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字体∶
家有大师作客

陈某 (发表日期:2008-02-13 09:53:19 阅读人次:4026 回复数:52)

  

  
网络真是有趣好玩。这边刚有日本网友旅人实况报道探寻国内作家孔娘子当年打工的圣地,那里又传来旅居韩国的风妹妹要来我家作客的消息。“风中的旅人”是女九段芮棋手在小众菜园的马甲。风中的旅人成为小众菜园的大众偶像,不在於他们夫妇18段的恩爱和传奇,更在於大师平易近人的低调和谦卑。大师也和常人一样闲聊和玩笑,风妹妹在流水日记里把她的丈夫戏称为“领导”,小众菜园里大伙儿也就跟着亲切地叫领导领导。

  
风妹妹说与领导重访日本的时候,一定来我家作客小聚。我暗想这下搞大了,网上胡侃瞎吹还可以,到时候冷场就比较尴尬了。临时抱佛脚学几招棋是肯定来不及,还不如拉个懂围棋的朋友来做伴壮胆。想起了网友黑白子,他好像吹嘘过会下棋的。於是急着在网上问他:你到底懂不懂棋?他也毫不客气:我不会教你的。说着黑白子拷贝来一段图书广告,那是他翻译的吴清源著作《人生十八局》。我转身问风妹妹,日本有个自吹会下棋还译过你师傅棋书的网名黑白子真名叫刘林的家伙可曾听说?谁料风妹妹说太巧了太巧了,当年我在日本留学时拣了1台电冰箱就是刘林帮我背上二楼的!后来我在《天涯棋客》一书中找到佐证,原来黑白子是当年棋手夫妇在日本时结交的朋友。

  
非常遗憾的是此次行程有变风妹妹直接回沪,领导只身来了日本。不过领导能亲临小宅视察也是一件大事,联络上黑白子后,据说领导不喝酒不抽烟,黑白子孤斟独饮的我想还得叫个陪酒的是不是?这下想起了老唤,他是黑白子的冤家酒友。打电话给老唤:你会喝酒我知道,你可会下棋?家里来了一个会下棋的客人,你一起来聊聊吧。老唤搭起架子问谁呀我明天还有生意要做,我说是江九段。哎呀,又巧了,老唤说71年在山西同他交过手。於是,老唤屁颠屁颠赶来了。

  
话说那天领导按照联络图对上接头暗号来到我家,还带来了邵导。后来我在网上贴图时注明:两导的领导是假的,邵导可是真的--正在筹划中的40集电视剧《吴清源》的导演。老唤一见面就提陈年芝麻旧事,可领导记忆过人,迅速回应71年没去过山西,去山西比赛那是73年以后的事,老唤也强调他的记忆没错,一时间成了双方争执不清的悬案。这时老唤掏出一大叠发黄的日本棋谱作为见面礼,领导笑纳老唤的宝贝破书后大度地说,那就算我71年去过山西吧。众人爆笑。老唤还掏出两本他的译作,藤泽秀行的《胜负与艺术》和赵治勋的《超越实地与模样》,没想到这家伙藏而不露,我今天算是找对了人。以前我只知道老唤是复旦校友东大博士弗洛伊德专家兼古董倒爷。

  


  
家有大师作客海阔天空,小屋顿时蓬荜生辉,更有两位美女记者养眼捧场,五个多小时转眼过去了。从电影吴清源借来当道具的极品棋子弄丢了几颗子谈到即将开拍的同名电视剧如何选景,从当年中日围棋擂台赛过五关斩六将扯到大海那边的大雪和饺子,从啃西瓜吸氧气的老聂聊到那些至今想来令人后怕的人和事┉┉领导如此平民,大师如此平凡,棋坛赛事野史逸闻的笑谈中不时透析出他的睿智和幽默,温和宽容的老唤又不时成为大家的搞笑对象,可惜此时此刻我笨拙的笔墨难以一一再现那些赚取点击率的话语。我十分后悔那天没有安个窃听器或者摄像头,因为那是一个值得记忆和回味的晚上。

  
说到围棋与人生,领导动情地说,有些细节有那么几句话会让人感动一辈子。当年日本围棋大师濑越宪作执意邀请少年吴清源赴日时遇到阻力,日本驻中国公使甚至直截了当对濑越宪作说:如果真把这么出色的少年接到日本来,以后你们不就要成为他的手下败将了吗?濑越回答:这正是我的愿望所在。为了围棋,也为了促进中日和睦,我愿意这样。如果他能战胜我们,这就足够了。濑越认为吴清源是不可以浪费的天才。

