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陈某 (发表日期:2016-12-28 16:13:37 阅读人次:2865 回复数:20)

  一,从神奇传说到亲眼目睹

  
早就听说日本有一个叫山岸会的组织,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在日本各地搞起了共产主义试验田,而且星星之火经久不息还蔓延到国外,现在全日本大大小小的有三十几块试验田了。貌似资本主义国家里的一个神奇的传说。十年前,在东洋镜网站上同学们对这个话题议论纷纷,那时跑出来一个叫老三的网友,她说你们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带路。

  
原来老三留学时代曾经在三重县的共产主义发源地打过工,跟村子里的村民们也就是村人关系很好。骏骏和老三约了十年,终于成行了,主要是我离开那里500公里有余,当然还有许多身不由己的借口。老三已经回国发财了,最近正好来日本办点事,特意延长滞留日程力邀我去看看。那天约好下午三点在丰里实显地的村口碰头,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老三。

  
(图一,村口)

  
村口有一块大牌子,上书“山岸主义社会 丰里实显地”。丰里,是村名,实显地,也就是试验田。后来老三跟我说,那个显字,也有中文显示的意思,骏骏想想也对人家是有本钱显摆一下嘛。日本人通常用他的创始人山岸先生的名字称之为“山岸会”。看到网上说,山岸会还有另外一种理解,山,就是崇高的目标,岸,就是理想的彼岸。

  
山岸会成立于1953年,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山岸先生的带领下集合起来,大家贡献出自己的所有财产实现共产。先是在三重县购置了一块土地开始创业,当时的主业就是养鸡种稻,自给自足。山岸式养鸡法的道理很简单,大规模养鸡,鸡粪用于耕地,免用化肥促使水稻增产,稻壳米糠作物根茎等作为再生饲料循环使用,养鸡业与水稻增产相互促进。那时具有这种理念是不是很环保很先进啊。

  
同时,如同养鸡与种稻互相协调一样,他们强调人与人关系的友好相处,共同繁荣。山岸会的理念是建设“不需金钱、关系和蔼、幸福快乐的村庄”,创建农村模式的真正符合人类幸福理想的社会。他们始终遵循创始人的理念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现在,山岸模式村庄,各地规模不一,既有几个家庭组成的小村,也有400余人组成的大村。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一直想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见证一下传说,今天终于我来了,当老三带我见了村里负责接待工作的沖永夫人稍微寒暄了几句以后,骏骏就迫不及待地想去村子里转转看看。出身东京的长泽桑开着车子带我们开始在村子里巡视。村子里所有的车子是集体所有的,一看旁边的加油站也是免费的,哦他们都不用钱也没有钱包。

  
(图二,村子里的养牛场)

  
村里有大规模的养牛场,有肉食牛和奶牛,肉制品奶制品蔬菜水果粮食自己村里吃不完了,可以在村口的大超市里出售,还可以在市场上流通,或者和山岸会其他地区的村人交换农产品。丰里实显地有1400头奶牛,占全国实显地总数4000头奶牛首位,日产鲜奶20吨。肉食牛1600头,品种为日本但马牛。村人开发出自己的堆肥技术,用猪牛粪尿加工而成的肥料与附近农户交换麦秸稻秸作成饲料,周边施用他们所提供的堆肥农田面积达200公顷。我问长泽桑你们的但马牛是不是也喝啤酒听音乐啊,长泽桑说没有啊我们的牛也是很朴素的哦。

  
正是橘子丰收的季节,偌大的橘子田,就米山桑一个人在照看,这个来自长野的村民,入伙前是在饭店里做寿司的,现在是个快乐的果林看护人。我说你是否忘记怎么做寿司了?哈哈他笑了不会不会,村里每年还有寿司大会,到时候我就发挥手艺了。他如数家珍地介绍不同品种的橘子,让我们一个一个品尝,把所有品种吃遍害得我火气大旺鼻子发红。

  
(图三,种橘子的米山桑)

  
吃晚饭了,大锅饭果然名不虚传。每个人自取各自所需的饭菜汤水甜品水果,那天的主食是牛肉盖浇饭,还有蔬菜鸡蛋酱菜酱汤等等,品种不算丰富,但是营养足够,关键是所有的食材都是村里自产的。吃了饭去公共浴室,才发现除了吃,穿的洗的也是集体化的。浴室隔壁就是大洗衣房。洗了澡自己把换下的衣服分门别类投入相应的小窗口。村里专人统一洗涤,然后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入每个人的更衣箱里,所有衣服袜子上都有号码标签的。村里还有服装店,备有各种尺寸款式的服装供村人选用。这样的生活真是太简约了。

