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进出口问题

陈某 (发表日期:2008-12-12 10:14:11 阅读人次:3270 回复数:25)

  进出口--我说的是嘴巴。嘴巴有两大基本功能,吃饭和说话。与之相关有两个成语,一个叫“病从口入”,一个叫“祸从口出”,可见嘴巴的重要。国内老百姓的进口和出口好像始终处於临界的危险状态,一不小心就要犯病惹祸。我始终关注着中国的“进出口问题”,以此作为观察和评价中国文明化进程的基准。

  
综观08年进口问题日趋严峻,让人防不胜防。网络不断传来消息,说什么什么又不能吃啦,如果列一张详细清单的话,太浪费篇幅了。管好自己的嘴巴,做一个健康的诚实的良民,已成为难度很高的技术。和国内亲友通话,常有点茫茫然,不知还有什么食品可以放心地入口。今年让全世界感到吃惊的,除了那个劳民伤财的奥运,就是食品安全了。喝牛奶还能喝出肾结石来,可谓石破天惊。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一次又一次发挥到极致,你不服不行。

  
其实专家学者都不笨,老百姓心里也很亮堂,但又不能随便乱说。据说有一种叫有机植物的东西,不用农药不上化肥,要当官的才有资格享用。由此产生了一个新名词叫“特供商品”,普通百姓是吃不到的。质量可靠的洋货,大多数穷人也是无法问津的,他们还处于“待富”的状态。(记住这个新名词--御用文痞的新发明:在中国没有穷人,只有“待富者”。)有网友找出那个宣传特供商品的讲话,马上就被删了。祸从口出的极端例子也发生在08年--胡某发了几篇文章,便打下大牢,以言治罪远未根绝。你可以保持沉默以防祸从口出,但是你不能饿着肚子不吃不喝,没人能够逃避。

  
想起网络上不止一次有人设问:你最喜欢的年代?当代肯定不是,未来还是未知。那么只有回头看看,张三说唐朝很不错,李四说晋代也是可以考虑的。我想不要跑的太远了。翻闲书看到复旦老校长苏步青的回忆文章,他觉得一生中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生活最为安稳。那时候他当教授获取的报酬,可以养活全家老少十来口人,另外还雇佣了两个保姆。简直让我羡慕死了,况且消费的还都是未受污染的绿色食品。

  
三十年代还有一个鲁大爷,说话口无遮拦。尽管那时也有黑名单白恐怖,可人家躲在租界的亭子间里照样言论放题照样出版自由。老毛说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如果活到五十年代红海洋,再硬的骨头也要被革命群众敲断。想想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对於喜欢胡说八道的人来说,那就是天堂啊。不管你是左翼右翼,骂来骂去人人平等,还能自己印书卖文。而在当代中国,这些成了非常遥远的奢想。

  
2008年,奥运开过了神七也上天了。可进口食物的安全性和出口言论的自由度,真的还不如一百年前。再发展下去,我们得用试纸条测试每一种入口的食品,狗屁专家说这种试纸条很快就会问世了,又是新技术啊。我们出口的言论,被网络无情地过滤,封锁技术已经相当成熟。现在我就只好这样在海外胡乱联想感叹今不如昔。如果让我选择,宁可放心大胆地喝泡饭吃酱菜,也不要小心谨慎地吞食随时可能中毒的美味食品。我宁可只有用笔一字一句自由书写的稿子,也不要设有敏感词过滤机能的网络。

  
老生常谈进出口问题,麻木不仁了。只是请你不要再跟我说中国很强大外汇储备世界第一,我以我的进出口指数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开化水准。右派朋友常因国事而愤而骂,归根结底,无非是进出口问题。我想,一个能够让人感到进出口安全的社会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这个指标不算很高,却又可望而不可及。现在的我已变得心平气和不会生气,那块神奇的鸡巴比嘴巴更自由的地方发生什么大事小事也不会再让我感到惊奇。我时常暗自庆幸远离进出口危险地带,将来还可以享用“特供炉”,(据小林兄现地考证,著名的八宝山仅有一只日本进口的“特供炉”呢,平时不开锅,专烧谁你想想吧。)该满足啦。我甚至自私地想,并且如此开导容易冲动的朋友--中国的进出口问题越是糟糕,对我们这些离乡背井的海外游子来说越是合算。否则,岂不是白白地流浪一场?

