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网络生存
字体∶
有关电脑的3篇旧文

陈某 (发表日期:2010-07-23 17:55:59 阅读人次:1075 回复数:3)

  搞不定的电脑

  


  
(发表日期:2000/6/8)

  


  
经常有朋友对陈某说:“你干的行当好,能赚大钱。”“哪里哪里,打打工混口饭。”我的自谦倒不是说明我虚心,实在是有点心虚。看看左邻右舍,一个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尤其是楼上的李先生隔壁的张博士,满腹经纶旁征博引自成一家,陈某只有自愧弗如了。

  
陈某搞了十几年电脑,学了十几种计算机语言,从 BASIC 一直到 JAVA 。要是把精力都化在学外语上的话,现在大概也已学到爪哇语了,绝对是个语言专家什么的。可是电脑语言又有什么用?ALGOL,FORTRAN ,PASCAL 早已无声无息,即使是曾经那么人气的 COBOL 语言也是日落西山了。你看,那小报记者写了十几年花边新闻,还能凑成洋洋万言的《重大事件亲历记》,而陈某的经典著作都是在 DOS 下用 C 语言和ASSEMBLE 写成的,在 WINDOWS 下连动都动不了。要是出一本《陈某程序大集锦》会有读者吗?所以,电脑的干活也是吃青春饭呢,冷不防一旁窜出一小年轻,唰的一下子就把你甩在后头。陈某自惭形秽,已感到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

  
某天陈某忽发奇想,假如一个政治家,一个诗人,再加上陈某,到大街上随机找十个人,谁最会受到欢迎呢?答案是显然的。政治家特别擅长花言巧语,不管是抽象的人权自由还是具体到改善社会福利,没准最后会引来几百人的喝彩;诗人可以谈谈唐诗宋词李白杜甫什么的,就算胡绉几句朦胧诗,也定会有三五听众叫好;最惨的当是陈某了,讲 BASIC 可能还有知音,如果讲到 C++ 语言时,最乐观的估计也就剩俩:一个打嗑睡的,一个呆头呆脑的。陈某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你若不信,我可以和你打赌,赌一个硬币也行。电脑就是一种实用工具而已,像榔头锯子一样,实在是上不了台面的事,而人脑则是制造工具的工具。所以搞电脑自豪不起来,只能有点自卑。

  
如果哪位搞电脑的搞得自我感觉良好的话,那一定是自欺欺人了。即便是 I T 行业的大亨,也至多是各领风骚三五年。你看那李敖能口出狂言,五百年内白话文老子天下第一第二第三的,你比尔盖茨再牛逼也没有本钱向后人叫板。因此,再有谁对我说你干的行当真好的话,我也只能这样回答他了:好什么?大家都这么说,在日本男的搞电脑和女的干××一样赚大钱。确实如此,只不过出卖的部位不同罢了。陈某实在已自感人老珠黄。

  


  
-----------------------------------------------

  
程序美学

  


  
(发表日期:2000/11/16)

  


  
编了十几年的电脑程序,既没有达到“干一行爱一行”的境界,也还没有落到“干一行怨一行”的地步。只是听其自然,越陷越深而不可自拔。究其原因,大概是程序中的美吸引了我。

  
写得漂亮的程序,不亚于一首诗或一幅书法作品,这决不是我的夸张。你可以看看那些高手的杰作,布局严谨,错落有致,层层相嵌,行行入扣,恰当的分段、到位的名称和适度的注解,既增加了可读性又提高了美观度。一个老练的程序员编写的程序,其中的子程序或函数的长度是不会超过一个页面的,平衡,和谐,自然,流畅,处处蕴涵着美学的基本要素。

  
当然,这些还仅仅是形式美。从内容上讲,好的程序也通过一行行代码的质感体现出一种内在美。记得十几年前,刚和日本人打交道时,谈论开发费用是以程序的行数来计算的,那时候一个程序员每天的工作量大概是 500 行代码,这绝对是一个傻瓜制订的对付笨蛋的标准。一个蹩脚的程序员可以靠冗余的代码来混加班费,活活气死那些精益求精的行家。好在现在整个软件开发的大环境在改编,那种计件方式也无疾而终。

  
我在搞程序时和我作文一样,喜欢追求精练。能够用一行语句到达的功能,我决不会分成三四行来写。记得读大学时,读过一个叫克努斯的美国佬写的“程序设计技巧”,绝对是一部经典著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第三卷,专门讲“排序和检索”,不知现在的大学生还看不看这些书。尽管这有点象体操运动员的高难度动作,可能一下子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可是,在空中翻转 720 度,会给人带来一种美感一种力量。

