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备忘录
字体∶
寻找鹤竹居酒屋

陈某 (发表日期:2007-12-05 12:58:22 阅读人次:1699 回复数:14)

  大约3年前,在小众菜园和孔明珠闲聊,说起她10多年前在东京居酒屋打工的经历。

  
原贴在菜园,提示:从44楼开始。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replyid=54489&id=7404&page=1&skin=0&Star=5

  
【44楼,我贴了两张居酒屋的照片】

  


  
这是你打工的地方吗?

  
【45楼,明珠有点激动】

  
要死咧,骏骏寻过去啦?很像的,但不是。你帮我去一次吧。我付你车费。在井荻。车站附近,就叫“鹤竹居酒屋”。我很想念他们啊。我要哭了……

  
接着她贴了几篇短文和照片。

  


  
【47楼,我答应帮她去寻找】 

  
呵呵,好啊。俺帮你去拍几张照片。

  
井荻,不熟悉。请给具体一点的地址。俺星期天晚上正好要去东京约会,白天顺路找找你的“鹤竹居酒屋”。

  


  


  
【51楼,明珠】

  
骏骏你说的是真话???我太感动了。地图看到了,井荻好像只有一个地铁车站。店离车站很近,人人都知道的。“鹤竹”的发音是“つるたけ”。你带我的那本散文集去,上面有我的照片,进去给老板娘或老板看看,打听一下他们都好吗?让他们到上海来旅游,我保证安排好接待好。

  
那是杉并区。是商店街,一条最大的马路,等会我把门面的照片贴上来。

  
十分激动,期待奇迹。

  
【52楼,明珠贴出了当年在居酒屋门口的照片】

  


  
【53楼,陈某】

  
看到了。看到了。

  
你最好给我一个具体一点的地址呀。就凭这图片能找到?试试看吧,要不我问警察去。

  
我看过地图了,我星期天去“赤坂”,路经“池袋”下车,换山手线到“高田马场”,再换“西武新宿线”就到“井荻”了。对不对?

  
如果找到那家店的话,我会向老板娘转达你的问候的(她会不会以为我是去找工的?哈哈)。我也会拍一些照片给你的。都十几年了……

  
【54楼,明珠】

  
西武新宿线到井荻,对的。出了站就是一条大路,不要拐弯,笔直走,5分钟就到了。我们店如果还在的话,一般下午3点钟才有人呢。5点钟老板娘才会去。你是下午去?要不晚上回来的时候去,可能遇见我写的很多老客人。尝尝我们老板的料理,真的很好吃。我来付账!

  
【55楼,陈某】

  
车站一般总有东西或者南北出口。没有方向啊?

  
我如果去的话是下午,晚饭要赶去ANA HOTEL,见一个美国来的朋友。

  
【56楼,明珠】

  
井荻是很小的车站。乡下兮兮的地方。只有一个出口。

  
你又见女朋友了?网友吗?要上菜园汇报的!

  
【57楼,陈某】

  
这地图上标有7-11(图中间粉红的セブンイレブン),是不是你拍照的地方?

  


  
【58楼,明珠】

  
骏骏我把鹤竹居的地址和电话发给你了。期待明天。

  
如果有喜剧发生,我们另开新帖,发图文,这也是一个奇迹。相隔十几年,通过互联网产生的中日佳话。如果有令人震惊的消息,你不要在这里大声嚷嚷哦。我好紧张。

  
【59楼,陈某】

  
根据你给的地址,我已经在网上找到那家店了。对照你的照片,门面装修过了。

  


  
网址:http://www.iogi.or.jp/shop/drink/tsurutak/index.htm

  
明天星期日不营业,我只好以后再去拜访了。

  
【60楼,明珠】

  
我查看过了,是这家。也有可能他们家女儿女婿掌权了吧,以前年中无休的。

  
那些菜单还是老价钱哪。那著名的牛肠煮就是我日思夜想的菜。

  
谢谢骏骏。电脑高手效率真高。

  
【61楼,村长插话】

  
呵呵,真是好玩!陈骏兄劳苦功高

  
【63楼,村长插话】

  
那个小店对明珠来说,就像宝塔山对老革命。那里有她的众乡亲和青春岁月。

  
俺怎么想背诗了:

  
心口口莫要这么厉害地跳,灰尘呀莫把我眼睛挡住了

  
手抓黄土我不放,紧紧儿贴在心窝上

  
千声万声呼唤你,母亲延安就在这里!

