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思云 >> 历史与现实
字体∶
从家庭民主谈起

林思云 (发表日期:2009-07-29 22:44:48 阅读人次:2140 回复数:22)

  
----兼答小水木双


  


  
小水木双两位提出的问题,我不妨用通俗简单的“家庭民主”来讲,或许更能说明问题。

  
我们先从麦克尔杰克逊谈起。据说他父亲小时候对他管教极为严格,稍微偷懒就用鞭子抽打他,这样才把麦克尔培养成歌坛巨星。可是麦克尔不但不感谢父亲的严格教养,反而怒称父亲虐待他,不给父亲遗产不说,还要做整容手术去掉父亲遗传给他的容貌。平心而论,要是没有麦克尔父亲的严加管教,以麦克尔的性格,从小让他自由发展的话,他只能成为一个吸食大麻的小瘪三而已,所以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棒打出孝子”。

  
国内现在看到很多独生子女“小皇帝”,家里人从小迎合他的口味,纵容他的喜好,等到长大成人,才发现这样迎合纵容培养出来的孩子,根本不成材,能力极差,很难适应社会。相比之下,中国过去对孩子的教育要严格得多,我们这一代人没有享受到那么多的家庭温情,可是我们这一代人能力,却要比独生子女那一代强很多。抱怨独生子女孩子能力差的文章多极了,这里也不再废话。

  
话题转回来,不太恰当地说,现在独身子女这一代人,在从小在家庭里享受到的“民主自由”,简称“家庭民主”,比我们这一代多得多。我和我的很多同龄人,小时候在家里都是“被独裁”的,我小时候在家根本没有发言权,大人们根本不听我的意见,完全没有享受过家庭民主。现在独生子女这一代人,从小享受家庭民主,在家里的发言权极大,大人干什么事都要征求小皇帝的意见。

  
可是结果怎么样呢?家庭民主环境下培养出来的孩子,其社会适应能力却不如“独裁”家庭中培养出来的孩子。上述的麦克尔也是有幸生在独裁家庭,才把他造就出来。同样可以类推,民主国家培养出来的国民,其社会适应能力也大大不如独裁国家培养出来的国民。我乍来日本,惊讶地发现日本的大脑,特别是政治大脑,简直就像中国的幼童一般简单,日本人到了中国那样复杂的社会中,完全无法生存下去。相反,中国人来到日本这样的简单社会,倒是很能适应,甚至还会钻空子,比日本人更能适应日本社会。也有不少日本人到中国留学几年,回到日本之后,其社会活动能力都比同年代的日本人要高出一筹,但并不是在业务上,而是人际关系计算上变得诡计多端了,自然也比同年代日本人要早出世。

  
民主国家的人民,什么也要靠国家,靠政府,一旦打起仗了,国家没有了,政府没有了,这些人就只能等死;独裁国家的人民,什么都靠自己,没有了国家,没有了政府,倒是活得更开心,所以一旦打起仗了,独裁国家的人民倒也不会有很大影响,照样活下去。

  
中国自从1840年以来,什么英法联军,太平天国,八国联军,日本鬼子,国共内战,一连打了一百多年战争,要是民主国家,根本坚持不了一百年的战争,早就给别国灭了,可是中国经历一百多年战争屹立不倒,这倒是拜了独裁之福。我们下一代的独生子女,再来一场战争的话,我看他们坚持不了一年就缴枪投降了。

  
现在的日本人听到战争就发抖,真的打起来,一个个日本兵首先想到的是怎样缴枪投降,绝不会再有为国捐躯的神风敢死队了。日本的政治更是小儿科政治,越来越多的政治家都是来自演员的优伶政治家,把国家政治当成唱戏的闹剧。可以说民主体制培养出来的现代日本人,其生存能力,倒是大大不如中国人。

  
战争是人类永恒的宿命,今年不打仗,明年不打仗,但不可能总是不打仗。一旦打起仗来,日本投降成为中国的属国,也是很可能的。所以用世纪的眼光来看,民主制度缺陷比独裁制度还要大。

  
常言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再过三十年,现在流行世界的民主风潮,大概就会改变风向了。

  
以上从家庭民主的角度来谈民主,希望小木水双两位或有同感。

  