  
时过七十余年,当韩国棋院在车大侠斡旋下准备邀请这对浪迹天涯的棋手夫妇入伙时,也是一片反对声,大师曹熏铉力排众议说服大家:如果他们的水平很臭那对你们没有什么影响,如果他们真的很厉害,击败了你们,对於提高韩国的围棋水平意义重大,那样的话能够增加比赛的规模和次数,不是给你们提供了更多的赚钱机会?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曹熏铉的远见卓识。这些故事虽然早已传闻,可直接从当事人的嘴里说来更显亲近和感人。领导最后提醒一句:不要忘了这一点--曹熏铉是濑越的关门弟子。历史几乎重演了七八十年前的一幕,辗转日本美国游荡世界的棋手夫妇在韩国落户后不负众望再铸辉煌。我想,正是融和在围棋之中的这种超越民族和国界的棋道精神,造就了真正的大师。

  
是夜,东京地区喜降瑞雪。

  


  





Page: 2 | 1 |

 回复[31]: 天外有天--一代棋圣吴清源自传 陈某 (2008-02-12 22:33:29)  
 
  http://www.psc-a.org/sgf/story/wqy/

  
关于两次加入日本籍的背景和经过,他自己说的很清楚的

 回复[32]: 摘自吴清源访谈录( 田川五郎访)  蛇 (2008-02-12 22:53:02)  
 
  记:战争愈打愈激烈后,似乎也不能悠悠哉哉地下 棋了,一九四一年,棋士们结 成「棋道报国会」劳军,您也参加了吗?

  
吴:是的,我们到各地的医院去指导伤兵下棋, 军中喜欢围棋的人很多,甚 至有军官认为「有助于策订战略」。其实,真正打起仗来,围棋是不太能当参考 的。因为不论围棋或是象棋,有规则,彼此一手一手地来,打仗绝不能等到对方 出手后自己才出手,因为不论是十手或二十手,先出手的总是赢。

  
记:您到外地劳过军吗?

  
吴:有两三次,一九四二年应南京「汪伪」政府 顾问青木一男先生的邀请, 随同濑越先生回国访问。 后来我听人说,我到达上海以后,饭店旁就有人贴上「杀死尹化汉奸吴清源 」的标语,又有人悬赏我的脑袋,于是添加护卫,惹得一行人抱怨「不太能外出 」。因为中国人认为我去慰问鼓励日本军人,是「严重出卖祖国」。

  
摘自日本文摘书选,吴清源访谈录 田川五郎访

  
+++++

  
《天外有天》里关于入日本国籍的记载,就一节,一千左右个铅字而已吧∶

  
http://www.psc-a.org/sgf/story/wqy/wqy16.htm

  
> “满洲国”由日本一手扶持建立,日本政府曾将“满洲国”作为“理想之乡”而大肆宣扬。我由于对实情毫不了解,轻信了政府的宣传,见大哥就职之事有了眉目,以为今后会在“日满亲善”中大有作为,一时曾倍觉心情舒畅、踌躇满志。

  
+++++

  
瞧这个话∶

  
“我由于对实情毫不了解,轻信了政府的宣传”

  
↑可信嘛?(就事论事啊,大师是大师,但大师绝对不是圣人。

 回复[33]: 蛇的冷酷 高沐 (2008-02-12 23:17:46)  
 
  这不是给江大师和邵导出难题吗?

  
徒弟写师傅决不会揭丑,这已经是铁定了的。如果是电视剧改名《我认识的吴清源》,那还可以只写其光辉照人的部分,如果还是《吴清源》,就是传记似的了。不仅仅是阳光,黑暗也不能避开不表。

  
难啊

 回复[34]: 陈俊隐瞒事实至今才报 旅人 (2008-02-12 23:23:52)  
 
  你家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啊。

 回复[35]:  欲说还休 (2008-02-12 23:52:45)  
 
  

  
当一个俗人并没有什么不好,

  
问题是你要知道并且承认你是俗人。

  
你可以自得其乐于你是俗人,

  
但是你不可因此反而看不起甚至迫害那些不俗的人

 回复[36]: 这事儿真不好说 老唤 (2008-02-13 00:42:36)  
 
  其实在翻译藤泽和赵治勋之前,我是想翻译吴清源的。我并不想当翻译家,尽管我的笔译很出色。我翻译东西是因为想逼自己弄明白。一位大文人说:翻译是最好的学习,因为不真正明白是无法翻译的。

  
想翻译吴清源是因为我喜欢他,不止是棋,还有人生!

