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老板的司机

陈某 (发表日期:2012-02-04 09:41:57 阅读人次:1694 回复数:5)

  老板的司机今年68岁了,司机已经服务了新老社长父子两代人。中午吃饱后与司机闲聊,得知他老伴早已离世,儿子婚后另居他处。他给老社长开车八年,给新社长也开了2年多了。他说他精力旺盛不服老,还在找女朋友呢。他还说他曾经赚过大钱,现在有点拮据,因为他老早就开始做月光族了,到现在一大把年纪了,还是租房。不知道他消费了什么,不过也不外乎花花世界的这些俗事吧。

  
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6点半出门,早早到达社长的家门口等候,通常要等1个小时。因为怕堵车,总不能让社长等你吧。把社长运到公司后大约10点,然后他要到车间里干活,下午4点开车把社长送回家,自己回到家已经晚上7点以后了。早上面包牛奶,中午公司食堂,晚上小店外食。就这么周而复始,不觉得单调?看着他自我满足的样子。

  
他告诉我,现在的社长深居简出,基本没有饭局,节假日正常休息。从前的老社长,八年里休息的日子屈指可数,老社长每天要来公司看看摸摸的,即使假日元旦;每天还要去高尔夫练习的,无论刮风下雨。我好奇那么到了年底老社长是不是私下给你红包?哪有的事,唯一一次,干到第八年的新年,给了他1万日元意思意思。那你为什么还那么忠心耿耿呢?我惶惑不解,用中国人的思路。他说家里鲜花不断,每天晚上在祭台上点燃蜡烛,上面放着的照片,父母,发妻,还有老社长。

  
两年前老社长病故后,他准备告老回乡之际,新社长挽留了他:继续给我开车吧。他感激不尽,他说否则的话,像他这样没有一技之长的根本找不到工作,生活将更加困难,他以日本老人的考量来回答我。老板无情的盘剥掺杂着对员工的关爱,员工无奈的愚忠表现得像劳模一样卖力,这就是日本社会典型的劳资关系。在老板的司机身上,日本员工的忠诚老实展现得一览无遗。

  
丧偶的他,既不愿意和儿子同住享受天伦之乐,也不想找个适龄老太安度晚年,他要找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我倒是想给他介绍一个中国女人解决他的需求,可是他贪得无厌四十太熟三十正好,那我就进不到货了。他不会上网,跑到婚介公司付了30万日元的报名费,每隔几天人家给他寄来一叠图文资料,这个难看,那个太胖,要求还不是一点点的高啊。我跟他开玩笑,快去买电脑上MSN脸书推特,你不用电脑失去了多少泡妞的机会。他说他不玩虚的,他是实干家。天无绝人之路,他按着电线杆上广告的电话打去,当晚组织上就派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小姐来为他服务。他很君子地先是请人家吃饭而不是急着动手。吃了饭再来一杯咖啡,老小姐倒是急了,时间来不及了。他慢慢地从皮夹子里掏出两张纸币,你走吧。好像很绅士,他信奉宁缺勿滥。

  
时来运转,他终于有了女朋友,芳龄二八的韩国女。那是他从前老同事的女儿,老同事病故前托付给他,请他多多关照,一来二去的就彼此关照上了。据说那个女孩还是留学生,在专科学校读书。起先他好像有点怀疑。问我,去入国管理局去更新签证要多少钱啊?女孩说手边钱不够,他给了2万日元。我说呵呵很久没去更新签证了,大概差不多吧。我不想让他扫兴。整个春天他是在快乐中度过的。他帮女孩付了学费,女孩也时常和他约会吃饭,至于是不是已经上床了我也不便多问。夏天了,女孩说是回韩国度假。新年开学了,还是迟迟没有消息。终于来了一个邮件说是老娘病了,要过一阵才能来日本,倒也显得合情合理。等到秋天女孩再次来到日本,他的罗曼史出现了高潮。他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女孩子开始留宿了,哦,那太好了。老司机还故作惊讶地说,昨晚套子破了,肚子弄大了怎么办?我顺水推舟说那就更好了,什么时候吃喜糖啊。看着他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样子。

  
前天午休时,见到了垂头丧气的司机。失恋了?不是失恋是失踪了。他给女孩子交了下半学期也就是她留学生涯的最后一次学费后,电话打不通了。找到房东,房东说此人早已搬走。她在哪个学校读书?说是大久保的英语学校。人海茫茫无疑是大海捞针。他问我若去入管局能否找到线索?我说除非你去报警。我老调重弹劝他算了还是找个老伴退休回家过过小日子吧。不,他依然不服气地说,我还能干。

  




 回复[1]: 继续播报 开明乡绅 (2012-02-04 10:15:04)  
 
  

 回复[2]:  夏夏 (2012-02-04 11:01:33)  
 
  老司机纯情.

