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闲话校友会

陈某 (发表日期:2008-10-23 14:51:00 阅读人次:8035 回复数:71)

  东京成立校友会了--兰大校友会。如你所知,我不是兰州大学毕业的,为什么叫“兰大”呢,这里有个掌故:当年网名“我是局长”的校友在东洋镜上扔砖头之余炫耀自己毕业于名校,并常以此为荣沾沾自喜不时露出老狐狸的尾巴。如是再三,受到刻薄网友的强烈鄙视,向来鲁莽的局长也不得不乖巧起来,改口“兰大”出来的。这件事告诉大家,做人要低调,做狐狸还是把尾巴夹起来比较好。后来,网上的小圈子里就兰大兰大叫顺口了。

  
其实,十来年前兰大在东京成立过一个校友会。那时我还在关西地区流浪,听昔日同窗报来种种消息,好像杨校长来了,还有我们当年的指导员已经混到给杨校长拎包的也一起来了。等我跳槽来到东京隔壁想寻找组织的时候,那个校友会已消逝得无影无踪了。好在是电子时代,我的大学同桌同床始终有一份电子邮件列表传递信息重温友情,那个邮件列表的最早版本诞生于1991年,其时互联网还只是一个小毛头。毕业二十余年大浪淘沙各奔东西,现在东京还剩下四个同班同学。虽然只是偶尔找个理由相聚,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校友会。

  
话说去年成立的准官方的校友会,兰大书记亲自带领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来到东京宣告成立。我是喜欢凑热闹的,闻讯赶去混了一顿立食自助餐,结识了三五牛人。在校友会成立后不久的一次小型沙龙上,当着众人我对雄心勃勃的周会长说了两点:一,给你浇一大盆冷水,不要企望校友会能够办成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在日华人的素质就是这样,即使兰大出来的,好像层次高一些,可是千万别忘了他们也是在日华人。二,帮你煽一把小火,存在就是胜利。大到一个国家一家企业小至一个校友会一只网站,概莫例外。这也算是互相鼓励吧,不知道老周是否听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这样说决非信口开河,也算是积十余年流日经历的一点忠告。眼见多少聚合离散,如此断言不需要太高的智商,爱听不听。校友会的天然属性也就叙旧交友,吃饭聊天,求疑解惑,用朱大仙的话来说,叫“提高生活质量”,对,就是这个意思。看到繁琐刻板的章程,层次复杂的机构,还听说有同学要充分利用校友会的资源去圈钱发财,我感到一阵头昏眼花。出於对官方半官方组织的本能反感和抵触,我时刻提醒自己与校友会保持适当的距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学毕业的时候,当热心的同学张罗着联络图的时候,有人冷冷地说,是朋友,即便浪迹天涯,总还是能够找到的。君子之交淡如水,不是陶醉的酒,更不是搀假的奶。

  
最近一次校友小聚,遇到一来日不久正在攻博的小学妹。谈天说地,谈了在日华人的飞黄腾达今非昔比,也说到了积习难改的劣迹种种。我顺便给了她两句忠告:一是尽量不要和中国人混在一起,二是尽快把自己嫁出去。同去的老魏在一旁说是啊是啊,顺手从牛皮包里掏出一张刊满征婚启示的中文报纸。他说结婚三次,两个太太是报纸上征来的。哈哈。回来后细想,这两条不是我的原创,一条是“部长”的观点,一条是“局长”的想法,我已经慢性中毒了。我给了小学妹信箱号码,至今未收到她的任何信息。也许她转身就把我的名片扔了--呸,这个胡说八道的陈某,也许她已经接受了我的忠告之一。

  
不过也确有老校友把我说的当真。前年校庆的时候,乱涂乱写了一篇“百年校庆”。记性好的朋友见到我还会提起那个厕所--后来你到底捐了没有。你想想看象我这样节约的家伙怎么会慷慨解囊?这个故事提醒你千万不要把我说的什么都当是真的。我说和校友会保持距离的真正原因很可能是内心觉得校友会对我来讲可有可无,因为自从大学毕业以后我和母校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关系了。当然,面对一本正经的同学老师我也许会唱高调换一种说法,我更注重与母校的精神维系。兰大招牌毕竟给我带来好运,我就靠了这么一纸兰大文凭混到现在,从上海混到东京,还要继续混下去混到退休。

  


  
《中文导报·三千院随笔》2008/10/23





Page: 3 | 2 | 1 |

 回复[31]:  王者非王 (2008-10-24 14:08:41)  
 
  凡事都有特例、

 回复[32]: 那好。 自带板凳 (2008-10-24 14:09:52)  
 
  等你来东京,喝它两瓶子。

  
大概什么时候?