  
另一个原因是我喜欢围棋,认为没有什么比它更博大精深!但是我的「按步就班」的思维方式与围棋的「随机应变」是完全不同的。围棋并不是靠知识取胜的。这是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明白的一个简单的道理。作为一个臭棋(当然不如黑白子臭!),为了给自己一个交待,我才想翻译棋书。首选当然是吴清源。

  
出版社是我的哥们儿,自然没有问题。但是申请「书号」的时候遇到了埋伏。上级领导很清楚:「在吴清源政治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他尚不适于宣传!」这是十多年前的事情,没辙,只好选择我也喜欢的藤泽。

  
我最不能容忍的还不是吴清源的「汉奸」问题,而是他的宗教问题!我这么愚蠢都没有信教,他这么明白,怎么就进了教门儿?!车祸也是因为这个倒霉的教!

  
年齿渐长,我渐渐理解了他的心境。我有过一年不休息一天,不和任何人来往的体验。有时会有就要爆炸的感觉。他则更甚,还身处国际纷争之中。怎能不寻求依靠?

  
他不像坂田,是一只狼,他是一只善良的绵羊!

  
他甚至天真地认为围棋就是世界,只要棋能下好,一切都迎刃而解!因而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他的命运只能是一片飘零的落叶。他无法、也不可能左右自己的命运,除非放弃围棋!

  
这也是我觉得他是一个「最可爱的人」的原因之一。

  
蛇有点儿求全责备。实话说,吴清源在很多问题上是个「傻子」,就像我!

  
没有如果,但如果中国占领了日本,如果共产党跑到了台湾,可以肯定:吴清源绝不是「汉奸」!

  
就像我没法儿与江铸久对奕一样,棋手铸久如果能像我一样在「形而上」层次把握时代和人物命运的话,肯定作品比壮壮强!

  

 回复[37]:  蛇 (2008-02-13 07:16:30)  
 
  汉奸不汉奸我才不在意呢,我也不是求全责备,其实感觉拍那么长的电视剧,即使加上那个历史,也不是不好的事,也不会影响其大师形象,反而更有“肉感”,否则只是“骨感”。

 回复[38]: 老唤说的很好,蛇也不无道理 陈某 (2008-02-13 08:28:37)  
 
  电视剧还没开拍,可以先看看江的书到底怎么写。

  


  
http://www.bywq.com/bbs/viewthread.php?tid=4789

  
江铸久05年开始担任电视剧《吴清源》的监制后,收集阅读了大量的有关吴清源的文献资料,他遂萌发了写一篇《吴清源传》的想法,此念头一旦萌发,一发不可收,现在几十万字的吴清源传记即将杀青,交付山西出版社出版。

  


  

 回复[39]: 请蛇帮忙一起考证 陈某 (2008-02-13 08:59:51)  
 
  

  
据说(好像是黑白子?),蒋委员长当年说了:娘匹希的,4万万同胞还打不过小日本,一个吴清源深入敌后战斗在敌人心脏里就打败了所有的对手,吴清源真是一个好同志啊。

  


  
尚待考证。

 回复[40]: 另一种冷酷 蛇 (2008-02-13 09:11:47)  
 
  吴是大师,这是不可动摇的事实;吴有那个“结”,也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如果吴身边的人和研究吴的人都认为那个“结”是源于吴的“傻”(老换语,其实作学问的人一个心眼的人很多,而且大师大多如此),那么作为弟子的,当前最首要的任务是如何解开那个“结”。

  
光喊口号或只作辩解是最没用的,一点铺垫也没有就下结论,那个“结”只能会越来越紧;相反,如果有足够的铺垫,即使不明说结论,那个“结”都有可能解开。

  
把吴身边的人的感受和研究吴的人的心得,伴以足够的铺垫,来演绎吴的另一个世界,个人觉得这才是重要的,因为作为大师的世界,根本不用再去演绎了,早已铺天盖地了。

  
+++++

  
瞎白活啊~~~ 撤~~~

  

 回复[41]:  欲说还休 (2008-02-13 09:55:40)  
 
  稀饭老换同学的这句:他的命运只能是一片飘零的落叶。他无法、也不可能左右自己的命运,除非放弃围棋!

  
大师就是大师,瑕不掩瑜。

  

 回复[42]:  蛇 (2008-02-13 10:03:02)  
 
  气气楼上的:

  
既然吴可以是一片飘零的落叶,既然他作了xyz的事都OK,那为什么有些人对“我是局长”的言论抡大棒子呢?就因为他不是大师?

