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字体∶
陆战棋的故事

陈某 (发表日期:2006-06-29 09:52:43 阅读人次:1601 回复数:3)

  这几天返老还童,和儿子厮杀于陆战棋棋盘。儿子刚识“司令军长”,我只需略施小技还用不着大动干戈。只是下棋时常开小差,看着棋盘上的军营兵站,不禁想起我们小时候如何玩陆战棋。

  
六十年代末,陆战棋可能是屈指可数的娱乐之一。说起来现在的小孩子都不信,那时候就连扑克牌也是买不到的,於是,我的大哥买了一些硬纸片响应党的号召“自力更生”,裁剪为大小一样的五十四张,再用钢笔端正地写上1234……JQK,居然也可以玩得其乐无穷。后来,邻居的小伙子刻了方块草花红心黑桃的图章,把自制扑克的水准大大提高了一步,反正活字印刷术本来就是老祖宗的发明,也算是“古为今用”吧。

  
那时候最流行的大概就是陆战棋了,每个人都可以指挥千军万马,过把瘾“弄个师长旅长干干”。可以两人对弈,也可以“四国大战”。可以下“明棋”明火执仗攻城掠池,还可以下“暗棋”暗渡陈仓偷鸡摸狗。暗棋比明棋更加变化多端虚虚实实,对弈时还要找个“第三者”做裁判。那时的旗子都是木制的,有些喜欢搞歪门邪道的,在棋子背面用指甲划痕作记号,就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於是,为了防止作弊,脑子活络一点的想出了各种对应措施,比较流行和可行的是用腊光纸做套子,就像给每个棋子戴顶帽子,布局前先“张冠李戴”,足以防止浑水摸鱼者。草民的聪明才智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只是有时还会输得莫名其妙,却原来是有人买通裁判,“吹黑哨”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在这个时候,我大哥发明了“陆战棋裁判机”!大哥是“老三届”的,逃过了插队在家“病休”,成了个孩子王和棋王。他动手能力强,喜欢做“家用电器”。那时“家电产品”最高档的大概是三管收音机了,记得大哥还做过“矿石机”,那是一种更简单原始的不需要电池的收音机。陆战棋裁判机的基本原理是“开关理论”,相当于N个开关控制两盏灯。大哥仅用两个电珠几根导线一节电池再加些自制的按钮开关就做成了世界上第一台陆战棋裁判机。裁判机就饭盒大小的一只小盒子,边上两只小电珠作为胜负的指示灯,盒子上面的中间遮一块板,两边各有十几个小按钮,上面标着“排长连长”等文字。裁决时,双方各按对应的按钮,胜者灯亮。从现在的技术角度来看,只需要一小片集成电路的芯片就能解决问题,但在六十年代末,仅用如此简单的材料就做出了“陆战棋裁判机”,无疑是一项超时代的发明。

  
但是读者如果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这个“陆战棋裁判机”的致命伤:假如参战者想作弊的话,太容易了。於是大哥开发了第二代“防赖”产品,每个棋子都是定制的,下面有几个盲文般的触点,而“裁判机”上只有两个“插座”。裁判时交战双方只需将各自的旗子放在“插座”上,指示灯就报告胜负。神秘的小盒子里,依然只有几根纵横交错的导线,多么别出心裁的发明啊。可是在那个年头,大哥的聪明才智只能发挥到此为止,更重要的事是谋生。

  
告别文革后,大哥终於也得了发明奖,登过报上过电视台,也有一家社办厂找上门来买专利试图产品化,那已是八十年代初的事了。我大哥好像不太热衷于此,我倒曾向他建议自己来生产,最终可能是资金问题而不了了之。只可惜了大哥的奇思妙想。

  
有人建议盖“文革博物馆”后,我曾想找找看家中是否有值得捐赠的藏品,结果一无所获。这下我想起了“陆战棋裁判机”,下次回老家,一定别忘了让大哥好好保存裁判机的早期版本,等到“文博”建成后,这应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展品,即使是在那最荒芜的岁月,一代人仍有一代人的活法,并且一代人中的英杰以怎样的方式进行过最后的精神挣扎。这是人类文明延续的见证啊。

  
2000年1月27日《中文导报》


  




 回复[1]: 阅 xuezi (2006-06-29 10:12:58)  
 
  

 回复[2]:  陈梅林 (2006-06-29 11:28:19)  
 
  说得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

 回复[3]: 四国大战更带劲 水双 (2006-06-29 13:26:16)  
 
  四个人下,对角的是友军,两边是敌军。配合巧妙时,很写意。配合失误时,友军间的友情就非常松井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我的故居今何在 
    沙叶新的后事 
    林老师 
    老张先生(草稿) 
    怀念老叶 
    晒晒大学毕业纪念册 
    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家有大师作客 
    拒绝遗忘 
    我的偶像沙叶新 
    关于《假如我是真的》 
    旧文:关于沙叶新 
    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学 
    大舅 
    小舅 
    陆战棋的故事  
    海到天边云是岸 
    旧文:菜农速写 
    旧文:读木心之前 
    旧文:“退休”以后 
    旧文:“半额”生活 
    旧文:无名店铺 
    “传教士”西山 
    高手之谜 
    伤心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