 回复[1]:  敬天爱人 (2009-07-30 00:19:37)  
 
  〉民主国家的人民,什么也要靠国家,靠政府,一旦打起仗了,国家没有了,政府没有了,这些人就只能等死;独裁国家的人民,什么都靠自己,没有了国家,没有了政府,倒是活得更开心,所以一旦打起仗了,独裁国家的人民倒也不会有很大影响,照样活下去。

  
恰恰相反。

  
独裁国家,一言堂,家长制作风,老子说了算。国家什么都为国民想好了。

  
怕你觉悟不高,树立一个光辉形象让你学习,提高你的思想觉悟。

  
怕你跟坏人学坏,凡是坏人的言行都给你屏蔽掉,免得你受影响。

  
怕你的小孩看黄片,成为不良少年。给你的电脑装绿坝,想看也看不了。

  
总之,处处为民着想。结果人民出问题了,什么都找政府。被裁员了找政府,炒股输了找政府。思想被禁锢,人民的适应环境的能力只会变差而不会变好。

  
而在民主国家,国家不给国民任何束缚,只要在法律应许的范围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个人的能力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生存能力只会提高而不会降低。

  

 回复[2]:  小小鸟儿 (2009-07-30 00:33:21)  
 
  张学友还是唱歌吧,别再执迷不悟谈民主了

 回复[3]:  唐辛子 (2009-07-30 01:16:26)  
 
  林先生:

  
不好意思,插一句嘴。看您写关于“家庭民主”的这一篇文章,很感兴趣,所以进来拜读了一下。拜读之后的感想是:

  
您的这句“所以用世纪的眼光来看,民主制度缺陷比独裁制度还要大”

  
也许改为“所以用战争的眼光来看,民主制度缺陷比独裁制度还要大”更为贴切。因为看您文章中的例举,您的“世纪眼光”是以战争为基点的。

  
所以,若这样推论下去,其实正说明了一点:民主不适合于战争,但适合一个和平的社会。而战争从来都是与独裁共舞的。遗憾的是:这并不是您要论证的。

  


  
还有:

  
“现在独生子女这一代人,从小享受家庭民主,在家里的发言权极大,大人干什么事都要征求小皇帝的意见。”---既然是家庭民主,那么父母不会是“皇帝”,孩子也决不会是“小皇帝”。父母与孩子之间,是平等,独立,义务,责任,以及宽容与爱。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9-07-30 07:29:17)  
 
  林桑,说实话,您别生气,才看了个头,我就看不下去了,理由:我最讨厌的就是国家母亲说,您这次拿出的是一个国家父亲论。

 回复[5]: ----兼答“小水木双”? 是的 (2009-07-30 08:54:34)  
 
  嘿嘿。

 回复[6]:  老赵 (2009-07-30 09:55:50)  
 
  >现在的日本人听到战争就发抖,真的打起来,一个个日本兵首先想到的是怎样缴枪投降,绝不会再有为国捐躯的神风敢死队了。

  
您说的太好了

  
呵呵

  
很难相信这帖子是林老师写的

  
如果在别的地方看到最近几个帖子

  
我肯定认为是冒名写的

  


  
曾经很恶毒的想过,是不是林老师开始拿工资写作了

  
后来想想不可能

  
那也许就跟张学友那盘吹吹风一样

  


  
太想改变一下自己了

  


  
战争机器一旦开动,所有人都会变得不怕死

  
包括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

  
战争中施虐的是中毒的病人,勇敢受虐的也是中毒的

  


  
根本和和平状态下的人太不能对比了

  
汗。。。。。。。

 回复[7]: 思云 水双 (2009-07-30 09:53:51)  
 
  你我都很忙,我看,算了吧。别为这个无底洞式的话题伤了友情,不值。

 回复[8]:  待于泥== (2009-07-30 12:41:32)  
 
  听人劝,吃饱饭,林桑,收手吧,这样下去,只会自砸招牌的.

