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网络生存
字体∶
“百搭”说

陈某 (发表日期:2006-03-18 09:01:20 阅读人次:1404 回复数:1)

  “百搭”,就是扑克牌里那两张比较有用的牌。可能这种称呼流行于南方,也有人称为大王小王大怪小怪的,反正是大大的厉害。在扑克牌的许多玩法中,譬如曾经风行上海的“大怪路子”,这两张大小怪可以替代任意其他花色和数字。只是在生活里,称一个人为“百搭”,好象就有点大不敬了,甚至是贬语。

  
依我看,百搭总是有益无害的。尽管一个人是否喜欢说话大概和性格有关,但是,性格也是可以改变的。我现在隐约记得,我在大学时代和女同学说话还是要脸红的,那时候大概还只是一个小三子。后来,不知不觉地演化为一只“百搭”,当然也有朋友客气地恭维我,说那是平易近人。以前在上海时,即使修鞋或者自行车补胎,也会和摆摊位的民工聊上半天。坐出租车,更是接触民众的好机会。其实,贩夫走卒也不乏精辟的议论,譬如,我曾听得一司机发牢骚说,“三个轮子是为老板转的,一个轮子是自己的”,绝对生动和深刻。那些成天闷在车厢里的司机,可能更加渴望交流和发泄。这在日本也差不多,那天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聊到中国即将开工的新干线,那司机谈起新干线和磁悬浮的差异居然也是滔滔不绝。

  
性格的改变也许是源于人生观的进化。我现在以为,人生经历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就是人和人的关系总和。你不可能经历所有的悲欢离合阴晴圆缺,间接体验冷暖饥饱酸甜苦辣无疑是一种最为有效和可取的方式。“百搭”,则是一种比较实用的手段了。尤其是和没有一点利害冲突转身可能这辈子再也不会相遇的人交谈,往往更能不戴面具地推心置腹。如果缺少了和活生生的人的接触,所有的经历将变得干巴巴的。我现在想起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在上海的一段经历,在一家外资企业做了三年维修医疗仪器的工程师,三年中结识了十几个朋友和几十个客户。有时候修理完仪器后,还会和操作员聊上半天,甚至于经常帮忙解决一些非本公司产品的问题。虽然现在基本上失去了联系,有时会觉得那段生活很是遥远和朦胧。可是,一旦想起那些朋友们,记忆中的细节就会被激活起来。

  
大概也正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擅长瞎搭讪,极大地丰富了我业余作文的话题和语言。我可以奉陪革命老前辈谈谈精神文明建设的伟大意义,也能够和邻居李大妈说说最近青菜的价格和青鱼的几种烧法。多年以前,在一次作家签名售书时,居然“百搭”上了一位剧作家,由此成为忘年之交,被他称为富有戏剧性的相识。近几年在中文导报上涂鸦,也和笔会版面的许多“邻居”有书信往来。在日本的大多数华人社交圈子很小,找人聊天也成了一种比较奢侈的活动。幸亏有了网络,“百搭”者才如鱼得水如鼠掉入油缸。我刚才粗略地统计了一下,网上的朋友已经远远多于现实生活中的朋友了。有网友对我说,关于朋友,就是某个阶段同行的人。人生在不同的时候遇到不同的人,然后走一段就分手了。好象透彻着些许无奈,但是,如果能和更多的朋友同行,人生路上就不再寂寞和枯燥。

  
上星期在附近新开张的中华料理店买北京烤鸭,和店主又“百搭”上了。聊到后来他说他想请我这个冒牌厨师帮他做正宗的中国水饺,我说等哪天公司倒闭了我一定到你这里来打工。本来我的履历表很可能只要短短的几行字就可以了结的,但是,我通过百搭式的交友扩大我的视角,延长我的视线,丰富我的视点,开拓我的视野。也许将来我写回忆录的时候,有一个章节的题目是“我愿做百搭”。(2002)

  




 回复[1]: 嗯。 我是局长 (2007-03-29 10:21:06)  
 
  现在上海还打“大怪路子”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网络生存
    微信微事 
    电脑三题 
    打赌记 
    日记和博客 
    有关电脑的3篇旧文 
    智商鉴定法 
    IT三国志 
    拉偏架及其他 
    作文和吵架 
    红烧肉秘籍 
    玩论坛 
    流氓来了 
    网络辩论指南 
    不是说电脑 
    相逢MSN 
    为小众菜园默哀 
    在菜园白相 
    “百搭”说  
    说说网友  
    伪 装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