 回复[43]: 对!谢谢。 我是局长 (2008-02-13 10:07:39)  
 
  本大师也是一片飘零的树叶子……

  


  

 回复[44]: 黑白子求求你们了 黑白子 (2008-02-13 10:20:51)  
 
  楼上的,全把耳朵竖起来,听好喽——

  
谈点别的好不好,至于围棋和吴清源,请别在瞎咧咧!!!

  
什么家有大师作客的(江铸久啥时候成了大师了,刚看标题我还以为斑竹是在说黑白子呢)……

  
什么汉奸不汉奸的……

  
什么瑕不掩瑜的……

  
什么不仅仅是阳光,黑暗也不能避开的……

  
什么进了教门儿的……

  
如果只是停留在这一层面去认识、理解吴清源,饶了我吧!

  
特别是唤唤,号称下围棋,号称喜欢吴清源,结果外行话说得比谁都多——黑白子以吴清源的大陆和港台惟一的出版代理人的名义,正告你老唤唤,以后不许你碰吴清源的书。现在,吴清源的十卷本《21世纪的围棋》正在翻译中,如果你老唤唤表现好,能够孝敬孝敬黑白老的话,可以考虑让你翻译个后记之类的……

  
吴清源九段简历

  
1914年 5月19日出生于中国福建省。

  
1928年 赴日本,成为濑越宪作名誉九段的弟子。

  
1929年 授予三段。

  
1933年 与木谷实六段(当时)发表新布局。

  
1939年 开始十番棋,将所有对手打到定先,成为棋界第一人。

  
1967年 获大仓奖。

  
1983年 退役。

  
1986年 获香港中文大学荣誉博士称号。

  
1987年 获勋三等旭日中绶章。

  
门下弟子有林海峰九段、芮乃伟九段。

  
写在《21世纪的围棋》发行之际

  
吴清源

  
我于数年前开始研究的21世纪的围棋——六合之棋——终于问世了。

  
希望赶快结集出版的呼声虽然很高,但我一直在犹豫。

  
其原因则是尚未得出结论——我实在不愿意将未完成的研究拿来出版。但是,周围的朋友们一再说服我:不要再犹豫了,应该将现在认为是最佳的研究成果发表出来。

  
这样,既可以作为后来人研究的方向、超越的目标,同时,我也可以在此基础上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日本、中国、韩国、美国、欧洲的职业棋手走访了我的研究会。因为大家的共同钻研可以促进围棋的发展——于是,我同意出版了。

  
如果白天在研究会上讲错了,我经常会在夜半睡梦中醒来。

  
如果能够发现最佳着手的话,我就在下一次的研究会上进行订正。这样的情形数不胜数。

  
因此,本书中发表的研究成果绝非定论。

  
只要还能坐在棋盘前,我就会在变化和进步的交替中一直钻研下去,祈盼大家理解这一点。

  
所以,当感到本书的内容与我以前的研究有所不同或发生了改变时,上述的理由或许可以成为原囿、谅解的借口。

  
衷心盼望即将到来的21世纪是人们互敬互爱的世纪,是和平的世纪。

  
同时,也衷心期望六合之棋——不是只贪图自己的利益而是让对方也有所得,从而自己得到更多的利益;先投资后收益,为此,重视看不见的地——能够得到更多的理解。

  
最后,对本书出版尽力的各位有关人士谨表感谢。

  

 回复[45]: 坚决支持黑白子! 我是局长 (2008-02-13 10:33:35)  
 
  吴清源先生尚健在否?

  
我想去拜师!

  


  
我这一辈子,,就差围棋了……

  
再把围棋练好喽,我还怕谁!……

 回复[46]:  欲说还休 (2008-02-13 10:40:28)  
 
  2:那条到处乱喷毒的蛇

  
这你就不懂了吧。告你吧。

  
吴清源是大道,蛇跟蛇的同类们还是小道涅。

  
2:黑白子,俺就是稀饭吴清源的人生,就要瞎咧咧。

  
要不你来瞎咧咧。让俺们学习学习也可以。

  
俺们很谦虚地。

 回复[47]: 哈哈,真是天下XX心连心啊 陈某 (2008-02-13 10:50:13)  
 
   爱球不分先后,俺早就说了嘛

 回复[48]:  雪非雪 (2008-02-13 11:25:41)  
 
  这么说,那位白领丽人是……?

 回复[49]: 这几天正拜读老唤翻译的藤泽 陈某 (2008-02-13 12:32:36)  
 
  很通俗的,能看懂。只是,我这个南方人读起来别扭,儿儿儿的,难道这就是老唤自吹自擂的“笔译很出色”?

