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字体∶
大舅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4-04 10:35:50 阅读人次:1707 回复数:21)

  几年前写了小舅以后一直想写写大舅。

  
当年和小舅一样,大舅也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小舅是空军机械师,大舅是陆军文工团的。没想到他俩以后的命运却是一个地一个天。大舅复员后到一家中学安分地当音乐老师。文革开始后,老兵大舅开始了波澜壮阔的后半生。

  
在我的记忆中,他干过跑担帮的活,贩卖木材。年纪大一点的都知道,文革中木材是紧俏商品,他跑去东北找到他的老战友,弄来许多上好的木料,堆满了自家的阳台,后来听说因为此事还受到了单位的批评和处分。文革中他还到处收购红木家具,现在他家使用的就是那时低价收进的整套高级红木家具。虽然他也随潮流,让三个孩子一起学小提琴,这在当时算是很时髦的新潮玩艺了。可是,他又独具匠心,在七十年代初就培养女儿学桥牌,后来我的表妹成了桥牌国手。这些事实足以证明他超越常人的前卫思维和异常强烈的经商意识。

  
大舅家是我们所有亲戚中第一户消费9寸黑白电视机的,其时1975年,我们这些小八蜡子经常拥去他家看电视。大舅也是我们所有亲戚当中级别最高的老革命了,他这个小文艺兵居然越级享受到了离休干部的待遇。当然,现在回头看看这些简直是小打小闹了。生逢其时,他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投身房地产行业,20多年跌打滚爬,练就了一身闯荡市场的真功夫。他自家老早就搬入老锦江和新锦江之间价值连城的高级公寓里,占有整整一个层面,他家窗口对面住着一个上海著名的笑星。

  
当然,生意场是残酷的,更多的时候,大舅显得焦头烂额的样子。拆东墙补西墙,用我大舅自己的话来说,我是5个锅子3个盖,嘿嘿,全靠魔术师般的手艺,才能混下去啊。为改造市百一店的动迁,六合路的居民们应该都知道他的大名并恨之入骨。其实那也不全是他的责任,本来盖好了动迁用房,可是新居恰好是轻轨车站的选址而不准入住,於是到处扯皮,那些可怜的动迁居民在临时房整整熬了十年,问题才得到彻底解决。有一次听大舅说起来,还非常感叹动情,他说,有许多老人都没有等到搬入新居的那一天。

  
大舅逢年过节总会来看看我妈,我妈是他的姐姐。从他带来的礼品和给小孩的压岁钱可以揣测他的生存状态确实一点一点好起来了。只是做生意的都喜欢吹牛喜欢大话,我不止一次听他说再赚几个亿就歇手了,我的兄弟姐妹们也不止一次吃了他“每人一套住房”的空心汤圆。当年我家动迁,我妈找到老娘舅,大舅派了一个手下跑腿的帮我们去动迁组打通关节。动迁组的头直截了当地跟我说,我跟你大舅是认识的,但只是生意上的关系,如果你大舅真的愿意出力,你叫他往我的账号上划钱就解决问题了。

  
其实,大舅这辈子活得也是非常不易。从前大舅和舅妈虽有不错的收入,可上有双方老人下有三个小孩,舅妈还有许多外地亲戚,只能靠做人家来维持生活。那时外婆外公和我们家住在一起,大舅每月补贴外公外婆生活费15元,可是每次他总会少给2元,来的时候拎一包饼干糖果什么的,给大家吃。外婆老是唠叨好像是大弟请客的,可用的是我的钱啊。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30年前的场景,大舅来了,坐坐,喝杯茶,打听一下左邻右舍的近况,烟瘾来了,会从口袋里掏出几分钱,差我哥去对面的烟纸店买几根劳动牌香烟。

  
我写这篇短文的缘由是,今年元旦我回上海时见到了年近八十的大舅。他摇身一变,房产奸商居然成了“慈善企业家”。不过这次好像是真的了,呵呵,捐款1000万元,有官方网页的新闻作证,还有他和残联邓朴方的合影。这就是我的大舅,和小舅走的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一棵树上的果,竟有如此天壤之别。

  
2007/3/29《中文导报》三千院随笔




 回复[1]: 劳动牌香烟 水双 (2007-04-04 10:55:22)  
 
  好像是八分一包,加一盒洋火,一角洋钿。

 回复[2]: 是这个吗? 雪非雪 (2007-04-04 11:05:10)  
 
  

  


  
〉差我哥去对面的烟纸店买几根劳动牌香烟。

  
——上海的香烟论根卖吗?

  


  
后半生波澜壮阔的大舅,也算多活了N辈子吧。好啊。

 回复[3]:  游泳的鱼 (2007-04-04 11:12:53)  
 
  「2007/3/39《中文导报》三千院随笔」

  
天哪,这是哪一天啊。

 回复[4]: 就是啊 雪非雪 (2007-04-04 11:21:16)  
 
  我也奇怪,斑竹是不是创立出了新式“东洋镜历法”。。。。。

  

 回复[5]: 3/39可推算为4/8。提前出版! 龍昇 (2007-04-04 11:19:56)  
 
  

 回复[6]: 你大舅真是好样的。 我是局长 (2007-04-04 11:43:23)  
 
  我很喜欢他。

 回复[7]:  蛇 (2007-04-04 11:55:18)  
 
  慈善家的诞生故事(一般论)

  
据某渠道消息说,某段时间里,国税局要收拾一些人,对象是富了,但没太大后台的人,只要税务局想查,一查一个准,于是,就出现了很多慈善家,因为放血了,那个钱就可以免税,另外,税务局一看你出血了,也就不想去查你了~~~~

 回复[8]: 谢谢指正日期 陈某 (2007-04-04 11:58:54)  
 
  我用的也是公历啊!

