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杨文凯 >> 视点一周
字体∶
学者朱炎解读中日高铁技术之辩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1-07-05 16:42:34 阅读人次:2100 回复数:4)

  ——朱炎教授解读京沪高铁的知识产权归属

  


  


  
期待已久的京沪高铁6月30日正式开通运营,标志着中国进入高铁时代。日本作为新干线技术的拥有国,曾经对中国提升铁道运营有所帮助,也对京沪高铁的启运抱有浓厚兴趣和强烈关注。不过,在中国宣称京沪高铁是独自开发的产物、在技术方面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后,日本社会表现出复杂而无奈的心态。特别是媒体报道,出现了较多负面的针砭。

  
对此,日前在NHK报道节目中解读京沪高铁的旅日华人学者、拓殖大学政经学部教授朱炎接受《中文导报》专访,讲解了中国“自主开发”的原委以及京沪高铁开通后面临的问题。

  
在京沪高铁开通前后,日本媒体的报道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1、中国花费巨资建造京沪高铁,却没有达到缩短地区差距、减少贫富差距的目标;2、京沪高铁的技术来自日本和德国,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更不应该申请专利。

  
中国有没有必要建造京沪高铁?朱炎认为:中国经济发展了,运输需求自然会增加,这种增长的需求来自客运和货运两方面。从常识来看,在既有的线路上,如果要增开一列客车,就要减少好几辆货车。所以,从客运角度来看,建设新线势在必行。京沪高铁的建设,适应了中国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出行要求增加的客观现实。

  
有关中日高铁技术质之辩,朱炎透露了一些信息,讲解了其中的原委。早在2004年中国铁路实行第六次提速计划之前,中国就计划导入时速为250公里的先进车辆。当时,日本的企业联合中标,中日签署了一份由中国引进60辆日本车辆的合同。主要内容为:中国引进日本车辆,日本向中国转移技术,帮助中国实现国产化。60辆整车中,3辆车由日本向中国整车出口,6辆车由日本出口部件在中国组装,其余的车辆均在中国生产。所以,2007年中国铁路实现提速后,“D”字打头的动车组,大部分是由中国生产的利用日本技术的国产车辆。

  
朱炎表示,此后中国开始建造时速350公里的高铁,基本上考虑使用两种车辆:德国的西门子系列和日本的新干线系列。德国车辆在欧洲已经跑过350公里,引进中国后不需要开发,只要实现国产化,而且西门子不转让技术。日本的情况则不同。日本国内的新干线车辆最快跑到270公里,中国希望以此为基础,重新开发到350公里以上。中国曾邀请日本企业一起参加开发,但日方拒绝了。推测原因可能是:1、日本原来商用的新干线极限速度为300公里,开发超过350公里的技术,比较麻烦,不易马上成功;2、中国的做法是,先把通车时间表定下来,然后在规定的时间段内开发新技术,日方认为这种带有强制性的做法不适于技术开发,没有多少成功的把握,日本不会参加开发,也要求中国不要再开发提速了。由此,在日本没有参加的情况下,中国独自开发了时速超过350公里的车辆技术。

  
2008年,北京—天津城际动车组开通,最初使用的就是在日本技术基础上由中国独立开发的CRH2型车辆。本次京沪高铁使用的CRH380A型车辆,就是由中国开发的时速超过350公里的车型。必须承认,中国的动车组和高铁车辆,最早的技术是来自日本,但在日本完成技术转移后,中国就拥有了完整的技术使用权。中国现在使用的高铁车辆和技术,可能不是独创的,但是在合法地得到技术转移的基础上独自开发的,确实可以说不存在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

  
中国高速铁路原来把时速设定为380公里,以CRH380命名高铁车型就是出于这种安排。但京沪高铁最终把时速定位300公里,是出于综合因素的考虑。日本媒体通过京沪高铁的降速,质疑高铁的安全问题。朱炎的解读是:广州—武汉段的高铁开通一年了,时速350公里,安全没问题。京沪高铁设定300公里时速,可能是涉及价格定位问题,还有高铁与飞机和其他运输工具的协调问题等。

  
京沪高铁开通伊始,包括日本媒体在内的一部分舆论开始担忧上座率和投资回收问题,对此朱炎认为没有必要杞人忧天。京沪高铁的上座率和投资回收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下子达到设计运输量。2007年中国铁路开通动车组后,一开始也是坐不满的,但现在已经很拥挤了,消费者需要一个“观望—尝试—适应”的过程。另一方面,京沪高铁投资巨大,这与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一贯超前的特征相吻合。目前,世界各国的高铁中只有日本的新干线是赢利的,当年新干线从开始营运到赢利也花了好几年时间。而且,高速铁路的投资回收不应只考虑高铁本身的赢利,还应考虑高铁给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巨大的推动作用。中国的需求增长很快,京沪高铁的巨大运量将会显示出适应社会发展的威力。

  




 回复[1]: 多唱点红歌 自带板凳 (2011-07-06 11:23:26)  
 
  可以让高铁跑得更快些,这个才是绝对的自主知识产权!

