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陈某 (发表日期:2012-04-25 18:57:51 阅读人次:3346 回复数:12)

  朋友老四是在涩谷开饭店的,喝酒的时候,我突然想起问他,开店至今,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黑社会来敲诈勒索?呵呵,老四说,当然有的,到时候他们会派来一个卖花的,平常2000日元的一束鲜花卖给你5万日元。你不买的话?一般商家也就是买个平安,况且如果真的遇到挑剔的食客吹毛求疵的话,打个电话,三五分钟以后他们就到,会帮你搞定的。听起来好象比警察还神速还有效,不知是不是老四的夸张。

  


  
不过日本的黑社会是有点社会调停人的角色,维持秩序平息冲突,辅助警察管理治安。据说战后日本社会一度混乱,普通百姓常被攻击,警察根本管不过来,日本警方主动和大名鼎鼎的山口组接洽,请他们出力一起维持社会秩序,保障百姓安全。从此黑社会的存在得到了政府的默许。但是,日本的黑社会组织是置于警方严厉的监控之下的,你也只能安分守己地赚钱生存,不可明目张胆地巧取豪夺,一旦出轨更容易被捉牢,所以他们也不敢随意超越底线。

  


  
一旁的老六说,我才不给这冤枉钱呢。他是在新宿开整体院的。他说那天有人来征收保护费,他应付说明天晚上六点来取吧。转身打电话给警察局报警。第二天警察局派来了两个小警察等候,来收钱的一看到警察就吓得屁滚尿流,从此不再有讨债鬼上门。遇到强硬的,他们也犯不著为了几个小钱跟警察闹僵,各自走路。

  


  
同桌的老五插话说,他买过几次两手房,遇到过无赖的房客就是赖著不走。如果打官司的话费时费力,而且法院也不能强制把人赶到马路上去吧,这时候就托朋友找了黑道来解决。其实也就是上门吓唬吓唬房客,一般日本人见势不妙也就卷铺盖走人了。想起以前也听一个华人朋友讲过,他兄弟遇到赖债的,最后不得不请黑道帮忙,当然他们的出场费也不便宜,基本上要收取讨回债款的百分之五十。

  


  
大多黑帮都自以为是秉承“武士精神”来保护弱者制服强者的。在老百姓眼中,日本黑社会的形象也确实很守规矩的,大街上根本看不到枪战片式的激烈场面。去年大地震后,黑道出手相助,赢得社会声誉。即使如此,自2010年来,新闻报道说日本各地政府都相继颁布和实施了《暴力团排除条例》,譬如京都地区禁止黑社会在世界文化遗产周边地区开设事务所或其它机构,也禁止黑社会成员在风景区内举行活动和开设店铺。老四说,确实如此。警察局已经明文通知,若有黑道上门收取保护费可以直接报警,因此来他店里推销鲜花的已经很久不见踪影了。

  


  
回家后查网页,说是交保护费的也算犯法,那么黑道以后靠什么生存呢?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问题。




 回复[1]:  科长 (2012-04-25 19:25:28)  
 
  不好意思啊,这文章是根据道听途说写的混稿费的。

  
不知道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开过店的来说说,龙爷,小林,星星,会长,你们遇到过没有啊?

 回复[2]:  会長 (2012-04-25 19:53:34)  
 
  报告科长,本店从来没有やくざ来收过数。一来白金地区是首善之地。基本上没有事务所二来据朕所知耝织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只收经营下口的保护费,不收经营上口的保护费的。

 回复[3]: 不玩了。 龍昇 (2012-04-25 23:23:08)  
 
  科长看看〈日籍华人〉352—354页,你问的事都写在那里了。

  
本来我分六页扫描下来,这98的贴上来了,比它小的却贴不上来,压缩到89都不行,累死吾也,不玩了。要认真体会“黑吃黑”那句话,他们不会找你去的。

  

 回复[4]: 科长,有问题我替你摆平 开明乡绅 (2012-04-25 22:45:21)  
 
  科长,最近一段时期来,本地主有点抖起来,黑社会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也怕?话说本地主走上讲台,领导要求点点名,有一天就点了名,老眼昏花,念到“胡……”,就念不下去了,抖擞精神,仔细再看两眼,怯怯曰:“……锦涛”,整个教室欢声一片,有狡猾如科长之流还在高喊:“老师你好幸福,成了帝师也!”朝台下看看,那小锦涛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后来与锦涛熟了,他对我说,老师你要长寿,我还要去甘肃、贵州、西藏等地锻炼锻炼,等我去了北京,我不会忘记你的。我说我就算了,科长在东边老是提心吊胆的,到时给他提个局级什么的,还有龙爷、板凳、星姐、老十、员外、黑白子、日奸等,今后多多照顾就行了。锦涛连连点头……

  

 回复[5]:  吴卫建 (2012-04-25 23:39:08)  
 
  >......他买过几次两手房,遇到过无赖的房客就是赖著不走。

  
这大概是法拍屋吧,当然说两手房也没错。

  

 回复[6]:  邓星 (2012-04-26 01:45:06)  
 
  哈哈科长,你的这篇文字我简直是意外中的意外地看见了。在报纸上哦。。我还跟人侃呢,

  
我说那涩谷烤鸭店的哥们居然有呀哭杂的人去卖花啊,,人家说“真的吗 ? 那种是很老式的套数,落时

  
的哦。。”

  
我的店好像没有见过。不过我这人很木的,也许有也给我木掉了。。

 回复[7]:  老十 (2012-04-26 06:23:29)  
 
  哈哈

  
这几天比较忙

  
这稿费也太好赚了

 回复[8]:  科长 (2012-04-26 09:00:49)  
 
  误导误导,哈哈

  
有人误导我,或者是我误读了

  
然后我再去误导国内的读者

 回复[9]: 分稿费 杜海玲 (2012-04-28 08:27:20)  
 
  我觉得这稿费应该分给涩谷那个老四,老四你卖根香菜给他,收3000日元。

 回复[10]: 哈哈,你也是黑道上来的? 科长 (2012-04-28 09:04:24)  
 
  

 回复[11]:  志村犬 (2012-04-29 04:57:45)  
 
  开个饭店不用交保护费的。只有开风俗店需要交保护费。我们这里开风俗店的基本一个月交3万,每处理一件纠纷还要额外缴纳10万。其实也可以不交,碰到来勒索报警就可以了,现在黑社会很难生存的,最怕警察了。所以最好不要结交日本黑社会,和他们成为朋友了就不好意思不交,因为黑社会需要大家帮忙生存,其实真有事的时候也不用他们来摆平。

  
顺便说一下,我目前在大阪道顿渠经营一家中国料理店,没遇到过黑社会找麻烦。就是来了我也不会缴费的。希望各位来大阪过来吃饭,饭店名字叫《万宝海鲜屋》。刚开张一个月不到。电话号码:06-6212-2288

 回复[12]: 谢谢各位指正 科长 (2012-04-29 06:43:51)  
 
   大家提供的素材,似乎可以再写一篇短文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