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我的1984

陈某 (发表日期:2008-11-12 18:32:05 阅读人次:2871 回复数:27)

  

  
看电视连续剧《甜蜜蜜》,该剧的时代背景置于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虽说故事编排得能够让人坐着看下去,演员非常用功各有各招,台词也颇有个性特色,但是,看着看着细节处漏洞百出了,明明是八十年代初的情节,背景出现了居民楼的外挂式空调,街道上飞驰的是新世纪才有的出租车和巴士,音像制品店还有郎朗的广告,甚至书报亭在叫卖2007年的《读者》杂志。导演后来辩解说由於制作经费的限制所致。可有一个硬伤实在让我等过来人看不下去,剧中主人公的高考居然是在大雪纷飞的冬季进行的。

  
我们这代人应该记得,恢复高考制度后除了第一年情况特殊以外,八十年代的高考都在盛夏七月举行,全国统一概不例外。尽管对一部面向大众的通俗电视剧不能过於挑剔,可是,也正是大众化的东西更加容易误导大众。回忆往事,20多年前的事件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了。那时候没有图文并茂的博客,即使私人化的日记,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数也不会很多,照片更是奢侈稀少的玩艺。所以我想趁着记忆还没有完全消逝之际,不时写一些过去的人和事,以弥补当年文字图像记录的欠缺。

  
现在的大学生可能根本不知道,我们那时候还有“分配”一说。大学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工作单位,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就要在这个单位革命到底了,可谓一配定终身。我所在的重点大学是面向全国招生的,也就要面向全国分配。当时没有求职,经商,打工,下海,跳槽,留学,出国,创业等等说法,大学生除了绝对服从组织安排别无选择,要么你考研究生,毕业后或许可以留校任教。到了大学四年级学生们就开始忧心忡忡,因为我们上一届就有两位同学不愿去外地工作而赋闲在家,而户口早已由学校直接帮你迁到异乡外地去了,人生前途不明。如果分配不好,这辈子就没戏了。

  
要命的是,临近毕业还要你口是心非地表态坚决服从国家分配。按规定要写一份大学四年总结报告,据说这份报告要放入那个档案袋子里跟你走一辈子的。学校明确要求学生在总结里旗帜鲜明地响应党国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从小喜欢舞文弄墨,想想这份资料要进档案十分重要,於是用尽全力一鼓作气写得文采斐然一鸣惊人。报告全面剖析了陈某的思想演变过程--这个曾经忠於毛主席的红小兵,多年来受西方自由思潮的潜移默化,尤其是大学四年在民主环境中的酝酿发酵,最终走上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不归路。我至今还记得最为得意之笔:第一,整篇文章以第三人称“他”来解剖陈某。第二,领导不是要求表态?“他”表示安于上海生活,如果组织上分配“他”到外地去的话,“他”就准备在校门口卖茶叶蛋了。现在想来好笑,那个表态既不够大胆,也缺乏想象力。

  
这篇文字虽然没给我带来杀身之祸,可是也有小鞋两只侍候。年级的指导员是个大好人,扛过农活的老三届。他始终没有和我交谈总结的内容,大概他心理明白这本身只是一种过场形式,更何况我只不过暴露了真实的幼稚的冲动而已。结果呢,幸好我们那届同学有三分之一的中榜研究生,一下子本地名额多了出来。决定命运那天,同学们在系里的休息室静静等候,指导员一个一个把学生唤进小房间去发配。每人十来分钟,几十号人,等了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三个小时,等待决定命运的十分钟--那是最为折磨人的分分秒秒。我现在已经记不起等了几个小时了,反正我是最后一个叫进去听候判决的。我把这种次序安排理解为领导对我极其不满的暗示和提醒。