  
(图四,吃大锅饭的食堂)

  
(图五,公共浴室和更衣室)

  
晚上我们去村干部沖永家拜访的时候,验证了他们的家庭布置确实相当简洁,榻榻米的小屋,一个沙发一个日式茶几,还有就是一个小书柜了,家里连冰箱衣柜什么的都不用啊。有点像从前大学生宿舍的样子,厕所厨房都是公用的。老三从车子里拿出事先准备的啤酒和零食,沖永夫妇拿出当地的土特产招待我们,我们边吃边聊,往事如烟沖永桑说当年大三辍学就入了村,一晃五十年过去了。

  
这就是我亲眼目睹的共产主义生活的衣食住行。服装统一领取,洗涤,保管;食堂每日供应午餐晚餐两次正餐,休息室里备有牛奶面包饼干巧克力水果等等随时随意可以自己取用的;每家每户的住房简单实用,据说以前小孩也是统一抚养的,现在已经改为普通的家庭生活;外出活动可以申请费用申请用车……理论上讲你所需的一切通过申请都可以得到相应的满足。确确实实具有了共产主义的基本要素。

  
(图六,拜访村干部沖永夫妇家)

  
那天下午,长泽桑带我们在村子里前前后后兜了一圈,最后到了村里最高点一个山坡上,当他自满地指点小社会历数大事件之时,骏骏还是忍不住问长泽桑,面对这几十年外部世界的急剧变化,尤其是因特网智能手机的冲击和诱惑,年轻一代真的就耐得住寂寞?

  
(待续)




 回复[1]:  大汉临离 (2016-12-28 17:57:31)  
 
  没有图啊

 回复[2]:  东京博士 (2016-12-28 19:11:12)  
 
  食堂居然供应牛奶面包巧克力,这还是资本主义嘛。,没有土豆烧牛肉就是假共产主义。

 回复[3]:  骏骏 (2016-12-28 21:08:09)  
 
  你那是土共,人家是洋共

 回复[4]: 大汉稍等 骏骏 (2016-12-28 21:09:40)  
 
  我也懒得加工图片

  
微信里贴的够多了

 回复[5]:  骏骏 (2016-12-29 21:19:52)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二

  
二,现实依然充满生机

  
(图一,春日山实显地是山岸会最早的革命根据地)

  
说到外部世界的诱惑,长泽桑没有直接答复我的提问,他说村里是每人配备一台智能手机的,至于去外面上了大学的,他扳着手指算了半天对我说,回到村里的确实很少。丰里实显地,上世纪八十年代高峰期村人多达1000余人,现在尚有400多人。除了生老病死的,这个数据多少说明了一些问题。但是进进出出是自由的,近年也有年轻人来投奔共产主义的。

  
第二天一早,村干部沖永夫人开车带我们去春日山实显地,春日山实显地是山岸会最早的革命根据地,离开丰里实显地大概半小时的车程。春日山实显地始于1958年,现在有250余人。到了村公所,村干部北大路桑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村里的大致情况后说,先带你们去看一个新项目吧。那个项目是去年才入村的小伙子一个人负责日常运行的,他昨天刚刚从德国研修回来。

  
那是利用牛粪产生的沼气发电。28岁的黑柳君一个人担当管理,从德国引进的全套设备,据说还是日本本州上的第一套。牛粪的自动采集,发酵,生气,发电,全部自动化。发出的电卖给中部电力公司,因为是新生能源国家有优惠政策,每度电可以卖到近40日元。设备投资约3亿日元,今年第一年销售额5000万日元,明年可达1亿日元。我顺势问道,你们村一年的营销额有多少啊,他说日元20个亿吧,主要还是跟牛相关的制品。

  
(图二,牛粪的自动采集装置)

  
(图三,沼气生成设备)

  
(图四,食堂看板上的黑柳君)

  
北大路桑带我们参观了事务管理机构,给我们看他们的各种申请表格。当然他们也是与时俱进不断改革的。现在每人每月发放零花钱1万日元,有些小东西譬如铅笔橡皮就自己去买了。而且村里的活来不及做了,就请村外的人员来打工,丰里实显地的外来打工者多达200余人,其中还有几十个蒙古来的研修生。村里的人如果觉得没有合适的工作岗位也可以外出工作,当然所有的收入是交公的。通俗地讲,全村只有一个大皮夹子。