  
【64楼,陈某】

  
对对对。俺也正想这么说呢。

  
以后也许那里要挂一块牌子:中国当代著名文学家明MM当年体验生活的地方。哈哈。那地方俺一定要去的,采点灵气。

  
【65楼,明珠】

  
要说青春,最珍贵的日子都献给农场里了,18-25岁。在奉贤。那7年身心极其压抑。

  
后后青春才是献给日本。那时已三十好几,孩子留在国内,冲出去“扒分”。那日子每天见钱啊,劳动非常愉快。而且心里一直安慰自己,俺是来体验生活的,俺“知识分子”,将来要做作家的。呵呵……

  
谢谢村长配诗!

  
【81楼,过了几个月,村长想起来催问】

  
陈骏怎么没再去找那小店?眼看就春天了,春心一发就更没时间去了。

  
【82楼,陈某】

  
没有忘记啊。只是我这里过去单程要2个多小时的电车呢。等哪天去东京办事的时候,顺路去拜访明珠体验生活的小店。

  
【90楼,陈某】

  
快迅一则:

  
最近一直很忙,没有时间去拜访你的“圣地”。前天,想想还是先发封信投石问路。附上3张你的大头像,你的联系地址电话,还有我的电话号码。

  
刚才,接到老板娘的电话!她说很激动地收到你的消息,“懐かしい”,哈哈。还记得你,说希望早日能见到你啊。当然,也希望见到我,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混饭吃了。

  
【93楼,村长】

  
祝贺中!

  
陈骏多打听点8卦消息回来

  
【96楼,陈某】

  
是啊,一般日本人不愿意多搭讪的。所以,我觉得直接找上门可能不太合适。

  
现在看来,老板娘还是很热情的,电话里的声音也很年轻。呵呵。

  
有机会一定去拍照,打探明珠在鹤竹居酒屋的8卦艳史。

  
【100楼,明珠】

  
前天老板娘打电话给我。打在我的手机上。她最喜欢讽刺人了,首先问我,日本闲话还听得懂伐?我讲听得懂的罗。她说,照片看到了,侬也变成老太婆啦。哈哈哈!我也哈哈哈,给她面子(陈骏:你打印机有毛病啊?)。

  
接下来她说电视上看到了,上海老好了。我讲当然罗,没话说的了。她说,女儿结婚了,生了两个女儿,非常可爱。店里很忙的。以后到上海来玩。还问我要什么日本东西?我讲上海样样都有卖的,不要!!老板娘干劲十足的样子,她比我大6岁,在店里管对外交际的。听到她说话仿佛看见她风风火火的样子。

  
再次谢谢骏骏。

  
----------------------------

  
后来,陈村在当年《十月》杂志的专栏里写道: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replyid=41444&id=5812&page=1&skin=0&Star=4

  
值得一说的是,她的这些文章在“小众菜园”贴上网后,在日本工作的热心“菜农”陈骏要帮她去找那家小餐馆。贴地图,贴旧照片,非常热闹。孔明珠的激动溢于言表。也真被他找到了,贴上新图,门面已装修。那天店休,陈骏准备带著明珠的照片再去,跟老板谈谈。网友正期待后话。

  
----------------------------

  
我也在【三千院】随笔专栏《孔明珠档案》一文中记录:

  
我在网上拜读了她的“居酒屋系列”后,凑热闹贴了一张日本居酒屋的照片,意外地勾引起她的怀旧情结,她让我帮她找找看那家居酒屋。网络提供的信息表明,那家居酒屋依然存在。於是我将孔明珠传来的照片塞入信封投石问路,几天后,收到了老板娘激动的电话:当然还记得当年的孔桑。老板娘又挂电话到上海和她叙旧。小酒店过了十几年,生意依然兴隆。虽然我的“考古”任务已经完成,我想,他日去东京一定顺道拍几张店堂的近照,给孔明珠过过瘾。诚如陈村说的,“鹤竹居酒屋”之于孔明珠,就象老革命的延安窑洞啊。

  
----------------------------

  
那是2005年的事情。那次寻找活动告一段落。

  
----------------------------

  
2007,11,弄堂网站,网友旅人

  
原贴在那里

  
http://www.longdang.com/bbs/dispbbs.asp?boardid=9&replyid=36323&id=8632&page=1&skin=0&Star=11

  
【101楼,巧了,正好是从101楼开始议论再寻居酒屋】

  
旅人,是这个地方,你看看过去方便吗?