  
我看看金门高粱能不能留到那时候。

  

 回复[33]:  食蟹猴 (2008-10-24 14:14:19)  
 
  按现在的进度,今年是走不了了。要到明年。

  
高梁要喝的,最好有猪头肉。

  
我知道你是谁的马甲了。厉害厉害。

  

 回复[34]:  赵然 (2008-10-24 15:11:25)  
 
  其实很正常的吧

  
没啥大惊小怪的

  
大家感觉兰大有名,说了都知道

  
省的没完美了详细说下去这个话题

  
我倒是经常看到问者的表情很微妙

  
哈哈

  
一次问我得人表情太那个了,我就说我是人大滴

  
一听我人大的对方表情很有趣

  
但是熟悉我的都知道我就是一个半文盲

  
后来我们哥们全是人大的

  
一次一哥们老婆,第一次见面

  
瞎聊天,人家说人大的

  
我们好几个全说,校友啊,真巧,哈哈

  
对方也挺兴奋,大声喊。。。。

  
后来他老婆还纳闷问他老公,老公你不是化工的吗?

  
汗。。。。。。。。

  
我们就又说,你是人大直走,我们是人大左拐

  
左拐的话一座楼是日语培训班。。。。。。。。。。。。

  
其实更多时候有的家伙问你时候就是准备说他的名校

  
奈奈的,我看见这些家伙就说

  
嗯,我是北电的,对方马山特连着几句牛逼

  
汗。。。。。。。。

  
都是年轻时候的故事了也

  
现在大多就直说,文盲,再问

  
不信我没办法,这年头,非逼着你说假话,记得以前换碰见过非要把我们家往牛里猜

  
否认都不行,汗。。。。。。。

  


  


  
(

 回复[35]: 对25楼 兰大专攻 (2008-10-24 15:42:02)  
 
   Nowadays, if someone want to apply a position in my research team, I will decide ONLY by his scientific level and background to judge if he is an appropriate guy.

  
应为;Nowadays, if someone wants 加s.

  
小题大作,望见谅。

  


  

 回复[36]: 谢谢楼上 食蟹猴 (2008-10-24 16:58:00)  
 
  已经修改,谢谢。

  
兰大高人就是多,,,连我小小的笔误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兰大。

  
兰大万岁!!!!!!!!!

  

 回复[37]:  王者非王 (2008-10-24 17:00:49)  
 
  其实不是自己的母语,能写到这样也算不错了。

 回复[38]:  赵然 (2008-10-24 19:48:01)  
 
  我怀疑他们是美国人派来的

  
汗。。。。。。。。

  
无限景仰中。。。。。

 回复[39]:  食蟹猴 (2008-10-24 20:47:51)  
 
  谁是美国人派来的?抓间谍!

 回复[40]: 猴子,容我提个意见 二子 (2008-10-24 21:00:01)  
 
  >I will decide ONLY by his scientific level and background to judge

  
>if he is an appropriate guy.

  
再看看。这句话语病过重了。

  
decide by xxx to judge

  
an appropriate guy

  
英文里面没有这些说法。

  
分享一个小窍门儿:如果你一句英文没有把握的话,就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放到google里面去search一下。match越多越正确。

  


  


  

 回复[41]: 谢谢二子的提醒 食蟹猴 (2008-10-24 21:02:29)  
 
  但是不同意您的意见。

  
英文写作,除了笔误,我还是有把握的。

 回复[42]:  我是部长 (2008-10-24 21:19:46)  
 
  “尽量不要和中国人混在一起”,其精华并非提倡与中国人完全隔绝,这个几乎不可能,但是必须保持适当的距离,生活如此,混网也是如此,否则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回复[43]:  kalichen (2008-10-25 16:37:12)  
 
  易说: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

  
我改一个字,圈子敬以直内, 义以方外。

  

 回复[44]:  kalichen (2008-10-25 16:49:30)  
 
  既然进了圈子,有了敬字,说话就轻松了。

  
顶一下41,

  
同时也谢谢40的小巧门。

  
42的说法,有点蛋花汤骂蛋花汤的味道。

 回复[45]: kalichen是美国来的权威 陈某 (2008-10-25 17:42:36)  
 
  

  
猴子和二子的英文好,但是没有在美国生活过。

 回复[46]: 是真是假,可否确认? 兰大专攻 (2008-10-28 12:11:40)  
 
  陈某回复[12]搂主曰: --嘿嘿,俺不是说了 (2008-10-24 13:11:17)

  
不要把我说的什么都当是真的.--

  
这样就可理解陈某承认自己文章中有真真假假部分。

  
因此,对同篇文章中陈某所述以下部分,是真是假,可否予以确认?