  
(图五,北大路桑给我们看各种申请表格)

  
某种意义上讲,山岸会这种所谓的共产主义村,就是一个大家庭,一家大公司。我这样理解,山岸会的朋友们是不是会有异议呢?这里不是穷人的福利院,更不是懒人的避风港。这里的每一个成员遵守共同的理念,努力发挥自己的才能也就是各尽所能吧,把全体人员的优势组合展现在世人面前。

  
产销一体化经营是山岸会产业的一大特征。山岸会生产的农畜产品,从村庄直接运输到设置在全国各主要城市的35个供给所,然后送到消费团体、消费者手中,或用移动售货车运到街上出售。1998年前后,山岸会生产的无农药健康食品,年收益创下120亿日元的历史记录。他们实行的循环农业,在重视环境保护的当今世界,得天独厚引领时尚。

  
(图六,村口的直销店)

  
(图七,丰富的农产品)

  
写到这里估计朋友们要发问了,加入共产主义村有什么条件么?没有财产也能入会么?对于有意加入山岸会的人,在年龄性别、劳动能力以及资产方面都没有要求,但是参加者必须携带全部财产加入,而退会时则不能带走,你要想想好哦。若论条件,也可以说是有的,甚至还是很严格的,入会的基本条件就是你的思想境界。

  
他们的官方网页上可以申请参观访问一日游,也定期举行各种讲习班,宣传他们的理念和主张。正式入村之前,必定要经过一段时间洗脑的。虽然没有明文的录取标准,但是双方合意认同规则是最为基本的原则。我好奇地问北大路桑,你们同日本共产党有联系吗?你们参加议员竞选吗?北大路桑回答说,我们不属于任何党派组织,跟社会上的任何政治势力也没有来往。他很认真地跟强调,来到这里来的人,无论老少,不是希望去改变世界的,而是每个人都愿意从内心里改变自己。那就是我们一直说的从我做起吧。

  
(待续)

 回复[6]: 三千院发表之【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 骏骏 (2017-03-23 17:37:05)  
 
  一,从神奇传说到亲眼目睹

  
早就听说日本有一个叫山岸会的组织,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在日本各地搞起了共产主义试验田,而且星星之火经久不息还蔓延到国外,现在全日本大大小小的有三十几块试验田了。貌似资本主义国家里的一个神奇的传说。十年前,在东洋镜网站上同学们对这个话题议论纷纷,那时跑出来一个叫老三的网友,她说你们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带路。

  
原来老三留学时代曾经在三重县的共产主义发源地打过工,跟村子里的村民们也就是村人关系很好。陈某和老三约了十年,终于成行了,主要是我离开那里500公里有余,当然还有许多身不由己的借口。老三已经回国发财了,最近正好来日本办点事,特意延长滞留日程力邀我去看看。那天约好下午三点在丰里实显地的村口碰头,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老三。

  
村口有一块大牌子,上书“山岸主义社会 丰里实显地”。丰里,是村名,实显地,也就是试验田。后来老三跟我说,那个显字,也有中文显示的意思,想想也对人家是有本钱显摆一下嘛。日本人通常用他的创始人山岸先生的名字称之为“山岸会”。看到网上说,山岸会还有另外一种理解,山,就是崇高的目标,岸,就是理想的彼岸。

  
山岸会成立于1953年,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山岸先生的带领下集合起来,大家贡献出自己的所有财产实现共产。先是在三重县购置了一块土地开始创业,当时的主业就是养鸡种稻,自给自足。山岸式养鸡法的道理很简单,大规模养鸡,鸡粪用于耕地,免用化肥促使水稻增产,稻壳米糠作物根茎等作为再生饲料循环使用,养鸡业与水稻增产相互促进。那时具有这种理念是不是很环保很先进啊。

  
同时,如同养鸡与种稻互相协调一样,他们强调人与人关系的友好相处,共同繁荣。山岸会的理念是建设“不需金钱、关系和蔼、幸福快乐的村庄”,创建农村模式的真正符合人类幸福理想的社会。他们始终遵循创始人的理念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现在,山岸模式村庄,各地规模不一,既有几个家庭组成的小村,也有400余人组成的大村。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一直想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见证一下传说,今天终于我来了,当老三带我见了村里负责接待工作的沖永夫人稍微寒暄了几句以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想去村子里转转看看。出身东京的长泽桑开着车子带我们开始在村子里巡视。村子里所有的车子是集体所有的,一看旁边的加油站也是免费的,哦他们都不用钱也没有钱包。

