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废话连篇
字体∶
6月4日贴旧文3篇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6-04 11:17:38 阅读人次:2259 回复数:5)

  
六四毋需平反


  
一转眼“六四”已经十五周年了。往事如烟岁月似水,我们不是长大了,而是变老了。唯有不变的是每到六四前后,一边是风吹草动,一边是草木皆兵。今年比较大的动作是北京的蒋医生出来呼吁“为六四正名”。虽然换了一种说法,其实质还是指望中共为六四翻案。陈某也是一个老看客了,今年应景文章想说的是六四毋需平反。

  
蒋医生言之凿凿杨尚昆曾对他说过“六四事件是我党历史上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将来是一定会得到纠正的。”有趣的是今年年初传说李鹏先生也想出来凑热闹,写了三十万字的“六四日记”试图撇清当年六四事件的责任。而去年年底推出的一本为老邓挽回声誉的政治小说《遗嘱》,据说又是邓家小姐指使的。一时真假难辨是非莫测。如果这些说法多少有些依据的话,那就是说当年的老大老二老三都已经想赖帐了。其实我老早就坚信在中共的档案里根本就不存在当年到底是谁下令开枪的原始凭证,在历史上这将是一笔糊涂帐。如果将来能找到替死鬼的话,大概才是平反的时候。

  
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所谓的平反,就是当年抓你打你关你是对的现在放你也是对的。我和我的同龄人大都亲历过共产党的平反程序,应该知道所谓的平反或者拨乱反正都是有尺度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右派的平反,老邓强词夺理说反右运动是没有错的,只不过扩大化了一点。虽然大家都知道最后只有五六个真正的右派没有平反,也就是说反右一不小心扩大了1000万倍。问题的关键在於如果右派们彻底平反了,那就证明反右反错了,也就很容易找到当年的责任者。老邓是个实用主义者,平反冤假错案的目的在於收拢人心清除异己,目的达到了也就该收场了。因此,你还希望六四在邓小平的徒子徒孙手里得到平反吗?设身处地权衡利弊,你也就可以完全放弃平反的念头了。这是六四不会平反的一个根本理由。

  
至於杨尚昆同志到底是否说过那样的话,他的儿子杨绍明出来说话了。他说 “父亲不会随便向一般人表白政治立场,但确曾向家人说过一番话,现在不是公布的时候。”名为否定实为肯定。你想如果老人家说的是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话,也就没必要等到将来再公布。这也就间接证明了蒋医生并非无中生有。这可能对那些等待平反的人士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不过,你再想想即使平反了又怎么样?中共难道会把老方小王请回去当政协委员?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平反了,可以想像到的平反结论也就是这样的:学生是爱国的,中央是正确的,坦克是压垃圾的,子弹是不长眼的,牺牲是无辜的,坏人嘛总还是有一些的。蒋医生们难道等待的就是这样的平反?六四果真需要这样的平反吗?不平也罢。

  
我之所以冒出这样的想法,受启发于近日读到的一本禁书《往事并不如烟》。作者是章伯钧的女儿,章伯钧就是至今没有平反的真正的老右派。章女士说,“我希望右派这两个字永远保留下去。它永远属於章伯钧,属於我最亲爱的爸爸。几十年的光阴似云烟一般飘散而去。父亲和罗隆基以未获改正的右派身份被历史铭记。我始终且永远为这个身份而自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字里行间透露着做人的骨气。不知那些成天囔囔着求中共为六四平反正名的人士读了这段话有何感触?

  
六四毋需平反。历史总会记得中国在自由化民主化的进程中,有人出过力,也有人流过血,这就够了。

  
2004年6月3日 《中文导报》【三千院】


  
 

  
 

  
温故知新


  
六四前后,本来想做点应景文章的,可是网上忽然蹦出一本叫做“六四真相”的书,炒得天翻地覆的,我也就不凑热闹了。后来找来一看,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绝大部份是从人民日报上都能找到的资料,只有八老开家长会那几段还算有些卖点,但是,只要稍微具备一点想象和推理能力的码字匠,是很容易干这种活的。不过,这种炒作毕竟给人们提供了重新思考六四的平台和基点。

