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有失有得

陈某 (发表日期:2014-09-11 17:16:07 阅读人次:3674 回复数:45)

  大概是去年,太座去超市买菜,放在自行车车兜里的东西丢了两次,没过几天儿子的自行车也丢了,一下子觉得世界很灰暗。日本怎么了?虽说个案不能说明一切,或许还有运气一说,但是一叶也能遮天,从那以后在日本从未戒备的心里不时咔嚓一声加上一把锁,看到弄堂里贼头贼脑的就怀疑他是不是刚刚顺手拿了他人的东西,有个成语叫失斧疑邻说的就是我。通常每个人只能通过自己双眼观察到的周围环境来判定社会风气指数。

  
看法逆转的诱因也是来自日常生活中的细节。日前友人从关西空港返沪,粗心大意过海关安检时遗忘行李一件。半夜三更微信我求援,马上和关西空港失物招领处联系,那个24小时电话的接待员查了纪录尚未发现失物,叫我留下地址电话。第二天,收到关西空港来电,行李已经找到,经确认内容后发送我家。朋友常来日本,说去年还在日本丢了一台iPAD后来也被人拾到了。我不得不在微博上感叹:在日本要丢一样东西还真不容易呢。

  
就在不久以前,一朋友拎着从法国带回来的红酒来我家做客,到了我家才发现红酒不见了。想想可能在换乘电车时忘记在站台的椅子上了,打电话去JR车站一问,果然如此。人家让她回去的时候去取。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存心不给我喝啊,后来朋友一去不复返我也真的没有喝到。一般来说,你遗忘在公共场所的东西,日本人是不会贪小便宜拿回去的。当然你自己是否记得在哪里弄丢的非常重要。因为你不可能向全世界发布寻物启事吧。

  
今天让我大发感慨的是,儿子的自行车找到了。去年夏天,儿子把自行车停在车站附近没了,没了就没了,估计是被强行撤去了,再买了一辆。2个月前的一个早晨,警察来电,说是自行车找到了是被人偷走了,因为有防犯登录,所以找上门来了。然后这个警察问我儿子,几月几号丢了,停在什么地方,什么颜色的,大概几点钟,什么样子的锁,为什么丢了不报案,是不是借给人家了,钥匙还在不在……不厌其烦的警察叔叔,每次打电话来问同样的问题,直到我儿子觉得烦了说钥匙没有了自行车不要了,也不接电话。

  
于是警察给我打电话,你儿子在不在是不是很忙什么的,客气了几次我也觉得很烦我也不接了。奇怪,警察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结果警察又打家里的电话,太座接了,还是这几个问题,还说犯人拒不承认已经把锁换了,最后还说什么他们甚至去商店确认了,那自行车确实是我儿子买的,这真是瞎扯了,营业员又不认识我儿子的。小偷偷了车子当然要换锁,否则怎么用。终于结案了,既然你儿子很忙没有空我们可以送上门,转而又说还是要本人去警察局签个字。

  
太座只好代儿子约好周末去警察局签字取车,结果呢我儿子爽约没去。周日一早警察来电,我接的,我心里说求求你了别找我不就是一辆破自行车值得你们花费这么多精力啊。嘴上还是客气地说这事我不管你直接找我儿子去。把儿子从被窝里叫起来,我在一旁偷听,居然还是这几个问题又问了一遍,我儿子说实在没有时间,每天晚上要末班车才回家。最后,没脾气的警察叔叔也实在没招了,说好隔天晚上送货上门,否则他们无法结案,而且也不能把自行车扔掉啊。

  
那天晚上,警察确实是很晚来把自行车还给我儿子的,反正我已经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我开门一看,擦得干干净净的车子停在门外。天哪,毫无戒备之心的儿子,居然还是把自行车的钥匙插在锁眼里。一辆破自行车的失而复得,以及朋友空港失物车站失酒的结果,让我重新估算日本社会的和谐度,至少还有这么任劳任怨毫无脾气的警察叔叔,千方百计让失物回到你的手里。这时看看隔壁大块头院子里平时一直对我凶兮兮的小狗也显得非常温和可亲。

  


  
#被老杨逼出来的文章#





Page: 2 | 1 |

 回复[1]:  红叶 (2014-09-11 21:11:29)  
 
  “有失有得”を看得见摸得着

  
仅凭这个,上海无房 ,手里也没有5000万 ,但住在这儿就可阿Q一番

 回复[2]:  大汉临离 (2014-09-11 18:17:14)  
 
  老杨是谁啊

 回复[3]:  科长 (2014-09-11 18:41:48)  
 
  老杨是讨债鬼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4-09-11 19:43:02)  
 