  
村里有大规模的养牛场,有肉食牛和奶牛,肉制品奶制品蔬菜水果粮食自己村里吃不完了,可以在村口的大超市里出售,还可以在市场上流通,或者和山岸会其他地区的村人交换农产品。丰里实显地有1000余头奶牛,占全国实显地总数4000头奶牛首位,日产鲜奶20吨。还有1000余头肉食牛,品种为日本但马牛。村人开发出自己的堆肥技术,用猪牛粪尿加工而成的肥料与附近农户交换麦秸稻秸作成饲料,周边施用他们所提供的堆肥农田面积达200公顷。我问长泽桑你们的但马牛是不是也喝啤酒听音乐啊,长泽桑说没有啊我们的牛也是很朴素的哦。

  
正是橘子丰收的季节,偌大的橘子田,就米山桑一个人在照看,这个来自长野的村民,入伙前是在饭店里做寿司的,现在是个快乐的果林看护人。我说你是否忘记怎么做寿司了?哈哈他笑了不会不会,村里每年还有寿司大会,到时候我就发挥手艺了。他如数家珍地介绍不同品种的橘子,让我们一个一个品尝,确实不同品种有不同的甜味,把所有品种吃遍害得我火气大旺鼻子发红。

  
吃晚饭了,大锅饭果然名不虚传。每个人自取各自所需的饭菜汤水甜品水果,那天的主食是牛肉盖浇饭,还有蔬菜鸡蛋酱菜酱汤等等,品种不算丰富,但是营养足够,关键是所有的食材都是村里自产的。吃了饭去公共浴室,才发现除了吃,穿的洗的也是集体化的。浴室隔壁就是大洗衣房。洗了澡自己把换下的衣服分门别类投入相应的小窗口。村里专人统一洗涤,然后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入每个人的更衣箱里,所有衣服袜子上都有号码标签的。村里还有服装店,备有各种尺寸款式的服装供村人选用。这样的生活真是太简约了。

  
晚上我们去村干部沖永家拜访的时候,验证了他们的家庭布置确实相当简洁,榻榻米的小屋,一个沙发一个日式茶几,还有就是一个小书柜了,家里连冰箱衣柜什么的都不用啊。有点像从前大学生宿舍的样子,厕所厨房都是公用的。老三从车子里拿出事先准备的啤酒和零食,沖永夫妇拿出当地的土特产招待我们,我们边吃边聊,往事如烟沖永桑说当年大三辍学就入了村,一晃五十年过去了。

  
这就是我亲眼目睹的共产主义生活的衣食住行。服装统一领取,洗涤,保管;食堂每日供应午餐晚餐两次正餐,休息室里备有牛奶面包饼干巧克力水果等等随时随意可以自己取用的;每家每户的住房简单实用,据说以前小孩也是统一抚养的,现在已经改为普通的家庭生活;外出活动可以申请费用申请用车……理论上讲你所需的一切通过申请都可以得到相应的满足。确确实实具有了共产主义的基本要素。

  
那天下午,长泽桑带我们在村子里前前后后兜了一圈,最后到了村里最高点一个山坡上,全村景色尽收眼底。当他自满地指点小社会历数大事件之时,点赞之余我还是忍不住问长泽桑,面对这几十年外部世界的急剧变化,尤其是因特网智能手机的冲击和诱惑,年轻一代真的就耐得住寂寞?

  
二,现实依然充满生机

  
说到外部世界的诱惑,长泽桑没有直接答复我的提问,他说村里是每人配备一台智能手机的,意思是跟外部世界还是合拍的,至于去外面上了大学的,他扳着手指算了半天对我说,回到村里的确实很少几乎没有。丰里实显地,上世纪八十年代高峰期村人多达1000余人,现在尚有400多人。除了生老病死的,这个数据多少说明了一些问题。但是进进出出是自由的,近年也有年轻人慕名而来投奔共产主义的。

