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闲话校友会

陈某 (发表日期:2008-10-23 14:51:00 阅读人次:8224 回复数:71)

  东京成立校友会了--兰大校友会。如你所知,我不是兰州大学毕业的,为什么叫“兰大”呢,这里有个掌故:当年网名“我是局长”的校友在东洋镜上扔砖头之余炫耀自己毕业于名校,并常以此为荣沾沾自喜不时露出老狐狸的尾巴。如是再三,受到刻薄网友的强烈鄙视,向来鲁莽的局长也不得不乖巧起来,改口“兰大”出来的。这件事告诉大家,做人要低调,做狐狸还是把尾巴夹起来比较好。后来,网上的小圈子里就兰大兰大叫顺口了。

  
其实,十来年前兰大在东京成立过一个校友会。那时我还在关西地区流浪,听昔日同窗报来种种消息,好像杨校长来了,还有我们当年的指导员已经混到给杨校长拎包的也一起来了。等我跳槽来到东京隔壁想寻找组织的时候,那个校友会已消逝得无影无踪了。好在是电子时代,我的大学同桌同床始终有一份电子邮件列表传递信息重温友情,那个邮件列表的最早版本诞生于1991年,其时互联网还只是一个小毛头。毕业二十余年大浪淘沙各奔东西,现在东京还剩下四个同班同学。虽然只是偶尔找个理由相聚,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校友会。

  
话说去年成立的准官方的校友会,兰大书记亲自带领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来到东京宣告成立。我是喜欢凑热闹的,闻讯赶去混了一顿立食自助餐,结识了三五牛人。在校友会成立后不久的一次小型沙龙上,当着众人我对雄心勃勃的周会长说了两点:一,给你浇一大盆冷水,不要企望校友会能够办成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在日华人的素质就是这样,即使兰大出来的,好像层次高一些,可是千万别忘了他们也是在日华人。二,帮你煽一把小火,存在就是胜利。大到一个国家一家企业小至一个校友会一只网站,概莫例外。这也算是互相鼓励吧,不知道老周是否听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这样说决非信口开河,也算是积十余年流日经历的一点忠告。眼见多少聚合离散,如此断言不需要太高的智商,爱听不听。校友会的天然属性也就叙旧交友,吃饭聊天,求疑解惑,用朱大仙的话来说,叫“提高生活质量”,对,就是这个意思。看到繁琐刻板的章程,层次复杂的机构,还听说有同学要充分利用校友会的资源去圈钱发财,我感到一阵头昏眼花。出於对官方半官方组织的本能反感和抵触,我时刻提醒自己与校友会保持适当的距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学毕业的时候,当热心的同学张罗着联络图的时候,有人冷冷地说,是朋友,即便浪迹天涯,总还是能够找到的。君子之交淡如水,不是陶醉的酒,更不是搀假的奶。

  
最近一次校友小聚,遇到一来日不久正在攻博的小学妹。谈天说地,谈了在日华人的飞黄腾达今非昔比,也说到了积习难改的劣迹种种。我顺便给了她两句忠告:一是尽量不要和中国人混在一起,二是尽快把自己嫁出去。同去的老魏在一旁说是啊是啊,顺手从牛皮包里掏出一张刊满征婚启示的中文报纸。他说结婚三次,两个太太是报纸上征来的。哈哈。回来后细想,这两条不是我的原创,一条是“部长”的观点,一条是“局长”的想法,我已经慢性中毒了。我给了小学妹信箱号码,至今未收到她的任何信息。也许她转身就把我的名片扔了--呸,这个胡说八道的陈某,也许她已经接受了我的忠告之一。

  
不过也确有老校友把我说的当真。前年校庆的时候,乱涂乱写了一篇“百年校庆”。记性好的朋友见到我还会提起那个厕所--后来你到底捐了没有。你想想看象我这样节约的家伙怎么会慷慨解囊?这个故事提醒你千万不要把我说的什么都当是真的。我说和校友会保持距离的真正原因很可能是内心觉得校友会对我来讲可有可无,因为自从大学毕业以后我和母校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关系了。当然,面对一本正经的同学老师我也许会唱高调换一种说法,我更注重与母校的精神维系。兰大招牌毕竟给我带来好运,我就靠了这么一纸兰大文凭混到现在,从上海混到东京,还要继续混下去混到退休。

  


