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网络生存
字体∶
相逢MSN

陈某 (发表日期: 阅读人次:1367 回复数:1)

  人的记忆是最靠不牢的东西。我现在使劲地回忆在MSN上是和谁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想了三天三夜还没想起来。是东京的老杨还是多伦多的小姚?

  
联想起年轻时学党史,如此出类拔萃的伟人们居然忘记了是哪天开天辟地的,后来只好凑合着定为7月1日。当时只觉得有点搞笑,现在倒有点同病相伶了,毕竟过去好多年了,人的大脑是一个模糊记忆系统。

  
不过,虽然不能回忆起精确的日期和时间,发生在MSN上的故事还是历历在目栩栩如生的。对我这种喜欢写字的人来说,MSN会话无疑是笔谈闲聊的最佳形式,后来发展到音频通话图像传情,和打电话一样就不好玩了,缺少了文字游戏的乐趣。而流行甚广的电子邮件,又没有即时会话的节奏和气氛。

  
既然人的记忆靠不牢,那么就查找文字吧,好在我早期与朋友通信和聊天都是存底的。考古过程也是十分有趣的。

  
想当年和自称为“飙哥”的网友聊天,历经数日断断续续地敲字。这在我的MSN史上是比较重大的事件。我现在从信箱里找到一份原始聊天记录,2001年12月12日。飙哥说喜欢文学,我嘲笑著说这世道满街都是文学青年呢。唇枪舌箭之际,还不乏自我吹嘘的言辞:“上网有些年头了,至今还没有干过坏事”。飙哥对文学和在日生活有许多独到的见解,若干天以后才知道所谓的飙哥是一位毕业于中文系的女性,她起初横竖不肯脱下面具,只说江湖上大家喊她飙哥。飙哥还是我在MSN上最早遇到的蒙面人,这一点是可以十分肯定的,但是我们聊天的气氛非常友好不伤和气,不象后来遇到的那些生猛的高级动物。

  
2002年某日,一个凶神恶煞来势汹汹杀气腾腾地冲上门来把我的文字骂得一文不值。问题的关键是我身在明处她施的全是暗器。用“她”,因为我从文字中还能辨别出一点性别信息,我还认定她已经认真学习过我的全部文字企图找到攻击入口,因为我胡说八道的文章确已被她挖掘到许多把柄,而她唯一留下的线索只是一个“洁”字。於是我发动群众锁定范围全球通缉,其间一度还误认是某个老同学在扮鬼弄神。想想那时无聊至极,苦战六六三十六小时,使出看家本领终於摸清了她的真实底细来龙去脉。一开始我就觉得她的反话连篇只是一种卖弄装酷的表现而已,事实果然如此。陈某由此练就一身擒拿术,以后降服蛮横无理的VMM之流就显得比较驾轻就熟游刃有余。当我一口咬定和VMM是校友时,她对自己身份的泄露显得惊慌失措,其实我只是略施雕虫小技而已。

  
踏进网络世界以来,我一直以真名实姓闯荡天下。在那些喜欢隐名埋姓套上漂亮马夹的人眼里,似乎既不潇洒又不浪漫,可是,我至今以为用真名实姓在对话时首先占据了一个制高点,这大概就是真实的力量吧。不过那时候我很愚蠢,自己很死板地实行著“实名制”,还对网友的真实身份特别苛刻,对於来路不明的非得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现在觉得真名实姓好像并不重要,许多知名知姓的朋友,转眼间就在网络世界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使是有名有姓有大头照的,也不能保证人家和我一样说的完全是真话啊。曾经在MSN遇到一个老乡,闲聊中说了一个十分动人的故事,我也就速记成一篇“听来的故事”,甚至很热情地想做一回红娘。对於我的助人为乐之举,有朋友及时泼来冷水一桶。也真是无巧不成书,数日后居然从另一个网友那里听到这位老乡的别传。她经常在网络上讲自己的爱情故事,已经有许多种版本,可始终回避著一个关键的细节。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你虽然不能说她有意撒谎骗人,但是我至今不明白她的用意和目的,因为她是知道我的真实面目的。此君后来横渡太平洋远走高飞了。前几天我在MSN和她打招呼“好久不见”,她居然发问“你是谁”。呵呵。所以,我现在已经对网友的真实身份和真名实姓不是很感兴趣了,该来的来该去的去,小转铃告诉过我她叫什么的,我就根本没记住。有缘相逢于江湖,说几句真心话,至於名字只不过是一个最最没用的符号罢了。