  
第二天一早,村干部沖永夫人开车带我们去春日山实显地,春日山实显地是山岸会最早的革命根据地,离开丰里实显地大概半小时的车程。春日山实显地始于1958年,现在有250余人。到了村公所,村干部北大路桑按套路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村里的大致情况后说,先带你们去看一个新项目吧。那个项目是去年才入村的小伙子一个人负责日常运行的,他昨天刚刚从德国研修回来。

  
那是利用牛粪产生的沼气发电的新兴项目。28岁的黑柳君一个人担当管理,从德国引进的全套设备,据说还是日本本州上的第一套。牛粪的采集,发酵,生气,发电,全部实现了自动化。发出的电卖给中部电力公司,因为是新生能源国家有优惠政策,每度电可以卖到近40日元。设备投资约3亿日元,今年第一年销售额5000万日元,明年可达1亿日元。我顺势问道,你们村一年的营销额有多少啊,他说日元20个亿吧,主要还是跟牛相关的制品。

  
北大路桑带我们参观了事务管理机构,给我们看各种申请表格。当然他们也是与时俱进不断改革的。现在每人每月发放零花钱1万日元,有些小东西譬如铅笔橡皮就自己去买了。而且村里的活来不及做了,就请村外的人员来打工,丰里实显地的外来打工者多达200余人,其中还有几十个蒙古来的研修生,大家都心照不宣所谓的研修生就是廉价劳动力。村人如果觉得没有合适的工作岗位也可以外出工作,当然所有的收入都是交公的。通俗地讲,全村只有一只大皮夹子。

  
某种意义上讲,山岸会这种所谓的共产主义村,就是一个大家庭,一家大公司。我这样理解,山岸会的朋友们是不是会有异议呢?这里不是穷人的福利院,更不是懒人的避风港。这里的每一个成员遵守共同的理念,努力发挥自己的才能也就是各尽所能吧,把全体人员的优势组合展现在世人面前。

  
产销一体化经营是山岸会产业的一大特征。山岸会生产的农畜产品,从村庄直接运输到设置在全国各主要城市的35个供给所,然后送到消费团体、消费者手中,或用移动售货车运到街上出售。1998年前后,山岸会生产的无农药健康食品,年收益创下120亿日元的历史记录。他们实行的循环农业,在重视环境保护的当今世界,得天独厚引领时尚。

  
写到这里估计朋友们要发问了,加入共产主义村有什么条件么?没有财产也能入会么?对于有意加入山岸会的人,在年龄性别、劳动能力以及资产方面都没有要求,但是参加者必须携带全部财产加入,而退会时则不能带走,你要想想好哦。若论条件,也可以说是有的,甚至还是很严格的,入会的基本条件就是你的思想境界。

  
他们的官方网页上可以申请参观访问一日游,也定期举行各种讲习班,宣传他们的理念和主张。正式入村之前,必定要经过一段时间洗脑的。虽然没有明文的录取标准,但是双方合意认同规则是最为基本的原则。我好奇地问北大路桑,你们同日本共产党有联系吗?你们参加议员竞选吗?北大路桑回答说,我们不属于任何党派组织,跟社会上的任何政治势力也没有来往。他很认真地跟强调,来到这里来的人,无论老少,不是希望去改变世界的,而是每个人都愿意从内心里改变自己。那就是我们一直说的从我做起吧。

  

 回复[7]: 三千院发表之【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 骏骏 (2017-03-23 17:37:50)  
 
  三,幸福的养老院

  
春日山的北大路桑带我们参观了牛棚,自动挤奶机,沼气发电装置,然后开着车子在村子里转悠。这时一栋窗明几净的小楼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那是村里的养老院。现在入住的老人只有二十几个村人,我们进去的时候,大客厅里只看到四位老人,说是天气好喜欢活动并且走得动的都出去活动了。这几位老人还在做点力所能及的活,一位在折叠袜子,一大堆袜子,哦就是我们昨天看到的洗澡后大家换下来的,洗干净折叠后再放回每个人的更衣箱里。还有一位老人正认真地用毛笔写字,那是今天食堂的主食菜单。中饭吃的是猪肉白菜汤,晚饭还有麻婆豆腐,当然是日本版的麻婆豆腐。

