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陈某 (发表日期:2008-03-26 21:09:07 阅读人次:2852 回复数:13)

  周末给国内的老人电话请安,成了生活中的固定日程。不过,打电话要考虑老人的作息安排,我家老太太下午是麻将时间不便打扰,太座家里则是晚上七点不宜电话,老丈人几十年雷打不动观看中央台的新闻联播,他已经习惯了那种标准声音,并且真诚地相信那种空洞无物的说教。如果镜头里偶尔出现一个认识的领导,他也会激动好几天。

  
话说两年前的某个周末,太座给家里打电话居然没人接,看看还不到七点,我们有点担心,於是赶紧和身处上海的小舅子联系,只听说两个老人去了北方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无亲无故的,又不是旅游名胜,觉得不可思议。一个星期以后,老人兴冲冲回来了,说是花了3万元买了10亩林地,卖主许诺六年后把树木卖掉回报12万。后来我查到,这个骗局的最早开价是2万6千人民币八年投资。

  
上当受骗啊!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可是老人开心得好像捡到了一只皮夹子。“万里大造林,利国又利民”--这是中央电视台每天黄金时段的广告!难道可以怀疑吗?老人听了我们的疑虑有点生气,广告还是某某明星做的呢。网上一检索,果然是个牛人--万里大造林公司董事长陈相贵,2004年中国改革十大新闻人物,2005年随党国领导人胡老大出访西班牙,2005年获共和国经济建设功勋人物称号,2006年6月获第三届感动中国十大策划创新人物奖。2002年在国家“以大工程带动大发展,实现林业跨越式发展”的号召下,他创造性地提出了“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他先后投资成立了4个公司和80多个驻外机构。公司计划用5年时间,在内蒙古新疆等多个地区完成造林面积1500万亩,相当于我国国土面积的千分之一。

  
看得眼花缭乱之际,身居国外的我们也有点吃不准了,问小舅子到底怎么回事呀?小舅子说肯定是骗子啦,他只是担心骗局揭穿时老人的身心承受能力是否经得起打击,那毕竟是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啊。我们鞭长莫及也只能叮嘱小舅子多多照应。去年春夏时分,丈人丈母娘来日本探亲旅游,饭桌上我小心翼翼地问起那个骗局结果如何了?老丈人还是振振有词:中央电视台都宣传的还能有假?!再说他们公司的服务真好啊,今年开始还给我免费订阅某某生活报,本来我每天还要花五毛钱去买呢。太座在背后窃笑:花3万块大洋订了一份报纸!

  
常识告诉我们:高利润蕴含着高风险。八年投资的不确定因素太多,谈何“零风险高回报”?暂且不论每个投资者是否确实拥有一小块林地,即使有了这块土地的使用权,老天爷是否帮忙风调雨顺,林木是否不负众望如期成材,八年后杨木市场的价格行情,以及那些牛皮公司是否存在等等都是未知数。更何况他们打着绿化祖国的旗号,既然绿化了祖国,到时候祖国又怎么能随便允许你砍伐赚钱?我不禁暗暗叹息老丈人利令智昏的投资。

  
又是大半年过去了,昨天,无聊时点击了一下万里大造林的网站,只见一片白茫茫真干净。我觉得大势不妙,再一检索,那个陈老大早已彻底完蛋了--“内蒙古万里大造林的董事长陈相贵等3位负责人涉嫌集资诈骗,于2007年8月22日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公安部发B级通缉令追捕万里大造林案4名在逃嫌犯--陈相贵的四个子女。”骗局终于落幕了,结果并没有超出我保守的预料。虽然网上还有人替他辩护,说什么那是政策灰区的模糊操作,房产商不也是靠圈地来牟取暴利?可也有人证实土地和树苗成本之低,大部分银子早已转到贪官污吏的账户里去了。

  
我实在不忍心在电话里和老人再谈起这个话题了。就象我的文章在他眼里是胡说八道一样,即使我再罗嗦,我相信他每天还是要坚持收看在我心中没有真实性和可信度的中央台新闻联播,那是他的精神支柱,老人甚至天真地以为他们拿着钱去造林总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现在我倒是有点同情牢房里那个耍弄聪明的骗子了,机关算尽的陈相贵啊,难道就没有算计到自己的余生将要在铁窗内度过这一步?看起来中央台摧毁的不仅仅是良民的智商。

  




 回复[1]: 你要注意。 我是局长 (2008-03-26 22:08:53)  
 
  不能这样肆意讽刺我国的总央电视台。

  
我很生气。

 回复[2]: 陈相贵是幸福滴 老地主 (2008-03-26 22:59:33)  
 
  〉〉〉机关算尽的陈相贵啊,难道就没有算计到自己的余生将要在铁窗内度过这一步?

  
有那么多人关心着他,包括老大和您岳父,这辈子也够本了。

 回复[3]: 刚收到一封七转八转转来的邮件,可知道这是哪种骗术? 小小鸟儿 (2008-03-27 10:24:09)  
 
  邮件的内容如下

  
請不要管它是真還是假,試一下! 如下文章的意思是:(水平有限,可能翻譯得不是很正確,班門弄斧了!)

  
Dear Friends,

  
Please do not take this for a junk letter. Bill Gates is sharing his fortune. If you ignore this you will repent later. Microsoft and AOL are now the largest Internet companies and in an effort to make sure that Internet Explorer remains the most widely used program, Microsoft and AOL are running an e-mail beta test.