  
《中文导报·三千院随笔》2008/10/23





Page: 3 | 2 | 1 |

 回复[1]: 嘿嘿!听说老局长是承德师专毕业的嘛! 新局长 (2008-10-23 15:01:41)  
 
  

 回复[2]: 把旧文“百年校庆”再贴一次 陈某 (2008-10-23 15:05:47)  
 
  【三千院】随笔专栏:陈某

  
百年校庆

  
收到朋友传来的邀请信:上海的母校将隆重举行百年校庆。信写得冠冕堂皇简明扼要,反正就是要过生日了,欢迎校友回去看看校园新面貌。日期并不很遥远,即将到来的9月24日25日两天。正考虑着是否有时间去轧闹猛,吃一碗长寿面,忽见来信还有一个附件,顺手点击,打开的是一封化缘信:“热忱欢迎海内外企业、事业单位、团体、个人及广大校友为XX大学百年校庆捐资捐物”。

  
如果自家过生日派对,最好来捧场的亲朋好友捧一束鲜花或者拎一只奶油蛋糕再加一只红包,这是我等庸人的世俗想法,而作为一家大学,一家有百年历史的大学,一家闻名于世的大学,做事终归要摆得上台面吧,鲜花蛋糕红包太小儿科了,“百年校庆”应该广泛征集海内外校友历年来的科学论文学术成就的信息,以显示其是教育之成果,学术之繁荣,以及园丁之优秀,如此大手笔才不至於辱没百年学堂之书香气息。

  
可是,很不幸我收到的是一封令人哭笑不得的讨债信,欢迎海内外学子为母校弄点钞票来。当然,作为回报,“根据情况将学校的主要建筑(如图书馆、体育馆、博物馆、科研楼等)、实验室、工作室、阅览室、接待室、教室、会议室、讲堂、校内园林、雕塑等,用捐赠者的名字或根据其意愿命名。”

  
不过,对於我这种喜欢出风头又没有出息的人来说,这倒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金钱面前人人平等呀,不在乎你的学术地位什么的。仔细读下去,还有一个价目表:捐100元的对不起只颁发一张纪念证书,捐10万元50万元的分别奖励铜质银质金质纪念牌,300万元以上可以荣幸地成为“第三届校董事会董事”,捐赠价值在500万元以上者,除了董事头衔还有“校长荣誉勋章”一枚。乖乖咙嘀咚,我捐1000万,我要当校长。说实话,这是我看完这封信以后最初的反应。这年头,金钱就是万能啊,我可以当名校校长啦。

  
静心一盘算,不是1000万日元,而是1000万人民币,运气再好我到哪里去捡啊,我又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去抢银行。那么,象我这种穷人,如果9月份兴冲冲地赶回母校的话,估计是一碗阳春面也吃不到的。

  
当然,我也要为母校做点贡献,仔细研究一下清单和我的经济实力,图书馆、体育馆、博物馆、科研楼、实验室、工作室、阅览室、接待室、教室、会议室、讲堂、校内园林、雕塑……主要建筑,哈哈,还漏了一项重要建筑:公共厕所。我捐不起图书馆体育馆,捐个茅房大概还是可以的,别笑别笑,别小看这个,这才是主要建筑呢,图书馆没空可以不去,百年校庆来了这么多贵宾稀客,厕所这个好地方啥人也不能不去的!

  
我决定捐一个“陈某厕所”流芳百世。此举也符合信中的约定:“若有特殊要求,可采用一事一议的办法,由捐赠者与XX大学协商确定”。不过,既然是商品社会了,教育也已经成为了产业,“输出装置”岂能免费?弄弄大弄弄大,我还要考虑回报呢,我的“陈某厕所”应该收费的,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提供有偿服务。当然我不是奸商,好歹收费了就得提供一流的服务,全部引进日本最先进的全自动带烘干的抽水马桶,最新颖的盖头自动开启式,印有两维条形码的香水型手纸,同时要考虑到和世界接轨以及照顾身体障碍者,大门上必须刻有世界语和盲文,对了,作为辅助设施,卫星电视和宽带上网是必不可少的,这才显得和名校的身份地位相匹配。至於门口是不是要安排两个漂亮的小妞甜言蜜语地欢迎光临,还得和校方进一步交涉。

  
想到这里,我激动地给留校的朋友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件,表达我这个海外游子的拳拳爱校之心:强烈要求捐赠“陈某厕所”一座。朋友的报价单至今还没有传来,估计今年校庆是赶不上了。百年校庆独缺一景啊,这真是大煞风景。(2005)

  


  

 回复[3]: 嘿嘿!想局长二十多年前…… 新局长 (2008-10-23 15:38:55)  
 
  想局长二十多年前,也只二十四五岁,风华尚茂,雄心未灭,进了妇蛋校园。还记得那年那个秋风送爽的夜晚吗!当局长坐上火车到了大上海走进妇蛋大学时,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一切都恍如梦境,一切却又都是那么真真切切!

