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字体∶
伤心

陈某 (发表日期:2006-12-16 21:53:41 阅读人次:1582 回复数:7)

  有朋友谈起茶叶蛋,贴一篇旧文。写于2000年。

  
————————————————————————————————————

  


  
想起了二十年前的往事。

  
高考的那一天,早上吃了泡饭酱菜,妈妈给了三毛钱,五分钱公交车,一天来回四次,再吃两根棒冰,四分一支,还可以结余两分。记得那时候考场外也很安静,没有家长在外面守候。如是三天,竟决定了人生的基本走向。发榜了,五门课考了437分,录取通知单来了,也是自己跑到学校去取的。那时候真的很开心。

  
我的学校离市区比较远,在五角场,报到那天,我大哥和表姐送我去学校,大哥拿着行李铺盖,表姐刚从那里毕业,也算带个路。报到后在校园兜了一圈,他们回家了。同宿舍的小山东从包裹里掏出几个大苹果给大家吃,好甜。他才十六岁,一个人来的。年级里还有一个福建来的,十五岁。我拿着两个簇新的搪瓷碗,到食堂打饭,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肉包子五分一只,大排加底菜一角七分,一天的伙食大约五毛钱。后来涨价了,大排一毛九,二毛一,毕业的时候大概是二毛五。晚上花一毛四吃二两馄饨是属于比较奢侈的行为。我之所以不厌其烦记下这些生活的细枝末节,在于这些数据足以构勒出那些属于我们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从学校到家里的车费是二毛七,不舍得也没有时间,一星期回家一次。所以,助学金支付一个月的生活费差不多,月底多几元钱,还可以上书店买几本书,那时商务印书馆正重印汉译学术名著,七、八毛钱就可以买一册。读卢梭伏尔泰狄的罗,还有萨特的存在主义和波普的证伪理论,和伟人对话。虽然生活简朴,心胸开阔,精神富有。大家都一样,我们没有什么伤心事,我们拥有春天拥有明天。

  
晚上自修后回宿舍,我们的十四号楼在校园外,路过一条小马路,有时候我们用粮票(现在的小青年还知道那玩意吗)和卖茶叶蛋的老太讨价还价,有谁还记得10斤粮票换几个?我只记得全国粮票比上海的地方粮票可以多换几个。第一次给校刊写了一篇稿子,得两元稿费,正好买了一本“辞海·文学分册”,现在还保存着,有纪念意义。我们毕业的时候高高兴兴地唱了“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

  
后来,据说学生高考要家长接送了,考试成绩可以通过电脑查询了,揭榜了大名还刊登在报纸上,入学通知是用特快专递送上门的,上学报到是全家乘高级轿车去的,学校里还有统一的铺盖,还有小餐厅,校园的自动售货机里大量供应那个被文明人叫做安全套的东西。世道真是变了,陈某有点生不逢时的感叹。

  
前年回老家,跑到母校看看,果然变的厉害。十四号楼成了女生宿舍,我刚在外面张望了一下,门卫老头就抱着警惕的目光出来了,我想拍照,看着挂在窗外花花绿绿的女孩子衣服,算了,我要是拿出相机,那老头会去报警的,好扫兴。

  
昨天读到一则关于高考的新闻,说有些家长在高考的那几天,在考场附近的宾馆订了房间安营扎寨,想想现在的小孩越来越幸福,羡慕煞人。当然,这还不是使我伤心的全部原因。

  
去年年底,大学的同窗有一位捷足先登了。昨天又有一个报丧的帖子,是我们下一届的,也是住在十四号楼的。我真的好伤心。过了二十年,我们没相会。(2000年8月)

  




 回复[1]: 斑竹 雪非雪 (2006-12-18 18:29:34)  
 
  第一次给校刊写了一篇稿子,得两元稿费,正好买了一本“辞海·文学分册”,现在还保存着,有纪念意义。我们毕业的时候高高兴兴地唱了“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

  
————————

  
这一段有强烈同感。买过同样的“辞海文学分册”,唱着同样的歌毕业。毕业晚会上男生把第二段歌词改成了“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胡子一大把走路颤巍巍”……

  
《辞海.文学分册》是这一本吧?

  


  


  

 回复[2]: 对对对就是他 陈某 (2006-12-16 22:44:51)  
 
   那时候,一般书很便宜,辞海用纸高级,稍微贵一点。不过,相对于那时的生活费,还是贵的很。

 回复[3]:  雪非雪 (2006-12-16 23:41:57)  
 
  斑竹校刊富裕,还付稿费。我们校刊发稿不记得领过稿费。羡慕过。。。

 回复[5]: 斑竹 邓星 (2006-12-18 18:27:58)  
 
  这篇文章写得很有感情,我很喜欢。。那个时代也记忆犹新。

  
告诉你件好笑的事,听我弟弟调侃我老爸,(他们三人后来都在北京)说他一上公共汽车若是很挤,离卖票的远,就会“嗓门洪亮字正腔圆”地大声叫“买票!”

  
说的就是你文中那个时代。。

 回复[6]:  琥珀 (2006-12-19 20:22:47)  
 
  读了两遍,还是不明白最后一段的捷足先登是什么意思,是不再相会的意思吗?跟着莫名的伤感。

 回复[7]: 琥珀的理解没有错 陈某 (2006-12-19 21:08:2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我的故居今何在 
    沙叶新的后事 
    林老师 
    老张先生(草稿) 
    怀念老叶 
    晒晒大学毕业纪念册 
    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家有大师作客 
    拒绝遗忘 
    我的偶像沙叶新 
    关于《假如我是真的》 
    旧文:关于沙叶新 
    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学 
    大舅 
    小舅 
    陆战棋的故事  
    海到天边云是岸 
    旧文:菜农速写 
    旧文:读木心之前 
    旧文:“退休”以后 
    旧文:“半额”生活 
    旧文:无名店铺 
    “传教士”西山 
    高手之谜 
    伤心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