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字体∶
拒绝遗忘

陈某 (发表日期:2008-04-23 17:24:46 阅读人次:16647 回复数:12)

  朋友相约去见章怡和先生。陈某不能免俗,准备带着《往事并不如烟》求个签名,出门前却一下子找不到了。没想到章先生想得十分周到,带来了她在台湾出版的新著《云山几盘,江流几湾》,并且已经签上了她和我的名字。陪同的燕子向我表功说,这书从台湾寄到大阪再转邮东京,今天我们又背着在都内兜了一大圈。礼不轻,情更重。我也难得地恭维燕子说,五年不见青春依旧。乐得她心满意足。

  


  
与章先生初次见面,没有丝毫拘谨,无主题闲聊,更显得轻松愉悦。我关心章先生身处禁地在写作上是否受到某种压力。没有什么压力呀,章先生实事求是地说,虽然她的书在国内遭遇过两次大规模的围剿,出版无自由可写作还算自由自在,文化部领导还对她特别呵护,甚至在公众场合说“章怡和是个非常优秀的同志”。这大概就是国内的现状,时晴时雨时有雾,虽有春风拂面,却还是乍暖还寒。

  
我清晰地记得当年读《往事并不如烟》的激动和思考,也不能忘却07年年初因禁书而引起作者强烈反弹的风波。我提及当时海外网站包括东洋镜网站都及时转载过她的声明,也说起积极声援抗争的上海作家沙叶新亦是我的老朋友了。章先生对沙叶新处世为人评价极高,作家理应对敏感的问题发表自己的个性化意见。人以群分,想来朋友的朋友也是志同道合意趣相投的。

  
章先生新著《云山几盘,江流几湾》讲的是章伯钧罗隆基两位前辈的故事。一位是她最敬爱的父亲,一位是她最欣赏的风度翩翩的罗伯伯。她执笔的目的显然不仅仅是为了纪念自己的父辈,也为了保存整个民族的完整记忆。拒绝遗忘,已经成了章先生写作的魂和梦,她那朴实无华的文字也因话题的沉重而添加了骨质和强度。五十年后重提章罗联盟,这大概就是令当局头痛的原因。

  
席间,提及章老先生。我说,我为你拥有一个永远没有平反的老右派父亲而感到骄傲。章先生马上欠起身子隔着圆台面伸出她的手:“握手握手!”我又说上月初见到江铸久时谈到过章先生你,章先生也饶有兴趣说着和他们夫妇的交往和友情。世界真的很小,我们又有一个共同的朋友。事后我在网上和江兄通报,江说你会喜欢上章大姐的。我说那是当然的啦,因为我也是名符其实的右派呀。

  
就着毛豆咸菜,章先生嚷嚷着给她盛半碗米饭,说日本的大米实在好吃。大难不死的章先生向来粗茶淡饭,不愁吃穿小富即安,还满世界乱跑。她笑着说上无老下无小的牵挂,写作、交友、旅游充实了她的晚年生活。而且,她半开玩笑说,家里多少还有一些家底,整理打扫一番,没准古书里会翻出一张名人纸条,可以换来许多银子啊。现在的行情,据说一封周恩来的亲笔信可以卖到15万人民币呢。当她说到家里还有未开封的明朝老酒,听得一旁的李长老口水直淌迫不急待说他日回京定去章府品尝一口。

  
章先生此次赴日,是一次私人旅行。她曾在日文版自序中说过“我没有去过日本,但从小就知道它,从富士山到歌舞伎。因为父亲1928年曾流亡日本;母亲在东京住的时间就更长了。此后历经坎坷,依旧不忘东渡的时光。九泉下的他们,若知女儿的书有了日本读者,当有怎样的欣慰!”今天,章先生终于来到日本,当有怎样的感受呢?期待着早日读到她的日本观感,我想她看到的应该不仅仅是可口的日本大米。

  
亲爱的燕子飞走之前,叮嘱我一定要把照片洗好寄去。我知道她依旧古典,拙于现代电邮。我在邮寄照片时附了一张小纸条:感谢燕子在樱花时节带来了章先生,让我们在轻松愉快的交谈中一起温故知新拒绝遗忘。

  
2008/4/24《中文导报》




 回复[1]:  邓星 (2008-04-23 17:30:01)  
 
  难得坐一次沙发的。。斑竹写得很好哦。往事并不如烟我也读过,印象深刻。。

 回复[2]: 第二个叫板凳吗? 龍昇 (2008-04-23 17:40:25)  
 
  我听中国书店的川端先生讲起你们那次聚会。好哇。

 回复[3]: 贴一张小照 陈某 (2008-04-23 18:06:59)  
 
  


  
前排左右是章先生作品的日文版翻译者横泽教授和出版发行人川端社长

  
那天川端先生说,他知道东洋镜的。没想到龙爷认识他。

  

 回复[4]:  邓星 (2008-04-23 18:10:52)  
 
  陈某,前排中间那一位是章先生么?

 回复[5]: 对啊,后排就不用介绍了吧 陈某 (2008-04-23 18:12:05)  
 
  

 回复[6]:  雪非雪 (2008-04-23 18:18:35)  
 
  后排有位先生好像需要介绍一下。

  
顺便问候燕子,那几天实在忙得狼狈,没能出席,抱歉。找时间会去拿书。

 回复[7]: 那是唐亚明 陈某 (2008-04-23 18:23:49)  
 
  最近翻译出版了《狼图腾》

  


  
神なるオオカミ

  
姜 戎 (著), 唐 亜明 (翻訳), 関野 喜久子 (翻訳)

  

 回复[8]: 是我把东洋镜介绍给川端的, 龍昇 (2008-04-23 18:25:03)  
 
  他是我朋友。得夸我句好马吧。

 回复[9]: 好龙 陈某 (2008-04-23 18:30:18)  
 
   好马是夸文章的

 回复[10]:  雪非雪 (2008-04-23 19:46:28)  
 
  哈哈哈。。。。好龙。。。。好马是骏马。。。。

 回复[11]: 朋友的朋友 水双 (2008-04-23 23:33:50)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08-04-23 23:44:22)  
 
  朋友的朋友,汤的汤,阿凡提的阿凡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我的故居今何在 
    沙叶新的后事 
    林老师 
    老张先生(草稿) 
    怀念老叶 
    晒晒大学毕业纪念册 
    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家有大师作客 
    拒绝遗忘 
    我的偶像沙叶新 
    关于《假如我是真的》 
    旧文:关于沙叶新 
    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学 
    大舅 
    小舅 
    陆战棋的故事  
    海到天边云是岸 
    旧文:菜农速写 
    旧文:读木心之前 
    旧文:“退休”以后 
    旧文:“半额”生活 
    旧文:无名店铺 
    “传教士”西山 
    高手之谜 
    伤心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