  
我在菜园曾经有过一个帖子是讲寻找这家店的过程, 你看看吧,很有趣的。

  
提示:从203楼开始,旅人定于11月17日周六去寻访鹤竹居酒屋

  
【227楼,可是不巧,那天正好店休】

  


  


  
【278楼,旅人11月24日再次前往】

  
http://www.longdang.com/bbs/dispbbs.asp?boardid=9&replyid=40856&id=8632&page=1&skin=0&Star=28

  
明珠,你还认识他们吗?

  


  
【279楼,明珠】

  
惊讶!我看到了鹤竹居酒屋的老板夫妻俩了!

  
想不到旅人本周又去一趟,相隔十五年,他们是老了一点,但还好,还不是很老的老人,还在壮年。尤其是妈妈桑她胖一点,更加滋润了。看上去这家店还是如往常一样营业,里面打工的仿佛是个中国留学生吧?

  
旅人你吃了鹤老板做的菜了吗?是不是味道真的很好?让我平静一点,听旅人的见闻。

  
【280楼,旅人】

  
看到上次我去鹤竹的照片发上来以后,明珠的兴奋与失望,特别是那种难以掩饰的失望心情,一直觉得不忍。24日那天,决定再次去瞻仰明珠的“革命圣地”。为防止再次扑空,事前打了电话去确认当天是否开店。一般来说饮食店中的开店准备需要3到4个小时。但从中午打起,一直没有人接。只能先出了门再说。一直到下午4点,我已在新宿了才有人来接电话。看来鹤竹的老板很悠闲。

  
电话那头出来的是个女人声,告知我今天营业。话语干脆利落,不大有日本女人的温软。根据明珠的文章中的人物描写,想来也许是老板娘桂子了。一开始她可能以为我是为了聚会去订位子的,话语很兴奋。而当听到我只是一个人前去,打电话只是确认是否开门营业时,多少有些冷淡。不过想想也是,人家是做生意的,哪有心思听那种与生意无关的电话?

  
还有10分钟到5点时,到达店门前,与前次不同的是,这次店外的招牌已经亮起了灯。透过门上的玻璃,能隐约见到店内的人影。看来今日是一定进入明珠的“革命圣地”了。

  
【281楼,旅人】

  
推门进店,看到的是常见的日本的那种小酒店的格式,店内已有了稀稀落落的客人。老板娘迎上来招呼,我说明我是刚才打电话的人。看到我的大大的摄影包,老板娘要我将它放在门口的生啤酒罐上。与电话中的印象一样,老板娘的语气很是干脆,不过也很朴实。看看那样狭小的店内,背个摄影包进店实在有些不合时宜,也只有放在那里了。

  
看了一下店内的情况,决定在柜台前坐下,一是因为这个位置最能看到店里全面的情况,二是因为看到柜台里面有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在忙碌,估计其中一人是老板的鹤竹,如果坐在柜台上,可以和自然地与老板扯上话。

  
于是,在柜台前坐下,按照明珠的指示,先要啤酒,观察一下店内的情景再说。

  
【284楼,旅人】

  
店里一共有4个人在干活,看上去,年纪大的是老板娘夫妇,还有一年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干柜台里的厨房活,女的在店堂里端盘子。看上去是打工的,好像不是日本人。

  
为了与老板娘塔话,特意问了她一些菜单上的话。

  
明珠的文章中介绍说,鹤竹的牛肠煮非常好吃。看到菜单上有“もつ煮”这一道菜,于是问老板娘是否是牛肠子煮的?老板娘告知,是猪肠子煮的。于是,改要了一个鱿鱼的生鱼片。

  
我前次说过,去鹤竹要像杨子荣去见座山雕时带上联络图一样,要有拿出一些能证明是明珠委托我去的东西给他们看。于是在去鹤竹之前,我将明珠发表在菜园上的有关文章和鹤竹的网页内容打印了出来,将明珠最近的两张照片(一张彩色的,一张黑白的)拿到照相馆去印了出来。进店坐下以后我就将这些东西全部放在桌上,特别是明珠的照片放在最上面,让老板娘能够看到。

  
果然,老板娘很敏感,在我背后走来走去时一直对我那堆资料瞄上一眼。

  
本来想等一杯啤酒和完,再叫一杯时,与老板娘介绍自己的,谁知那日也许是星期六的缘故,店里的客人增加的很快。如果不抓紧说话可能没有哪个机会了。于是起身问老板娘“你是否就是桂子夫人?”

  
老板娘有些狐疑地看著我说“是啊,请问客人有何事?”