  
曾收集了不少资料,想写一些关于“程序设计中的美学”的文章,后来由于东渡而作罢。但是,对于程序美学这个题目一直是耿耿于怀的。看到一个设计新颖的界面,读到一段妙趣横生的代码,总会有一种触目惊心的体验。

  
至于程序中的BUG,确实是令人头疼的问题。据说WINDOWS大大小小的补丁有上千个,由此招来不少非议。实际上,很早就有人试图证明程序中的BUG是个常数,顾此失彼捉襟见肘是经常发生的事。如何尽量减少程序编码的差错,和提高程序设计的技巧有关。一时练不出翻几翻的花招,不妨先来点平朴的动作,学一点美学的基本知识,即使出错,也要错得有趣一些,体现出一种大度一种残缺美。

  
-----------------------------------------------

  


  
网事忧忧

  


  
(发表日期:2001/3/1)

  


  
不久前和朋友聊天时说起十来年前的事,在国内给日本老板做好程序要跑到邮局去邮寄磁盘,还要到有关部门去开证明,以证实我寄的磁盘里没有国家机密。他听了哈哈大笑,好像还有点不信的意思,不相信制定政策的同志是如此的愚蠢和死板。说实话我也是当笑料谈的,往事悠悠。

  
可是最近回国到邮局去给远方的亲戚寄一盒生活录象带,邮局说照规矩还是不能寄的,但看看我长得不像坏蛋其实他也想赚点钱就眼开眼闭了,只是反复叮嘱我邮寄内容千万不能写录象带。事实上我知道这是他们的老规矩,原以为开放这么多年了交通发达了英特网也普及了这种规矩早该废了,可那服务员的严肃表情提示我还得入乡随俗。

  
如果你以为我是小题大作那就错了,我只是借题发挥而已。最近在网上又遇到了两件小事,使我对国内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有了新的认识和体会。

  
一次是到朋友的聊天室聊天。因为聊天室设在国内那也就风花雪月了,后来和朋友开玩笑,说你是不是也练法轮功了?谁知显示出来的结果居然过滤了法轮功三字,朋友不知我之所云。其实我对法轮功那玩意儿也挺讨厌的,譬如他们老是喜欢往我的信箱里塞垃圾。于是我就再和朋友说共产党就是英明就该灭法轮功。可这下好了,共产党三字居然也被屏蔽掉了。好笑,那聊天室的主人怕惹事生非就乾脆把敏感的词全部过滤了。这下反而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要试试看他们干得是否彻底,我就对朋友说我要喊一句共-产-党万岁行不行?终于发上去了。注意到我在关键词中我加了小小的一横,就蒙混过关了。其实这一招倒是法轮功教我的,他们的垃圾里经常加上一些小符号就可以贴到国内的论坛上去。所以我要提醒国内的同行们最好修改一下程序,乾脆把“法”字全部滤去,反正这不是讲法的地方。

  
还有就是前几天发生的事。我在国内某个比较有名气的网站申请了一块支持留言簿的免费空间,我也知道他们的规矩,只悄悄地把我的留言簿放在那里。也该怪我无事生非,正好在更新自己的网页,就把新做的一部份网页传上去看看效果,没想到革命群众眼明手快(可能也有自动判别的程序)不到两个小时那个网站就给我发来休书关闭了我的账号,说是“涉及敏感的政治话题”,就一枪给毙了,“如有意见可以投诉”,态度倒蛮好的。哈哈,我要投诉的话也不会找他们。所以我还是很客气地回了信,表示理解。转身我只好改名换姓又重新去那网站申请了一块免费空间。

  
唠唠叨叨了半天,无非是想说明一个问题:中国走向民主自由法治的道路还是相当漫长和曲折的,前途是不是光明我还不知道。本来我还想写几句更加刺激的话,文章从来是越反动越精彩的,可毕竟是身处零丁洋里惶恐滩头,不说也罢。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要加上一句:愚民政策有术有效但也有限。

  
这篇短文是由磁盘提起的,就再讲一个关于磁盘的小故事作为结束。九十年代初,郭罗基不幸从老革命堕落为自由化老祖宗以后,终于被恩准出国流放,于是临行前把历年来写的革命文章反动文章统统拷贝在四张磁盘里,可是在过海关时被年轻聪明的海关人员轻而易举地查出没收,然后一脚踢出国门。但是郭罗基心里正暗暗好笑,原来那四张磁盘的备份早已托人带往自由世界了。几年后他在一本回忆录里不无讽刺地写道,我当年跟共产党闹革命搞地下工作时,还没有那些毛头小伙子呢。

