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爱国反调
字体∶
关我钓事

陈某 (发表日期:2012-10-18 19:36:33 阅读人次:1493 回复数:17)

  早已有言在先,关于爱国的话题不想再多罗索了。爱国的话卖国的话老生常谈了无新意,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查阅陈某的爱国系列,还有那篇人气或者气人的“笑谈旅日华人的尴尬”。不过,最近打开新闻满眼钓事,避之不及,且有海内外朋友找上门,问我钓事之前因后果。那就重复几句老话吧。

  
今次钓鱼岛事件高潮之前,微博上看到一个为国分忧的朋友大喊“急死了”,真叫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回说:哈哈,你老人家着什么急啊。钓鱼岛是谁的,跟你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后来,这位朋友的帐号被新浪封掉了,也算是英勇就义。看来钓鱼岛和你我还是有点关系的。918前一天,打开QQ,跳出一行醒目的大字。是老丈人写的:告诉某某(也就是我儿子啦),钓鱼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义正词严,容不得半点商量的外交部语气。其实,所谓的“自古以来”是自古以来最无厘头的说辞。

  
钓事的第一个大问题,也就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钓鱼岛到底是谁的。网友东京博士研究三十年得出结论说:钓鱼岛100%是日本人的。我根本没有细看他的引经据典,谁也不可能用有限的书本知识来厘清历史上的糊涂账。几千年没有搞清楚的问题,凭你我的智商也就算了。我只是想说,钓鱼岛是中日有争议的领土。中共倡议搁置争议,首先就是承认有争议。至于现状,日本人长期控制着,也是不容否定的。顺便说一句,东京博士的反论长贴至今还挂在国内的网站上,这倒是一个意外。

  
那么,按国际惯例,如何解决争抢公用面积的邻居纠纷呢?基本上有三条道路可选。一是和平商议,可是中日双方都不愿意坐下了谈判的。二是法庭解决,中国人胜算也不大,否则老早就上国际法庭了。那么,就剩下第三条路了:打。谁赢了就是谁的,这是解决领土纠纷最为有效的手段。打仗,对于阿共来说,就要考虑后果。你真的能赢么?你准备下多大的赌注呢?弄不好会倾家荡产滴,攘外还是先得安内。目前这三条路都行不通,维持现状将是近期内双方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至于国内的垃圾趁机浑水摸鱼打砸抢,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丢脸,根子在于制度。愚蠢的执政者故伎重演乱打民意牌,爱国主义确实是一帖春药,谁喝了谁嗨,可是一旦嗨起来拦也拦不住。万幸的是,现在的当局者终于知道义和团是非常不靠谱的,这是比当年大清政府高明的地方。因此钓鱼台必须小心翼翼地控制钓鱼牌爱国兴奋剂的药量。小打小闹也算是怡情养性,只是苦了那些被挑起欲望而满足不得的小愤青。大势所趋,抵制日货不如抵制蠢货已经成为国内有思考能力者的共识,这当视为历史的进步。

  
看到微博上旅居日本的朋友幽幽地伤感。我说,你应该高兴才对。我依旧这样开导周围的朋友:中日差距越大,我们越是合算,是不是?没有白来日本啊。所谓的紧张,本是中日两国的一小撮爱国人士在制造紧张。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看客就非常乐观,打起来才更好玩。据不可靠的消息来源说,大陆的保钓渔船,每艘补贴燃料费10万人民的币。千船竞发,浩浩荡荡。结果根本没有到达钓鱼岛周围,不知是油费没有到位还是渔民的狡诈。台湾渔民的油费补贴,有后台老板出资500万台币,总算开到了钓鱼岛附近兜了一圈。钓事本是政治家之间的大事,爱国秀千万不要把无辜的渔民当炮灰。

  
老谋深算的小平同志当年说过,解决钓事我们这一代智慧不够用。网络的发展显然开拓了人类的智慧。这次看到网友提出抓阄,这倒是一个新思路。剪刀石头布,估计日本人民普遍愿意接受。我还在网上提出钓鱼岛不妨“球有化”,这是我的创意。后来发现这个思路与老唤同学几年前提出的钓鱼岛理想国有异曲同工之不现实。我毅然决定放弃这个发明权,如果将来谁发奖的话给老唤算了。最近还常有国人问,日本民众到底如何看中国。简而言之,犹如国人看朝鲜,上海人看乡下人。不是世有西朝鲜一说?文明进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最后,作为一个资深的爱球主义者的忠告:人生短暂,活得快快乐乐,足矣。钱财是身外之物,钓鱼岛更是,关我钓事。

  




 回复[1]:  科长 (2012-10-18 19:38:27)  
 
  不好意思,同学们忙着吵架,科长我忙着加班。忙里偷闲码了几行字,发在今天的中文导报上。欢迎砖头,欢迎献花。哈哈。

  


