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字体∶
旧文:无名店铺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4-24 13:24:45 阅读人次:1121 回复数:0)

  家住京都三条,门前就是商店街三条会。除了一两家叫得出名堂的百货店和超市,更多的是小小的无名店铺,说是无名其实并不是没有店名,只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一天到晚也看不到几个顾客光临的。即使如此,每天一大早,我总会看见这些店铺的主人认真地冲洗自家门前的地盘,然后搭起货架,把一样样商品搬出来。有卖蔬菜水果的,有卖工具五金的,有卖京都酱菜的,有卖衣服鞋帽的,有卖旧书唱片的……还有几间不太起眼的咖啡屋。一条小街,在混杂着酱菜味和烤鱼香的叫卖声中,倒也显出一片生机。傍晚时分,一家家开始收拾盘点,等到掌灯的时候,大都是闭门谢客了。只有那些小店铺的二楼还时常有灯光明灭,估计店主就是住宿在楼上的,那应该是名副其实的个体户了。

  
在京都这样的个体户好像很多,譬如,我上班的路上,出了三条会,就有一家古书店,偶尔我会停下来看看,翻看一下过期的杂志是否有感兴趣的文章。店主是一位年长者,也是每天把那些旧刊新书摆到门口,然后静静地坐在店堂里,手里当然经常是捧着一册古书的。我几次三番想和他聊聊,这样干了几年了?每天顾客很少,营业额有多少?但是好像日本人没有这样的习惯,所以我也犹豫着怕老人误解我的意思,是不是准备抢劫还是有不可告人的企图?还有一家更小的烟杂店,纯粹是在自家的门口放上一张桌子,卖点油盐酱醋肥皂草纸什么的,弯腰曲背的老太太一年到头风雨无阻地搬出搬进乐此不疲。我有点搞不明白了,这样做是为了赚点生活费还是一种生存的方式。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那个书店的老人好好聊一聊问个明白。

  
可是,已经没有这样的可能了。上个月的某一天,我还是象往常一样上班,只见路边那家古书铺门口站满了身穿黑色西装的人,我知道那意味着发生了什么。从此,那家店铺的门就再也没有打开过。每天走过那里,我总还要投去关注的一瞥,静静的门前得冷冷清清,店铺没有横额,只有门板一侧还残留有一张发黄的收购图书的广告,似乎提醒过路的人这里曾是一家书铺,有一个主人在经营,在生活。

  
忽然想起,以前常和朋友谈笑着说,哪年退休后回家乡开一家杂货店,店不在大小,也算过一把老板瘾,利无论多少,可以耗却许多寂寞无聊时分。相对于提着鸟笼逛逛公园打打太极拳,也是别一种度余生的方式。现在想来,日本人开的这些小店铺倒也暗合着我的远大目标崇高理想。大有大的难处,看看那些名震四方的跨国公司老板,满世界飞来飞去的,一不小心还要破产,整天提心吊胆的,不见得比杂货店老板更快乐。当然人各有志,我那些有出息的朋友对我平淡无奇的想法是不屑一顾的。

  
这几天我路过三条会,格外注视一下那些似乎从来没有顾客光顾的小店铺。那天还特意走进一家卖CD的店看看,只见那店老板正自得其乐地听着CD,轻柔的音乐背景,满目尽是排列整齐的光盘,端的是一幅绝佳的场景,可惜我没有带上相机用镜头留住。谁知昨天经过那里,小店铺已经关门大吉了,门板上贴有一纸告示,长期以来受到顾客关照表示由衷感谢今日起停止营业云云。没有理由没有说明。也许是店主耐不得寂寞?还是身体健康的原因?当然,这一切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我相信店主曾有过一段耐得寂寞的悠闲时光。平平淡淡,这是多少叱吒风云的大人物可望不可及的境界。

  
家住京都三条,门前就是商店街三条会。那条小街上有许多无名小店铺,每天开门关门搬进搬出的,平平淡淡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2001/11/4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我的故居今何在 
    沙叶新的后事 
    林老师 
    老张先生(草稿) 
    怀念老叶 
    晒晒大学毕业纪念册 
    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家有大师作客 
    拒绝遗忘 
    我的偶像沙叶新 
    关于《假如我是真的》 
    旧文:关于沙叶新 
    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学 
    大舅 
    小舅 
    陆战棋的故事  
    海到天边云是岸 
    旧文:菜农速写 
    旧文:读木心之前 
    旧文:“退休”以后 
    旧文:“半额”生活 
    旧文:无名店铺 
    “传教士”西山 
    高手之谜 
    伤心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