 回复[9]: 灌一瓢刷锅水!哈 是的 (2009-07-30 15:23:16)  
 
  好象林先生出过中国人是否配享受民主的题目,记得我还认真答过。

  


  
忽然想,与其说中国人不配享受民主,不如说不配享受专制。

  
因为,到目前为止,中国人,还没有真正体验经历过民主社会的生活。所以,是不是配享受,还没实际体验的现实验证。但专制社会的生活历史,却是一朝朝一代代。中国人经验丰富,体验深厚。历史上为此付出的折腾,也不老少。这说明中国人很不适应专制社会。换个极端说法,即不配享受专制。

  
偏偏,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即使在世人一片欢呼呼吁民主声讨专制的今天,专制却和谐稳定,百姓,人们生活稳定,心情愉快,很满足满意自己的国家——这样的国家,实际上还真的现实地存在着。一个也罢一时也好。

  


  
(日本电视上曾专题报道介绍过一个。忘记名字了。较不起眼的一个国家。中亚西亚?忘记了。当时看得我哈喇子飞流直下,天呐!这才叫做人的日子啊!跟眼前这一分钱要开一小时会讨论征求意见如何支出——的昆虫日子,能一个档次嘛!!巴不得马上离婚,娶个那国家的媳妇,变成那国人。结果,媳妇在旁边恶狠狠瞪了我一眼: “你有这胆?小心我捏碎了让你看!”说的迟,那是快!我当场就打消了投奔那地儿的念头)

 回复[10]: 戈壁清泉的一勺水 是的 (2009-07-30 15:28:51)  
 
  就个人而言:

  


  
一如既往地憧憬,祝愿着民主的和暖明媚,

  
一成不变地质疑,警觉着民主的神经麻醉。

  


  
这是个可能看似心理严重扭曲的矛盾。也好。扭成麻花好添肚。生存。

 回复[11]: 说到打仗我插两句 深层次 (2009-07-30 16:37:00)  
 
  科技武器同等的时代,打仗是独裁专制国家厉害。但是独裁专制的国家往往必须禁锢思想,这样在科技进步的时代就容易在军事科技上落后。而当这种军事科技的差距足以抵消各人的狂热后,战争的结果就逆转了。八国联军不说,近一些的如二战,海湾战争都是民主科技国家战胜独裁专制国家的最好范例。当然在战争进行中民主国家也不乏有逃兵的现象。可是这对大局是毫无影响的。林大侠口口声声拿战争作论据,可是对近年来这些战争的结果几乎忽略,这推导出来的论点可信度又如何呢?

  
我其实和上面的老赵曾经同样的猜测过,是不是有人收买了?网上的四大汉奸之首芦笛就说过有人提出不惜代价也有收买他,但是老卢能说出来就是根本没看上那点条件。而林大侠莫名其妙的文风大转不知是何动机呢?难道是晚年的牛顿老糊涂了?

  
其实党国在网上已经培养出了不少专业人才,这批人“根正苗红”,又精通洋务。已经给党国控制思想出了不少力了,好像不需要林大侠再晚节不保了吧。还至于和那些在日的萨某,俞某们抢生意?

 回复[12]: 想当初 小木樨花 (2009-07-30 17:10:18)  
 
  最初读到林先生的文章大概是在2004年。当时觉得在中国人写的文字中,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我特地打印出来给我父亲邮过去。我父亲读书不多,但我想他能分享我的一些感动。

  
现在么……最近我对人说过一句发自肺腑的话是“我看人老是看走眼!”

  
就不多说啦。

 回复[13]: 你们对林桑复出的期望值过高 科长 (2009-07-30 17:23:40)  
 
  包括我。

  
这本身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一个人的思想难道不能变化和发展吗?譬如我,思想一直在变化,或激进或妥协,我觉得很正常啊。(当然,我自己说了不算,至少要老唤鉴定

  
其实,林桑以前的文字,逻辑上的硬伤也很多,记得板凳私下也跟我说起过。

  
但是,大家还是认可他。包括他的汉奸地位。

  
问题出在哪里呢?立场,哈哈。这个很关键。

  
他的立场改变了。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变化呢?我有过一些猜测。可能涉及隐私,不说也罢。

  
前几天,遥远的老地主还特地传来主席的关注:这个林思云是真的吗?哈哈。私下有许多朋友问过我这个问题。

  
网上的事,你当他真的就是真的。我不能保证,哈哈。

  

 回复[14]:  小木樨花 (2009-07-30 17:39:46)  
 