  
親愛的朋友們,

  
請不要把此郵件當作是垃圾郵件。比爾.蓋茨正在施捨他的財富。如果你無視此封郵件稍後你將會追悔莫及.Microsoft and AOL 是現今最大的因特網公司並致力於確保因特網Windows資源管理器依然是使用最廣的程序,Microsoft and AOL 正在進行E-mail第二個階段的測試。

  
When you forward this e-mail to friends, Microsoft can and will track it (if you are a Microsoft Windows user) for a two week time period.

  
噹你把此e-mail轉送給你的朋友時,微軟將跟在兩周內蹤它(如果你是Microsoft Windows 的使用者)。

  
For every person that you forward this e-mail to, Microsoft will pay you $245.00, for every person that you sent it to that forwards it on, Microsoft will pay you $243.00 and for every third person that receives it, you will be paid $241.00. Within two week! s, Microsoft will contact you for your address and then send you a cheque.

  
對於每一個轉發此mail給朋友的人,微軟將會付給你$245。對於每一個你轉發了的人,別人又繼續轉發的人,微軟將付給你$243並且每三個人收到此mail,你將會得及$241的付款。在兩周內,微軟將會聯繫你的地址並給你一張支票! 

  
Don’t Know True Or False, Just Have a Try

  
Dear Friends,

  
Please do not take this for a junk letter. Bill Gates is sharing his fortune. If you ignore this you will repent later. Microsoft and AOL are now the largest Internet companies and in an effort to make sure that Internet Explorer remains the most widely used program, Microsoft and AOL are running an e-mail beta test.

  
When you forward this e-mail to friends, Microsoft can and will track it (if you are a Microsoft Windows user) for a two week time period.

  
For every person that you forward this e-mail to, Microsoft will pay you $245.00, for every person that you sent it to that forwards it on, Microsoft will pay you $243.00 and for every third person that receives it, you will be paid $241.00. Within two week! s, Microsoft will contact you for your address and then send you a cheque.

  
From: w.p (汪萍 - MSL)

  
Sent: Thursday, October 12, 2006 9:52 AM

  
Subject: RE: UK requirement

  


  
是真的啊! 我刚才查了一下我的工资卡,但是只加了10000USD人民币..早知道该多发几个人的.

  
比尔叔叔太牛了,连我中国农业银行的工资卡帐号都能查到!!!

  


  

 回复[4]:  我是部长 (2008-03-27 10:53:50)  
 
  这么陈旧的东东都能成为你拿出来晒太阳的宝贝啊?

 回复[5]:  小小鸟儿 (2008-03-27 11:41:01)  
 
  我真的是昨天刚收到。看来你知道?

 回复[6]: 那封七转八转转来的邮件 陈某 (2008-03-27 12:40:20)  
 
   n年前就收到过

 回复[7]: 万里大造林成万里大忽悠 高秀敏夫妇获利6百万 高沐 (2008-04-03 23:56:25)  
 
  中国广播网

  
川剧有种绝活叫变脸,一个人的面孔在瞬间变成了另外一副面孔。

  
小品作者何庆魁一面信誓旦旦的表白:“我之所以参加这件事,不为别的,就是要为家乡父老做点事。”一面却从万里大造林公司收取林地销售利润和形象代言费高达600余万元,其中,打到其银行卡上的现金有197万元。

  
非法吸纳公众资金13亿元

  
2004年1月,万里大造林公司在内蒙古通辽市注册,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此前,这家公司总部设在辽宁省,称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

  
万里大造林公司联合小品作者何庆魁和笑星高秀敏夫妇,号称“用5年时间投入100亿元,在长江以北14个省份造林1500万亩”。公司在内蒙古以每亩每年2元至30元不等的价格承包(租赁)土地种植幼苗,或直接以较低的价格购买林地,再以每亩林地266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给买受人。

  
“在何庆魁夫妇的名人效应影响下,万里大造林公司迅速壮大。”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乌日图介绍,该公司以托管合作造林高回报零风险为诱饵,通过虚假宣传和培训洗脑不断发展业务人员认购或介绍他人认购“林权”的手段,诱使全国3万多名群众投资所谓速生丰产杨树林,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变相吸收资金,转让林地(林权)43万余亩,涉案金额达13亿元。

  
何庆魁和陈相贵是合作伙伴?

  
“现有资料表明何庆魁夫妇和陈相贵是合作伙伴。”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乌日图说。

  
据专案组调查,犯罪嫌疑人陈相贵2003年在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以虚假广告宣传和非法经营手段非法吸纳社会公众资金时,何庆魁、高秀敏以“无形资产”入股,成为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的合作伙伴。

  
乌日图介绍,2003年11月30日,何庆魁、高秀敏与陈相贵签订了一份“合作开发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的《合同书》。《合同书》约定了:何庆魁、高秀敏以无形资产入股与甲方共同开发“百万公顷大造林工程”,参与甲方的生产经营活动,

  
拥有甲方财务核算利润20%的所有权。

  
警方提供的一份由何庆魁、陈相贵亲笔签名的“结算清单”。清单显示:截至2004年1月31日,共销售林地22666亩,依据每亩(1亩300元的预计利润)20%的利润提成规定,何庆魁、高秀敏提成136万元。

  
除利润提成外,司法审计显示,何庆魁已经从万里大造林公司以借款和形象代言费的名义提取了500万元。其中2004年5月24日,万里大造林公司支付松源庆魁影视公司200万元“借”款;2004年,何庆魁“借”28万元;2005年,何庆魁“借”117万元;2006年,何庆魁“借”80万元。最近的一笔75万元(2007年1月至6月的形象代言费),提款时间是 2007年6月5日。