 回复[3]:  老十 (2012-02-04 13:14:44)  
 
  哈哈

  
挺硬朗啊老头

  
套都弄坏了

  
汗。

 回复[4]: 批评一下陈某 开明乡绅 (2012-02-04 13:51:31)  
 
  仔细拜读了陈某这篇交底之作,又有些话要说,在此提一点批评意见:

  
你陈某人在公司混了这么多年,不管怎么地,看在老、新社长的面子上,要给予司机一些帮助和指导。你陈某人明明知道韩国小妞不是省油的灯,即便不想点破,也要暗中助司机一臂之力,譬如,送上一打“头盔”,每个头盔上悄悄用针扎一下等等。

  

 回复[5]: 这是新的 科长 (2013-10-03 16:43:17)  
 
  三千院

  


  
司机后传

  


  


  
去年写过给老板开车的司机。司机到了69岁,公司不让他再给社长开车子了。他本来接送社长上下班以外到车间里检品,现在就整天在车间干活了。算是委託社員,一种非正式社员待遇略好于临时工。司机不给社长开车了,每天中午还是要跑到车库,好像对那台雷克萨斯很有感情的样子,掸掸灰尘,偶尔还开到外面冲洗一下。公司也没有把他的指纹设定取消。我们几个中午打球的就在社长的车库旁边的运动场上活动,他有时也过来玩一下,更多的是自己一个人跳跳绳,跳几百下还是脸不变色气不喘。工厂规定70为限,70岁该彻底退休了吧,我准备给他张罗一个送别会,他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他说要从公司的宿舍搬出去,还是在公司的附近找了一个房子,到时候让我们帮个小忙。所谓帮忙,就是搬家那天,搬家公司只管居家行李,他的自行车摩托车汽车叫我们帮忙移动。当然当然,举手之劳一句话的事。

  
我很关注他那没有波澜壮阔故事的人生之尾声。我好奇他为何不搬到儿子家附近呢?他儿子住在千叶,也给他准备了房间。即使他喜欢自由自在,那至少也要搬到儿子附近吧。答案很快出来了。没想到他还要继续干。可能社长念在昔日情分上,让公司安排他到门房间,临时工待遇。正好公司在马路对面盖了一个新工场,他一本正经穿上制服上任了。一个小小的门房间成了他继续革命的新天地。我去新工场时顺便看看他。中午怎么不过来活动啦。他说他走不开啊,而且现在穿着制服也不便运动啊。他是一个认真执著的日本人,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一丝不苟地做好他的本职工作。

  


  
他的作息依旧有规律而单调。每天早上天亮起床就来到公司,顺路从便利店买来早饭和报纸,然后锻炼身体,洒扫庭院,再吃早饭。7点钟开始算上班时间,到晚上5点半基本不能离开岗位。中午吃食堂晚上买盒饭。上下班时间必须站在岗亭外面和进出众人阿伊啥子。你看,我这里记载得比本社还要详细。大门口进出货车的纪录,一般也就记个车号而已,我把车号上面的区号也完整记录。他拉开抽屉,满满的一抽屉各色糖果,我说吃那么多不好吧,他说那是给来来往往的司机准备的,给一粒糖给一份好心情。果然,那天我正和他聊着,一大卡车驶到,司机登记后,他顺手给了司机两粒糖。看得出对方感到意外的满意。这也算日式服务么?

  
其实他这样一个月辛苦工作也就10几万,年金还要打折扣。何苦呢?房子租得便宜一点吃喝开销省一点不就行了。他说每天在家没事闲得慌脑袋更容易老化,最近我还不止一次听说这种谬论,我不相信,只当他是自我安慰罢了。我只相信脑袋进水才会变得更加愚蠢。我还相信人性的弱点一样存在。那天他说NHK收费太贵,我告诉他我认识的在日华人都不缴的。他问可以么不是强制的么?我说据说日本法律规定不能强制签订合同的。更何况你可以说你的电视机坏了暂时不看什么的。没过几天他得意洋洋地告诉我,昨天收费的来了我说我不看就不缴。结果人家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强制掏你的钱包啊。你看看学坏也是很容易的嘛。

  
夏休到了。儿子孙子要来看他了。他有点激动,早早地准备,把被子拿出来晒晒,还买了2台新式风扇。说是楼上两个小房间没有空调有点闷热。过了夏休,我问他儿子孙子来过了?嗯,他说来是来了,一起出去吃了一顿饭,当天就回去了。他好像有点失落,老人大概都是这样。他打开手机给我看他儿子孙子的照片,脸上又出现了难得的笑容。他说每天一早来公司,跳绳不输给年轻人,当年爬富士山,他儿子走不动了,他一个人爬到山顶的。我问是哪年的事,他扳扳手指有近20年了吧。他说下次和孙子一起去爬,小家伙不见得比我利害呢。说这些话时,只见他的双眼充满了憧憬。

  


  
----今天的中文导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