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到处能安即是家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4-17 11:13:27 阅读人次:4347 回复数:53)

  
(《中文导报》“我这15年”征文·非参赛作品)


  
1992年,公派出国一年,日本京都,IT民工的干活。那时,我的思路还是和八十年代一样僵化,从骨子里没有“叛国”的念头。一年里,起早摸黑安分守己地为老板干活,每天自己烧菜带饭,为了虚无飘渺的将来节省着每一个铜板。休息天外出看看风景,卖门票的地方是从来不进去的。有空翻翻电话簿找找免税店的地址,骑着自行车兜遍京都的每个角落淘便宜货。晚上没事去图书馆借书消遣,路过电话亭收集几张漂亮的电话卡,这些都属於免费的娱乐活动。偶尔奢侈一下,去旧书店买几本过期的黄色杂志。吃的是粗茶淡饭,赚的是外汇日元,如此而已。

  
现在我想起当时做过的一个梦,至少做过2回。梦里的我已经回到大上海,看到信箱里有一张广告,马上跑上去告诉老娘,快去买198日元的色拉油,广告纸上还清晰地印着1人限购1瓶。其实那时候国内大多数人用的还是散装的生油,也不时兴那种红颜绿色的“气拉稀”。这个梦醒来的时候,我的枕头边上肯定是有一张广告的,上面还有用荧光笔做的记号,象领导同志读中央文件那样认真。这个梦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我当时的生活状态和思想境界。

  
那年临时居住在京都北部衣笠,老板提供的公寓,那块地盘是富人住宅区。每天晚上外出散步,总会经过一栋栋极具日本特色的小洋房,也经常走过一家门牌挂着“陈”字的小宅院。虽说是小楼,亦显得深不可测高不可攀的样子。常想入非非,楼主和我五百年前是一家?何时流浪他乡?为何落户日本?我的想象力一向比较丰富,胆子也不算太小,可是在那时,对於自己将来也能在日本成为小地主,是想也不敢想的事。

  
一年过去了,直到临别的时候,还是没有见到陈姓主人的模样。枫叶红了的时候,我要回家了。其时,我的日本老板诚心诚意挽留我,甚至为我设计好叛逃方案,以应付公派我的国内公司。我和同去的老樊交心,大家都想早点回家。算了,那时我根本不想离乡背井,我这人很不喜欢折腾。我的家在上海。只是在回国之前,当同事们把银行卡里的硬币全部取出来的时候,我没有这样做,我想,以后总有机会来看看的吧。

  
整整过了五年,1997年,古老板跑到上海找到我,陈桑来吧。我有点犹豫不决,因为我已经洗手不干软件的活了。可是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说去去去,我就背着两只空麻袋重返江湖来到了日本。不过,还是没有长期抗日的思想准备。虽然老婆儿子全家一起搬迁过来了,可老婆随身行李携带的是儿子的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全套教科书。我们暗暗定下的目标,就是争取早日赚到20万人民币,新世纪回家过年。

  
新世纪转眼就来临了。20万人民币不就是300万日元嘛,靠省吃俭用很容易地存起来了。儿子已经三年级,开始跟不上国内的中文教科书了。国内有个20万30万也不稀奇了。怎么办?那些天,每每和老婆一起沿着京都二条城散步聊天,不出三句的话题就是什么时候回家?这是一个难以决断的话题。听取同学朋友的意见,所有的建议都是留留留。好吧,暂时调整目标,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50万人民币,见好就收。

  
人有了目标,生活好像就有了奔头。还是增收节支还是省吃俭用,维持着最为简单最为必须的生活用品和设施。现在想想有点后悔的一件小事是,97年来的时候,老板送了一台双缸洗衣机,这在上海也属於淘汰的产品,可是不舍得更新换代,用了六年,直到03年搬家时才决心舍弃。比起用全自动的,浪费了多少劳动力啊。可那时还想不开,其实也就是非常现实的问题,说不定哪天就要回国,没有必要浪费银子。每次到了签证更新前夕,就提醒老婆,油盐酱醋少备一点啊,好像随时准备卷铺盖回老家的样子。

  
那几年经常梦到上海的老房子老邻居,甚至梦想到上海的弄堂已经扩建为机场跑道,一下飞机就是我的老家。其实,和所有移民的初期生活一样,不稳定状态决定着人的动机和决心。我那个古老板的公司很小,虽然老板是个好人,同事们也都很中日友好,只是公司的业绩令人睡不着觉。於是开始寻找机会跳槽。后来我的体会就是,俗话说得一点没错,树挪死人挪活啊。每一次跳槽都意味着生存活力的增强以及生活基盘的巩固。