  
“前不久,已经派人对其进行依法追缴,但何庆魁为了保住自身既得利益拒不退出。”乌日图表示,公安机关将全力追缴,绝不让投资群众被骗的血汗钱被万里大造林公司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们非法占有。

  
各地抓获“万里大造林”涉案嫌犯70余名

  
乌日图介绍说,目前,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已立案查办有关万里大造林案件4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0余人。万里大造林公司法务部长徐树荣因涉嫌非法拘禁犯罪已被公安机关上网追逃。

  
据介绍,现年56岁的徐树荣,吉林省四平市人。万里大造林公司成立后,徐树荣作为享受公司副总级待遇的法务部长,为公司董事长陈相贵敛财充当打手,他私设公堂、非法拘禁、刑讯逼供。因其手段残忍毒辣,公司员工送其绰号“徐大马棒”。

  
警方调查显示,3年多时间内,多人受徐树荣及其打手残害。一个名叫韩立跃的员工,因被怀疑侵占财物,徐树荣就带领打手把他抓起来拷打审讯,逼迫他承认侵占公司46万元。目前,徐树荣逃匿,公安机关正加紧追捕。

  

 回复[8]:  陈某 (2008-10-22 19:19:56)  
 
  万里大造林案公诉罪名确定为非法经营罪

  
中国网 china.com.cn时间: 2008-10-20

  
2008年9月22日,北京最大的传销案———亿霖案的28名被告在北京受审。同一天,另一起传销案———万里大造林案由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

  
以非法经营罪一个罪名公诉

  
“万里大造林,利国又利民”,“今天投入2.66万元,8年后回报18万”。

  
听信这些诱人的承诺,全国有3万多名群众带着对财富的期盼,把自己的积蓄甚至是借款投入到了万里大造林公司。从2004年开始,这样的广告铺天盖地,引得无数人投入资金,后来发现根本是一个传销骗局。制造这一神话的主角就是在电视连续剧《刘老根2》和《圣水湖畔》两度扮演了“党委书记”的陈相贵和他的搭档刘艳英。

  
陈相贵,曾用名陈新福,1964年6月4日出生,黑龙江人,高中文化,为中国万里大造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检方认定其为系列万里大造林公司的实际出资人和控制人。刘艳英,1970年生人,辽宁沈阳人,系万里大造林公司总经理。在起诉书中,二人被检方认定为万里大造林特大传销案的组织、领导者。与他们一起被提起公诉的还有万里大造林公司董事陈奇,万里大造林公司市场监管中心主任陈晶,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吴国庆,烟台分公司负责人陈达,哈尔滨分公司负责人陈井刚等8名公司高管人员。

  
2007年8月22日,陈相贵,刘艳英以涉嫌非法经营罪、集资诈骗罪被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刑事拘留,后转逮捕。2008年4月28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虚假广告罪、非法经营罪对二人移送检察机关起诉。在检察机关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时,记者发现,在包头市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并没有虚假广告罪的认定,检察院只以一个罪名———非法经营罪,对10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

  
起诉书称,公诉机关依法审查查明,2002年8月,被告人陈相贵成立了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从2004年1月起,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又相继成立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内蒙古万里大农业有限公司以及山东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山东万里大农业有限公司、内蒙古天地通有限公司、中国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等系列公司。

  
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以上述万里大造林系列公司为依托,在内蒙古、辽宁、山东等地通过承包或租赁的方式大量取得土地使用权自行种植杨树或者直接购进林地。同时,陈相贵,刘艳英策划,组织领导被告人陈奇、吴国庆、陈井刚、陈晶、黄迎利等人在内蒙古、辽宁、黑龙江、吉林、河北、山东、北京等十二个省、市、自治区积极组织、建立、发展传销网络和传销团队,通过媒体广告、散发传单、集会宣讲等方式进行虚假宣传,以传销手段销售林地。

  
记者注意到,起诉书中认定的涉案犯罪金额与先前侦查机关在媒体公布的数额一致,即从2002年到2007年,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组织领导的传销团队共销售林地438447亩和林木117361株,非法经营额为12.7亿元.

  
公诉方最后认定,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陈奇、吴国庆、陈井刚、黄迎利等10人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以托管造林为名从事传销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万里大造林并未造就百万富翁

  
2003年,国家为了鼓励发展林业,决定对林权放开经营。

  
一个曾经在陈相贵手下任职,后来遭到他的打击报复的公司高管人员坦承,陈相贵等人在造林之初,的确是看到了植树造林的前景,也是想干一番事业,但是他们选择了错误的经营方式———传销。

  
我国对传销的打击历时已久。1998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传销经营不符合我国现阶段的国情,已造成严重危害,对传销经营活动必须坚决予以禁止。

  
但是受高额利益的诱惑,到2004年,传销活动在中国达到一种顶峰状态。万里大造林案,也正是在2004年开始了以销售林地为手段的传销活动。

  
以万里大造林公司吉林省分公司为例,一位业务经理管理多名业务员。业务经理一个月有600元固定工资,外加每天3元补助,一个月给20天补助,一共是60元,此外还有“卖”出林地的提成,以及从业务员业绩那里得到的提成。

  
公司员工李成说:“一位业务员每‘卖’出一亩林地,业务员自己从中提成3%,业务经理提成1%,处长也要提成1%。业务经理每‘卖’出一亩林地,直接提成4%。处长每‘卖’出一亩林地,直接得到5%的提成。无论怎样,一位客户每‘买’一块林地,他所拿出的钱都有5%流到处长、业务经理以及业务员的手里。”