  


  
-----------------------------------------------

  
学术问题

  


  
(发表日期:2004/4/15)

  


  
随手翻看最近一期的“日经软件”杂志,居然看到一个“算法专辑”,非常稀有的感觉,好象在流行歌曲横行的年代里听到一首优雅的古典曲子那样。杂志的编辑在导言中说,尽管计算机的系统环境和程序语言的发展突飞猛进,可是基本算法还是没有变。确实如此,我理解编者的一片苦心。

  
记得刚进大学时,班主任就提醒我们,你们要记住,在大学里学的内容可能一辈子派不上用场,可是学到的思考方法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将是终身受用的。现在越来越觉得有道理。我回忆大学的课程,有两门是最有兴趣的,那就是“计算机算法”和“图论”,那是比较有趣的课程,并且两本教材也是很经典的。毕业以后,在我的办公桌上一直放着计算机科学的权威克努斯的经典著作《程序设计的技巧》第二卷“排序和检索”。无聊的时候烦恼的时候读一段算法,顿时会忘乎所以。当然,我只是作为一种兴趣而已,从来没有作过深入的研究。

  
我今天要说的是读大学时有个本家,专攻算法简直是废寝忘食走火入魔。忽一日,他激动地对我说找到一种新的排序算法。当然,这个算法到底是否有效我是吃不准的。其实,不仅我看不懂,教授们也有疑问。现在看起来问题也许出在陈同学的表达能力,几个教授背后互相议论着是不是可以写上肯定的评语。那时候在学报上发论文都要有教授推荐的,还要论资排辈。如果往国外发论文要学校有关部门的红印,证实没有涉及国家机密。陈同学把论文寄给了国外的一家计算机杂志,主编是鼎鼎大名的格里斯,写过几部经典的算法大作,我们的算法课程参考教材就有他的原著。陈同学很快地收到了格氏的回信,回信对算法的评价很高,但是建议陈同学简化论文,尽量用简洁的词句来表述。我想,陈同学那时的英文水平要表述这样复杂的算法可能确实有点难度。为了尽早发表他的成果,他马上尽力改了一稿邮寄到美国。格里斯又很快地回复给他一个几乎重新写过的文本,让他作最后的确认。陈同学十分感叹地对我说,到底是美国权威,行文简练地把如此复杂的算法表达得清清楚楚。陈同学当然表示同意,然后,依照国内惯例,把格氏的大名列在他的署名之前。

  
过了几个月,陈同学收到了刊载他的论文的杂志,署名就是他一个人。即使在论文结尾的鸣谢中,也没有出现格氏的名字。陈同学感慨万千,而此时他的论文中文版还在排队等候发表。这件事给我的印象也是非常的深刻,以至於过了二十来年,我还能清晰地记得事件的整个经过,而且我可以保证没有大的差错。从此,陈同学崇洋媚外一心一意早日成为“美人”,后来,果然以此论文为敲门砖赴美留学了。再后来,他是我们同班同学中第一个获得博士学位的。我想,这个算法也相当程度优化了陈同学的命运走向。如果当时遇到的是一个徒有虚名的权威的话,他的论文很可能被扔进废纸篓的。

  
我说过我是一只百搭,和任何类型的朋友都能保持融洽的接触。陈同学赴美近20年,一直和我保持着通信联系,尽管我向来是不学无术不务正业的,他依旧会寄一些最新的论文给我指正。现在当然更加方便,有电子邮件,还有他自己苦心经营的贴满论文的网页。

  
做学问首先是做人,这句话不是我的发明。在和朋友的闲聊中,我不止一次引用过陈同学的例子,也有朋友鼓励我用文字记录下来。有感于国内学术界弄虚做假越来越流行,除了徒有虚名以外,经常还会看到一些院士教授抄袭论文的笑话,崇洋媚外学到的是皮毛而不是本质的东西,这大概就是我们始终和先进国家保持距离的原因。缺少大家风范和绅士风度,即使偶而搞出一些成绩的,也很容易地露出小人得志的暴发户气息。当然,这已经超出学术问题了,根本不是常规的算法所能解决的问题。

  


  


  




 回复[1]:  海边星空 (2010-07-23 22:27:21)  
 
  只是为了让大家不被谎言欺骗与愚弄,他们才冒着生命危险发邮件的,毕竟兼听则明么。虽然这种做法是有点冒昧了。

 回复[2]:  赵然 (2010-07-23 23:25:55)  
 
