欧洲(二) 
    开车乱游欧洲(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