  
“请问夫人认识照片上的人吗?” 我将桌上的照片递给她,问老板娘。老板娘略一迟疑,回答我说,“这个人我认识,是以前在我店里打工的中国人,孔桑”。

  
“这是她最近的照片吗”老板娘又问。

  
“是的”我回答。

  
“变多了”老板娘有些感叹。

  
接下来我说明了来意,说明明珠对鹤竹的思念,对老板夫妇的思念。请我代为前来看望,并拍些照片给明珠看看。不知店内拍照是否可以?

  
老板娘说没有问题,尽管拍,但是,最好早些拍,因为店内今日会很忙。我立刻将相机取出(yimou语“亮出凶器”)。这天看上去店里确实忙。小小的店堂里老板娘和那个端盘子的忙个不停。

  


  
【285楼,旅人】

  
为了稳妥专门向老板鹤竹再次打招呼,谁知,老板对我们的话语早都听见了。告诉我没有关系。看上去老板鹤竹是一个话语不多的人。但是比较严肃,闷头干活。不过对我还是报以微笑。这要也是托了明珠的面子了。

  
在这之前,我介绍明珠现在是大作家,出了好些书,其中将鹤竹的事情也写进去许多。我将桌上的打印资料给她看。原以为她会看看就算了。谁知,桂子老板娘一把将资料拿去,对我说,“这些资料给我吧,我听说明珠写了不少有关鹤竹的故事,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过。今天是第一次见到。我不懂中文,可是我店里有中国人,我会让他们读给我听的”。这也这真是如明珠所介绍的,那种爽快泼辣的性格的女掌柜的风格。

  
【295楼,旅人】

  
那个我进店时就已经在柜台前喝酒的客人,一会儿工夫已经干掉了一瓶烧酒。对著老板娘“妈妈、妈妈”地嚷著要再来一瓶。如明珠所说,这种小酒店是本地人,熟人聚集的场所,有些人(多数是单身汉)就将这里当自家的食堂,每日在此吃饭,喝酒。然后回去休息。小酒馆就此也就增加了不少生意。

  


  
【296楼,旅人】

  
我请鹤竹夫妇合影一张。桂子很爽快地来到厨房,站到丈夫的旁边,让我拍照。我一直觉得那个老板很不善言语。自始至终没有与我好好地说一句话。但是,总算给了我几张拍照时的笑脸。(见第一张照片)

  
我想去拍拍明珠所说的楼上的情景。老板娘告诉我,几年以前,因为感到腿脚不便做不动了,已经将楼上和地下室的店面关了,只剩现在一层楼的店面。看看老板娘好像有些驼背了。加上她有些罗圈腿,更有些劳累过度的感觉。日本有好些老妇人,到老了会背佝偻成像大虾一样,在街上慢慢地行走。好像一辈子辛劳过渡的样子。但不知为何中国人中这种形象的老人不多。实际中国人并非生活得舒适。

  
【297楼,旅人】

  
问到店内另外两个人,老板娘告诉我,他们是中国人。并介绍说,我们店里一直是“使用”中国人的,我问了一下,一个姓孟,天津人,来日本两年了。

  
天津人小孟,我开玩笑对他们说,鹤竹是个书香酒屋,中国的孔孟后代都在这里集合了。

  
另外一位姓刘,福建人来日本3年了。毕竟是在人家手下打工的,讲话都有些小心翼翼。给他们拍照片,也有些拘束。

  
福建人小刘,说一口很标准的普通话,听不出一点福建口音。

  
这些年我已不大接触这些留学生,对这些打工生活已经陌生,现在一下子又回到一种现实中来了。

  
为何鹤竹能够持续不断地找到中国人打工,纵观日本,罕见欧洲,美国的人在打这种工。实际说明了,中国人还是处在一种低水平的生活中,对许多人来说在日本打工还是一种很好的收入。

  
正巧最近,报纸上报道了许多中国人来日本的研修生(实际就是变相的廉价劳工)在日本被压榨,被欺负的事。但是即使这样,后继者还是络绎不绝。

  
中国富起来了,出现了许多富人,这是一种事实。同时,普遍意义上的中国人在这世界上,经济、社会地位的改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也还是一种现实。

  
我问他其他的中国人离开鹤竹以后有没有再来联系,比如以前的姓黄的。老板娘说没有。

  
老板娘拿出一个黄色大信封,告诉我说,以前明珠也托别人来找过她。我看了一下,那是陈骏以前寄给她的一页信,和用打印机打在纸上的明珠一家在一个饭店里的全家合影。看看那上面的明珠和老公那种自由自在的样子,很难与眼前的打工的中国人联系起来。