  
李成作为万里大造林公司吉林省分公司的一位业务经理,只知道在这几层的利益分配额度。至于高层的获利情况他就不清楚了。

  
他算过一笔账,一亩林地2660元,客户每“买”一亩林地,就有133元流入这些人手里,还有上层的利润———可以肯定这些钱没有用到造林上。李成在万里大造林公司吉林省分公司当业务经理期间,从没去过“大造林”的基地,但他同这里许多同样没有去过造林基地的业务员都相信,8年后林子会长大,会成材,会变成钱。

  
李成说:“在吉林省分公司里,很少有人去过万里大造林公司的造林基地,公司用录像并通过找专家开项目说明会来向员工证明:在万里大造林公司的基地,不仅林子能够在8年后长大,而且真的能换成钱,大家都会有高回报。许多业务员都相信了公司的宣传,‘买’了很多林地。所以他们带来了自己的邻居、亲戚、朋友。秦皇岛的一位退休老教师不仅投入了数十万元购买林地,还亲自参加销售团队,升任为部门经理。”

  
起诉书指控万里大造林公司以集会宣讲的方式,吸引客户,销售林地。后来,公司要求员工以各种方式拉人参加造林的推广会。其余的交给业务人员去谈销售。各公司按团队收入计算业绩。

  
《禁止传销条例》列举了传销的三种表现形式,即“拉人头”以发展下线的数量为依据计提报酬的传销行为、“团队计酬”以发展的下线的推销业绩为依据计提报酬的传销行为以及收取入门费的行为。以团队计酬是公诉机关认定万里大造林案定性的关键。

  
除了陈相贵、刘艳英两名组织者外,其余的8名被告人均为各分公司的骨干和负责人,他们均被指控,在所在地区积极发展传销团队,以传销手段销售林地,经营额最少的团队为218万元。其中,哈尔滨分公司负责人陈井刚所领导的团队销售业绩最佳为1亿元,销售林地3.7万亩。

  
起诉书还列举了8名骨干的违法提成收入,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陈奇在万里大造林公司佳木斯分公司按照林地销售额的2%提成,获利20.8万元为最多。

  
与所有传销案件以家族为主要成员一样,陈相贵也将自己的儿子、女儿、侄子、侄女发展成为骨干。检方认定,其子陈达在万里大造林公司任职期间,所带团队销售林地5630亩,个人违法所得12.7万元;侄女陈晶在经营霍林郭勒分公司期间,其所属团队销售林地662亩,个人违法所得3万元。

  
与亿霖案最大的不同,万里大造林案犯罪嫌疑人没有像亿霖案那样成就多个千万富翁,百万富翁,各分公司负责人违法获利数额在3万元—20万元之间。

  
在起诉书中,没有列明陈相贵,刘艳英的违法收入。

  
陈相贵等可能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今年,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刑法修正案(七)草案增设了“组织领导传销罪”。此前,在我国的刑法中,还没有专门的法条来处理传销行为。司法实践中对于从事传销或者变相传销活动,均以“非法经营罪”论处。

  
这一处罚依据,源于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情节严重的传销或者变相传销行为如何定性的批复》,其中规定:对于1998年4月18日国务院《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发布以后,仍然从事传销或者变相传销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应当依照刑法第225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根据《刑法》第225条的规定,违反国家规定,已经构成非法经营行为,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在起诉书认定,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陈奇、吴国庆、陈井刚、黄迎利等人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以托管造林为名从事传销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情节特别严重。据此,如果陈相贵等10名犯罪嫌疑人罪名成立,将被判处5年以上,最高不超过15年的有期徒刑。

  
起诉书同时对被告人的量刑作了区分,认定被告陈井刚、陈晶主动投案,并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

  
据了解,现在除陈相贵、刘艳英、陈奇、黄迎利在押外,其余被告均被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据悉,陈相贵、刘艳英分别聘请了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钱列阳律师和许昔龙律师作为二人的辩护律师。

  
10月17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该案尚未确定开庭日期,但会在下周进行证据开示。(记者 陈虹伟)

  
文章来源: 法制日报

  

 回复[9]: 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案宣判:董事长总经理等10人获刑 陈某 (2008-12-31 17:14:32)  
 
  

  


  
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案宣判:董事长总经理等10人获刑

  


  
12月31日上午,原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相贵、总经理刘艳英等10名被告人非法经营一案在内蒙古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

  
此案经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高级法院指定,由包头市检察院向包头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涉案金额达12.79亿余元,涉及到全国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万余名购林客户,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包头中院受案后,为了更好地查清案件事实,确保庭审能够围绕焦点有针对性地进行,于10月23日、24日召集控辩双方到庭将各自准备提交法庭的证据进行了为期一天半的庭前开示,10月27日、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被告人陈相贵,曾任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董事长,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内蒙古万里大农业有限公司、山东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山东万里大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内蒙古天地通林业有限公司的实际出资人和控制人,中国万里大造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股东。

  
被告人刘艳英,曾任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总经理,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内蒙古万里大农业有限公司、内蒙古天地通林业有限公司、山东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山东万里大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被告人吴国庆,曾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总经办主任、行政副总经理、市场监管中心主任,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总经理。

  
被告人陈达,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股东、北京市兴北林业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烟台分公司负责人。

  
被告人陈井刚,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哈尔滨分公司负责人、股东。

  
被告人陈晶,曾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审计员、票据登记员,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市场监管中心主任、霍林郭勒分公司负责人、总经理。