  
北大路桑介绍说,自己村里有诊所,以前有内科儿科牙科,现在仅有牙科了,当然身体不适了可以去外面的医院就诊。因为每个人都按国家法律规定交付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的,至于到了退休年龄领取的养老金,都是放入村子里的大钱包的。也就是说村人都上了双保险的,村子里的社会上的福利都可以享用的。养老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谁都难免到了行走不便的那天,共产主义村的养老院给了我耳目一新的感觉,因为医疗费用和人力资源在这里都不存在问题。我们在养老院内的走廊上看了一下,好像星级宾馆一样,不好意思走进他人的私人空间。看见的清扫护理人员还是蛮专业化的,这也不奇怪日本有专门培养各种护理人员的进修班,还有各种资格证书的考核。有意思的是,村里对高龄者尊称为“老苏”,日文里“苏”跟中文的意思差不多,永远年轻返老还童了。

  
说到养老,村干部沖永夫人还说起自己的家事,她的老家在北海道,当年抛弃一切投奔了共产主义,现在父亲已经不在了母亲需要照顾,就把老人安排在村子附近的公共养老设施里,便于自己去照看他们。村人的家人亲眷朋友来村里探亲也是欢迎的。我们在村公所的信息交流板上看到今天谁谁谁家人来访还写得满满的,包括我们的参观访问日程也登录在案。亲戚来访当然是包吃包住的哦,还是那句话他们只有村子里的一个大皮夹子。沖永夫人还说自己的儿子大了就离开村子了,最近刚刚结婚生子她还跑去照顾了一阵子呢。

  
记得共产主义的一大口号,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他们每个人都认真地工作,为自己也为了他人。村干部,也是民选的,按村规每半年选举一次,但是后来也就流于形式,譬如丰里村的实际领导也就成了终身制,可能大家觉得谁做也一样。前一天在村口的农产品直销店里,沖永夫人指着一大堆卷心菜说,店里出售的卷心菜,都是我家主人沖永先生的作品啊。原来沖永先生的专长就是种植卷心菜,他除了一部分时间处理村里的日常事务以外,主要工作就是种菜,沖永夫人的工作是养花,在村子里的花园花店干活。

  
领导就是群众,村人就是主人。在这里平等的理念深入人心,大家努力营造互助友爱的工作环境。不能否认每个个体生而具有的智力上能力上的差别,但是充分发挥每个人的潜在能力,实现人人幸福的这个理想社会的终极目标,他们已经走得很远了。沖永先生强调,山岸会不是行政区划,而是赞同山岸主义精神的人们的自愿组合,大家拥有共同的理念为了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因此能够在这样的前提下相互理解和谐共处。丰厚的产业基础,又成为人们安心生活和专心实践理想而无需考虑生老病死的根本保障。人人平等,是山岸人引以自豪的思想和现实。

  
四,红叶丛中的墓地

  
我之所以花了相当的篇幅来说说共产主义村的养老院以及本篇文字涉及的墓地,是因为见诸于报刊杂志网络的各种亲历记录里都没有落笔于此。带路党老三也说,来过这么多次了还是第一次见识他们的墓地。

  
村干部北大路桑把车子停在养老院那里,说是带我们去看看他们村里的风景,红叶正当时。走到临水的小山坡上,只见一块小坟地,他说那是老会长也就是山岸先生的墓地,享受土葬待遇。另一侧还有一座高大的碑,他说那是全村人的墓碑,我还没有领会他说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他已经带着我们绕到后山坡,有一扇不太起眼的小门。石阶而上打开小门,通道里一片幽静顿时令人庄严肃穆起来了。

  
通道的中间,有个天上亮着星星地上闪着银河的空间,神秘兮兮的。北大路桑说那确是银河星空的象征,让人感觉到马上要融化在蓝天里一样。貌似阴阳两界就差这么一小步,抬腿进入宽敞的圆形骨灰安放堂,四周的木架上,已经摆放了数百个先驱者的盒子,每人一个不分大小。这建筑修建了才十几年,此前的先行者,只放了一块小小的木牌。

  
骨灰安放堂的顶部上方就是我们先前在地面上看到的那块大大的无字碑。只见堂内正中还有一个大大的坛子,说是直通地下。北大路桑解释说,考虑到100年以后四周墙上的格子放满了,到时候就把百年前逝者的骨灰倒入这个坛子里回归大地,大家又可以在一起了,考虑得何其周到啊。一直陪同我们的冲永夫人说,这是我们最后的家,我们都会回到这里的。我在微信里贴了照片,程师说,这事也就日本人能想到做到,认真。

