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废话连篇
字体∶
谁来拯救作家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1-12 09:19:25 阅读人次:1225 回复数:2)

  在歌舞升平的气氛中全国文代会胜利结束。回到上海后,陈村在他的菜园论坛贴了一封公开信,致全国作协的金书记。良民陈作家此举并无谋反之意,只是为他的朋友史作家呼喊一声,救救史铁生。

  
原信自己去菜园看,简明扼要地说,作家史铁生陷于生存的困境,请求领导予以关注解决。史铁生长期瘫痪,近年又患尿毒症,每周三次透析治疗。而史作家目前的身份是北京作协的合同作家,我估计也就相当于临时工吧,拿一份基本工资而没有劳保。

  
陈村的公开信贴出后,有同情声援的,也有非议扔砖头的。我在他的公开信后面跟过一个贴子,本来想说点煞根的话,想想陈村是好心人做好事,实在是出於无奈吧。我只是说“总觉得陈村的信发错了对象。我看问题的关键出在医疗保险制度的不完善,得这种富贵病的显然不止一个史作家,如果还有张作家李作家也要透析怎么办?一个作协管得过来吗?还有,如果工人王铁生农民刘铁生得了这种病怎么办?国家的医疗保险管不管呢?”

  
事情的发展当然在大家的预料之中,这个年头只要动静闹大了,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也就增加,没过几天全国作协书记就屈尊下访以示亲切关怀。其实,案情本来也还不算太坏,北京市有关部门早已拨出专款用于史作家的治疗,比起普通老百姓,他简直是幸运死了。后来网络上的质疑之声越来越大,这大概出乎陈村的意外,他本来只是关注一位作家的具体问题,没想到由此蔓延成公众对专业作家存在之必要性的声讨。

  
平心而论,陈村并不是一个太喜欢出风头的人。我可以作证,此举并非一时心血来潮,N年前他就跟我谈起此事,设想在同行中募捐来解决史作家的困难,只是后来有关部门采取临时拨款暂时解决了问题。不过,他的思路确实还很传统很保守,在网络上被激进的朋友骂为前朝遗老也是罪有应得。

  
我浏览了对此事比较关注的天涯网和星岛网,发现大多数口水后面确有一些合情合理的见识,也不禁对这个问题稍微想了一想。

  
首先,健全医疗养老保险体系显得越来越迫切。所有生命的价值是同等的,并不因为你是作家就有享受特殊治疗的权限。以前医疗技术落后,得了肺病也要见阎王,那没办法,大家一起去见鬼。现在科技发达了,如果只是人为的或者经济的或者政策性的原因使得一个普通的生命得不到及时的医治而丧失生命的话,那么这个制度的不公平和不合理是明显的。

  
其次,被残害的知青,能否通过法律渠道寻求国家赔偿?不要过度依赖优惠政策或者开明主子。病残知青是一个不小的群体,包括陈村和史铁生,都是在非常时期强制性地送去农村插队落户而留下的病根。因此,他们的病体,某种程度上说确实是被迫害所致。现在不是强调要依法治国吗?中国人的法制观念不是越来越强了吗?中国人为了60多年前的老账还不远万里跑到日本打官司呢,知青下乡也不过是30多年前发生的事,现政府有义务为拆烂污的老毛买单。

  
至於官方的作协,我实在看不出他的存在有何积极意义。且不说一次又一次文代会要消耗多少纳税人的银子,单说专业作家,拿国家的工资写自己的文章,全世界也找不到这样的好差使啊。所以有吃皇粮的跑出来混淆是非为自己辩护,说什么专业作家也是纳税人,不足为怪。一个修鞋的,他领了工资要上班干活,收了顾客的钱要放入收银箱里。凭什么你作协的专业作家可以拿了工资不坐班子赚了稿费还可以往自己口袋里放?至少也要和老板分成吧。当然,如你知我知,老板是不会做蚀本生意的。

  
这样的作协养着这样的专业作家,可想而知哪里还会有好作品问世。作家本来是一种挺崇高的职业,干的是拯救人类的勾当。可是,很不幸的是现在的中国作家,靠乞讨靠恩赐过日子了。作家要自救,首先要拯救自己的灵魂。

  
《中文导报》2006/12/14




 回复[1]:  taya (2007-01-12 14:21:55)  
 
  错了错了,标题该改为,谁来拯救文人

 回复[2]:  陈梅林 (2007-01-14 00:04:59)  
 
  史作家是特殊情况,当然政府要管。

  
作家都要人救,谁来救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连篇
    旧文新贴。战争与和平 
    知己知彼 
    旧文:赶时髦的谢晋  
    今天,你戴了几只表 
    恶搞万岁 
    还有2篇旧文 
    旧文:关注温元凯 
    6月4日贴旧文3篇 
    也说奴才 
    旧文:中国政治气候之预测 
    旧文:从样板戏说到翻案风 
    旧文:南巡十年祭  
    旧文:怕死 
    旧文:台湾梦 
    谁来拯救作家 
    王MM之死 
    旧文新贴:关于建立网上“文革博物馆”的建议 
    旧文新贴:假作真时 
    旧文新贴:知识分子 
    闲聊常识 
    英雄所见 
    稳定中国之研究 
    甜蜜的谎言  
    绑架论 
    游戏的另一种玩法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