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洛丽塔是谁

陈某 (发表日期:2008-07-10 13:06:14 阅读人次:6570 回复数:40)

  网友老虫的新书终于印出来了。老虫的网名叫“半窗灵鼠斋”,他刚登场的时候,好像是来网上推销国画的。老虫是教图画的中学老师,擅长冒仿古画。我还得到过一锭老虫亲手制作的松烟墨。后来他开始“流水”,而且流的是正宗的上海闲话,他的风格和俗事渐渐吸引看客眼球,大家也就用上海话喊他老虫。出版社的张牛编看好他的增值潜力,力争上头批准出书,甚至为他想好了一个粗俗的名字《册那集》。折腾了一年多,书出来了,书名叫《洛丽塔与拉布拉多》。

  
洛丽塔是谁?孤陋寡闻的我向来靠狗狗长知识。《洛丽塔》是美国作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一部备受争议的小说。初版于1955年,一度遭到查禁。中国大陆到2005年才推出没有删节的完整译本。故事说的是中年教授亨伯特在休假地遇到了寡妇房东黑兹太太14岁的女孩洛丽塔。令人神魂颠倒的小妖精迷住了他,黑太太也对他一见钟情。虽然他爱的是洛丽塔,但他还是和黑太太结了婚,洛丽塔成了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黑太太意外身亡后,亨教授和洛丽塔开始了忘年恋的故事。后来,洛丽塔厌倦了这种不正常的生活,不辞而别人间蒸发。

  
原来如此。离婚独居的老虫,勾搭上了他的学生兔子。去年元旦回沪我和老虫见过一面,他幽幽地对我说,等她满了18岁,一定带着她走。那辰光老虫要命的胰腺炎正在发作,众网友喝得酒水糊涂,他只能吃一块孔娘子特意带来喂他的豆腐。后来传来的消息时好时坏,兔子的家长知情后要找老虫算帐了,老虫敲掉教师的铁饭碗了,兔子的家长送女儿去英国留学了,老虫到南京投奔朱爷做徒弟了。朱画家鼎鼎大名,在他家里不仅能够混口饭,还能学到真本事。去年秋天,朱画家筹划带老虫去德国开画展的同时,跟我咨询来日本开画展的可能性。我把朱画家介绍给经营画展的宇先生,并和老虫相约东京见。

  
后来我在网上查到,小说《洛丽塔》问世五十年来,三次搬上银幕。我下载的97年版本,据说是非常忠实原作的一个版本。话说亨伯特踏破铁鞋,没有洛丽塔踪影。3年后,他收到了洛丽塔的远方来信,通报她已结婚怀孕,急需用钱。他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到女儿的新家,洛丽塔披露真相--拐走洛丽塔的男人是个编剧,他把她骗走的目的是拍色情照,洛丽塔不肯合作而被赶了出来。虽然亨伯特仍然试图重温旧情,但此时的洛丽塔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妖艳的小仙女了。影片的最后,亨伯特找到了那个拆散了他们的男人,从口袋里拔出了手枪……

  
回头再说老虫。正当老虫和朱画家兴冲冲准备启程去德国的时候,朱画家意外大病一场。老虫陪伴朱画家渡过生命紧要关头的那些日子后,提着皮箱黯然回到了上海。现在的老虫,每天自由散漫地涂鸦,在各家报馆发表随笔卖文为生,也在网上贴点黄色兮兮的新编红灯记娱众娱己。苦命的中年男老虫在新书的自序中写道“7年婚姻,复式房子,2岁的拉布拉多犬,十几年的一份工作。然后,好像台风,这些东西,依次从我生命里消失。 ”老虫的这书据说销路不错,老虫的自序最后说:“兔子,本书是给你的礼物。”兔子是老虫生命中的洛丽塔。

  
2008/7/10《中文导报》





Page: 2 | 1 |

 回复[31]:  科长 (2011-07-22 14:31:51)  
 
  19 积劳

  
接近08年春节,朱爷忙得脚都要掮起来,衬得我越发悠闲,难免心里面含着大惭愧。天黑,一人一杯铁观音,外人不得知的时候,他和我细数,要做的事情有哪些。去上海办签证,说其实不想去德国,又冷又累;两次走穴,所谓笔会,一大一小,钱倒都是一万整,大的那次有林筱之萧和什么的,老板定在国宾馆,可以去玩玩(这两字要用南京话念,才好玩);德国瘦子记者采访;德国画展的作品要赶出来,山东江苏两地画债要还一些,宜兴葛老师生重病,欠人家的总要抓紧。说到宜兴,还要去一次,见见上海朋友,顺便找周刚合作金瓶梅的瓷塑。

  
说到最后这一样,他笑,五万一个,你说怎么样。我就过去开个脸,嘴上,奶子上,给她一点红,就好啦。

  
这个主意暗着是受孙良的启发,孙良把他油画里乱七八糟的怪物都做成玻璃的,彩色,好大一个一个,买得不停。朱爷动脑筋了,说这些彩色蛔虫都能骗钱?咱们也玩玩(南京话TOO),于是就委托周刚,本来宜兴人脉也广,人家又吃他,就这么弄到了要出成品的样子。