  
上海,那时候香烟可以论 根 买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小烟纸店。

  
雪桑的香烟壳子好像是现代版的,那时候很红很红的。

  
蛇先生很拎得清行情的。一般人如果捐的再多,大概小邓也不会出场。现在我估计大舅的办公室里肯定挂着大幅照片,税务局也就不来找麻烦了

 回复[9]: 对于这一点 我是局长 (2007-04-04 12:10:00)  
 
  本局长很清楚。

 回复[10]: 大舅的相关报道和照片 陈某 (2007-04-04 12:40:47)  
 
  http://www.bjshb.com.cn/html/cjrjy/2006/1216/303.html

  
http://nx.people.com.cn/GB/channel2/14/200612/29/62576.html

  
http://www.chinatimes.cc/Article/ZGXW/2006-12-09/45129.html

  


  

 回复[11]: 可是 我是局长 (2007-04-04 13:09:16)  
 
  你大舅为什么姓陆呢?

 回复[12]:  红枣莲心 (2007-04-04 13:17:22)  
 
  局长,难道你们那里的“舅舅”是父亲辈上的,不是母亲辈上的?

 回复[13]: 对呀 我是局长 (2007-04-04 13:34:14)  
 
  枣泥你好。

  
我们那边,舅舅是爸爸的兄弟姐妹

  
叔叔是老婆的爸爸的兄弟……

  
伯父则是阿姨的表兄……

  
阿姨是爸爸的表姐……

  


  
不太好记,你先记住这些。剩下的我慢慢给你解释……

  

 回复[14]:  红枣莲心 (2007-04-04 13:36:16)  
 
  真的假的?我还以为称谓是全国统一的呢?搞半天连这点事都没统一啊?

 回复[15]: 祖国的文化,深啊。 我是局长 (2007-04-04 13:38:23)  
 
  到了南方,爷就是爸爸。你说这事儿多悬。

  
祖国太辽阔了,我们一辈子也不可能统一……

  

 回复[16]:  红枣莲心 (2007-04-04 13:41:05)  
 
  祖国太辽阔了,我们一辈子也不可能统一……

  
------------------------------------------

  
这个,这个,你要犯政治错误的哦!

 回复[17]:  邓星 (2007-04-05 18:18:20)  
 
  斑竹,今天才看见。你的大舅很厉害啊。。你多少有点遗传的啦。。

 回复[18]: 如果说有遗传的话 陈某 (2007-04-05 18:30:38)  
 
  赫赫,我的头发也越来越少了

 回复[19]: 写的真是绝了 老地主 (2007-04-05 19:00:44)  
 
  写的真是绝了,顶一把。看来慈善家不拿出一把花花绿绿的银子出来支援东洋镜是不行了,斑竹再抛几个插曲,他顶不住。

 回复[20]: 好人多自苦中来, 魏来五道 (2007-04-05 21:37:57)  
 
  班竹的舅舅一下捐出了1000万元人民币,那可不是1000万日元呀.合日元则有1亿5000千万以上.那是真厉害.老兵发新财,抓住了时代的潮头.有个好晚年.应当给班竹家也送了个房子啥吧.不过头发少很好治,每天吃一,二汤匙的芝麻核桃粉,或到100日元店,最近有批天津板栗,150克剥皮了的,无添加剂,开袋就吃,买它10包8包的,每天一包,和吃饭时一块吃,一个月后包你头发蓬蓬勃勃有起来了.不信,老魏就是明证,头发最近又多了.这不,昨天叫我去拍电视,当了几分钟国家主席,4月13日19时,日本电视台---太田总理的番组.另外12日19时,富士台,奇迹体验,还有老魏扮演钓鱼爸嘎的戏呢.先此报告,再写文稿.欢迎网友观看老魏的洋像.

 回复[21]: 头发的事情估计没有那么简单 陈某 (2007-04-06 08:59:12)  
 
  秃顶,那可是不治之症啊。

  
吃点芝麻核桃栗子就能返老还童 我不信。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我的故居今何在 
    沙叶新的后事 
    林老师 
    老张先生(草稿) 
    怀念老叶 
    晒晒大学毕业纪念册 
    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家有大师作客 
    拒绝遗忘 
    我的偶像沙叶新 
    关于《假如我是真的》 
    旧文:关于沙叶新 
    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学 
    大舅 
    小舅 
    陆战棋的故事  
    海到天边云是岸 
    旧文:菜农速写 
    旧文:读木心之前 
    旧文:“退休”以后 
    旧文:“半额”生活 
    旧文:无名店铺 
    “传教士”西山 
    高手之谜 
    伤心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