  
被告人陈奇,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秦皇岛分公司股东。

  
被告人黄迎利,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呼伦贝尔分公司负责人、总经理。

  
被告人董君,曾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长春分公司部长、烟台分公司副总经理、秦皇岛分公司部长,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霍林郭勒分公司副总经理。

  
被告人邹树芝,曾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赤峰咨询处主任,系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赤峰分公司负责人、总经理。

  
经查,2002年8月,被告人陈相贵成立了辽宁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2004年1月起,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又相继成立了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内蒙古万里大农业有限公司、山东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山东万里大农业有限公司、内蒙古天地通林业有限公司、中国万里大造林集团有限公司等系列公司。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以上述公司为依托,在内蒙古、辽宁、山东、河北、黑龙江、吉林等地通过承包或者租赁的方式大量取得土地使用权自行种植杨树幼林或者直接购进有林地,并以托管造林为名,策划、组织、领导被告人吴国庆、陈达、陈井刚、陈晶、陈奇、黄迎利、董君、邹树芝等人在内蒙古、北京、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天津、山东等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积极组织、建立、发展传销网络和传销团队,通过媒体广告、散发传单、集会宣讲等方式大肆进行虚假宣传,以传销手段销售林地。从2002年9月到2007年8月,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组织、领导的传销团队共销售林地438289亩和林木38013株,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1279012480元。

  


  
被告人吴国庆在万里大造林公司任职期间,在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的领导下积极参与传销活动。2006年3月,吴国庆被陈相贵派往万里大造林公司北京分公司担任总经理。2006年4月至2007年8月,吴国庆在担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期间,与被告人陈达互相配合、积极发展传销团队,所带传销团队共销售林地5130.50亩,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16064840元,吴国庆个人违法所得人民币80324.20元。

  
被告人陈达在万里大造林公司及北京兴北林业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任职期间,与被告人吴国庆互相配合、积极发展传销团队,进行林地销售。2006年3月至2007年8月,所带传销团队共销售林地5630亩,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17363655元,陈达个人违法所得人民币127887.80元。另查明,2005年10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陈达还在万里大造林公司北京办事处非法获利人民币12104.93元。

  
被告人陈井刚在万里大造林公司工作期间,在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的领导下参与传销活动,并受陈相贵的指派、以自己的名义先后筹备、注册成立了万里大造林公司北京办事处和哈尔滨分公司,并任哈尔滨分公司的股东。2005年6月至2007年5月,哈尔滨分公司积极发展传销团队,共销售林地37336亩,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106603564元,陈井刚个人违法所得人民币123699.90元。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陈井刚在其家人的陪同下,于2008年4月16日主动到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经侦总队投案并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

  
被告人陈晶在万里大造林公司任职期间,在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的领导下参与传销活动。2006年6月至2007年8月,陈晶在筹备、经营霍林郭勒分公司期间,与被告人董君互相配合、积极发展传销团队,进行林地销售,所带传销团队共销售林地662亩,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2189360元,陈晶个人违法所得人民币31013元。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陈晶在其家人的陪同下,于2008年6月30日主动到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经侦总队投案并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

  
2005年7月,被告人陈奇来到万里大造林公司给被告人陈相贵当司机。期间,陈相贵、陈奇协商后,决定由万里大造林公司出资成立了秦皇岛分公司,陈奇为该分公司的股东,陈奇的女友曲俊泽(另案处理)为负责人。2005年9月至2006年7月,秦皇岛分公司积极发展传销团队,共销售林地2097亩,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5359080元,陈奇个人违法所得人民币19160.80元。

  
被告人黄迎利在万里大造林公司呼伦贝尔分公司任职期间,积极发展传销团队,进行林地销售。2006年3月至2007年6月,黄迎利所带传销团队共销售林地3550亩,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11660650元,黄迎利个人违法所得人民币77457.80元。

  
被告人董君在万里大造林公司长春分公司、烟台分公司、秦皇岛分公司任职期间参与传销活动。董君在霍林郭勒分公司任职期间,与被告人陈晶互相配合、积极发展传销团队,进行林地销售。2006年10月至12月,霍林郭勒分公司共销售林地600亩,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1992900元,董君个人违法所得人民币30571.56元。

  
被告人邹树芝在万里大造林公司赤峰分公司任职期间,积极发展传销团队,进行林地销售。2005年8月至2006年7月,赤峰分公司共销售林地1545亩,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4225100元,邹树芝个人违法所得人民币73379.64元。

  
包头中院认为,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吴国庆、陈达、陈井刚、陈晶、陈奇、黄迎利、董君、邹树芝以谋取非法利益为目的,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以托管造林为名,采取虚假宣传手段,以传销方式销售林地,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影响了社会稳定,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触犯了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非法经营罪。

  
法院认为,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起到了策划、组织、指挥的作用,系主犯;其他8名被告人在整个非法经营犯罪活动中的地位和作用明显小于被告人陈相贵、刘艳英,系从犯。被告人陈井刚、陈晶在案发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能如实供述自己及同案其他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照我国刑法的有关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分别判处被告人陈相贵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亿元;被告人刘艳英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5亿元;被告人吴国庆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被告人陈达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被告人陈井刚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3万元;被告人陈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万元;被告人陈奇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被告人黄迎利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被告人董君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000元;被告人邹树芝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对上列10名被告人的违法所得继续予以追缴。

  


  

 回复[10]: 班长可过踏实年了,新年好! 龍昇 (2008-12-31 18:04:51)  
 
  31日,包头和石家庄法院都不休息,辛苦啦.

 回复[11]: 龙爷新年好 陈某 (2008-12-31 18:30:40)  
 
  但是,这个案子的善后处理不知如何。

  
老百姓能否得到部分退款?