  
曾记得,第一堂课,自我介绍,局长说“我是来自冀州的张飞,不爱武装爱红装!”

  
班主任是位刚毕业的年轻女教师,一看这阵势,先自红了脸,惹得全班哄堂大笑。

  
还记得,已经走上正轨的妇蛋校园,一时容纳不了莘莘学子火热的求知热情,每天晚饭后图书馆“抢”座位便成了校园一景。从二楼绕着楼梯一直站到大门外总是长长的队伍,有的先放书包占着队,匆匆刨两口饭又匆匆赶回,还有的干脆晚餐免了,买个面包对付对付就成,精神的饥渴甚至远胜于物质即肚皮的饥渴。

  
可是,局长的肚皮子早就装满了大闸蟹……

  

 回复[4]: 造谣么。 自带板凳 (2008-10-23 15:44:35)  
 
  ……“我是局长”的校友在东洋镜上扔砖头之余炫耀自己毕业于名校,并常以此为荣沾沾自喜不时露出老狐狸的尾巴。如是再三,受到刻薄网友的强烈鄙视,向来鲁莽的局长也不得不乖巧起来,改口“兰大”出来的。

  
——————————————————

  
其实我没有炫耀过。

  
我只是实话实说,透露过自己的母校的名字而已。

  
说实在的,我不喜欢炫耀——怕的是炫耀引来的砖头。

  


  
我杜撰的“兰大”的典故,纯粹是拿共产党闹着玩儿,那一段是调侃共党的。

  


  
特此声明。

 回复[5]: 我杜撰的原文在此。 自带板凳 (2008-10-23 15:53:01)  
 
  “……我当年考进了兰州大学。兰州大学坐落在当年还属于宝山县的邯郸路上。邯郸路上的电车是9路车,往那头开终点是虹口公园(到上海外语学院也可以从那里下车),往另一头开终点就是五角场。那里有很多饭馆,当时的散啤是拿大碗喝的,好像是1毛钱挂零一碗,淡黄色的,跟雷锋的尿差不多,我二年级开始就经常喝那玩意。还有烤麸,好像是一种豆制品也好像不是,反正我们北方没有。跟金针菜和一些微量肉末炒在一起,很解馋呢。更好的有炒鳝丝和三黄鸡,这两样东西都象梦一样,想象一下就够了,吃不着——哪儿有吃梦的道理。从五角场坐55路,你就可以沿着四平路奔外滩啦!外滩是上海的标志,当年华人跟狗一样被禁止入内的那个公园,据说就在外滩。不过我没去过。

  
肯定有自作聪明的人问我这样一个问题:你胡说!兰州大学怎么会跑到宝山县的邯郸路上去了呢!

  
这里有一个典故:当年共匪怂恿张学良动手抓了蒋公,蒋夫人很着急,要派飞机轰炸匪穴延安。周恩来一听吓得差点尿了,但是周不愧为心理学大师,心生一计,说:你要是派飞机来炸延安,我就派飞机去炸兰州大学!国府要人一听都愣了:说你们这些匪徒连裤子都快穿不上了,哪儿来的飞机啊?周哈哈大笑,指着身边投降过来的日共首领野坂参二说,哈哈哈!校长!这次你傻了吧,你看看这是谁?!这是我们的朋友,野坂参二!日本人有的是飞机,我们准备跟他们借!

  
蒋公一听心灰意冷。当即跟周说:我黄埔人才辈出,没想到也出了你这么个民族的败类,竟然认贼作父,而且借敌人的武器来毁灭自己的文化设施!

  
这就是把共匪叫做“民族败类”的最初来历。

  
蒋公为人谦和,自知抵抗不过匪徒,只能动用巨大的人力物力把兰州大学迁到上海,在外敌蹂躏民族危难之际,国府仍然视教育设施为重要保护对象,功德无量。

  
这就是兰州大学迁校的典故。”

  
——————————————————————————————————

  
引用完毕。希望各位广为传播。

  
传播时莫忘此版本的版权归本局长。

  
先谢过。

  

 回复[6]:  小小鸟儿 (2008-10-23 16:15:38)  
 
  >>也许她转身就把我的名片扔了--呸,这个胡说八道的陈某,也许她已经接受了我的忠告之一。

  
哈哈哈哈。。。。。。

  
有趣有趣,这篇不太像套中人的文章,改变了风格阿!