  
象我干眼力劳动这行的,得天独厚之处是每天工作10小时也就是上网10小时。我通常是一边写程序一边看新闻一边炒炒外汇,当然还少不了开几个MSN窗口和MM聊天。因此,我老婆一直耿耿于怀说我有“公款泡妞”的嫌疑。要命的是,当时我的日文环境输入中文比较麻烦,我习惯用南极星编辑器输入,然后拷贝到MSN的会话窗口里。这样的话,忙中出错也是不可避免的。往往把写给张小姐的话拷贝到李MM的窗口。最最严重的一次事故是,那天不知和谁谁谁正聊到高潮。咚的一声跳出一个新窗口“为什么好久没有消息?”我也就随手回一句很不正经的话,没想到对方大喝一声“你看看我是谁”,原来是真的家长来了,直把我吓出冷汗一身。从此小心慎用拷贝键,MSN实在好白相啊。

  
陈某工作效率向来比较高,这样就有相当多的时间用来开发自留地。但是我现在开始对MSN产生一点点恐惧,一上去看到名单上那些吃饱饭的打招呼也来不及啊。MSN象是一头吞噬时间的巨兽,谋杀你没商量。以前上班用老板的时间公款消费大手大脚的,现在回家用自己的时间为主,只好争分夺秒精打细算过小日子了。即使从前一直标榜的“有信必复,复信必快”,也与时俱进地改革为“有事必复,复信必短”。我只是及时更新我的签名档向狐朋狗友通报我的近况。那天心情特好,签名档写上“今天捡到一只皮夹子”,没料到一天之内竟然有5位MM冲上来要和我分赃,“捡到多少”“快点请客”的吆喝此起彼伏。我现在已经记不得那天是否真的捡到皮夹子了。

  
感谢MSN,让我见识了花花世界的鲜花野草,接触到网络社会的三教九流。去年夏天,冒着酷暑高温和一个信奉法轮功的朋友越谈越热,甚至要约会见面。你不怕我啊,她有自知之明。我笑了,我怕你什么?共产党才怕你呢。她当然想利用一切机会推销她的功夫,我也趁机了解传说中的大法对人的引力是如何产生的。尽管我们从网上聊到网下彼此都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推心置腹的交流亦使我们同病相怜惺惺相惜。

  
朋友来去自由,MSN名单在时刻更新之中。相忘于江湖,我已经不可能确认第一个对话对象是谁了。其实有时候确切的记忆并没有什么重大意义,朦胧的回顾也同样能使人产生温情。活着很无聊,追求有趣也就不得不成为我的最低境界了。(2005/8)

  


  




 回复[1]:  东京博士 (2006-11-02 00:43:43)  
 
  差不多,也就是这么回事,我用假名说的真话或许比你用真名说的真话还多。呵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网络生存
    微信微事 
    电脑三题 
    打赌记 
    日记和博客 
    有关电脑的3篇旧文 
    智商鉴定法 
    IT三国志 
    拉偏架及其他 
    作文和吵架 
    红烧肉秘籍 
    玩论坛 
    流氓来了 
    网络辩论指南 
    不是说电脑 
    相逢MSN 
    为小众菜园默哀 
    在菜园白相 
    “百搭”说  
    说说网友  
    伪 装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