  


  
2008/12/11《中文导报》三千院随笔




 回复[1]: 好! 老三 (2008-12-12 10:25:31)  
 
  这两个问题,其实也可以说是存亡问题。

  
好文章!

  

 回复[2]:  蛇 (2008-12-12 10:30:52)  
 
  > 在中国没有穷人,只有“待富者”。

  
初耳!发明这个词儿的文人太有才了!

  


  


  


  
> 你最喜欢的年代?当代肯定不是···

  
估计又有人心里不舒服了···

 回复[3]: 就像把失业叫做下岗一样 陈某 (2008-12-12 10:33:28)  
 
  蛇,你跟不上形势了

  


  
厉以宁:中国的穷人都是应该叫待富者

 回复[4]: 喔,那也可以这样说了: 蛇 (2008-12-12 11:01:04)  
 
  光棍不叫光棍,叫待娶者

  
大女不叫大女,叫待嫁者

  
孕妇不叫孕妇,叫待产者

  
懒惰不叫懒惰,叫待勤者

  
醉鬼不叫醉鬼,叫待醒者

  
贪官不叫贪官,叫待廉者

  
活着不叫活着,叫待死者

  
···

  


  
男人不叫男人,叫待嫖者?

 回复[5]:  半底子醋 (2008-12-12 11:06:20)  
 
  》我说的是嘴巴。嘴巴有两大基本功能,

  
嗯,要说重要功能得话局长得守版权费用了

  

 回复[6]: 写的好! 龍昇 (2008-12-12 11:13:52)  
 
  真是好文章!

 回复[7]: 呵呵,还是胖子记得我的名言啊。 自带板凳 (2008-12-12 11:17:11)  
 
  我就不重复了。免得他们越学越精。

  
呵呵呵。

  
不过文章写得还是不错的,只是把嘴巴的功能庸俗化了一点。

 回复[8]:  大汉临离 (2008-12-12 12:09:48)  
 
  >否则,岂不是白白地流浪一场?

  
---斑竹是心理学家啊

  

 回复[9]:  黑白子 (2008-12-12 12:31:34)  
 
  反对嘴巴的功能庸俗化

  
支持嘴巴的功能高级化

  

 回复[10]:  葉子 (2008-12-12 13:07:07)  
 
  

  
昨天在中文导报上看了一遍觉得好,还想着如何喝彩,今天机会来了。

  
斑竹、斑主、帮主、班主、版主大人好

  
(实在不知道如何称呼才对)

  

 回复[11]:  小草 (2008-12-12 15:21:21)  
 
  想不到看起来如此厚道忠实的斑竹,写出的文章却如此不"厚实"。

 回复[12]: 8902了吗 陈某 (2008-12-12 15:32:59)  
 
  

  

 回复[13]: 你问我吗? 小草 (2008-12-12 15:48:34)  
 
  咱旱鸭子一个,不会游。还是等你,乡绅和板凳大人发财吧。

 回复[14]:  邓星 (2008-12-12 16:00:07)  
 
  斑竹,写得好,好过瘾。。

  
4楼:还有待妻待妾者,待阳待阴者。。

 回复[15]:  久夏 (2008-12-12 16:23:48)  
 
  >并且如此开导容易冲动的朋友--中国的进出口问题越是糟糕,对我们这些离乡背井的海外游子来说越是合算。否则,岂不是白白地流浪一场?