  
另,你们的复旦校友会的确被我利用过,不过不是〉〉圈钱发财

 回复[7]:  王者非王 (2008-10-23 16:20:56)  
 
  我喜欢这句话

  
》》校友会的天然属性也就叙旧交友,吃饭聊天,求疑解惑,

  
我也不喜欢下列现象

  
》》繁琐刻板的章程,层次复杂的机构,还听说有同学要充分利用校友会的资源去圈钱发财,

  
对于这些,我也会

  
》》感到一阵头昏眼花。

  
因为我觉得有些人是在利用这个组织为自己谋名过官瘾呢!当然还有人也许居然还看到了圈钱发财的机会。我都不明白他们这是老奸巨猾呢还是幼稚可笑!不明白。压根儿不明白。

  
看来我好象比陈某幸运一点,记忆中没有收到过那一封“讨债信”,也许是因为他是知名人士而我是无名小卒罢了。

  
另外我觉得有时侯谎言说多了是会让有些人相信的,或明明知道却故意装做相信的

  
》》网上的小圈子里就兰大兰大叫顺口了。

  
我讨厌兰大这个称呼。但也无可奈何,你们要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我没法让你们改口,我只是觉得这样很荒唐而已。真正的兰大学者是要提抗议的。你们有什么权利冒充别人呢?你们在嘲笑兰大无人吗?还居然敢刹有其事地杜撰历史,侮辱周恩来?

 回复[8]: 以后叫“LAN大”吧,无非是一个记号而已 陈某 (2008-10-23 16:56:19)  
 
  关于那“讨债信”,是美国的一个校友传给我的。后来那同学捐了几百块(?),给我传来过照片,学校体育馆某个椅子(不是板凳哦)的靠背上贴了一块小牌子:某系某届某同学捐助

 回复[9]: 网上找来的老新闻 陈某 (2008-10-23 17:01:08)  
 
  http://www.chinaxq.com/html/2005-3/19/content_1868.shtml

  
复旦百年校庆:千元认捐体育馆座椅受校友追捧

  
1000元认捐一个复旦大学新体育馆内的普通座位?这个在复旦百年校庆捐赠工作中推出的新项目目前正受到校友的热烈追捧。昨天,复旦大学邯郸路校区南部,这个占地约12500平方米的综合体育馆已经颇具形状。复旦将体育馆内3508个普通席以每个1000元的价位交由校友及各界人士认捐,同时还有一万元人民币认捐的第一批16个贵宾座位,并承诺捐赠者的名字将镌刻在体育馆内墙的铜牌上,并附注座位号码。

  
“这将是复旦首次以这种方式记录并感谢捐赠行为”,复旦大学百年对外联络与发展处副处长柯国庆介绍,在体育馆座位还没有建造的情况下,目前得到信息的校友已经将首批贵宾席几乎全部认捐完成,学校正考虑推出第二批席位,3508个普通席的认捐也将近一半。同样感受到校友捐赠热情的还有复旦百年校庆办公室主任方晶刚,他首次在校友会上发布信息时当即就有几位校友表示愿意出资。

  
据了解,认捐资金中一部分用于安装座椅,其余部分将用作体育馆其他装饰布置使用,或纳入复旦发展基金。目前出资认捐的绝大多数是复旦校友,以中老年为主,海外尤其多。这次复旦百年校庆的捐款工作推出了适合不同层面校友需要的认捐项目。“我们关注复旦的广大普通校友的捐赠情谊。”方晶刚说。

  
复旦南区综合体育馆作为百年校庆重点工程之一早在2002年就由复旦大学校董、泰国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捐赠3,000万元人民币获得冠名权。此番推出的座椅捐赠按照方晶刚的理解就是让更多普通校友的捐赠在母校留下痕迹和回忆,发展校友和复旦的感情,为将来形成良性的校友捐赠文化打下基础。