  
看看老唤儿的36楼儿

  
这事儿

  
哥们儿

  
教门儿

  
有点儿

  
没法儿

  

 回复[50]: 转:段祺瑞的遗憾  陈某 (2008-02-14 14:13:20)  
 
  段祺瑞的遗憾

  
段祺瑞一生除了喜欢搞政治,就是酷爱下围棋。不管在上海,还是在庐山,蒋介石去见段祺瑞时,先要问门房“芝帅” (段祺瑞字芝泉)正在干什么。如果正在下棋,便要门房晚些通报,等段祺瑞下完一盘棋,才入室看望。段祺瑞晚年不再参与反蒋活动,又坚决不为日军所用,故蒋介石对他十分恭敬。但有一件事,段祺瑞向蒋介石数次提出,蒋介石未用心去办,令段祺瑞感到不满和遗憾。这件事与围棋圣手吴清源有关。

  
吴清源7岁便享有“天才棋手”的美誉。1925年,吴清源11岁时,父亲病逝,家中断了生活来源,无法在生活费用极高的京城待下去,他母亲准备带领家小回福建老家。京城一些围棋高手请求段祺瑞施以援手,将吴清源一家留在北平,使吴清源能继续钻研围棋。段祺瑞说,他得亲自试试吴清源的棋力,再作决定。

  
一个星期一的早上,段祺瑞要和吴清源下棋。领吴清源来段府的棋界前辈,叮咛他要小心应对,不能下得太差,最后一定要巧妙地“输”,决不能赢,吴清源答应了。谁知段祺瑞看他年龄小,一上场就下出无理手。吴清源顿时怒从心头起,将大人叮嘱的话忘得干净,一时杀得兴起,将“段公”杀得溃不成军,狼狈至极。段祺瑞阴沉着脸,站起身,一言不发进了书房。

  
正在大家焦虑不安时,段的秘书从书房出来,对众人说“芝帅”还要处理几件公文,请各位先生用早餐,说着,将一百块大洋递给吴清源,一百大洋在当时是个大数目,段公馆中的佣人,一月的工钱才两块大洋。以后段祺瑞再不与吴清源下棋,但每月一百大洋决不拖延。1928年,他资助吴清源去日本学棋。

  
1934年5月,已成日本棋界巨星的吴清源回国探亲,专程赴上海拜望恩公段祺瑞。两人下了两盘棋,一胜一负。心中有数的段祺瑞对结局甚感满意。交谈中,吴清源提及日本正千方百计劝他加入日本籍,他还在犹豫。段祺瑞听了甚是不安。

  
不久,段祺瑞上庐山,几次向蒋介石提出,由国家出面,以优厚条件召吴清源回国,否则,吴入了日本籍,将是中国棋界的巨大损失,也会进一步加大中日围棋的差距。

  
正处于内外交困的蒋介石,实在没有精力管这等“闲事”,虽然口头答应,并未认真办理,令段祺瑞感到不满。

  
1936年,段祺瑞病入膏肓,听说吴清源加入日本国籍,极为痛心,蒋介石前来探视,他不予相见,以表示心中不满。 摘自《作家文摘》 来源:郑州日报

  

 回复[51]: 继续考证:天上的天 天上的水 陈某 (2008-02-14 15:04:25)  
 
  天上的天 天上的水

  
王書亞

  


  
幾年前有一回,國內古琴名家齊聚錦官城,我有幸聽見李祥霆先生的《廣陵散》,吳釗先生的《憶故人》,和龔一先生的《關山月》。曠古之音,遠遠近近。但朋友說,可惜仍然加快了,古人的琴更慢。

  
可慢不是一種技術,而是一種哲學。孔丘、伯牙、嵇康等士大夫的風範,已一去不返。撫琴人已不在中文系。對新儒者來說,穿長衫易,而撫琴難。對琴師而言,技術上的保守主義也容易,但古琴境界已失去文化及生命的依托。這也是被稱為“昭和棋聖”的吳清源先生,與今日棋手的區別。當年我小學五年級,聶衛平在第一屆中日圍棋擂台賽上以一勝五,在國內掀起圍棋熱。我也愛上圍棋,買了不少書裝模作樣地打譜。後來知道吳清源的名字,更加高山仰止,在我少年人的心中,這是《逍遙游》裡的人物,應游乎四海之外,而不是這個時代配得的。後來知道他還在世,甚至有些失落。