  
到了办公室里,几位判官给我六个可以选择的单位--华东计算所,上海计算所,上计厂,还有什么?好像一家闵行的工厂,一家在外地的,还有就彻底忘记了。外地的不考虑,闵行嘉定的不考虑。我就在上海所和上计厂之间犹豫了两分钟。本来我是准备去上计厂的,我对单纯的研究不感兴趣。可是上计厂属於机电一局管辖,通知单上写着机电一局,不排斥到了机电一局报到后分配你去其他企业的可能。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选择了科委系统吃皇粮的上海市计算技术研究所。拿了录用通知书和户口本,从此一别校园结束阳光灿烂的日子。

  
许多细节我已经记不起了,譬如当时的通知单上具体写了什么?没有拷贝备份的年代,历史就这样模糊起来了。200年以后我们的后人再拍电视剧的时候,肯定更加远离真实了。我感叹岁月无情地磨损了我的记忆细胞,但是,我始终庆幸自己喝了这么多年狼奶而没有患上脑积石,我的反叛属性和发散性思维模式定格于1984,或者更早。

  




 回复[1]: 分配工作,多么遥远的记忆! 孙秀萍 (2008-11-12 18:46:37)  
 
  

  
呵呵,卖茶叶蛋去?这是威胁上级。呵呵。

  

 回复[2]:  邓星 (2008-11-12 19:16:27)  
 
  哈哈斑竹,上海人本色。84年已经不算很惨了,我在福建拍鸟电视剧《他们在相爱》。已经可以“相爱”了哦。。

 回复[4]:  夏夏 (2008-11-12 19:44:31)  
 
  1984?

  
有记忆的事几乎没有.

  
张曼玉和黎明演的<<甜蜜蜜>>倒很好看.

 回复[5]:  李莹 (2008-11-12 20:58:55)  
 
  夏夏说的是,张曼玉和黎明演的<<甜蜜蜜>>,经典。比电视剧好看很多很多很多。

  

 回复[6]: 电视剧是这两人演的 陈某 (2008-11-12 21:24:29)  
 
  

 回复[7]:  李莹 (2008-11-12 21:33:42)  
 
  这两个叫孙俪和邓超吧,无比顺眼,演技也顺眼,但是,和张曼玉比,个人觉得还是差了一点。倒是周迅在陈可辛的《如果·爱》里的演技和《甜蜜蜜》(同样是陈可辛导演的片子)的张曼玉有一比。

 回复[8]: 我没有看过电影《甜蜜蜜》 陈某 (2008-11-12 22:07:12)  
 
  觉得电视剧拍得还不错。一个人一集一集看下去,而且第一次坚持不查网页不问结果。

  
谁料,看到20集的时候,太座突然跑进来说,最后结果那个男主角怎么怎么的了%&!”#$%&’()=

 回复[9]:  小小鸟儿 (2008-11-12 22:07:23)  
 
  等待着夏天

  
等待着毕业

  
等待着命运的分配

  
盼望着夏天

  
盼望着毕业

  
盼望着幸福的起点

  

 回复[10]: 幸福的结束 陈某 (2008-11-12 22:12:10)  
 
  我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就想,这两年可能是这辈子最自由最幸福的时候了。

  
现在回想一下,嗯,还真差不多。那真是无忧无虑的年代,成天泡图书馆,看闲书,听讲座,不务正业。

  

 回复[11]: 1984对我也没什么记忆, 龍昇 (2008-11-12 22:17:14)  
 
  甚至连<<甜蜜蜜>>也不知道。所以只有看班长的回忆,没有插嘴之地,只献 吧。

 回复[12]:  久夏 (2008-11-12 22:45:20)  
 
  我的1984已经完全记不得了,要说1985,1986还有那么一点点记忆,

 回复[13]: 哈哈!怎么久夏完全记不得1984? 小林 (2008-11-13 07:53:51)  
 
  我的1984年,就是太座在我的欺骗下,跑进了婚姻的牢笼里,嘿嘿,谁想到,新娘立马变成“老娘”。

 回复[14]:  万景路 (2008-11-12 22:53:22)  
 
  1984年偶知道搞对象了。献花!