  
-------------------

  
复旦大学百年校庆庆典晚会16日冠名

  
9月16日,复旦大学百年校庆庆典晚会冠名确定为“日月光华·盛大之夜”。

  
据了解,为庆祝母校百年校庆,复旦校友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陈天桥,以盛大公司名义,为9月24日晚的复旦百年校庆庆典晚会捐赠100万元人民币,同时冠名庆典晚会为“日月光华·盛大之夜”。

  
“盛大—复旦学生海外交流合作基金”设立仪式16日同时举行。陈天桥将以个人名义,于2006年至2009年四年间,每年向复旦大学捐赠美元25万元,共计美元100万元,设立“盛大—复旦学生海外交流合作基金”,资助复旦学生出国(境)进行交流学习。市政协副主席、复旦大学校长王生洪与陈天桥签署合作协议。

  

 回复[10]: 有辛勤栽花者,也有势利图名人 兰大专攻 (2008-10-23 22:05:30)  
 
  兰大专攻终于有显身手之地了。谢谢陈某提供舞台。

  
记忆中兰大校友会似乎2度出世,或是中途夭折,或是不了了之。

  
存在就是胜利,是至理名言。

  
说实话,兰大校友会能坚持至今,还是不容易的。

  
至少可以让不少人知道他的存在,在扩大兰大影响方面有积极作用。

  
其中有辛勤栽培者,他们是功劳者。可以说眼下还真的没有任何实惠,或者任何经济利益可捞。只有奉献和付出。

  
但是也有见利视图者,和其他无私奉献者相比,动辄将个人或私人团体搬出,将读者视角转到私人团体网页上。从事卖名行为。在介绍兰大百年校庆图片中,将个人的光辉形象过多的夹在里面。实际上这是很不公平的。实际上是将公器私用。有损于兰大人的形象。

  
本人赞成以下观点;

  
校友会的天然属性也就叙旧交友,吃饭聊天,求疑解惑,用朱大仙的话来说,叫“提高生活质量”。

  

 回复[11]:  赵然 (2008-10-24 00:17:24)  
 
  》至今未收到她的任何信息。也许她转身就把我的名片扔了--呸,这个胡说八道的陈某,也许她已经接受了我的忠告之一。

  
哈哈哈

  
由于今天拿的报纸

  
刚好又上厕所

  
一般我是看不完不出来,读的比较慢

  
和小小鸟一样

  
顶下这句

  
》乖乖咙嘀咚,我捐1000万,我要当校长。

  
玩世不恭一愤青

  
监定完毕

  
呵呵

 回复[12]: 问陈某2问题 老大的哥 (2008-10-24 12:58:56)  
 
  1 陈某对学妹两句忠告:一是尽量不要和中国人混在一起,二是尽快把自己嫁出去。

  
那对学弟两句忠告是什么?

  
2 斑竹已经归化日本籍了,所以可以跟中国人混在一起?

  
如果陈某还是中国籍,在镜上没日没夜跟中国人混在一起那不是违心吗?

  
或者陈某意外之意是其他中国人都是一塌糊涂的人,我是唯一的可以值得信赖的人。

  


  


  

 回复[13]:  食蟹猴 (2008-10-24 13:06:46)  
 
  楼上有所误解了。

  
陈某说“不要和中国人混在一起”,是为了学妹们提高语言能力考虑的。和中国人混在一起,天天说中文,学习日语的机会会少很多,所以要尽量和日本人混在一起,迅速提高日语水平。这在日本是必须的。

  
镜子是中文论坛,不存在学日语的问题,所以上述问题不存在。

 回复[14]: 嘿嘿,俺不是说了 陈某 (2008-10-24 13:11:17)  
 
  不要把我说的什么都当是真的。

 回复[15]:  食蟹猴 (2008-10-24 13:12:54)  
 
  版主为初来者提高日语水平着想,真是用心良苦。

  
偷偷问一句,有没有pl的学m可以介绍?