  某年(2010年?)年末回国,国内亲友对日本巧克力味道大赞,特意在高岛屋花了好几万购买了各种各样的巧克力,与家人分成3大包各自负责一包,还是高岛屋的圣诞节糖果特别口袋,我家去成田机场最快也是最方便的是普通JR,因为行李较多,车内也不挤,上车后我就把3大袋巧克力都送上了行李架,一路打着瞌睡,到了成田终点站下车,谁也没有提行李架的事情,一直到机场托运行李处才想起巧克力忘记在车上了,赶紧返回JR车站事务所说明了情况,人家说确认过程可能要等那车到达另一头终点站才能进行,问怎么联系我,我说我们没时间了马上要上飞机了,如果东西在就放在机场车站事务所,只能我们回程再来取了,2星期后返回日本,虽然国内亲戚没有吃到巧克力,但是巧克力失而复得,那以后我半年都没买过巧克力。

 回复[5]: 时候没到呢 张三 (2014-09-11 20:15:22)  
 
  老年化社会、房屋空置率。。。祖国越来越强大,中日关系又在变好,祖国移民和游客越来越多,中国文化如春风春雨润物细无声,迟早会敢教日本换新天。

 回复[6]:  南海浪 (2014-09-11 20:42:27)  
 
  上個月,在小田急線候車室忘記了一小皮包,在下一站出閘時才想起來。折回原地找,失物在車站事務所原封不動,裏面的錢包,信用卡等一個不少。真要謝謝幫忙送到事務所的好人。

  

 回复[7]: 失而复得的例子很多 8020 (2014-09-12 11:09:46)  
 
  我除了钱包没丢过,其他丢过的东西我丢得很多,学生证,工作证,图书卡等等。虽然可以补发,还是去申报了,最终都给拾到通过警察署拿回来了。

  
在我搬去横滨之前,就去过两次横滨的某警察署,一次是放月票之类的case,一次是手机。

  
我的朋友更是不知无数次把包放在电车的行李架上,然后空手下车,然后再去追踪,去认领。有一次正好是没了包后我和他见面,他很笃定,说破包每人要的,也不管钱包在里头。我们边吃饭边等候车站staff的确认消息,然后在我们吃晚饭后电话来了,知道包已随车去了终点站,要自己去取。去就去呗,反正只要有车就能回家。没想到那工作人员问我,你也一起去吗?一起去的话给你票。哇!还给免费坐车呢!感动得我直想免费跟着朋友一起去一趟终点站。

  
堂妹第一次来日本时,把钱包放在椅子上离开后又在原地找到,感动得从此爱上日本了,

  
不过,也不都是好事。有丢了钱包(大概是被偷的)后过了半年来消息说找到了,被扔到海里给捞上来的,里头钱什么的都没有了,因为有证件在所以被交到警察署才联系上的。

  
通常每个人只能通过自己双眼观察到的周围环境来判定社会风气指数。

  
非常赞同科长的这句话。另外,科长把刚出锅的红烧肉给隔壁的狗狗吃了,它一定每天都对你温和可亲。

 回复[8]: 把包扔到海里的小偷 科长 (2014-09-12 11:41:59)  
 
  没有职业道德

  
通常是塞到邮电局的邮筒里

 回复[9]: 职业小偷 8020 (2014-09-12 12:05:15)  
 
  估计这小偷把钱取走后没找到邮筒,就下海了

 回复[10]:  游人 (2014-09-12 12:50:57)  
 
  可我的包包钱包一直没有回来

 回复[11]:  小木樨花 (2014-09-12 13:44:33)  
 
  >朋友常来日本,说去年还在日本丢了一台iPAD后来也被人拾到了。

  
问题不在被人拾到,而是拾到以后的问题吧

 回复[12]:  小小鸟儿 (2014-09-12 14:34:32)  
 
  我刚来日本不久时在电话亭打长途,钱包放在电话上就回家睡觉了,等了十多年也没人送回来。

  
十多年后我在电车上捡到iphone一部,交给警察叔叔了。

 回复[13]:  路过的 (2014-09-12 14:52:11)  
 
  我刚来日本不久时在电话亭打长途,发现一个钱包就顺手拿回家了,里面只有几个硬币

 回复[14]: 拾金不昧 开明乡绅 (2014-09-12 15:30:52)  
 
  在日本时,路上拾到一个包,钱不多,但里面有图书证、就诊卡、信用卡等,交给了警察叔叔,警察叔叔问,如找不到包的主人,你要不要?本地主挥一挥衣袖。过了一周,家里收到了失主的感谢信和3000日圆礼券。

  
另有一次,在公团住宅的边上捡到一个钱包,比较异类,有7万多日币,还有驾驶证、学生证、信用卡等,仔细看了一下,就住本地主楼上的。晚上去敲门,对方小姑娘听到老地主很差劲的日语,不敢开门,连说没掉东西。后来让她看看自己的钱包在哪里?她总算开了门。第二天下来给本地主送了一盒蛋糕,可能心理有点愧疚,外国人不全是不好的。