  哈哈

  
第一段写的好

  
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啊

  
我是,对电子机器,数字

  
一看就晕,就连装双系统的我都惊为天人

  
汗。。。。。。。。

 回复[3]:  海边星空 (2010-07-25 21:36:39)  
 
  人们都有先入为主的思维习惯。接触一件事物时,无论是好是坏,等到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物时,都会不自觉的用先前的认识来再次评判它。

  
但即使是一些自己根本就没有亲自接触过的事物,只是听别人的评说,从而在自己头脑中造成了印象,也能使人产生先入为主的观念。这种习惯的思维方式很不好,它促使人失去正常的理智。

  
特别是一些由中共主导所做出的对某一事物颠倒性的批判时,人们更是在心中产生恐惧的阴影。这种阴影能影响人的一生。相当多的时候,中共就是用这种方式进行愚民的。

  
举个例子:

  
中共夺取政权有一个最荒唐的理由就是杀地主,它们把地主说成是统治阶级,抢走人家的土地后,还把人杀掉。这种现象持续到它夺取政权后相当长的时间。

  
可是地主是什么?他们大多数不过就是一些拥有土地的富裕农民,而他们的土地也大都是通过祖祖辈辈的辛勤劳作积攒下来的。你共产党抢人家的土地本来就说不过去,抢就抢了呗,可你得给人家留条活路啊。中共不但把人杀了,还要殃及他们的子女。中共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分得土地的农民好死心塌地的跟着它走。

  
但想想看,中共抢走土地后,土地的所有权是谁的,它自己说是分给了农民,甚至冠冕堂皇的说土地是国家的。实际上,中共通过土地的这一简单变换,在农村造成的恐怖环境中,它自己做起了真正的地主。中共把地主描绘的形象没有一个是好的,这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深深地扎下了根。

  
尽管后来中共不再讲阶级斗争了,可是提起地主来还有一些人仍然津津乐道的说起当年斗地主的壮观场面。发展到今天,人们发明的网络游戏“斗地主”中地主那丑陋的形象仍然被广大的民众所接受。关于地主的阴影不自觉的压进相当多的中国人的头脑里。

  
当然,中共给老百姓树立的对立面还有很多,象当年的“地富反坏右”,“反革命分子”,“反动分子”,象八九年六四学潮时的“反革命暴徒”,这些形象,不管中共平反没平反,民众头脑中都留下了不同程度的阴影。这些阴影的持续存在,就是中共的执政基础。

  
说起法轮功,尽管经过法轮功学员不辞劳苦、不畏生死的讲真相,还是有一部份人去不掉中共有意在他们头脑中投下的阴影。一提法轮功,他们首先想到了中共的造谣。这些人们不能理智的全面看问题,只听中共单方面的宣传。这当然不能全怪这些人们,没有中共的恶意诬陷造谣,人们哪能有这样的认识?

  
今年七月十七日,加拿大举行的纪念法轮功反迫害十一周年的活动中,一位法轮功新学员登台发言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她说:当时在北京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时,我对共产党的宣传想都不想的确信无疑地相信,心中对法轮功产生恐惧。尽管电子信箱收到过法轮功真相资料,看都不看就删掉。后来出国后,有个很好的朋友,有一天突然告诉我她开始研习佛法了,我就跟她探讨,再后来她告诉我她炼的是法轮功,吓了我一跳。但是出于对她的信任,我就开始上网找书看看,结果一口气读完,感觉非常好。我曾研习了许多佛法的书籍,只有法轮功的书解开了我多年不解的疑问。”

  
这位学员来自北京,是个非常单纯善良的女孩,从小对修佛很感兴趣,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法轮功就是修炼。中共在她头脑中投下的阴影她是很长时间才去掉。她说:“尽管我从此开始炼法轮功了,但是共产党谎言宣传的阴影在我头脑中很久才去掉。”

  
象这样的青年可真不少。他们与法轮功无怨无仇,干吗为什么要反对法轮功呢?可是他们头脑中留下的阴影不都是中共的谎言宣传所造成的吗?当他们一旦真正开始认识到法轮功,也才真正的洞悉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险恶用心。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网络生存
    微信微事 
    电脑三题 
    打赌记 
    日记和博客 
    有关电脑的3篇旧文 
    智商鉴定法 
    IT三国志 
    拉偏架及其他 
    作文和吵架 
    红烧肉秘籍 
    玩论坛 
    流氓来了 
    网络辩论指南 
    不是说电脑 
    相逢MSN 
    为小众菜园默哀 
    在菜园白相 
    “百搭”说  
    说说网友  
    伪 装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