  
--还听说有同学要充分利用校友会的资源去圈钱发财,我感到一阵头昏眼花。--

  
陈某放此言,应该不会是无的放矢吧。

  


  

 回复[47]:  蛇 (2008-10-28 13:04:31)  
 
  > 利用校友会的资源去圈钱发财

  
个人感觉这无可非议啊!校友会不就是个“关系网”、不就是个“资源”嘛?天经地义的,各个国家,各个学校都一样!

  
“利用校友会的资源”是很正常的事,同样,“圈钱发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把这两个动作连起来无可厚非!

  
+++++

  
用、被用、不用、不被用,各取所好而已!

 回复[48]: 蛇的回答不错 陈某 (2008-10-28 13:03:11)  
 
   俺也整天想发财呢?你呢?

 回复[49]:  小小鸟儿 (2008-10-28 13:07:40)  
 
  蛇同志知道不知道有哪所中学是可以到美国交换留学的?

 回复[50]:  黑白子 (2008-10-28 13:11:11)  
 
  

  


  

 回复[51]:  蛇 (2008-10-28 13:20:40)  
 
  > 中学···交换留学···

  
中学好像没听说过有这种方式,高中以上(含高中)听说过。

 回复[52]:  小小鸟儿 (2008-10-28 13:34:36)  
 
  奥!是有点小

 回复[53]: 41楼答非所问 老大的哥 (2008-10-28 14:13:44)  
 
  41楼的--个人感觉这无可非议啊!

  
--“利用校友会的资源”是很正常的事,同样,“圈钱发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上記は回答にはならない。否か是か46楼がそれを聞いていないと思う!

  
蛇が上司を庇う気持ちは分かりますが、へたくそです。

  
--还听说有同学要充分利用校友会的资源去圈钱发财--とは根拠が有っての話ですか。

  
大新聞に載ったことですから、読む人々に対しても正しい姿勢を取ったほうが宜しいではないかと思います。

  

 回复[54]:  黑白子 (2008-10-28 14:21:08)  
 
  给老大的哥送个小小的妹——

  

 回复[55]: 作者没有义务回答马甲的所有问题 老大的爷 (2008-10-28 14:22:08)  
 
  

 回复[56]:  蛇 (2008-10-28 14:33:18)  
 
  > 蛇が上司を庇う···

  
上司って、誰?もしかしたら、陳さんのことを指すの?ここでは、上司なんて、要ると思う? ~~~

  
あの発言は、ただの個人的な意見だよ。質問への答えではない。

  
ちなみに、なぜ急に日本語でレスしたの?

 回复[57]:  黑白子 (2008-10-28 14:35:35)  
 
  也给老大的爷送个小妹妹——

  

 回复[58]: 回56楼 蛇 老大的哥 (2008-10-28 17:22:59)  
 
  回56楼 蛇

  
1

  
蛇说; 質問(对46楼)への答えではない。

  
陈某说;47楼蛇的(对46楼)回答不错。

  
应该说蛇是答非所问吧。

  
2

  
蛇问;なぜ急に日本語でレスしたの?(原文,多少意味不明?)

  
回答;46楼用中文写的,你却来个答非所问。或许用了日文,日本人的你更会理解。

  
事实上, 你这次的回复[56楼]比上次要准确多了。

 回复[59]:  蛇 (2008-10-28 17:49:16)  
 
  > 日本人的你···

  
~~~

  
> なぜ急に日本語でレスしたの?(原文,多少意味不明?)

  
って、多少意味不明なの?え?本当に?じゃ、正しい言い方を教えてください。

 回复[60]:  大汉临离 (2008-10-28 18:01:16)  
 
  楼上的,干脆入日本籍得了,免得让那些咸的发慌的人猜来猜去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