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字体∶
小舅

陈某 (发表日期:2006-06-18 15:36:10 阅读人次:1727 回复数:22)

  (贴一篇旧文凑凑热闹……)

  
小时候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大姨小姨大舅经常来看望老人,表兄表妹之间也就经常一起玩。让我搞不懂的是,既然有大舅之称,是不是还有一个小舅呢?我从小喜欢问为什么。长辈的回答是模糊的,这样我就更加好奇了。

  
大概是七十年代初--本文所述的年代统统指的是上个世纪,小舅出现了。他是从外地确切地说是从外地的劳改农场回来了。这当然是后来偷听长辈之间的谈话才知道的。原来小舅既有光荣的革命业绩也有光彩的反共经历。长话短说,五十年代初,作为一个飞行机械师随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六十年代初,因为得罪单位领导被打成反革命集团的成员而发配充军。这个故事的许多细节,我是到八十年代以后才陆续补全的。

  
英雄事迹就不多说了。作为影响小舅下半辈子人生的所谓“反革命集团”,现在看来颇具黑色幽默。单位里几个小青年对领导有意见,经常背后议论是非,个别激进的甚至说要把领导干掉。结果有小人告密,最后被干掉的是这几个嘴上说说而已的家伙。我现在之所以能比较肯定地说他们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的理由是,时过四十多年,那些吃尽苦头的家伙居然没有一个人采取任何复仇行动。

  
小舅出事的时候,刚好生了儿子,坐牢后就妻离子散了。那个小孩算起来应该是我的表哥了,只是至今未曾见过面。七十年代末,流行平反昭雪恢复名誉,还有一种说法叫“落实政策”,反正就是当年抓你判你是对的,现在放你也是对的,给你一点补发工资你还要感恩戴德万岁万万岁。我当时正好在看《基督山伯爵》,横竖觉得不过瘾,老是想现实生活中最好能出现一些比较精彩的情节来满足我狼吞虎咽的胃口。

  
君子报仇二十年也不晚呀。我设想小舅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他从劳改农场回来后,纠集起昔日的同夥。先设法找到当年打小报告告密的叛徒,狠狠地报一箭之仇,要心狠手辣甚至於斩草除根。然后再找到当年的领导同志,反正都是有名有姓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斩尽杀绝的手段和结果应该超出我的想象。最后上粱山泊或者井冈山落草为寇占山为王。以我的小人之心来揣度,监牢中的每一分钟都是对复仇欲望的培植和发酵。二十年时间足够可以酝酿一百种天衣无缝的复仇方案。我甚至还做了一个梦,梦见小舅复仇后手里拎著两颗鲜血淋淋的人头,我犹豫著应该是大义灭亲还是同流合污。可是,小舅太让我失望了。全国的右派分子地富反坏阶级敌人都让我彻底失望。如果中国几千万精英或者垃圾同归于尽的话,中国的当代历史将重新改写。可现在居然连写一部《基督山伯爵》续集的素材都没有。

  
小舅的故事后来是这样的,他的作为远远地偏离了我的想象轨道。七十年代末平反回到上海后,小舅被安排在郊县的一家工厂当门卫。和亲友们密谋之后,小舅在大舅的陪同下拎著奶油蛋糕找到前妻试图破镜重圆。没想到遭到母子俩拒之门外,理由居然是儿子正积极上进要求加入我们的伟光正,不想再认这个反革命前父。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只有从内心佩服共产党的洗脑手段是如此高明,可以让人六亲不认,可以让人心灵扭曲,可以泯灭人类天生的复仇欲望。

  
小舅心灰意懒之余,在市郊重组家庭。其实,我至今和小舅见面不满十次,所有的故事都是道听途说的。在我脑子里的,他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老实巴交的农民形像。关于他的故事后来还有许多曲折的情节,限於篇幅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他只是苦难深重的亿万中国人的一个缩影,他的典型经历让我懂得了人是怎样变成鬼的。

  
2003年11月6日《中文导报》【三千院】


  




 回复[1]:  陈梅林 (2006-06-18 18:47:50)  
 
  版主思考方法有些问题:基督山伯爵就是最好的例子。其实,全世界到处都有公报私仇的人,不是中国人的特产。

 回复[2]: 不知所云 陈某 (2006-06-18 19:10:29)  
 
  

 回复[3]: 陈梅林? 龍昇 (2006-06-18 19:16:39)  
 
  是基度山吧?

 回复[4]:  陈梅林 (2006-06-18 19:42:24)  
 
  基度山可不是生活在中国的,他被人往死里整,报仇的对象可没搞错。老是觉得版主在这个问题上有点“不知所云”。

 回复[5]: 有时间要写写我的大舅 陈某 (2007-01-11 22:43:18)  
 
  这次回国,最出乎我意外的是,关于我大舅的最新消息。炒房地产的转眼之间成了上海慈善企业家。 有时间要写写我的大舅。先记下2个地址。

  
http://www.bjshb.com.cn/html/cjrjy/2006/1216/303.html

  
http://nx.people.com.cn/GB/channel2/14/200612/29/62576.html

 回复[6]:  唐辛子 (2007-01-11 22:50:49)  
 
  好好好!看来东洋镜有希望了,可以好好策划一下,邀请大舅来个"“爱心永恒·东洋行动”什么的.