 回复[12]: 万里大造林案背后若干细节 科长 (2009-02-16 12:58:08)  
 
  万里大造林案背后若干细节:托管造林信息不对称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1月08日15:04 三联生活周刊

  
即使在2008年12月31日“万里大造林案”被公开宣判后,依然有为数不少的购买了“万里大造林公司”林地的客户不相信自己被陈相贵“忽悠”了。

  
记者◎李翊

  
“托管造林”并不是万里大造林公司的独创,2008年9月22日,造成2万余人受害的北京有史以来最大传销案——亿霖木业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托管造林”的基本运作方式一般是通过租赁、承包或其他方式获取林地使用权及林木所有权,再转让给社会零散投资者,然后投资者再将林地和林木委托给公司经营。万里大造林公司将这种转让与托管合为一体,将风险极大的经营模式包装成年回报率31%的投资理财工具,在2002年9月到2007年8月整整5年里,共销售林地43.8289万亩、林木3.8013万株,非法经营额达到人民币12.7亿多元。信息的严重不对称,使骗局得以延续。“由于大多数投资者不具备林业知识,不了解林业经营的风险所在,不懂得林木在各时期的价值,又多数远离其投资林地的所在地区,因此无法有效地监控林地的经营状况。信息不对称的后果就是当个别公司夸大回报收益时,林地投资人就会盲目相信、盲目投资,而一旦投资完成就变得非常被动。”一位从事活立木流转的企业负责人如此向本刊记者陈述。

  
陈相贵其人

  
“陈相贵的人生哲学是:满街贴告示,还有不识字的,只要我在地上画个圈,就有人往里跳。”王德印告诉本刊记者。在王德印的印象中,陈相贵表面谦和,内心狂傲而偏执。王德印回忆陈相贵曾得意地对他说:“我要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给了我一个善良的外表,同样是谎话,我说出来10个人至少有8个人会相信。”

  
在万里大造林案中,王德印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人物。王德印生于哈尔滨,曾是《阜新晚报》企业家访谈栏目“德印视线”的记者。2004年5月,王德印在为陈相贵做完专题采访后,应陈相贵邀请进入万里大造林公司,任陈相贵的助理,不离其左右。2005年3月,王德印从万里大造林公司辞职,加入质疑万里大造林公司的媒体行列中,成为万里大造林公司内幕的主要披露者,2005年7月20日因涉嫌敲诈勒索万里大造林公司被通辽警方逮捕,入狱服刑852天。

  
陈相贵出生于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三站镇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和普通农家子弟不同,他人生的每一步都精于计算。

  
陈相贵当过兵。在所有公开披露的关于他的经历中,都提到“曾服役于内蒙古牙克石森林警察部队,是中国第一批森林警察战士”。这段他引以为荣的经历在向购林者表述时披上了光鲜的道德外衣。“服役期间,陈相贵是首长的通信员,他随首长坐飞机指挥过特大火灾的扑救,就在那时他有了植树造林的想法。”那时的宣传这样说。

  
事实上,一心想当城里人的陈相贵很清楚,进城只有两条路:考大学或当兵。为了当兵,他颇费了番心思。王德印告诉本刊记者,在一次聊天时他曾讲述了这段经历:“18岁那年,征兵办到村里征兵,当时的陈相贵身材瘦小,体重不够,在检查身体时他喝了两大碗水,体重才算勉强过关。可他还是不放心,征兵的人刚离开,他便骑上自行车在后面追赶,征兵的人感到奇怪,便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村里只有一个名额,我去最合适。那人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们都是初中毕业,只有我是高中毕业的。那人笑了,结果村里只有陈相贵被批准入伍。”

  
1986年,陈相贵从部队复员,他没有回农村,而是怀揣500元复员费开始创业。他先是给一家日用化工厂推销洗衣粉,赚了几千块钱后,创办了一家日用化工厂。他自己不生产洗衣粉,而是从吉林省四平一家日用化工厂进大袋的洗衣粉,然后再装上他的小包装。但他给洗衣粉起了一个十分好记又响亮的名字——8分钟洗衣粉。起初,8分钟洗衣粉并没有市场,陈相贵就骑着一辆从旧货市场买的自行车,开始沿街给商店送货。陈相贵用代售的方法,送去洗衣粉,带回一张张欠条,等产品销售完再去结账。没想到就用这办法,到了90年代初期,他的洗衣粉事业竟越干越大,直接把企业迁到四平市,把那家日用化工厂承包了。陈相贵选择了高秀敏合作,让她成为该产品的形象代言人。这段创业故事,在万里大造林公司与购林者的洽谈会上,陈相贵曾多次向购林者讲述。

  
陈相贵衣锦还乡的方式也比较独特。据他的老乡回忆,90年代初陈相贵背井离乡远去南方,两三年后,在肇源县第一届莲花节开幕的现场,他突然乘直升机从天而降,飞机上赫然印着“香港8分钟洗衣粉”的字样。因为他的意外降落,在莲花节现场表演团体操的初中生们都没有演完自己的节目。“后来陈相贵开始在肇源县建酒厂,酒的质量与口感都不好,但他很有钱,电视剧《刘老根2》里的加长林肯是他的,他有两辆,在肇源县经常看见。在肇源,一提起陈相贵,人人都会熟背一句顺口溜:‘陈相贵,骗完南方骗北方,骗完北方骗家乡。’”