  
哈哈哈

 回复[16]:  王者非王 (2008-10-24 13:22:18)  
 
  >>兰大校友会能坚持至今,还是不容易的。

  
是的,能够维持一言堂的顺利成长,确实是很不容易的,需要极厚的脸皮。

 回复[17]: 猴子,以后聚会的时候你也来呀 陈某 (2008-10-24 13:27:46)  
 
  俺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俺的大学同学,本科毕业后去他校读研究生的,但是对外介绍总说是兰大的

  
俺的一个朋友,本科在他校读的,考上兰大研究生的,对外介绍还是说兰大的

  
反正都进过兰大校门的,没错

  
可是

  
有些人明明是上医大毕业的(不是说猴子你哦!),也喜欢说兰大出来的。忧闷啊,兰大和你有什么关系?即使俺没意见,老唤也不答应啊。

 回复[18]:  食蟹猴 (2008-10-24 13:34:15)  
 
  兰大名气大呀,比那个上医大多了。

  
难怪俺们这些都忘本了。不过俺的硕士都还有王生洪老大的名字呢。多少也和兰大有一点点关系。

  
明年将去yale工作,到时候就可以对别人说,俺是yale的

  

 回复[19]: 谢版主 食蟹猴 (2008-10-24 13:37:19)  
 
  俺最近为relocation的事情忙的一塌糊涂、不小心骗了小日本文部省的一些科研经费,现在想全身而退好难。。。。郁闷中。

  
赴米之前,一定专门来东京一次和大家话别。这是约束!

  

 回复[20]:  王者非王 (2008-10-24 13:37:41)  
 
  据我所知,真正的上医大人,是不屑把自己称之为LAN大毕业的,当然也有另类存在。

 回复[21]: 可惜俺本科的时候没有合并。 食蟹猴 (2008-10-24 13:44:49)  
 
  偶就是王者之王先生所谓的另类了。我爱兰大。

 回复[22]:  王者非王 (2008-10-24 13:45:36)  
 
  >>兰大名气大呀,比那个上医大多了。

  
是这样吗?有校友在美国找工作,由于上医大给LAN大吞并了,就老老实实介绍说是LAN大医学院的,咳,不行!找LAN大反应,把校名改为LAN大上海医学院,加了上海两个字,并向有关人员说明这就是以前的上海医科大学,这下,一下子成功!

 回复[23]:  蛇 (2008-10-24 13:52:45)  
 
  > 能够维持一言堂的顺利成长,确实是很不容易的,需要极厚的脸皮。

  
对兰大在日校友会很有批判精神嘛!

  
兰大在日校友会虽小,但也是个组织,放大一下,G党不也是个组织嘛?这个大组织适不适合“能够维持一言堂的顺利成长,确实是很不容易的,需要极厚的脸皮”这句话呢?

 回复[24]: 这次肥猴儿来不来? 自带板凳 (2008-10-24 13:57:03)  
 
  

 回复[25]: 回22楼 食蟹猴 (2008-10-24 16:48:03)  
 
  To find a position in USA, no one cares which institute you are from.

  
Instead, your publication and your technique background should be taken more into account.

  
No boss will decide to accept you or to reject you just only by your affiliation. I believe this is a general principle in employing an academic person even in Japan. Nowadays, if someone wantS to apply a position in my research team, I will decide ONLY by his scientific level and background to judge if he is an appropriate guy.

  


  

 回复[26]: 回24楼 食蟹猴 (2008-10-24 14:04:04)  
 
  这次恐怕来不了。

  
由于已经联系好米国的地方,在和学校交涉,日本人似乎不想让我走,所以一直在扯皮。我的研究室,我的科研经费, 处理起来都很麻烦,陷入了事务堆里了。无限烦恼中。

  
不过赴米的决心已定,所以赴米前一定和各位约个时间话别。

 回复[27]: 猴子说的有道理 陈某 (2008-10-24 14:03:34)  
 
  据美国同学说,他们那里招聘不注重你的简历(诸如自己出身,家庭情况更是个人隐私),隐瞒年龄也是没有人知道的。任凭你吹,你说能干就录用你,不行就开除。这点和日本很不同。

 回复[28]:  王者非王 (2008-10-24 14:03:43)  
 
  首先要明白什么叫做一言堂。应该理解是“一个人说了算”。而且就是同一个“一个人说了算”也有不同。毛泽东搞过一言堂,但大家都服气。因为在几十年的大风大雨中已经得到了他的同事们的认可。

  
但现在校友会的一言堂呢?有这样的基础吗?

 回复[29]: 哈哈,谁敢不服气? 科长 (2008-10-24 14:06:46)  
 
  〉〉毛泽东搞过一言堂,但大家都服气

  


  
老王的逻辑很混乱

  
当然,老王是个好同志,是我党执政的群众基础

  

 回复[30]: 同意29楼 食蟹猴 (2008-10-24 14:08:33)  
 
  在我的帖子里,他都没有看懂我写的东西就发飙,怕怕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盛世备忘录#之瘟疫篇 
    胡说贸易战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