  
導演田壯壯,為這位93歲的老人立傳。找阿城編劇,或是因為當年那部《棋王》。片子很沉悶,不熟悉吳先生的觀眾,也許很難看下去。而熟悉他的棋迷們,一定不滿意那些傳奇、那些蕩氣迴腸的十番棋,被淡化到不過癮的地步。白描式敘述,情節被簡化到極點,田壯壯刻意離開完整的故事,想拍出圍棋的意境,並想離開廝殺的棋盤,逼近吳先生廝殺的內心。

  
我不敢說效果如何,但有幾個鏡頭令我迷戀。一是吳清源與年輕的川端康成坐在半山坡的草阪,寥寥幾語,說起天空與神仙。一是吳清源與木谷實的鐮倉十番棋,隔著一張榧木棋盤,吳清源仰頭望天,目光空無。木谷實鼻血橫流,昏厥倒地。吳先生數十年的對弈,有這一場戲已經足夠。

  
從吳清源到聶衛平,圍棋一途,始終糾纏著兩種與時代的衝突。一是琴棋書畫的背後,古典文化花果飄零。與古琴一樣,在中國圍棋早已脫離文化,墮為技法。而在日本,圍棋仍舊是古典精神的器物化。吳清源幼年喪父,11歲無敵於京師,進入段琪瑞府中,以棋藝養活全家。後來東渡日本,亦無人能敵,開創了“吳清源時代”,名符其實東方不敗。圍棋之於吳清源,亦是一種古典哲學的器物化。當年的圍棋擂台賽,聶衛平那麼令我著迷,後來回想,其實就是一把折扇。西裝革履,配一把折扇。只是對日本圍棋文化的一個簡單模仿,讓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折扇這麼有風範,原來棋盤上的競爭,並不只是一場腦力田徑賽。

  
第二個衝突,是中日民族的百年恩怨。吳清源身上有三個形象,一是“文化漢奸”。抗戰中,作為日本棋士到偽滿州國勞軍,與溥儀下棋。當時國人稱他是數典忘祖的“文化奴”。二是“民族英雄”。他以一人之力,打敗全日本棋手。1952年訪問台灣,蔣介石政府贈他“大國手”稱號,時人品論,“中國抗戰勝利,是因為得到了美國的幫助。真正戰勝日本的,只有吳清源一人。”電影中他與日本國手對弈時,也因此不斷受到日本右翼的死亡威脅。第三個形象,就是我小時候高山仰止的,不食人間五穀的高人隱士,似乎將圍棋昇華為東方哲學的人生境界。許多文化名流,也對吳清源推崇備至。金庸說自己最佩服兩人,“古人是范蠡,今人是吳清源”。余英時以八個字稱他,“用志不分,乃凝於神”。沈君山則譽他“匹夫而為異國師,一著而為天下法”。

  
但田壯壯這部電影最精彩的,就是解構了這種東方式和自我反哺式的浪漫想像。而將重心放在兩個地方,一是吳清源一生的掙扎和徘徊。在靜若處子的圍棋,與天下大壞的民族時代之間;在圍棋與信仰之間;在生與死之間;在空與有之間。電影中,西園寺公毅勸他入日本籍,說,圍棋是超越民族的。但吳清源站在橋上,不知何去何從。戰後,吳清源叫住汽車,中途下去,在野地左右徘徊,也不知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吳先生第一次掙扎,先入日本籍,後在1949年國民黨潰敗前夕,入中華民國籍,再於1970年代重入日本籍。直到數年前,台北授他榮譽市民,吳先生卻拒絕了,經過百年滄桑,他淡淡地說,我是日本人。

  
第二個重心,更出人意外放在了他的宗教追求上。吳先生在自傳《天外有天》中說,我一生有兩個目標,一是真理,一是圍棋。可惜棋迷們大多對前者不感興趣。文化漢奸與抗日英雄之說,固然偏激傲慢,但其中的張力,確實將吳先生的靈魂徹底撕裂。圍棋一途,不但不能使他超越中日糾葛,反叫他深陷其中。尤其戰後,紋枰猶在,家國幻滅。終其一生他信奉一個叫“紅萬字會”的宗教,一度捨棄圍棋。數年間,夫婦二人與教主一起顛沛流離。重返棋壇後不久,又遭遇車禍,棋力下降,結束了一個屬於他的時代。