  
离开喧闹的网络,我还是找出了一本关于六四的书,重读历史再思是非。这本书叫做《情义无价》,作者刘丹红是一个弱女子但又象一个江湖侠客。该书纪录了在六四之后最恐怖的时期,为了救助被通缉的所谓幕后黑手王军涛脱离险境,武汉、北京以及香港等地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勇气。我最早是在网上的《华夏文摘》那里读到这部书稿的,那时候作者还在国内颠沛流离之中。后来明镜出版社出了书,我又重读了作者笔下描述的那种久违了的水泊梁山似的豪气,我感叹一本书居然能对于我的思想产生如此强烈的冲击和震动。

  
中国民主发展史上不仅仅将记载那些呼风唤雨惊天动地的英雄人物,也将记住这些普普通通的名字:邬礼堂,肖远,陈汉华,刘丹红,刘汉宜,童崇武,蒋国廉,沈治祥,刘多斐,罗海星……正如邬礼堂被捕后声称的:“救护王军涛是出于我做人的准则和基本道义。我不可能在朋友遇难时出卖灵魂,这是一种本能的、自觉的选择。”所以,我看贯穿全书就是一个“义”字:道义、情义、侠义。作者笔下那些普普通通的人物无意间成了校正道义天平失衡的砝码。虽然由于叛徒“甫志高”的出卖使得整个设计周密的“护王行动”在最后一刻功亏一溃全军覆没,但是这也使得故事有了《红岩》似的狱中斗争的精彩篇章。

  
记得后来王军涛在《华夏文摘》上感叹过:“读完《情义无价》,我的心又一次被强烈地震颤。这是我出狱之后第三次体验这种震颤。第一次,在我飞往美国的途中,美国大使馆一秘向我讲述了我妻子为救助我出狱而奔走呼吁于世界各地的故事,我的心被强烈地震颤。第二次,当我在分别五年之后第一次重新拥抱我的妻子时,她向我讲述了几年来国内外同胞和国际社会为救助我及其他中国政治犯而作的努力。我的心再一次被强烈地震颤。”确实如此,作为书中的主角更没有理由不被那些不计名利的小角色所震颤。我因此而经常向没有读过此书的朋友推荐,看看六四前后这些小人物的思考、行为和遭遇,可能会更有助于全面透析六四。我也因此一直关注这个故事中各色人等的结局作为我思考六四的一个切面。

  
可是这世界变得实在太快,真可谓是事过境迁物是人非。尽管王军涛被捕后被判了最重的十二年却又是第一个被驱逐出境流放美国的,尽管王军涛在民运圈内一直保持低调因而口碑不错,但是前些天传来他和糟糠之妻终于劳燕分飞的消息却令人惋惜。后来,那本书的作者刘丹红费劲周折终于考了托福到美国读书;而那个当代甫志高除了对王军涛的父母表示终生不能原谅自己外,转身跳入商海,据说在北京做生意还很红火;只是我至今还不知道当年才弃文从商就因涉入王案而坐牢的邬礼堂们现在是否还活得好好的?

  
我把《情义无价》这本书好好地放回柜子里,又一个六四过去了。我想,只要人性还没有被物欲完全淹没,只要良知还没有被世俗彻底断送,那么当年无辜死去的鲜血也算没有白流,那些有幸坐牢的朋友们也还不算冤枉。

  
2001年7月19日《中文导报》【三千院】


  
 

  
 

  
六 四 记 忆


  
首先声明我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良民,六四时没参与游行示威没喊过反动口号没扔过砖头石块。但每年此时此刻耳旁仿佛又响起那隆隆的坦克声以及被坦克碾碎的民主。都说中国人的记忆力差,容易忘事。可我这个人至今没有什么出息,但是从小记性就好,总记住些不该记得的东西。

  
其实,说中国人的记忆力差,也不见得。你看一到五四六四这些敏感的日子,当局就神经兮兮地草木皆兵,刀出鞘枪上膛。你说他昏庸腐败,但在这点上比谁都保持着清醒的记忆,对于当年的抱薪救火之举至今没有公开的歉意,那就只好时刻警惕着被压抑的反弹。只是不知道身为阶下囚的陈希同是否还记得当年底气十足的“平暴报告”?

  
当然,“国内外阶级敌人”记忆力也不差,总是一有风吹草动就乘机兴风作浪。我看流传的所谓赵紫阳信和邓小平遗嘱明显是托伪之作,无非是对六四耿耿于怀借题发挥,可见捉刀代笔者之用心。其流传之广也足见老百姓对六四是记忆犹新的。就连不太关心政治的香港人,每年也有纪念六四的烛光晚会。不知道回归后的今年是否烛光依旧?

