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字体∶
“传教士”西山

陈某 (发表日期:2006-11-23 13:51:45 阅读人次:1777 回复数:5)

  

  
西山是我的老朋友了。98年初,儿子刚来日本不久,我们全家去京都车站看一个摄影展,在那里遇到了儿子的同学西山一家。本想打个招呼就各看各的,没料到这个日本人很不日本化,他始终跟在我们边上没话找话地搭讪着。对了,我现在想起来了,那个摄影展展出的是池田大作的作品。

  
过了几天,他们夫妇居然不打招呼就上门来了。那时我住在京都电器街寺町附近,他们说是去买传真机路过的,顺便给我们送了一份报纸,没进屋就走了。那报纸叫“圣教新闻”,是池田大作的创价学会办的,上面刊有许多中日友好的新闻。我热情邀请他们改日有空来尝尝我家正宗的中华料理。

  
不久,他们一家果然来我家玩了。西山家有三个小孩,老大老二是女孩,老三是男孩也就是我儿子的同学。他们一家都叫西山,主人西山在伊势丹百货店工作,自宅在东京,赴京都支店转勤两年。妻子西山是家庭主妇。

  
一顿中华料理把他们塞饱以后,话也就越来越多了。老西山和正宗的日本人有很大的区别,譬如,他居然初次上门就问我的年收是多少,当然他也报了自己的工资。一般来说,日本人即使是比较相熟的朋友,对收入也是很敏感的隐私互相不打听的。

  
他们是创价学会的会员,一直怂恿我入会,并经常给我送来相关杂志和资料。起先出於礼貌,我还参加过几次他们的活动,对於创价学会的性质也逐渐有了一定的了解。据说会员有好几百万,当然不是练功夫的,只是有点宗教性质。凭我的直觉,他们口口声声叫着的“池田先生”,有点象黑社会的老大。其实,对於这种倡导和平的学会我是没有什么偏见的,只是我诺守做一个无党派人士的信条,无意加入任何政治或非政治的宗教或非宗教的团体。

  
后来,我妻子和他妻子一起学做手工品,教她包饺子,来往更频繁了,当我们去他家作客时,他们已能熟练地制作中国饺子来招待我们了。当然,每次聚会他总会有意无意地提起他们的“池田先生”,也总会很顺手地掏出几本他们的杂志,我想,我最终没有成为他的发展对象肯定使他非常失望。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巩固和发展中日友谊。有一次,他酒后兴起,居然哼了一曲“我爱北京天安门”,他说是大学时代中国留学生教他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两年转勤期限一到,西山要调回东京本部了。其时公司有派遣他去上海伊势丹的打算,他也有点动心,他知道中国食品的价廉物美,因为他们一家五口靠他一人的工资显得有点拮据。只是担心他们的子女不能适应上海的环境,还有,他问我,听他的同事说上海的公共厕所是不是很少,而且门口有人出售手纸的?当得到确认的答复后,他摇摇头说不去不去,太不方便了。其实他和大多数日本人一样对中国的现实缺乏根本的了解。

  
他搬家回东京的前夜,我们一家,还有佐野一家为西山家开送别会,在送别会上他没有提起他的创价学会。几个月后,我收到了西山为我订的半年度创价学会会刊,会刊通篇介绍池田大作的光荣历史,西山依旧不忘推销他的信仰,他真是一个执着的“传教士”。

  
03年我调动到东京附近的琦玉。给他打电话,他显得异常兴奋。我们终於又见面了,又是饺子,又是中华料理,又是关于中国的话题,他又带来了几本最新的创价学会会刊,我说你还“推销”创价学会啊,他说他们的会员遍布全国呢,我有点不太相信。一别已数年,现在是逢年过节才寄一张贺年明信片,毕竟他是日本人,我和他保持联系也保持着距离。

  
想起和西山的交往,是因为前几天隔壁邻居送给我一个月的“圣教新闻”。西山早已放弃了对我的“传教”,没料到又来一个信徒,我果真难逃创价学会的天罗地网?(2005)




 回复[1]:  小橘灯 (2006-11-23 14:09:55)  
 
  在网上看说好多艺人都是信徒,滨崎步就是广告塔,说入了这个会,工作会有保证。

  
不过也有好多人逃离。

 回复[2]:  游人 (2006-11-23 14:26:34)  
 
  创价学会好像是很赚钱的,好几次看到立派的大楼居然都是创价学会的。

  
斑竹和西山交往,没有摸到他们的底?

 回复[3]: 他们是收会费的 陈某 (2006-11-23 14:28:55)  
 
  好像1年要n万日元。(n>10)

 回复[4]:  闲人大姐 (2006-11-23 16:42:03)  
 
  创价学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不太清楚。但是创价学会的人对中国人很好。我原来住在市营住宅里,哪儿有创价学会的人,对我很热情把池田大作写的人间革命的书,送给我。后来搬家到一个マンション

  
里,

  
又有一个日本人找上门来,和我交朋友,带我去参加他们的活动,上次东方歌舞团到神户来演出,他还送票给我们去看,真是很感动啊,我们家的报纸“圣教新闻”就是他免费送的,虽然没有什么意思。

 回复[5]:  风 (2006-11-23 18:55:46)  
 
  曾经参加过一个同事的母亲的通夜,她生前是创价学会会员。与普通的葬礼很不一样,坚决不收钱。念的经,起的法号也都不一样。依稀记得是称兄弟姐妹,等等。来的人也大部分是会员。

  
西方的基督教的惯例,是将收入的一定比例捐献给教会。好像是10%左右。

  
见过很多传教士,印象都很好。曾去参加过罗门教的礼拜。也与盐湖城来的白人小伙子聊过。西裤,白衬衣,领带,很帅。送我了一本罗门教的圣经,汉字都注有假名,当时用它学了不少日语。感觉上,在日本很真诚地信教的人,都很好心,也经常帮助别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我的故居今何在 
    沙叶新的后事 
    林老师 
    老张先生(草稿) 
    怀念老叶 
    晒晒大学毕业纪念册 
    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家有大师作客 
    拒绝遗忘 
    我的偶像沙叶新 
    关于《假如我是真的》 
    旧文:关于沙叶新 
    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学 
    大舅 
    小舅 
    陆战棋的故事  
    海到天边云是岸 
    旧文:菜农速写 
    旧文:读木心之前 
    旧文:“退休”以后 
    旧文:“半额”生活 
    旧文:无名店铺 
    “传教士”西山 
    高手之谜 
    伤心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