 回复[15]:  小木樨花 (2014-09-12 15:35:52)  
 
  赞乡绅的挥挥衣袖

  
换了我也不敢开门:不认识的人敲门,说的话也不十分明白……要开门先把阿黑喊过来

 回复[16]: 小木啊 开明乡绅 (2014-09-12 15:43:58)  
 
  本地主就怕人家不开门,是带着地主婆一起去的,还是不敢开门。

 回复[17]:  小木樨花 (2014-09-12 15:45:28)  
 
  乡绅和夫人,都是大好人哪

 回复[18]:  小木樨花 (2014-09-12 15:54:35)  
 
  话说,个人感觉,90年代末,手机开始普及,那时候连学生也大多有了手机了。还跑电话亭打电话的很少了,可能多数就是来日不久的外国人吧。

  
我刚来日本的时候,见我那些日本女同学都不太乐意靠近电话亭,她们觉得谁都能用的东西又不洗手的,还要靠近嘴巴(等于和陌生人讲话嘴巴靠那么近),脏,和钞票一个类别……钞票不能不摸但不至于要靠近嘴巴。有了手机以后更加不去电话亭了。

 回复[19]:  科长 (2014-09-12 15:51:01)  
 
  挥一挥衣袖

  


  
什么意思

  


  
找不到失主的话

 回复[20]: 回禀科长 开明乡绅 (2014-09-12 15:55:39)  
 
  就是放弃的意思,不管找到失主与否,这些遗失之物,本地主不要。

 回复[21]:  小木樨花 (2014-09-12 15:57:13)  
 
  乡绅不要报酬,但是写下了地址,是吗?

  
我不写地址的。反正我不要报酬,写给你地址干什么!

 回复[22]: 路过的 小小鸟儿 (2014-09-12 16:27:15)  
 
  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快去把钱包交给警察叔叔吧

 回复[23]:  小小鸟儿 (2014-09-12 16:35:45)  
 
  小木犀花,看来你十几年前就很有钱,我们苦留学生哪里舍得用手机打国际长途

  
那时候我和我周围的同学都用买的电话卡打国际电话,一千块钱打几个小时那种。

 回复[24]:  小木樨花 (2014-09-12 16:44:50)  
 
  我连公用电话上国际长途都舍不得打。我写信的。

  
90日元的邮资,一般我不会超重。

  
打国际电话对我来说是你们有钱人的事情。

  
你和你周围人都比我有钱。

 回复[25]:  科长 (2014-09-12 16:45:34)  
 
  那时候一千块钱打几个小时那种

  
大概是假卡

 回复[26]: 记得91年来日本的时候 科长 (2014-09-12 16:49:36)  
 
  收集了好多电话卡

  
那时候走过一个电话亭能拾到几张

  
有一次,居然有一张白卡,好像很新的,插进去一看,5000日元,只用了几十日元

  
这就是传说中的伪造的电话卡啊,可能那人打了一次不敢用了

  
不过我也没有用,那时国内的家里没电话!!!

  
你们都是有钱人,家里有电话

 回复[27]:  小小鸟儿 (2014-09-12 16:53:38)  
 
  科长,你怎么什么都敢揭露呢

  
91年大概我家里也没电话,我来日本已经是97年了。

 回复[28]:  小木樨花 (2014-09-12 16:54:13)  
 
  上次看到谁提到莫邦富老师当年舍不得坐出租车,说坐出租回家就是他姐姐一个月的生活费……

  
上海人尚且如此,我这个乡下人,虽然姐姐的生活不用负担(所以我不明白莫老师说他姐姐生活费干嘛……),父母生病生活还是要管的。莫老师说的那几千日元出租车钱,可能是我父母大半年的生活费……

  
别和我比穷,小小鸟儿。

 回复[29]: 小木有所不知 开明乡绅 (2014-09-12 16:53:53)  
 
  在交番上交拾到的东西,警察叔叔问几句,然后让你填表,一定要填地址啊、联系电话什么的。最后才问你,如失主找不到,半年后你要不要这些东西。

 回复[30]:  小木樨花 (2014-09-12 16:56:50)  
 
  乡绅,我也添过那个表格,但是表示我不要报酬,并在放弃栏注明,所以没填地址联系电话,警察叔叔也同意的。但是拾到的地点等栏目是填写的。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你恨我爱的2020 
    读《牛津笔记》忆复旦往事 
    房屋外装修之工事篇 
    日常点滴——U盘之谜 
    房屋外装修之招标篇 
    魔都笔记 
    黄河东流 
    湘江北去 
    被封杀的隔离日记之终结篇 
    隔离日记 
    真的?假的? 
    想起了一碗荞麦面 
    #盛世备忘录#之瘟疫篇 
    胡说贸易战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