  
但是,在很多农民眼中,陈相贵对人真诚、热心,从来不欺负打工的农民。陈相贵曾在农村老家招来一大批农民工给他干活,工资一天一付,从不拖欠。在王德印看来,陈相贵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在他身上有农民质朴的一面,同时也有农民的小农意识和多疑心态。“陈相贵的办事风格很特别,他的手机号13700000001连万里大造林公司的普通员工都知道。他还规定,万里大造林公司的员工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可以给他打电话汇报工作和举报他人的违法及违规行为。公司有很多贪污案都是普通员工举报的。”王德印告诉本刊记者,“有一次,植树基地有个项目经理背着陈相贵克扣农民工的工钱,有人向他举报后,陈相贵当即派人前去调查,此事核实完后,他当即决定开除了那个项目经理,这样,别的项目经理就不敢再这样干了。”

  
王德印说,陈相贵是一个熟通游戏规则的人,十几年在商场上的打拼,他的商人天赋日益显现,这使他十分自信。在他看来,现在的社会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陈相贵的原始积累有一部分是生产“8分钟洗衣粉”,还有一部分,根据王德印的讲述,来自与体育彩票中心合作承包发行体育彩票。“当时,彩票监管几乎是空白,大奖都是由陈相贵等人安排自己人获得,一般彩民只能获得一些三、四、五等奖。”王德印说,“直到西安宝马彩票案案发后,陈相贵才真正收手。”此时,陈相贵的身家或许没到一亿,但“几千万元是有的”。

  
2000年以后,全国洗衣粉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再加上当时洗衣粉的利润少得可怜,陈相贵开始筹划转向,寻找新目标。2002年,赵本山筹拍电视连续剧《刘老根2》,陈相贵通过高秀敏的引荐,以赞助商身份找到赵本山,为剧组提供了两辆拍摄用的轿车,一辆是奔驰,一辆是加长林肯,并为剧组赞助了几十万元的演出费。当时,陈相贵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想在剧中扮演一个角色。在当时,演戏还只是陈相贵的个人爱好。在没认识赵本山之前,他曾在肇源县自编自演一部电视剧并自费在肇源电视台播放。不过,随着陈相贵在《刘老根2》里的成功出演,正气马乡长的角色给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也为“万里”骗局埋下了伏笔。

  
在商海的摸爬滚打,让陈相贵体会到了金钱的重要性。陈相贵不抽烟、不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挣钱。在王德印看来,陈相贵对金钱有着超乎常人的强烈占有欲。“他人生最大的理想就是要做中国的首富,将自己的头像印在人民币上。”王德印说。

  
2007年8月24日,王德印正式向内蒙古警方递交了申诉材料。2007年10月30日,王德印被通辽市科尔沁区人民法院批准减刑8个月,于2007年11月刑满释放。王德印现在的身份是中国动漫画门户网CEO,正为即将于2009年2月底完成的新作《陈相贵的中国富豪梦》寻找出版商。

  
托管造林中的信息不对称

  
投资林业,是陈相贵在拍戏之余的新想法。这个想法源于2003年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即9号文件。这个文件鼓励各种社会主体跨所有制、跨行业、跨地区投资发展林业,但是,林业部门并没有及时出台与9号文件相应的配套政策。政策制定在前,而相应监管的法律往往滞后,对于这样的游戏规则,陈相贵轻车熟路。于是,陈相贵先后投资成立了包括5个公司,40多个分公司、办事处的大型产业集团,并出任中国万里大造林集团董事长。

  
王德印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平心而论,刚开始时陈相贵并不想欺骗老百姓,他最开始干万里大造林的时候并没想欺骗谁,只是想钻一些国家在林业方面的法律空子。”

  
万里大造林公司刚在沈阳成立时,陈相贵就邀请高秀敏、何庆魁来做副董事长,凭借高、何两人在东北的知名度,在沈阳新城子的几千亩林地被客户一抢而空,陈相贵首战告捷。之后,陈相贵开始到内蒙古通辽种树。2004年1月,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在通辽市注册后,号称“用5年时间投入100亿元,在长江以北14个省造林1500万亩”。

  
在万里大造林公司的宣传册上,最醒目的是这一句话:“投入26600,10年后收益16万。”“几块十几块钱租来的地,转手就卖到2000多块钱,这样的暴利让人震惊。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在全国12个省范围内,先后共有3万多人和陈相贵签订了买卖合同。他们中最少的买了20亩地,多的竟一人认购数百亩。”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具体办案人员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指出,“万里大造林公司从很多方面表现出非法集资的特征,早在2004年前后在长春受到媒体质疑时,就引起了社会行政监管部门包括公安机关的注意。万里公司是在2003年下半年来内蒙古造林的,2004年公司总部从辽宁转到内蒙古,我们就开始密切关注其动向。他在虚假销售宣传中,向广大的投资群众进行蛊惑宣传说你买我的林地,我保证我给你管护,8到10年以后,我保证它的蓄积量达到12至15立方米蓄积量。他给你个非常高的预期回报。实际就是以托管造林的名义,通过传销的组织手段聚敛社会资金,属于典型的涉众型经济犯罪案。”

  
陈相贵在这个收益的设计上显然是下了许多功夫的。首先这个目标林木蓄积量从何而来?曾经有个专家顾问团在2004年万里大造林公司大面积造林之前,作了《在内蒙古沙地造林的依据报告》,其中预计了速生林的亩蓄积量可在8至10年内达到15至20立方米。这种预测显然没有得到实证的支持。内蒙古林业厅组织专家对万里大造林在通辽市开鲁县、扎鲁特旗营造的部分杨树林的生长情况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万里大造林公司的林地绝大多数在干旱缺水的沙地,立地条件较差,其合同承诺的8年后达到12立方米、10年后达到15立方米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内蒙古林业厅的一位官员在接待客户代表时也说,万里大造林公司所做的承诺,在内蒙古以前是没有过的。计算林木蓄积量采用的是倒推法,也就是把生长年龄到砍伐期的林木,选择标准林地和标准林木砍伐后,依其材积量、年轮推算出每年大致的蓄积量,在没有这样的参照标准下就断定林木蓄积量是多少显然是不科学的。