  
继续加班中

 回复[2]: 尖阁诸岛的事,中南海显然是有争议的 张三 (2012-10-18 19:47:57)  
 
  而且显然没有搁置。“东京博士的反论长贴至今还挂在国内的网站上”,不是一个意外,而是这次反日的特别现象。日方的主张和证据,都能基本完整地被传达到中国,甚至通过主流媒体。在微博上的讨论也不被删除。人人网的那个日方证据长帖,删除了两天,又恢复了。2005年反日时候,这类讯息不是发不出去,就是发出了也被删除或至少禁止讨论,更不会上中国媒体。

  
幕后允许这个情况出现的,和幕后允许这么多城市反日游行的,肯定不是同一个或同一批人。

 回复[3]: 管?关? 日奸 (2012-10-18 20:52:33)  
 
  

 回复[4]:  閻語 (2012-10-18 21:14:55)  
 
  管閒事兒的,你就甭管了吧!關你什麼事兒?你管管你自己唄!

 回复[5]: 这个张三好像是真的 科长 (2012-10-18 21:07:34)  
 
  谢四楼管闲事的

  

 回复[6]: 小心别让我管上你 日奸 (2012-10-18 22:49:48)  
 
  那个把汉字写那么复杂的。浪费墨。

  
且嘴巴张那么大。虫牙都探头探脑的。

  

 回复[7]:  邓星 (2012-10-19 01:13:39)  
 
  贴出来啦。。拜读。

 回复[8]: 最终解决法 水双 (2012-10-19 08:55:03)  
 
  把那些岛炸了。

 回复[9]: 改名叫“山羊岛” 真有意思 (2012-10-19 09:50:12)  
 
  开联合国会时,把实际生活在岛上那白白的可爱的山羊请去,人类与动物平等磋商 中日共同学习研究“山羊语”,倾听山羊的心声

 回复[10]: 呵呵! 小林 (2012-10-19 12:59:08)  
 
  〈〈基本上有三条道路可选。一是和平商议,可是中日双方都不愿意坐下了谈判的。

  
现在中方倒是明白过来,有意坐下谈判。

 回复[11]: 呵什么呵!那不是能谈判的·...... 深层次 (2012-10-19 19:18:05)  
 
  日本说中南海是日本的固有领土,30年代就占领过,那时候还没有中华人民中和国。咱总不能建议吧中南海炸掉或者中日台各取三分之一吧。

 回复[12]: 水双de办法我也想到过 科长 (2012-10-19 21:21:20)  
 
  不就是几块烂石头,联合国做个决定,把他炸了就是

 回复[13]: 今日微博 科长 (2012-10-20 10:14:20)  
 
  开自己的丰田车,让他们去喝地沟油吧

  

 回复[14]: 朝まで没睡~ 三国天下 (2012-10-20 13:04:19)  
 
  


  

 回复[15]: 炸岛不如挖地道 日奸 (2012-10-23 17:07:34)  
 
  挖海底地道。

  
把油之类都抽走。从海底。

  
而且不留痕迹把柄。

  
更阴险,狡黠狡诈。呵呵。

 回复[16]: こいよオラ!!オラ!! 正式党员 (2012-10-25 23:07:47)  
 
    ___

  
/   \

  
/ ─    ─ \

  
/  (●)  (●)\

  
        |   (__人__) | <こいよオラ!!オラ!!

  
,.゙-‐- 、  `⌒′ ,/

  
  ┌、. /   ヽ ー‐<.

  
  ヽ.X、- 、 ,ノi  ハ

  
⊂>'">┐ヽノ〃 / ヘ

  
入 ′// ノ  } ,..,.._',.-ァ

  
/   `&#65392;''"′  ,'  c〈〈〈っ<

  
/__,,..ノ ,ノヽー'"&#65417;

  
  {′    /``¨′

  
/′¨`'''‐&#65380;._,'\

  
∨′   `ヽ、 &#65417;   &#65438;ヽ

  
  ∨ヽ _,,..-'"`ヽ

  
∨     〈-=&#65380;.__ }

  
ヽ、 } ``7‐-./

  
      ヽ   &#65432;  /′ノ

  
      /′, {     / /

  
{ ! ,&#65417;  ,/′

  
      !// `‐-&#65380;

  
! ,/ &#65438;ー''' &#65392;---'

  
    ',/

  
{   }

  
      &#65438;Y `ヽ&#65380;

  
      &#65438;&#65392;--‐'

  

 回复[17]: 炸了太可惜。 自带板凳 (2012-10-26 11:20:56)  
 
  把那几个岛挖走,摆在天安门广场上,中国人就该满足了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爱国反调
    中国到底 
    日本到底 
    美国到底 
    关我钓事 
    笑谈旅日华人的尴尬 
    爱国游行 
    爱国心病 
    爱国特区 
    爱国帽子 
    爱国痰盂 
    爱国乱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