  〉〉林桑以前的文字,逻辑上的硬伤也很多,

  
------

  
这个在他早期的文字里并不突出。因为他以前写的一些东西,主要是叙述性的,谈的主要是自己的体会和感想。比如最近有人说“能不能谈感觉,不玩概念”,也是这个道理。谈感觉,不需要逻辑,就像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甚至,无言就能有约定。

  
体会感想如果是比较实在,表达比较大胆坦诚的,对于看惯了假惺惺的不知所言的文字的人来说,有一种耳目一新之感,所以比较容易获得认可。

  
但要谈到一点理论阶段的时候,作者的逻辑性就不得不袒露出来了。

  
老唤以文字判断一个人的智商,我也不太懂啥叫智商,我凭文字判断一个人的逻辑性。跟逻辑性差的人辩论,无异于跟自己过不去

 回复[15]:  东京博士 (2009-07-30 17:41:16)  
 
  我比较迟钝,直到最近镜子上的林桑的ID的发言也还是有共鸣之处的,但是最近的关于民主的两篇文章看了,让我觉得与其说大家不相信这是林桑写的,倒不如说这不是一个在日这么长年头的人写的,这不是什么期待值高低的问题吧,很基本的东西完全颠覆了同名ID的过去(尽管如科长所说,过去也有些硬伤,但不致于动摇地基)。

 回复[16]: 奇怪的是文风也变了 深层次 (2009-07-30 17:52:56)  
 
  以前林思云的一些文章都是伴随着大量的严谨的考证,细致而用心,再看看现在这篇?接近以胡说取乐,语不惊死人不休的陈必红的水平。

  
虽说网上讨论应该对事不对人,但是林大侠的转变也太惊人了?或者有人给大侠食物中下了过量的铅?

  
TO:小木

  
你给令尊打印的不是《真实的汪精卫》吧?如果是的话,咱们又共同了一回。

 回复[17]: 是不是中暑了 风影 (2009-07-30 19:03:46)  
 
  建议喝绿豆汤

 回复[18]: 今天的跑题杂感 明镜高悬 (2009-07-30 20:35:56)  
 
  26日晚上是在そのまんま美川的デイナーショ-消磨的生命。

  
美川憲一さんのそっくりさんのショーです。

  
在演唱会中,假美川他下台和观众握手互动(其实是下来收小费的)。

  
一个老太太和假美川握上了手,高声夸喊他漂亮漂亮(きれい、きれい)。

  
想必是老太太光叫漂亮了,没有票子跟上,假美川就对着麦克笑眯眯地调侃老太说,谢谢你夸我漂亮,一定是因为我是别人家的儿子吧,所以你在夸我。要是你的儿子也和我一样漂亮了,你也去夸他吧。

  
全场爆笑。

  
说别人家孩子的事,堂堂地随便地无需负责地怎么地说都行;有一天同样的事也要轮到自己孩子身上了,是说还是不说呢,不知各位怎么想。

  
喝绿豆汤也好,装绿坝也好,自己的孩子当着你的面堂堂地在看你不喜欢他看的东西,自己能做得到LET IT BE GO吗?(像答记者问似的)

  
没有人希望听别人骂自己吧?因为这触及了人的本能。

  
由一个一个的个人,组成的任何团体也一样,也有这种本能。所以多数的团体都有法人这个代名词。

  
都说良药苦口,我看只是说说而已,真有这种肚量的人和法人存在吗?还没见过。

  
这是看了今天下午的镜子后的跑题杂感。

  
和本主题无关似的。

  


  

 回复[19]: 话外音,三个惊讶 李小婵 (2009-07-31 00:17:19)  
 
  今晚23:00,拜读各位跟贴,一头雾水,三个惊讶。

  
惊讶人们的口径如出一辙

  
更惊讶不见一个文字具体道出林桑的论点怎么个错法

  
正在惊讶中,何为“文风”,何谓“涉及个人隐私”,何谓“伤了友情”,更何谓“被收买”云云。这些都是对人不对事呀,希望看到诸位对事不对人的议论。

  

 回复[20]: 重读李大钊的《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 林思云 (2009-07-31 01:08:15)  
 