  
当然,有得也有失。多年以后,我读到一篇短文,作者把频繁跳槽比作烧开水,一壶水永远烧不开。想想有点小道理,当年大学毕业一起分到研究所的小青年,现在已经混上了副所长;曾经跟我当学徒的,现在也都当上了总经理。如果我一直坚守在一个革命工作岗位上,或许现在也是事业成就官运亨通。可是命运偏不,我自大学毕业以来,由於种种原因,不多不少跳了五次,从大上海跳到了小日本。只是我至今丝毫没有后悔之意。人生落子无悔,更何况我现在没有输。一壶水烧开了,其中的一部分必然会蒸发掉,我的温吞水全部是我自己慢慢地独享的。

  
过多的自我分析或者自我反省或者自我安慰都显得多余。道理都一样简单,就象来大上海的民工,早期打工者无非是赚点血汗钱回家盖个瓦房讨个媳妇就心满意足了。而现在,更多涌入上海的白领们已经不仅仅满足于赚钱,他们也要在上海立足生根以证明自己的生存能力和向上信心。我想,现在刚刚入门的白领们,即使现在来日的留学生们,在他们的梦中决不会出现一瓶优惠的色拉油了,他们的起点远远要高于陈某。

  
其实,所谓的狗屁思想或者痴心妄想,必定是时代的函数。当国内的房价开始突破天价的时候,当国人的生存方式和国际接轨的时候,当网络视频缩短空间距离的时候,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依旧言论不自由的时候,我开始慢慢地入乡随俗,习惯喝酱汤吃生鱼片了,我也不再会为了日本的高消费而犹豫不决精打细算做人家。而不经意之间写了几十万字胡说八道的随笔,从另一方面封死了我的回头路。於是,为了不吃二遍苦,开始盘算在日本如何扎根怎样定居。把儿子送入私立中学,希望他能考上一流的大学。问银行借点钱买块地盖个房子。对了,别忘了去入管局申请一下永住的资格。家,就是一个安顿心灵的窝。

  
现在是2007年。时光匆匆流过,人生的列车没有停留处。我依然是15年前的我,我已经不是15年前的我了。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我有一栋自己的房子,我有一群相知的朋友,我有一个休闲的网站。我和普通的日本人民过着一样的平凡生活,享用现代文明社会给我们带来的一切。晚上,和老婆一去沿着乡间的小道漫步,不会再为暂时的去留而烦恼,可依旧随遇而安不求上进,只梦想着早日退休去周游世界。数点明星回望残月,叹人生苦短,惟知足而常乐。也许建设中的大上海很快就会进入和谐社会实现共产主义,这已经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了。漫步回家,总忘不了顺手摸摸门牌上的“陈”字,哦,这是我的家。我的家在日本。

  
2007/4





Page: 2 | 1 |

 回复[37]: 删除与主题无关的回复若干 管理员 (2007-04-18 23:04:24)  
 
  

 回复[39]:  蛇 (2007-04-18 23:32:56)  
 
  坚决支持管理员的决定,删的好!!!

 回复[40]: 支持。 刘大卫 (2007-04-18 23:45:39)  
 
  删得好!

 回复[41]:  东京博士 (2007-04-19 08:30:39)  
 
  最近的争论也实在是太低级趣味了。以后遭攻击的人如有不满直接联系斑竹要求删除,不用去回帖。

 回复[42]: 国人醜悪現象之一 abc (2007-04-19 09:26:30)  
 
  此文不針対任何人,而只針対中国人中的現象。

  
很多争吵有可能是由于博士(這里泛指博士,而不是指東洋鏡中的東京博士)引起的。這里的確有很多博士,也有喜歓拿博士学位来炫耀的人,也有喜歓攻撃拿博士学位来炫耀的人。但博士也是普通的人,社会上有很高尚的博士,也有很多不及普通人的博士。

  
唯独中国人対博士也太有情鐘了。在日本,博士只是多讀了几年書,和多造了几年房子的建築工人(国内指民工)没有什麼両様,這只是個人的生活選擇而已,何況有些建築工人的収入也不会比有些博士低。

  
国人在拿博士出来炫耀之後,還有什麼呢?就是博士後?之後呢?就是博士導?

  
一次在国内見了上海複旦大学和上海社会科学院的両位教授,交換名片後,看到対方的名片上都写有一大堆職称,往々最後一個職称就是什麼“博導”,即博士生的導師(在中国,教博士課程以後就不是老師,而自然地昇為導師了)。我因与上海社会科学院的関係很熟,明知故問地説:同来的日本友人想知道“博導”是什麼職称。対方還以為我的確是不明白,説明到:“博導”就是博士生的導師,給博士生上課的教授。我問:博士生的導師与普通大学的老師不一様嗎?而上課只是工作的内容,怎麼将工作内容作為職称写到名片上去了呢?対方教授無語了。

  
事後,我対上海社会科学院的那位教授説:国内的有些教授也太要炫耀自己了,給博士生上課的人会在名片上写上“博導”,而在小学給小学生上課的老師会不会在他名片的所有職称之後写上一個“小導”呢?