  
哈哈哈哈。

 回复[2]: 上座率和投资回收问题 自带板凳 (2011-07-06 11:47:03)  
 
  上座率:可以参考《建党大业》的做法——收不到8个亿的预订门票,老子就禁止你们放其他电影!一律不准放,直到老子收够了8个亿为止。

  
这是个很有效的办法啊,这也是自主知识版权的一个重要方面。

  
而且已经开始实行了。

  
据说上海开到北京的快车,只剩下T109/T110一对了,其他的一律停开。结果这边的T110挤得鸡飞狗跳,那边的高铁空空荡荡拉着满车的椅子飞奔。

  


  
这就很好嘛,下一步就是把T110也停掉!看你们丫的坐不坐老子的高铁!

  
没有别的让你坐。哈哈哈。

  


  
至于投资回报么,这不是个问题啊!谁说高铁是为了赚钱而建的?

  
人家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那么不赚钱就是达到了目的!

  


  

 回复[3]: 人家指望建高铁赚钱 独屏 (2011-07-07 12:18:14)  
 
  并没有指望建成的高铁赚钱。

  
这一点板凳你脑子要搞清楚了

 回复[4]: 嘿嘿。 自带板凳 (2011-07-07 15:24:14)  
 
  那个目的也已经达到了!皆大欢喜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视点一周
    学者朱炎解读中日高铁技术之辩 
    川震周年祭:历史没有翻过去 
    毒奶粉摧毁中国食品安全信心 
    也为了忘却的纪念 
    地方参政权唤醒华人政治意识 
    明天会更好并非理所当然 
    十七大解谜容易解惑难 
    关注十七大的台海议程 
    叩响通胀时代的机遇之门 
    从羽田直飞虹桥的标本意义 
    香港回归十年 重解一国两制 
    山西黑奴事件暴露制度灾难 
    世界华商大会百日总动员 
    中国股市听不见狼来了 
    倾听外国劳动者主体心声 
    日本的问题首推人的问题 
    孔子学院背后的文化战略 
    战后赔偿并非一无所获 
    谨防媒体沦落自由陷阱 
    温家宝融冰展示热情与韧劲 
    中日关系背后的东西南北 
    温家宝访日成安倍救命绳 
    习近平如何念好上海这本经 
    物权法为私权盖上金钟罩 
    历史钝感力带来现实杀伤力 
    中国威胁背后的逻辑陷阱 
    人生起跑从考学开始 
    拉近日朝距离 中国不做谁做 
    华人共创春节文化新景观 
    公民海外安全保障何所依 
    用行动消弥新殖民主义喧嚣 
    中国苦心积累大国本钱 
    摆脱中日互为假想敌之害 
    没有开放就没有成长 
    华人需要顶天立地的自信 
    改善中日关系事在人为 
    从北高选举提前看08变局 
    残孤新生从赢回尊严开始 
    网络时代的生存与毁灭 
    亚太经合会的认证效应 
    为旅日华人史添加浓墨重彩 
    第一夫人不是好当的 
    中国实现大国外交试金石 
    让和谐从概念落实到行动 
    中日人和从政治决断开始 
    陈良宇落马是谁的危机 
    试看安倍如何超越父辈前贤 
    新闻自由不是他人给予的 
    9.11五周年后的文明世界 
    中国面临对日关系再挑战 
    华人企业无心失足与有意下水 
    投资中国 魅力无法挡 
    胜之不武的丑陋日本人 
    从乌来事件看留学生人权现状 
    重视天皇遗言的示范作用 
    解除零利率的欢喜和忧愁 
    华人与日本共迎挑战新十年 
    在冷静与热情之间 
    在生涯学习中重拾自我 
    上海合作组织羽翼渐丰之后 
    村上基金的罪与罚 
    展开外国人政策新视野 
    窃国型腐败者走向政治末日 
    让和解与融合成为历史关键词 
    文革浩劫永为民族反面教材 
    日美军事统合的现实威胁 
    中美首脑互访的终极意义 
    让旅日生活充满笑声 
    人生二百年 水击三千里 
    重视中日关系的感情投资 
    人妻杀夫的中国式解读 
    鼎沸民生下的落寞民权 
    两岸变数出现从量到质的危险 
    防范悲剧需要自觉与付出 
    拿什么拯救你 华人同胞 
    重视培养孩子的成长意识 
    倾听民间舆论和国际共识 
    中日媒体的自存之道 
    迎接600期的新挑战 
    中日贸易让人忧喜参半 
    打破僵持 中日关系悬念何在 
    期盼中日关系实现二次正常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