  
有山有水的地方,还有满山的红叶,真是好风水啊。走出墓地,北大路桑带我们去旁边的葬礼式场小坐,守墓老人客气地给我们沏茶倒水,只见小桌上摆着山岸会创始人山岸先生的厚厚六卷全集。老三说曾经参加过他们的讲习班也收集过他们的全部资料,是不是有兴趣一起做一些研究呢?一边喝茶一边闲聊,我的目光穿过窗户望着满目的红叶美景,思绪在空中飘扬。

  
山岸会风风雨雨六十多年,社会上有过种种议论,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曾经卷入官司涉嫌邪教判罚漏税舆论围剿等等等等,可是潮起潮落至今不衰。这种模式也算是经得起时代的考验?将来究竟会朝什么方向行走?那晚村干部沖永先生对我说,自己入村以来已经50年了,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满足了,将来的事,让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去做吧。无可否认,在现代工业化科技革命化的强烈冲击下,如何维系调整山岸主义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将是山岸人面临的一大问题。

  
当日在春日山的食堂里蹭了一顿大锅饭,吃了三小碗猪肉白菜粉丝汤真的很不错哎。该说再见了。走马观花22小时,只能说看到了,远远不能说了解了。不止一个朋友问我,是不是打算投奔共产主义了?我想了想,嗯对我个人而言,这里的简朴生活倒是蛮符合我的生存理念,我想我是完全能够适应如此简约的生活的。但是,本质上我又是一个自由散漫的游子,即使入了村估计迟早也要被他们赶出来的呀。不管怎么说,在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出人意料地在部分村庄出现了共产主义的幽灵,并且存在了六十多年还将继续存在下去,至少是值得关注的。你是否点赞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了。

 回复[8]: 嗯,写的不错! 老唤 (2017-03-24 10:19:44)  
 
  这似乎是老骏应有的文风?

  
文中没有提到村里是否有游泳馆?是否定期举办围棋锦标赛等赛事?

 回复[9]: 有很大的野球场,对村外有料开放的 骏骏 (2017-03-24 11:25:42)  
 
  没看到游泳馆

  
围棋赛等着老焕去操办

 回复[10]:  采夫 (2017-03-24 12:54:42)  
 
  LOL!改革开放初期老唤们惊呼国技(书法、围棋)被日本人拿走了。改革开放后期老骏们惊呼国典(共产主义)被日本人拿走了。

  


  

 回复[11]: LOL是什么意思啊 骏骏 (2017-03-24 16:57:11)  
 
  

 回复[12]:  采夫 (2017-03-24 19:20:26)  
 
  It means 哈哈!

  

 回复[13]: 我知道LOL啥意思 龍昇 (2017-03-24 20:47:52)  
 
  LOL(也寫作lol)是常見的網路語言用語,最初在Usenet上流行,及後在其他電腦輔助溝通工具中廣泛使用,甚至在其他媒體也有使用。「 LOL」是首字母縮略字,指Laughing Out Loud,Laugh Over Loud,或Laugh Out Loudly,意即大聲地笑。

  
就是

  
我最初也不不知它是啥意思,前些时常见采夫的跟帖中LOL、LOL……就靠屁一下再股沟一下,才解其意。

 回复[14]:  东京博士 (2017-03-24 22:50:25)  
 
  龙爷竖毛!

 回复[15]:  采夫 (2017-03-24 23:09:50)  
 
  LOL!应该是:龙抬头,2月2,好运来。

  


  

 回复[16]:  夏雨 (2017-03-25 22:41:48)  
 
  以前被教育,将来的社会一定是共产主义;大同社会。

  
现在可以预测未来,23年后会怎样?(请看隔壁的转贴--23年后)。

  
23年后,科长采夫东博都还年富力壮哪 都看得到嘛。

  
届时,人工智能占领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将是个什么奇特状况?。

  
龙爷和我一样吧,对老后有了興味津津的期待。呵呵。

 回复[17]:  邓星 (2017-03-25 22:41:20)  
 
  龙爷,爽!我笑死了……

 回复[18]: 呵呵!龙爷! 小林 (2017-03-26 15:22:37)  
 
  

 回复[19]: LOL相当于小林的呵呵! 龍昇 (2017-03-26 17:13:47)  
 
  看到了不久前新局长在卡拉OK的倩影,很欣慰

 回复[20]: 龙爷请看老局长 骏骏 (2017-03-26 21:05:25)  
 
  他们三个在喝酒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