 回复[15]:  雪非雪 (2008-11-12 22:58:53)  
 
  《甜蜜蜜》出电视剧版本了?那个电影的《甜蜜蜜》看过20来遍吧,张曼玉很闯荡的样子再现得比较到位。你们毕业分配还个别告知?我们好像是全年级集合公布的,不大会儿就猢狲散去了,呵呵。有人哭有人暗喜,那个命运时刻,刻骨铭心。

 回复[16]:  雪非雪 (2008-11-12 23:00:07)  
 
  版主是1984毕业?不是1983吗?

 回复[17]:  小木樨花 (2008-11-12 23:10:42)  
 
  1984年啊…… 我大概在搜集牙膏皮,惦记着要换牛皮糖吃……

 回复[18]:  东京博士 (2008-11-12 23:53:01)  
 
  84届的人有可能是镜子上最多的了。。。。(散客除外)

 回复[19]:  东京博士 (2008-11-12 23:57:39)  
 
  孙俪拍过好多电视连续剧,我最近看过剧目中就有3,4部出现了她,但是怎么都喜欢不起来这个演员,也许是第一次看《新上海滩》里她演的冯程程时怎么都无法超越我脑海里赵雅芝演的程程的缘故。

 回复[20]: 84年我得了第二个处分. 陈希我 (2008-11-12 23:58:30)  
 
  

 回复[21]: 那年头 水双 (2008-11-13 00:43:41)  
 
  最流行的词大概是:反思。

  
最出色的年级是:8384。

 回复[22]: 84年的前面是83年 黑白子 (2008-11-13 10:04:45)  
 
  84的前面是83年——对于不少人来说,83年的严打终身难忘……

  
还记得,一天,接到电话,大学同班哥们打来的——他借调到公安分局,那里已经忙乎不过来了——你小子还不快跑!!!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一拨认识不认识半认识的人,一起看看黄色录像、跳跳贴面舞、搞搞男女关系而已……

  
托朋友的福,许多有辜无辜的人在监狱里面过日子,而我则是在日子里面过监狱……

  


  

 回复[23]: 说到83,对兰大有点印象 龍昇 (2008-11-13 10:33:07)  
 
  (83年的)下图右三位和左二位是复大先生,诸兰大生认的出是谁吗?

  

 回复[24]: 右四是龙太吗 陈某 (2008-11-13 10:47:44)  
 
  

  
只认识右5的

 回复[25]: 不是龙太 龍昇 (2008-11-13 11:00:05)  
 
  是龙妹。左三是龙父。正中是龙二爷。

  
家父对复旦做了点微薄的贡献,因有此宴,于和平饭店。

  

 回复[26]: 扯到1983,想起了白桦的《苦恋》 陈某 (2008-11-13 13:08:30)  
 
  扯到1983,再往前一点。白桦的《苦恋》。解放军报气势汹汹的评论。反精神污染。半途而废的反自由化运动。

  
我的记忆里,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半途而废的政治运动。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胡耀邦的反作用……

  
其时,白桦的儿子在兰大中文系求学……过了几个月,在《新观察》上读到白桦的文章《春天对我如此厚爱》……在校园里看到新闻系同学专访白桦:白桦的书桌上多了一块坚硬的石头……

  


  

 回复[27]:  自带板凳 (2008-11-13 13:35:52)  
 
  〉〉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半途而废的政治运动。。。

  


  
请允许我提醒一下,中共所发动的所有政治运动,都是半途而废的。

  
运动本身没有一次达到它们所设定的目标,也没有哪个政治运动完善地解决过任何一个社会问题。所以它们必须发动下一个政治运动,目的是给上一个政治运动擦屁股,解决上个运动没有解决的问题,但是,这个政治运动还会留下擦不干净的屁股,于是又要发动下一次政治运动……

  


  
你的,明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