  
当年的“幕后策划者”也忘不了六四。曾读《王丹狱中回忆录》和包遵信《未完成的涅磐》,其中对街头政治清醒的反省使人觉得两位经过炼狱走向成熟。死难者的家属更忘不了六四,也是历史的责任感促使一位平凡的母亲丁子霖为安息六四的亡灵锲而不舍地奔波。这本是一次难得的历史契机,但中国人的肠胃显然还消化不了进口的洋果子。你赤手空拳地面对机枪坦克与虎谋皮焉有不败之理。中国人的义和团精神文革遗风犹存,不知道“动乱精英们”是否有所反思?

  
从记忆的角度上看,一个事件能使这么多人记忆,足以说明六四虽然以始作俑者死的死跑的跑关的关而告终,可败得悲壮。六四精神永存。可以套用毛的句式:六四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六四是宣言书,六四是宣传队,六四是播种机。六四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要廉政不要“帘政”。我注意到认真的编辑给文章中出现的六四加上引号,其实大可不必。六四已经成为一个专用名词,就象民主、自由、人权一样。岁月易逝记忆永存,每个人都以自己的大脑思考六四记忆六四。不知道编辑朋友是否以为然?

  
凭我的记忆,中国历来的造反要么是君子动口公车上书,一介书生往往天真地以为靠三寸不烂之舌可以讨得一碗剩羹残汤;要么是小人动手拉几杆枪劫富济贫扯一面旗替天行道做个山大王,待皇上划个圈招安纳降就忙不迭地感激皇恩浩荡。同时,在我的记忆里造反总是提着脑袋干活,所以,我要对“动乱精英们”说,这次政府没有把你请上断头台而送你去西方啃洋面包又不用你操劳护照签证,还不快点请个安道声谢?

  
引发我以此为题写写六四,是最近偶然读到一则旧闻:两年前法兰西自由基金会授予丁子霖女士“记忆奖” 时,丁在答谢辞中说过这样的话:“时间的流逝可以掩盖长安街头的血迹却无法抹掉血写的历史。历史是无情的,它无情地冲淡人们的记忆,也无情地勾起人们对往事的回忆。”确实如此,我每次到北京,总还是要去纪念堂看看老人家,毕竟我们都是喝狼奶长大的。然后,我总会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沉思片刻。我想,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为争取民主自由付出的太多太多,待到中华民族真正民主富强的那一天,我们应该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添加一行碑文:1949年以来为争取民主自由而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1998年6月4日《中文导报》


  




 回复[1]: 我就不找了。 刘大卫 (2007-06-04 11:25:02)  
 
  嘿嘿。

 回复[2]:  蛇 (2007-06-04 11:37:41)  
 
  > 有人出过力,也有人流过血,这就够了

  
说的真好!惭愧啊,那时大二,小喽罗一个,力没出过,血没流过,就是参加游行出了很多很多汗~~~ 五月二十几号就从北京撤退了,汗、汗、汗~~~

 回复[3]:  雪非雪 (2007-06-04 12:52:45)  
 
  看见题目,想起一件无关又相关的事。

  
……

  
算了,废话少说。

 回复[4]: 有关又无关?…… 刘大卫 (2007-06-04 13:05:19)  
 
  什么有关无关的,你什么都没说么……

  

 回复[5]:  薛东方 (2007-06-04 13:27:08)  
 
  又想起了那天民族饭店玻璃门上的鲜血....

  
不堪回首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连篇
    旧文新贴。战争与和平 
    知己知彼 
    旧文:赶时髦的谢晋  
    今天,你戴了几只表 
    恶搞万岁 
    还有2篇旧文 
    旧文:关注温元凯 
    6月4日贴旧文3篇 
    也说奴才 
    旧文:中国政治气候之预测 
    旧文:从样板戏说到翻案风 
    旧文:南巡十年祭  
    旧文:怕死 
    旧文:台湾梦 
    谁来拯救作家 
    王MM之死 
    旧文新贴:关于建立网上“文革博物馆”的建议 
    旧文新贴:假作真时 
    旧文新贴:知识分子 
    闲聊常识 
    英雄所见 
    稳定中国之研究 
    甜蜜的谎言  
    绑架论 
    游戏的另一种玩法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