  
電影幾乎以一半篇幅描述了這段宗教之迷途。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就是圍棋沒有被偶像化,吳清源也沒有被名士化。有人一廂情願地說,離開了圍棋的吳清源,還有什麼好拍的。但田壯壯讓我們看見一個下棋的人,他的中和從容之下,一生的斷裂,一生的沉默寡言。到最後,傳奇竟是一出悲劇。圍棋不可能是宗教,吳清源活在圍棋與宗教之間,活在圍棋與中國之間,也活在圍棋與自我之間。

  
天外有天,天道又在哪裡。晚年的吳清源,以“中的精神”歸納一生對真理的尋求。人生若沒有意義,連十番棋也沒有意義,連中國也沒有意義。無論是文化漢奸、抗日英雄還是高人隱士,都是世人對一個受苦靈魂的切割。感謝這部電影,叫我愛吳清源的靈魂,勝過愛他天才的棋藝。耶穌說過一個比喻,天國就像買賣人去尋找好珠子,找到了,就變賣一切所有的,去換這顆珠子。而一個天才的靈魂,終其一生尋求的那顆珠子,跟世上最愚拙的人相比,也並沒有不同。

  

 回复[52]: 保存两段资料 陈某 (2008-11-04 10:23:41)  
 
  芮乃伟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82%BC%E3%82%A4%E5%BB%BC%E5%81%89

  
ゼイ廼偉

  
出典: フリー百科事典『ウィキペディア(Wikipedia)』

  
芮廼偉

  
出生 1963年12月28日

  
上海市

  
職業 囲碁棋士

  
各種表記

  
簡体字 芮乃伟

  
繁体字 芮乃偉

  
ピン音

  
和名表記 ぜい のい

  
発音転記 ルイ・ナイウェイ

  
ラテン字 Rui Naiwei

  
芮廼偉(ぜい のい、ルイ・ナイウェイ、ハングル: 예내위、Rui Naiwei、 1963年12月28日 - )は、囲碁棋士。中国上海出身、韓国棋院客員棋士九段、現在は韓国在住。1992年に応昌期杯世界プロ囲碁選手権戦でベスト4、女流世界棋戦で優勝7回など、女流では世界最強の棋士。師は呉清源九段。江鋳久九段は夫。力の強い戦闘的な棋風。

  
目次 [非表示]

  
1 経歴

  
1.1 主な棋歴

  
2 著作

  
3 外部リンク

  
[編集] 経歴

  
11歳で碁を覚え、1980年に北京の国家チームに所属、1985年に中国囲棋協会の専業棋士七段となり、1988年に女性では世界最初の九段となる。女子個人戦では、1986年から89年まで4連覇。

  
1990年に日本に移住、日本棋院の棋戦には参加できず、「圍碁」誌上で日本の棋士と対戦した。1992年に日本で江鋳久九段と結婚。同年には中国代表として応昌期杯に出場し、小松英樹八段、李昌鎬九段、梁宰豪八段に勝って準決勝に進み、大竹英雄九段に1勝2敗で敗れた。1993年に呉清源九段に入門、「21世紀の碁」の研究助手も1992年から96年まで務める。1993年には初の女流世界選手権である翠宝杯世界女流選手権戦に、中国代表として出場して優勝。後継棋戦の宝海杯などでも優勝を飾る。

  
1996年から米国在住。1999年に韓国棋院客員棋士となり、韓国の棋戦に参加。同年、女流国手戦で優勝。2000年の国手戦で曺薫鉉に挑戦し、2勝1敗で勝ってタイトル獲得。この時は金大中大統領からも祝電を受けた。翌年は曺に奪い返される。

  
中国囲棋甲級リーグ戦では上海(2001年)、乙級では平煤集団(2003年)、云生弈手冠华(2005年)などに参加。

  


  
[編集] 主な棋歴

  
国際棋戦

  
応昌期杯ベスト4 1992年

  
三星火災杯世界オープン戦ベスト8 2000、01年

  
LG杯世界棋王戦ベスト8 2001年

  
翠宝杯世界女流選手権戦優勝 1993年

  
宝海杯世界女子選手権戦優勝 1994、96、97年

  
興倉杯世界女子選手権戦優勝 2000、01年

  
東方杯世界女子選手権戦優勝 2000年

  
正官庄杯世界女子囲碁最強戦優勝 2003年

  
2005年 中国チームとして出場し優勝

  
中国棋戦

  
新体育杯戦リーグ戦2位 1984年(1位は馬暁春)

