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思云 >> 历史与现实
字体∶
重读马克思

林思云 (发表日期:2006-05-29 21:38:41 阅读人次:1496 回复数:6)

  记得小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政治课,最没有兴趣的还是政治课,那时最盼望的就是有一天能取消这种死记硬背折磨人的玩意儿。中国大陆出身的网友,恐怕很多人都有与我一样的经历和心情。看来大陆那种马克思主义灌输方法实在不很高明,把马克思抬得太高吹得太大,马克思的书捧得比圣经还要神圣,一点都怀疑不得。凡事物极必反,试图让人们相信马克思主义是万万能的强制教育,最后反而使人们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万万不能的,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废话空话。推论到中共的党员干部都爱说废话空话,那马克思自然就是废话空话的祖师爷,所以饱学马列的党员中共干部才会搞成这个样子。

  
出国后这些年来,不知什么缘故,对马克思又有了新的兴趣,重新读了一些外国人写的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评述,不禁感到眼光大开,斩有收获。我们谈论无产阶级、工人问题,不能用今天西方国家的情况来举证。因为马克思是根据一百多年前西方国家的情况,得出人类应该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结论,我们要尊重当时的历史。

  
当今西方工人(现在更多改成公司职员了)的确拥有中国工人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政治和经济权利,不过二次大战前,再往前推100年前西方工人有这样的权利吗?二次大战前西方国家工人的生活状况,还可以从很多小说电影里了解到,最容易看到的就是卓别林的电影。在卓别林电影《摩登时代》《城市之光》里的那个被老板随便踢出厂门,被警察胡乱抓进监狱的无产阶级流浪汉,又有什么政治和经济权利可言?卓别林的表演虽有夸张,但他电影的社会时代背景却是真实的,否则卓别林的电影也不会那么大受欢迎。与卓别林电影里的流浪汉相比,中国五六十年代工人阶级,难道不应该说"扬眉吐气"吗?

  
从早期的好莱坞电影,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个与现在截然不同的特色:电影里面的警察都是反面角色,都是欺压老百姓的愚蠢打手。劫富济贫的小偷、强盗反而是电影里歌颂的正面人物。卓别林就经常表演与警察周旋的侠义小偷,偷一些东西送给比自己更穷的人。而现在好莱坞电影里面的警察都是一心保护老百姓的大好人,再没有歌颂劫富济贫小偷的电影。因为现在有国家政府救济穷人,根本不需要这样的义偷了。

  
1950年代美国曾搞过一场反共运动,凡是信仰甚至同情共产主义的人都有罪,有名的人物都要出来做公开的反共表态,卓别林也因为同情共产主义被迫离开美国。虽说后来美国为此事道了歉,但也说明当时共产主义如火如荼的发展景观,否则美国为什么会这么害怕,要冒着违反“信仰自由”人权理念的作法来反共。当时反共最积极的就是国会议员尼克松,后来尼克松作为第一个美国总统访华时曾说:“我不怕人们说我亲共,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最反共的。”

  
100多年前无产阶级的待遇与现在完全不同,老板对待工人用“剥削”这个词,也有一定的道理。现在我们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就是纪念美国芝加哥工人为了争取8小时工作制发起的劳工运动。为什么要争取8小时工作制?因为那时的老板不顾工人的身体健康,往往要让工人加班加点干十几个小时工作。我们现在的8小时工作制,是工人前辈斗争的结果,不是老板发慈悲出来的。然而现在中国的工人阶级又有不少失去了这8小时工作制的基本权利。不少私营或外资老板,给工人制定计件工作制或定额工作制,很多不熟练的工人在8小时内干不完定额,只好被迫加班。据说这样的情况现在还不少见。现在的中国工人与五六十年代扬眉吐气的工人相比,岂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二战以前欧洲、日本、加拿大都是100%的纯种资本主义国家,并没有社会主义的成份。二战后这些国家也是借鉴马克思主义学说,理解了工人问题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根本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资本主义就要灭亡。所以二战后这些国家才搞起保护穷人的高福利社会保障体系,引进了社会主义的成分。有一段时期欧洲的企业国有化风潮也很盛行,1980年代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大刀阔斧私有化,才扭转了这股风潮。

  
马克思的学说现在看来有很多已经过时,比如无产阶级必然会越来越穷,即所谓无产阶级贫困化的论述。当然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还是阶级论,首先提出了无产阶级问题。正因为马克思的理论有道理,十九、二十世纪以来,有多少中国人、外国人曾为了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献身。这些人很多都是饱读经书的知识分子精英,陈独秀、李大钊这样有识之士提出在中国建立中国共产党,也不是来自头脑发热的蠢动。现在很多国家也还有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组织存在,马克思还没有被人们遗忘。

  
关于资本主义为什么出现会失业的问题,我还是赞成马克思的看法。资本主义经济学家老是说有什么“看不见的市场之手”,可是一个国家经济出了问题,最需要这只看不见的手时,这只手就不见了。西方经济学家喜欢搞另一只手(on the other hand)的游戏,一会儿他们指责政府对经济干预不够,一会儿他们又抱怨政府对经济干预太多。既然有一只万能的看不见的“市场之手”,政府就根本没有必要干预经济,放手让市场自己去调节。如果需要政府出面干预经济,就说明看不见的“市场之手”并没有那么万能。每次出现经济危机时,原因是在于看不见的“市场之手”,还是在于看得见的“政府之手”?关于这个问题资本主义经济学们总是说不明白,不如马克思经济学简单明快:“经济危机起因于盲目无计划的资本主义大生产”。

  
我不认为民主自由对解决失业有直接的关系。阿根廷目前有20%的失业率,那是因为阿根廷的民主化程度不够吗?如果不是,那又是因为什么?社会主义消灭失业,资本主义产生失业,这个道理还是对的。

  




 回复[1]: 别人高考靠政治抓分,俺政治失分最厉害,当年恨得牙根痒。 东京博士 (2006-05-29 22:44:15)  
 
  

 回复[2]: 让林先生去读马克思 唐辛子 (2006-05-30 14:39:15)  
 
  我们来读林先生。

 回复[3]: 林拆开就是2棵树,你在中间荡秋千给孩子讲童话故事吧。 东京博士 (2006-05-30 15:07:04)  
 
  

 回复[4]: (^-^) 唐辛子 (2006-05-30 15:14:23)  
 
  顺便说一句:我上学时强记能力特强,政治老考100分,考完就忘记得一干二净。

 回复[5]: 国内的政治考试不能思考,越思考的人越被分数考死。 东京博士 (2006-05-30 15:49:23)  
 
  

 回复[6]:  江郎 (2007-02-02 13:23:13)  
 
  思者如斯。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历史与现实
    从家庭民主谈起 
    和小木樨花谈谈民主思想 
    再谈人的价值 
    “六.四”给我们的启示 
    重读马克思 
    中国需要柔性的新外交 
    中国式的忠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