  
那是江南雪灾头一天,建军老板开车,我在后排打盹,朱爷永远霸着副驾驶的位子,三人去宜兴,一路消息来,谁谁谁到了,记得有本地储福金,上海陈村,金宇澄,朱耀华诸前辈,他们为别的事儿,正好都凑在一个地方。

  
雪一厚,官府就怕,机场高速以后,居然拆散一段一段都封了,命人地面走。朱爷不管建军一脸苦,反而大快活,老鼠,老鼠你醒醒,这呼打的,快要到我插队的地方啦,咱们以后去玩玩(南京话南京话)吧,村姑也很好玩的,结实。我看外面,不晓得句容还是六合,总之荒郊,长着几株青黄不接的树,别说,树下女孩子眉眼端正的居多,赞叹朱爷看女人这根天线,屹立不倒。

  
车到,近午,朱爷要建军绕一下,说高血压的药,没带出来,头有些昏沉。我隐隐想到,这老英雄好几天没正经吃药了,催促着找,药店里当场先吞下去几粒,点点头,就直奔饮宴场所谈笑去了。

  
下午当休不休,因为还要给周刚做的潘金莲嘴啊胸啊点红颜色,外面透冷,朱爷一件长袖子T,外面裹个棉袍算数,我没带冬装,穿朱爷的另一件棉袍,太大,走来转去老是要碰到人和物,末了在周刚工作室里合影,我照例站在最边上,不想袍袖抽到陶制西门庆,一声闷响把他扫下地,众人都感觉兆头发得不好,齐蹲下来寻,右手臂断了,小鸡鸡也敲为两截,朱爷安慰我:不妨,黏得起来。周刚找来胶水,手臂居然复员,可惜小鸡鸡太细嫩,怎么粘都要断,只好作罢。

  
当夜还有应酬画要对付,大张的罗汉观音之类,入夜刺骨冷,我开着空调先睡了,他们撺掇着朱爷去寻欢,玩玩,第二天就发病,手术,离签证上去德国的日子差两天。

  

 回复[32]:  科长 (2014-02-10 09:50:22)  
 
  老虫报丧

  
朱新建病逝

  
默哀3分钟

  


  


  
去年回上海的时候,特意问村长,朱爷的病情

  
我看朱爷出席儿子婚礼的照片,好像很元气

  
村长说不容乐观,随时有危险,一根什么血管很薄,破了就完了

  
元旦前后,看村长说朱爷病危,老虫江师特意赴京探望

  
没过几天老虫回来了,依旧在微博说日常,我以为朱爷又挺过来了,也就没有细问,唉

  

 回复[33]:  东京博士 (2014-02-10 10:15:17)  
 
  眼睛一花,差点把人名看错。

 回复[34]: 我也眼花,真把人名看错了, 龍昇 (2014-02-10 11:02:10)  
 
  当成了那位。

 回复[35]: 怎么回事? 开明乡绅 (2014-02-10 11:56:51)  
 
  本地主怎么也和东博、龙爷一个感觉?

 回复[36]: 这么回事: 龍昇 (2014-02-10 12:50:47)  
 
  科长在这敏感时候,冷丁子(突然)报道了小众方知的一位先生,他和大众所关心去向的一位先生姓名有些貌似,就给人造成了错觉。

  
比如说我今天突然贴上一条“康师傅跳楼身亡!”,也许会给人造成错觉的。

  


  


  
最后,也为朱新建先生默哀一下,他是科长知道的人。

 回复[37]: 不好意思,给大家带来困惑了 科长 (2014-02-10 13:11:01)  
 
  

  
少写了 “画家” 两字

  
还应该加1句,就是 王朔 的亲家

  


  


  


  
那年在小众菜园玩

  
吴亮拿出一张手稿拍卖

  
大家起哄

  
朱爷财大气粗志在必得的样子

  
200,300,400,

  
我也跟着吓起哄

  
结果到了晚上,就剩下我和朱爷在竞拍

  
我哄抬物价,800

  
然后睡觉去了

  
第2天一看,朱爷得手了

  
村长私下对我说,皆大欢喜。如果价位太低了他们会很没面子的

  
孔娘子说骏骏啊万一800以后没有人应了怎么办?

  
我说那就我买下呀

  


  
转眼已经是7,8年前的事了

  

 回复[38]:  与禅寺 (2014-02-10 13:20:06)  
 
  >>200,300,400

  
什么单位?万人民币?

 回复[39]:  cid (2014-02-10 13:22:22)  
 
  百吧,湿湿碎拉,都唔P的零头,金额让朕相当困惑

 回复[40]:  与禅寺 (2014-02-10 13:28:59)  
 
  〉〉湿湿碎拉

  
罗老板,这是 小意思啦 的意思吗?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