  
为了堵塞存在的收益设计漏洞,应对公众和媒体的质疑,陈相贵又做了一些相应的补充措施——多重保险,即购买保险,达不到蓄积量标准延长管护期等等,这也确实迷惑了一些客户。王德印告诉本刊记者,但就连陈相贵自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说,把保险理解为保收益是客户的能力水平问题,而延长管护期更是一个巨大的陷阱。经侦总队办案负责人说,当你找他追讨责任时他会告诉你,现在没长成,我给你无限期管护下去呀,等到长成了再给你。什么时候长成?8到10年的承诺期巧妙地变成了无期。

  
在通辽市林业局2006年《万里大造林公司在我市造林及运营情况》中有这样的表述:由于该公司采取了生态建设产业化运作模式,部分林地当年造林当年流转,这种经营机制改变了传统林业必须到林木采伐时才能“变现”的历史,使林业的远期经济效益在近期得到了直接的显现,使广大林农认识到,投身林业生态建设,不仅能改善生存环境,也能获取一定的经济收入,从而有力地带动了商品林基地建设的快速发展。

  
这也正是当万里大造林公司涉嫌经济犯罪案件发生后,一些购林客户认识上出现混乱的主要原因。经侦总队具体办案人员说,陈相贵在为客户构建盈利梦之前,首先构建的是一个绿色的梦,一个道德梦,他在给万里大造林罩上一个道德光环的同时,也给每一个投资造林的人披上了一件道德的外衣,这也是一些为陈相贵鸣不平的人所热衷讲的“种树无罪,绿化无罪,改善祖国生态无罪”的来由。

  
据办案人员透露,陈相贵为了道德包装花了6000多万元。陈德印说,陈相贵很注意借助电视剧来树立自己的道德形象,他先后在电视剧《刘老根》中饰演马书记,在《圣水湖畔》中饰演陈书记。随着这两部电视剧的热播,陈相贵在戏剧中的形象确实帮了他很大忙。道德上的包装也使一些名人参与了万里大造林的造势。王德印回忆,陈相贵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万里大造林的许多活动都要请名人出席,并给予极高的报酬,到底有多少名人他一下也说不清。陈相贵还有很多听起来吓人的头衔:中国造林行业用户满意第一品牌(颁发单位:人民日报社市场信息中心);共和国经济建设功勋人物(颁奖单位:世界华商促进协会);中国改革十大新闻人物(颁奖单位:北京中改之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上头衔,无一例外都是在“人民大会堂”进行颁奖。“人民大会堂,老百姓听着就吓坏了,那是国家主席开会的地方啊。”

  
通辽市林业局在2006年《万里大造林公司在我市造林及运营情况》中抱怨:目前对托管造林的经营行为没有规范的管理要求。托管造林的宣传如何监督、林木价格由谁依据哪些因素确定、合同应约定哪些内容、客户的利益如何保障等方面都缺乏明确的管理规定。

  
“万里公司之所以能持续这么久,中间还出现几次高潮,与它所处的空间、环境有关,与国家所处的特别的经济发展时期有关。在某些产业政策制定和经济领域发展的时期,法律上有一个需要完善的过程。但不能说因为存在这么一个过程,就钻空子,从而达到逐利的目的。”一位从事活立木流转的企业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一方处于非理性投资状态,另一方就很可能暗箱操作,如一块林地卖给多个买主,夸大林木收益率,却未在合同中体现不能实现这一收益率时林业公司应该承担的责任,隐瞒林木生长状况和根本不进行管护或管护不到位等问题。而这些都很容易使投资者的利益受到侵害。

  
2008年12月31日,备受关注的万里大造林案件在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主犯陈相贵、刘艳英因犯非法经营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及9年,同时没收陈相贵个人财产2亿元人民币,没收刘艳英个人财产1.5亿元。其他被告人因同一罪名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4年至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不等的刑期。据参加庭审的记者讲述,早在几天前,购林者中的很多代表就得到了万里大造林案件将在包头开审的信息,很多人当夜从黑龙江、山东等地赶往包头市,在他们看来,案件的结果将影响他们的直接利益。由于购林者多为普通工人家庭,收入较低,他们用血汗钱购买了林地,当警方公布万里大造林公司的违法事件后,他们始终不相信。在随后的一年中,购林代表们多次向上级反映情况,很多人举债为生。在法庭外,很多购林者谈起陈相贵,一度哽咽。他们说:“陈总不可能是罪犯!”

  
办案人员强调,只要是参加了万里大造林传销和非法经营活动并从中非法获利者,都在公安机关追缴的范围之内,不管其身份是名人还是普通人。追缴正在进行之中。

 回复[13]:  是的 (2009-02-16 17:54:20)  
 
  就算是老人自作自受上当,也不打算怪怨老人。(当然文章作者也没怪怨之意)

  


  
比起法制如此健全发达的日本社会频发的“おれおれ詐欺”(虽方式手段不一样。诈骗的性质统一),老人能依据中央电视台节目作独自分析和判断,倒让人敬佩不已。谁能想到,中央电视台都会受骗捏?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