  看到东洋镜网友们的评论,有人说我的文风变了,思想变了,也有些人出于好意来劝我,大意是“你这样的想法是危险的,赶快回头吧。”

  
我的文风或许有变,但思想应该是没有太多变化的。如果有人读过我2001年写的《我们的正义和他们的正义》、《穿皮鞋的文明和穿草鞋的文明》等,大致应该了解到我批评美国式的资本主义体制,是一贯的思想。

  
各位的劝告应该是好意,但我从这些劝告中,又看到了中国文化深层的一面。我想起以前看过电影《青春之歌》中,有一个情节,一个国民党干部劝告一个进步青年说:“你这样的想法是危险的……”;又想起另一部文革电影《决裂》中,也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个共产党干部批评一个知识分子说:“你这样的想法是危险的……”,今天在东洋镜上,我有得到了同样的劝告或批评,也好像在说“你这样的想法是危险的……”

  
这些让我想到李大钊在90年前(1919年)写的一篇著名文章《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他说“思想本身没有丝毫危险的性质,只有愚暗与虚伪是顶危险的东西,只有禁止思想是顶危险的行为。”90年前中国很多人认为某种思想是不能谈论,更是不能赞成的“危险思想”,90年后的今天,仍有如此众多的中国人认为某种思想是不能谈论,更是不能赞成的“危险思想”,中国人的思想90年来没有改变啊。

  
李大钊说:“无论什么思想言论,只要能够容他的真实没有矫揉造作的尽量发露出来,都是于人生有益,绝无一点害处。”这句话实在是非常简易精辟的道理。可是我就不明白,不少鼓吹民主自由,鼓吹言论自由的人士,却偏偏不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认为反对民主制的言论是“有害的”“危险的”,“不应该讲的”,这种把某种思想定位为“有害思想”,需要用什么“绿坝”来阻挡的,在中国真是长盛不衰的一贯做法呀。

  
李大钊说:“说某种主义、学说是异端邪说的人,第一要知道他自己所排斥的主义、学说是什么东西,然后把这种主义、学说的真象,尽量传播,使人人都能认识他是异端邪说,大家自然不去信他,不至受他的害。若是自己未曾认清,只是强行禁止,就犯了泯没真理的罪恶。”

  
文革时的大批判文章,就是这种泯没真理式的文章。大批判文章只要证明我是“我是革命的”,你是“反革命的”就够了,根本不去证明“革命”为什么是对的,“反革命”为什么是错的。现在东洋镜上又看到这种泯没真理式的批判文章,只要我是“赞成民主”就够了,你是“反对民主的”就够了,根本不去证明“民主”为什么是对的,“反民主”为什么是错的。这些人并不去辩论民主制的优点,而是以为赞成民主制,就自然地成了正确路线的化身,就可以用居高临下的口吻评论别人“被收买了”。这种把“主义”与“金钱”轻易联系起来的想法,那是低估人们思想的多样性,恰恰也是置于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一种腐败。

  
我建议这些人应该再读一遍李大钊90年前的力作,重新思考一下民主制的优缺点,等自己研究清楚民主制的优缺点之后,再去反驳反对民主制的言论。如果自己还没有搞清楚民主制有什么优缺点,就要去强行反对别人,就有嫌疑“犯泯没真理的罪恶。”

  
最后我用借用李大钊的话“思想本身没有丝毫危险的性质,只有愚暗与虚伪是顶危险的东西,只有禁止思想是顶危险的行为。”

  

 回复[21]: 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李大钊 林思云 (2009-07-31 01:09:52)  
 
  
危险思想与言论自由

  
李大钊

  
《每周评论》第24号( 1919年6月1日)


  
思想本身没有丝毫危险的性质,只有愚暗与虚伪是顶危险的东西,只有禁止思想是顶危险的行为。

  
近来——自古已然——有许多人听见几个未曾听过、未能了解的名辞,便大惊小怪起来,说是危险思想。问他们这些思想有什么危险,为什么危险,他们认为危险思想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他们都不能说出。象这种的人,我们和他共同生活,真是危险万分。

  
前些年科学的应用刚刚传入中国,一般愚暗的人都说是异端邪教。看待那些应用科学的发明的人,如同洪水猛兽一样。不晓得他们也是和我们同在一个世界上一样生存而且比我们进化的人类同胞,却说他们是“鬼子”,是“夷狄”。由此看来,到底是知识思想危险呢?还是愚暗无知危险呢?