  
这段特爱听

 回复[16]:  吴卫建 (2008-12-12 22:18:12)  
 
  30年代老蒋也是独裁的,杀不同政见文化人也不手软的,如31年左联5作家被捕枪决,33年暗杀“中国人权保障同盟”总干事和副会长杨铨,34年暗杀申报报主史量,当时杀共党分子更是合法的。

 回复[17]:  小木樨花 (2008-12-12 22:23:23)  
 
   30年代已经搞出红色根据地,开始武力夺取政权了,不杀他杀谁啊。放在当今的日本也是内乱罪。

  
版主好文。

  
ps,版主的 姐夫走了 一文,只有会员才看得到啊,我怎么才能被接受为会员呢?除了拍马屁说版主好文以外?

 回复[18]:  kalichen (2008-12-13 00:20:03)  
 
  镜子不是镜子,是待看。

  
锅子不是锅子,是待烧。

  
菩萨不是菩萨,是待捐。

  
有意思。

 回复[19]:  东京博士 (2008-12-13 07:45:47)  
 
  蛇真是忘记自己出生的朝鲜国了。难怪张三封你“汉奸”大号。

  
没有[穷人]只有[待富],跟没有[失业]只有[下岗],没有[经济下降]只有[经济负增长](日本也用这个表述)差不多,其实谁都能发明貌似很新的词,关键在于你想“捣乱”还是想参与“和谐”,也就是板凳说的屁股和脑袋的问题,但是板凳今天在镜子上就是放个屁,都会有人往他p眼里插火柴取暖,是本人预料之中的。板凳得忍着,就当小时候插肛门表测体温吧,那叫“关心”,千万别喷他一脸稀屎,不厚道。

  
看完首帖就回,再回头看大伙儿的回帖,原来我的发言也是大多数人的意思。

 回复[20]: 小木樨花你退出再登陆一下试试看 陈某 (2008-12-13 08:37:03)  
 
  

 回复[21]: 老吴啊 科长 (2008-12-13 09:46:34)  
 
  鲁迅在左联5作家遇难后,写了至少三篇相关文章

  
《二心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1931年)

  
《为了忘却的纪念》(1933年)

  
《白莽作〈孩儿塔〉序》(1936年)

  
这文章,搁到今天的朝鲜能发表吗

 回复[22]:  敬天爱人 (2008-12-13 11:09:33)  
 
  据说二三十你年代也曾是中国发展的黄金时期。只可惜小日本的“进入”,让中国人丧失了一次富国强兵的良机。

  
以后日寇入侵,共匪坐大。到后来中共当政,于是便有了一波又一波的革命运动。三反五反大跃进,除四害破四旧文化大革命,反右倾反和平演变,将中国的大好河山搅了个天翻地覆。直到老邓复出,走渐进式资本主义道路才有了最近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只可惜南柯一梦,一觉醒来又回到了解放前。前不久还有人贴颂扬老毛的文章,实在不敢苟同。解放后老毛对中国的迫害远远大于对中国所做的贡献。

  
最近重读中国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的文章,感觉很多方面咱们中国人这两千多年真是白活了。

  

 回复[23]:  吴卫建 (2008-12-13 17:19:08)  
 
  鲁迅在左联5作家遇难后还悲愤地写下《惯于长夜过春时》一诗,在杨杏佛遇害后写了《忆杨铨》之诗。这也如斑竹文章所言,30年代颠覆政府的赤党言论大都在租界发表。

  
当时GMD政府对舆论也控制较严,如左联5作家遇难一事一直不公开,记得台作家龙应台在一文所述,她渡米留学后才在米大学图书馆得知此事。还有鲁迅的书籍在台湾长期以来一直不能公开出版发行,更有甚者,在84年还会发生江南命案。

  
这些一直到蒋经国死后方才解禁。

  
当年国共彼此彼此而已,当然,程度还是有所不同,GCD更甚。

  

 回复[24]: 斑竹 自带板凳 (2008-12-13 20:44:42)  
 
  收到了。谢谢!

  
看来板凳这名字,连日本的邮电局都知道啦!

 回复[25]: 好文章 雨 (2008-12-13 23:13:36)  
 
  问题是斑竹,我退出再登陆,还不是会员 砸整?贿赂?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有3天内的新回复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