 回复[7]:  雪非雪 (2007-01-11 22:55:50)  
 
  唐辛子,我和你想到一块去了

 回复[8]:  唐辛子 (2007-01-11 23:27:51)  
 
  回复[7]: 雪非雪 (2007-01-11 22:55:50)

  
唐辛子,我和你想到一块去了

  
----------------------------------------------

  
呵呵~~那么只能说“主妇所见略同”了? 如果说““英雄所见略同”,级别太低了点,CC~英雄再伟大,也是主妇生养主妇教育出来的么~

 回复[9]: 昨天晚上得到一个噩耗 陈某 (2007-12-20 15:56:43)  
 
  我的小舅,昨天傍晚外出散步时,跌跤,身亡。

  
艰辛一生,死得很痛快。

  

 回复[10]: 这些狼心狗肺的家伙 我是局长 (2007-12-20 16:42:29)  
 
  没有一个出来安慰安慰你。

 回复[11]:  旅人 (2007-12-20 16:58:43)  
 
  望陈某节哀顺变。

  
同时也祝陈某更好地度过人生的每一天。

  

 回复[12]: 刚看到,致哀! 龍昇 (2007-12-20 17:09:05)  
 
  

 回复[13]: 谢谢以上二位。 我是局长 (2007-12-20 17:10:39)  
 
  旅人和龙老爷,你们是好人啊!

 回复[14]: 谢谢,那么各位就不要给我寄贺年卡了 陈某 (2007-12-20 17:11:38)  
 
  大概本来就没人寄给我

 回复[15]: 你放心吧,我不寄。 我是局长 (2007-12-20 17:12:36)  
 
  

 回复[16]: 你看人家旅人说的多好啊! 我是局长 (2007-12-20 17:19:23)  
 
  〉〉祝陈某更好地度过人生的每一天。

  


  
……你可不能堕落不能出事儿!

  
万一进去了,我安排人去探望。

 回复[17]:  雨 (2007-12-20 17:22:05)  
 
  人生旦夕祸福。

  

 回复[18]:  小林 (2007-12-20 17:56:50)  
 
  驚悉老娘舅的小娘舅仙逝、深感悲痛、謹致哀悼。並望老娘舅節哀。願老娘舅的小娘舅在天国中安息!

  
在这种场合,我真不知説点什麼好。我一向正視死亡、堅信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生和死其実是一段旅途的前後両站、我們誰都無法逃避死亡。尽管如此、当我真的面対他人的死亡時、心里総有莫名的酸楚、因為眼前的這個人就這様消失了。雖然幾天前他還是作為一個活生生的個体存在這個世界上、現在却長眠在地下、最終化作一把黄土。我年紀尚未老、但目賭的幾次死亡、確実是終身難忘。

  
這些巳消失的人大多是我們的前輩、曾離我們是那麼近、昨日我們還在一起談笑風生、而今天却巳分属不同的世界。都説人生如歌、他們的歌大都是苦渋無奈的。他們嘶哑的歌喉所唱出的音符、只能在生活的強風中被吹逝飘零、甚至没有留下回声。 

  
特別是像小娘舅這様的年齢的同代人、幾天前還是生龍活虎的一個人、数日後便告別人世、想起来令人不免戚然。生命是脆弱的、犹如荷葉上的露珠、秋風乍起、珠碎灯灭。熱愛生活、珍惜生命!

  

 回复[19]:  雪非雪 (2007-12-20 18:21:33)  
 
  >关于他的故事后来还有许多曲折的情节,限於篇幅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他只是苦难深重的亿万中国人的一个缩影,他的典型经历让我懂得了人是怎样变成鬼的。

  
…………

  
斑竹的“下回分解”,后来写了吗?

  
致哀。

  

 回复[20]: 准备写一点 陈某 (2007-12-20 18:31:49)  
 
  谢谢楼上的楼下的回复

  
我倒是没有特别的悲伤

  
今年元旦回上海的时候见到过小舅

  
苍老得几乎认不出来

  
他的一生真的很苦

  
回上海后结婚,后妻病故,后妻的子女和他打官司抢房子

  
后来又婚,靠微薄的退休金养老

  
所以,能这样痛快而去,对他来说真是太幸福了

  
又,今年怎么了

  
几个月前,我的大舅----就是捐款1000万给小邓的

  
中风

  
上海医院床位紧张

  
开后门送银子用进口药

  
用去了N万人民的币

  
最后总算抢救过来,现在身体恢复中

  
上个星期5还到我家和老娘打麻将呢

  
上周6,小舅还从郊区赶来看他的兄弟

  


  


  

 回复[21]:  雪非雪 (2007-12-20 18:34:56)  
 
  看来斑竹娘舅们今年是厄年,元日到神社去给大舅请个“厄除”护身符怎么样?

 回复[22]:  吴卫建 (2007-12-20 20:50:45)  
 
  我来迟了。

  
老娘舅的小娘舅命不好啊,愿他在天国平安。

  
我也有位多年前去了他界的小娘舅,他是我妈5位兄弟姐妹中最早走的,他曾将很多珍贵的邮票等赠我,我一直很怀念我的小娘舅。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陈谷子烂芝麻还有新米
    我的故居今何在 
    沙叶新的后事 
    林老师 
    老张先生(草稿) 
    怀念老叶 
    晒晒大学毕业纪念册 
    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家有大师作客 
    拒绝遗忘 
    我的偶像沙叶新 
    关于《假如我是真的》 
    旧文:关于沙叶新 
    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学 
    大舅 
    小舅 
    陆战棋的故事  
    海到天边云是岸 
    旧文:菜农速写 
    旧文:读木心之前 
    旧文:“退休”以后 
    旧文:“半额”生活 
    旧文:无名店铺 
    “传教士”西山 
    高手之谜 
    伤心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