  
听说日本有位议长,说俄国的布尔扎维克是实行托尔斯泰的学说,彼邦有识的人已经惊为奇谈。现在又出了一位明白公使,说我国人鼓吹爱国是无政府主义。他自己果然是这样愚暗无知,这更是可怜可笑的话。有人说他这话不过是利用我们政府的愚暗无知和恐怖的心理,故意来开玩笑。嗳呀!那更是我们莫大的耻辱!

  
原来恐怖和愚暗有密切的关系。青天白日,有眼的人在深池旁边走路,是一点也没有危险的。深池和走路的行为都不含着危险的性质。若是“盲人瞎马,夜半深池”那就危险万分,那就是最可恐怖的事情。可见危险和恐怖,都是愚昧造出来的,都是黑暗造出来的。

  
人生第一要求,就是光明与真实。只要得了光明与真实,什么东西、什么境界都不危险。知识是引导人生到光明与真实境界的灯烛,愚暗是达到光明与真实境界的障碍,也就是人生发展的障碍。

  
思想自由与言论自由,都是为保障人生达于光明与真实的境界而设的。无论什么思想言论,只要能够容他的真实没有矫揉造作的尽量发露出来,都是于人生有益,绝无一点害处。

  
说某种主义、学说是异端邪说的人,第一要知道他自己所排斥的主义、学说是什么东西,然后把这种主义、学说的真象,尽量传播,使人人都能认识他是异端邪说,大家自然不去信他,不至受他的害。若是自己未曾认清,只是强行禁止,就犯了泯没真理的罪恶。假使一种学说确与情理相合,我们硬要禁止他,不许公然传布,那是绝对无效。因为他的原素仍然在情理之中,情理不灭,这种学说也终不灭。假使一种学说确与情理相背,我以为不可禁止,不必禁止。因为大背情理的学说,正应该让大家知道,大家才不去信。若是把他隐蔽起来,很有容易被人误信的危险。

  
禁止人研究一种学说的,犯了使人愚暗的罪恶。禁止人信仰一种学说的,犯了教人虚伪的罪恶。世间本来没有“天经地义”与“异端邪说”这样东西。就说是有,也要听人去自由知识,自由信仰。就是错知识了、错信仰了所谓邪说异端,只要他的知识与信仰,是本于他思想的自由、知念的真实,一则得了自信,二则免了欺人,都是有益于人生的,都比那无知的排斥、自欺的顺从远好得多。

  
禁止思想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思想有超越一切的力量。监狱、刑罚、苦痛、穷困,乃至死杀,思想都能自由去思想他们,超越他们。这些东西,都不能钳制思想,束缚思想,禁止思想。这些东西,在思想中全没有一点价值,没有一点权威。

  
思想是绝对的自由,是不能禁止的自由,禁止思想自由的,断断没有一点的效果。你要禁止他,他的力量便跟着你的禁止越发强大。你怎样禁止他、制抑他、绝灭他、摧残他,他便怎样生存、发展、传播、滋荣,因为思想的性质力量,本来如此。我奉劝禁遏言论、思想自由的注意,要利用言论自由来破坏危险思想,不要借口危险思想来禁止言论自由。

  

 回复[22]: 回一下“林思云”的夜半时分的心血吧。 深层次 (2009-07-31 11:12:47)  
 
  个人想什么说什么完全是个人的自由,不过因此获得在网上的地位还代表了社会对其思想言论的评价。

  
所以四大汉奸独剩老芦笛而弥坚。现在还在出《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系列。好评如潮。

  
“林思云”复出后这几篇文章就别拿出去了,在日坛这小自留地都过不了关。转出去自毁其名而已。

  
另外,以前我也说过,在世界军事论坛有人冒充林思云被我识破的经历。那人的水平跟真正的“林思云”当然没法比,但是跟眼下的“张学友”似乎有一拼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历史与现实
    从家庭民主谈起 
    和小木樨花谈谈民主思想 
    再谈人的价值 
    “六.四”给我们的启示 
    重读马克思 
    中国需要柔性的新外交 
    中国式的忠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