  
很多人来日本多年了,国人自有的那些醜悪之處並未改変,還喜歓一味地攻撃別人。這就是中国人的特長也。

  

 回复[43]: abc可能有误解 陈某 (2007-04-19 09:40:29)  
 
  你指摘的现象确实存在。

  
可是,东洋镜的许多博士作者,大都低调,我几乎没看到谁拿着自己的博士帽子炫耀。除了一个不是博士的家伙自称东京博士

 回复[44]:  蛇 (2007-04-19 09:45:04)  
 
  43楼说的对,不是因为博士不博士就被人攻击的,象俺这样的、东洋大学中退的、又没在这里开专栏的,不也被“炮”了嘛? ~~~

 回复[45]:  四个汉字 (2007-04-19 09:44:53)  
 
  要说炫耀,这个坛子里有各种各样的炫耀,有拿学历高炫耀的、有拿财富多炫耀的、有拿老婆多炫耀的、有拿国籍洋炫耀的、有拿房产多炫耀的、有拿使领馆招待炫耀的、有拿孩子上名校炫耀的....。所有的炫耀中,其中只有最后一个炫耀遭到集体的攻击,其他的都安然无事。

  
在这么多炫耀中,楼主的文章“炫耀”了自己的平凡,这就把其他的都比下去了,最值。

 回复[46]: 其实,炫耀有什么不好 陈某 (2007-04-19 10:07:11)  
 
  我早就说过,写文章,归根结蒂不就是“炫耀”自己的观点嘛

 回复[47]:  四个汉字 (2007-04-19 10:12:12)  
 
  那只能说明这个坛子里的人只允许炫耀老婆、不允许炫耀孩子。

 回复[48]:  蛇 (2007-04-19 10:41:18)  
 
  没说不让炫耀孩子吧~~~ 只要不攻击别人的孩子,只炫耀自己的孩子,应该没什么事吧,这个我支持!尽管没什么力量~~~

  
其实小孩子可塑性极大,某些小孩可能在特定的环境下,就说说一些不可爱的话了,但不可爱的永远都是那些话和那个环境,小孩子本身是不能不可爱的,所以说,小孩子嘛,就这点好,天真可爱也就只能用来形容小孩子了~~~ 说句退一万步的话,小孩子连法律责任都没有~~~ 说句开玩笑的话,人家可以随心所欲的搞! ~~~

 回复[49]: 蛇先生以及诸位 管理员 (2007-04-19 10:39:03)  
 
  蛇先生以及诸位关于网站建设的议论请去论坛相关贴子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1286&&hfno=7#HF7

  


  
在这里发表和主楼无关的回复,有可能被管理员或者楼主“咔嚓”。

 回复[50]: 家 沙菲 (2007-04-19 12:28:50)  
 
  心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回复[51]: 一般来说 我是局长 (2007-04-19 12:34:56)  
 
  心都在二奶那边。

 回复[52]:  abc (2007-04-19 13:04:16)  
 
  版主説的也対,东洋镜的许多博士作者,大都是低调的。但我説的是,有時也有那麼不低调的。

  
其实,炫耀自己有時也的確没有什么不好。炫耀也是自己有自信的一種表現。

  
但有些人在炫耀自己的同時,還要刻意貶低醜化他人就顕得太低味了。但我也是属于那種遭到別人刻意貶低醜化之後要反撃的那種類形。

  
好比説版主買了二本旧的黄色期刊也会受到攻撃,本人起名abc也会被魏来五道攻撃成崇洋迷外。対此笑過之後,也只能感到中国現民族是一個非常極端的民族(注意我説的是現民族,否即又要遭到某些人的攻撃了),任何東西都可能成為人們攻撃的対象。相比之下,日本的社会就顕得非常的合諧,用一個漢字“和”字就能完全概括日本社会的全部。

  
最近二年中国媒体正在大談特談什麼社会的合諧,我想中国社会現時去談社会合諧還為時尚早,在談社会的合諧之前中国社会要做的事情還太多太多。正像以前剛還在社会主義的初級階段已有人在大談什麼進入共産主義了。

  
有人将現時中国社会称為是5,000年来最国运昌盛歴史上最繁盛的時期,這種炫耀遭到別人的反撃理是当然的。

  

 回复[53]:  吴卫建 (2007-04-19 13:26:59)  
 
  〉要说炫耀,这个坛子里有各种各样的炫耀,有拿学历高炫耀的、有拿财富多炫耀的、有拿老婆多炫耀的、有拿国籍洋炫耀的、有拿房产多炫耀的、有拿使领馆招待炫耀的、有拿孩子上名校炫耀的....。所有的炫耀中,其中只有最后一个炫耀遭到集体的攻击,其他的都安然无事。

  
关于此,可能有时当事人无意识的,一不小心“炫耀”一下,估计大家也不会公开非议什么的,但记得那最后一位说及他人孩子如何如何,然后又论及自己孩子上名校等,为此,当时引起些争议。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