  
全国囲棋個人戦女子部優勝 1986-89年

  
十強戦リーグ出場 1988-89年

  
中国囲棋甲級リーグ戦

  
2001年(上海移動通信)0-4

  
日本国内

  
「圍碁」誌 芮廼偉九段VSプロ精鋭 1996年 5勝6敗

  
2-0 結城聡八段

  
0-2 小松英樹九段

  
0-2 山城宏九段

  
2-0 森山直棋九段

  
1-2 宮沢吾朗九段

  
米国棋戦

  
北米名人戦挑戦者 1996、99、2000年(北米名人はいずれも江鋳久九段)

  
韓国棋戦

  
国手戦優勝 2000年

  
マキシムコーヒー杯入神連勝最強戦優勝 2004年

  
女流国手戦優勝 1999-2000、02、06、07年

  
女流名人戦優勝 2001-03、05-07年

  
電子ランド杯王中王戦朱雀部優勝 2004、06-07年

  
[編集] 著作

  
『世界の新定石partI』棋苑図書出版 2000年(江鋳久と共著)

  
『世界のミニ中国流研究』誠文堂新光社 2001年(江鋳久と共著)

  
『私はかく戦えり』誠文堂新光社 2001年

  


  
http://ja.wikipedia.org/wiki/%E6%B1%9F%E9%8B%B3%E4%B9%85

  
江鋳久

  
こうちゅうきゅう

  
英語表記 Jiang Zhujiu

  
簡体字表記 江铸久

  
片仮名転写 ジャン・ジュウジォウ

  
ハングル 강주구

  
江鋳久(こう ちゅうきゅう、ジャン・ジュウジォウ、Jiang Zhujiu、 1962年2月17日 - )は、囲碁棋士。中国山東省済寧出身、九段。中国囲棋協会、アメリカプロ囲碁協会を経て、1999年から韓国棋院客員棋士。第1回日中スーパー囲碁での5人抜きで一躍名を上げる。北米名人戦8連覇。また米国にて江鋳久囲碁トーナメントを主催。妻は芮廼偉九段、兄は江鳴久七段。攻撃的な棋風。

  


  
[編集] 経歴

  
6歳で碁を覚え、14歳で集中訓練隊に入る。1982年に五段に認定される。1983年、全国囲棋個人戦で4位。1984年七段。

  
1984年から始まった日中スーパー囲碁で、第1回に中国チームの2番手として出場し、5人抜きを果たして中国チームの勝利に大きく貢献、また日本側に衝撃を与えた。この功績により八段昇段を認められる。1987年九段。1990年に米国に移住。1992年に日本に移住していた芮廼偉九段と結婚。1993年から3年間は日本在住。その後米国で棋士活動を続け、1995年から開始された北米名人戦では、第1回から2002年まで、車敏洙、ゼイ廼偉、M.レドモンドなどを破って8連覇。

  
1999年に芮廼偉とともに韓国棋院に客員棋士として迎えられ、韓国の棋戦に参加するようになる。2003年のLG杯世界棋王戦では韓国代表として、1回戦でアメリカ代表として出場した兄鳴久と対戦して勝利するが、2回戦では李昌鎬に敗れた。

  
[編集] 主な棋歴

  
国際棋戦

  
日中スーパー囲碁

  
1984-85年 5-1(○依田紀基、○小林覚、○淡路修三、○片岡聡、○石田章、×小林光一)

  
1986年 0-1(×小林覚)

  
1987年 0-1(×山城宏)

  
1988年 0-1(×依田紀基)

  
応昌期杯世界プロ囲碁選手権戦 ベスト8 1988年

  
LG杯世界棋王戦 ベスト8 1996年

  
中国棋戦

  
全国囲棋個人戦 2位 1989年、4位 1983、88年

  
新体育杯 2位 1986年

  
天元戦 挑戦者 1989年

  
中国囲棋甲級リーグ戦

  
2001年(四川矮子)3-8

  
2002年(河北金玉蘭)2-5

  
米国棋戦

  
北米名人戦 1996、99、2000年

  
韓国棋戦

  
マキシムコーヒー杯入神連勝最強戦 2003年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我的故居今何在 
    沙叶新的后事 
    林老师 
    老张先生(草稿) 
    怀念老叶 
    晒晒大学毕业纪念册 
    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家有大师作客 
    拒绝遗忘 
    我的偶像沙叶新 
    关于《假如我是真的》 
    旧文:关于沙叶新 
    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学 
    大舅 
    小舅 
    陆战棋的故事  
    海到天边云是岸 
    旧文:菜农速写 
    旧文:读木心之前 
    旧文:“退休”以后 
    旧文:“半额”生活 
    旧文:无名店铺 
    “传教士”西山 
    高手之谜 
    伤心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