  
是的,明珠当时就不同,有一种体验生活的心理状态去打工的。而且那以后,由于现在的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的改变以及明珠本身努力所取得的人生成绩,尽可以有资格到鹤竹来“衣锦还乡”了。

  
我对老板娘说,今后请到上海去玩,明珠会很高兴见到你,一定会热情地招待你的。老板娘对我说,“我每年都到国外旅行,就是没有去过中国,今后一定会去的”。借用一句咱们报纸上的套话“老板娘愉快地接受了明珠的邀请,表示在适当的时候会去访问”。

  
【300楼,陈某纠正】

  
>>以下是引用旅人在2007-11-27 9:46:43的发言:

  
>>老板娘拿出一个黄色大信封,告诉我说,以前明珠托也托别人来找过她。我看了一下,那是陈骏以前寄给她的一页信,和用打印机打在纸上的明珠一家在一个饭店里的全家合影。看看那上面的明珠和老公那种自由自在的样子,很难与眼前的打工的中国人联系起来。

  
哈哈,好玩。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张照片是我和明珠母女的合影。

  


  




 回复[1]:  久夏 (2007-12-05 13:50:12)  
 
  哈哈,真的很好玩。娘舅充当了人家一次老公

 回复[2]:  蛇 (2007-12-05 22:05:48)  
 
  旅人不亏是旅人啊,真能旅!

 回复[3]: 我已经把旅人叫来了 陈某 (2007-12-05 22:33:26)  
 
   他的照片很好看啊

 回复[4]:  蛇 (2007-12-05 22:39:54)  
 
  在弄堂里拜见过,都是厉害脚色,汗啊

 回复[5]:  小小鸟儿 (2007-12-06 14:30:08)  
 
  一篇很有人情味儿的实况报道!

 回复[6]:  雪非雪 (2007-12-06 14:44:09)  
 
  与5楼小小鸟儿有同感。读起来觉得像在看NHK风格的ドキュメンタリー,看完了忘了跟楼主打招呼了都。

  
……对了版主,您这样热心助人寻找,能否帮俺找到中文导报第677(07年9月7号)和643(06年12月第4期)啊?只要您手里拿到,复印那么一小块,什么时候我拎着 亲自去取……

 回复[7]: 报纸看过就 陈某 (2007-12-06 15:19:08)  
 
  扔了 千万别让他们听到啊。

  
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们报社自己居然也不留个种子?我曾经也少了一期刊有我文章的报纸……

  
看来你要找专门收藏报纸的,呵呵,譬如段先生。他曾经收藏了几乎所有的华文报纸,可惜的是后来实在没有地方堆放,据说也处理掉了。

 回复[8]: 我到是存了一整套报纸的一个版面 龍昇 (2007-12-06 17:14:38)  
 
  可惜不是《中文导报》的,是《日本新华侨报》的《华人众议院》那两版,“华报”303期了,那版302份我全有。这次搬家已经扔到垃圾站,却又被我拿回来了。

  

 回复[9]:  久夏 (2007-12-06 18:10:31)  
 
  《中文导报》网上找不到吗

 回复[10]: 要纸头的 陈某 (2007-12-06 18:19:54)  
 
   估计是有她的文章。

 回复[11]:  雪非雪 (2007-12-06 18:45:56)  
 
  给大家添乱了,谢了谢了。

  
版主估计的对,是有过胡言乱语的有字为证。可现在是无纸为证。收到报纸我保存那么一段时间,比如现在手头就有07年的一些。

  
…………

  
久夏,网上的是网上的,跟纸还是有点不一样,摸不着。

  
…………

  
龙爷的302份好好留着吧,说不定哪天就是珍贵资料源了。

 回复[12]:  旅人 (2007-12-07 01:02:09)  
 
  谢谢大家喜欢。初来乍到还望都都关照了。

 回复[13]:  雨 (2007-12-07 17:06:06)  
 
  连雪非都欺负斑竹啊,还“您这样热心助人寻找,能否帮俺......”

 回复[14]:  雪非雪 (2007-12-07 18:24:31)  
 
  雪对雨说:这怎么叫欺负呢?

  


  
雪雨还是雨雪说也说不清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备忘录
    到台湾去! 
    反思:我写过的关于余秋雨的两篇半文章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研究 
    关于捐款答友人问 
    我的三不原则 
    朋友送来的书[图片] 
    年末大盘点,乱涂乱写又1年 
    寻找鹤竹居酒屋 
    据说这个人是我 
    怀旧:DOS时代的经典游戏 
    我们的留学生活YOUTUBE连接 
    关于火星体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