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儿子升学前后

陈某 (发表日期:2007-01-24 11:09:10 阅读人次:2333 回复数:15)

  三年前儿子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和妻子一本正经地赶去现场拍照录像。我拿照相机,妻持摄像机。进入学校礼堂,占据有利位置,然后看着学生们依次走上讲台从校长手里接过毕业证书。面对这种比较隆重而神圣的仪式,小朋友们已经操练过多次,一个个熟练地走着台步迈上讲台,鞠躬,领证书,谢礼,再转身一步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非常遗憾的是,等儿子回到座位,妻才发现忘记启动摄像机的开关了,拍到的都是人家的儿子,实在太激动啊。转眼儿子中学毕业了。这下我自告奋勇背摄像机,要记录下这个难忘的时刻。

  
三月,是毕业的季节。一月,则是考试的季节。在日本,无论是中学高中还是大学,入学考试几乎都安排在一月份。从去年十月开始,各学校就已经开始召开说明会,拉拢生源。过了元旦,商家也趁机打起了考生的主意,“授验生,加油!”的小旗子随处可见,妻子回来报告,超市里很多小商品也都带上了“合格”的帽子。纳豆是“满点太郎”,豆腐也变成了“合格豆腐”,反正都是每天必食之物,是不是多进一点货?

  
不急不急。咱们是从小笃信马列教的,反对一切唯心的东西。除了给毛皇帝磕过几次头,从来不烧香拜佛,也不参与任何封建迷信活动。想当年久经考场的,没求谁保佑过,只相信自己的实力。商家如何能轻易赚了我们的银子?我笑着对妻子说,只是都象你我的话,大概日本的许多商店要关门大吉,日本经济谈何复苏?是啊是啊,妻子说,都象你我,日本的理发行业先要全面破产。岂止是管大头的行业?嘿嘿,我冷笑一声。

  
闲话休说。儿子今年考高中,可在去年十一月份,经过多次交涉已得到了一所私立高中的“入学确约”,而且还是“特待生”,也就是说,不管考试成绩如何都可以入学,而且学费是免除的。因此,我们觉得更不必在乎那些趁机发财的家伙,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可没想到,平时事事都满不在乎的儿子,在临近考试的前几天却反复跟他妈嘀咕,“入学确约,应不应该有个书面的证明?”“我只报了这家私立高中,私塾的老师已经说我了,应该再报一家的。”“万一不合格,报考哪个公立高中?”好不容易看到他也知道紧张了,妻子高兴还来不及呢,不想过多地宽慰他。于是,不咸不淡地回应:“学校不是说了吗,不要考得太差就可以。但是太差了,即便是考上了,也很难为情的。”“不在于你报考几所学校,如果有实力必定一考即中。”“多报也没用,考上了也不能改变志愿,否则不是要株连你们学校的其他考生吗?”还有后半句没说出来,“多报几家,不就是浪费报名费嘛。”私立高中考一次就是2万5。私塾老师当然希望你去多考几个,到时他们的升学率就更好看,多好的广告效果。

  
考试前一天,从不主动学习的儿子,也知道临阵磨枪了。把自己关进房间,按照正式考试的程式做了套去年的考题。然后跑下来汇报,英语和国语的成绩不理想。哈哈,既然没有自信,就只能搞点迷信活动了。于是,他从箱子里请出去年赴京都修学旅行时“拜”来的考试专用铅笔。京都北野天满宫,据说住著主管进学的神,考生和他们的家人都要去拜的。可惜我们虽在京都住过六年,有一阵我每天步行上下班要从天满宫穿过,从没拜过那尊神。快快快,还有那个不知哪来的“劝学御守”也一定要挂在书包上。来来来,儿子从不用那种贴在身上的“卡炉”,考试那天还是请出一张“合格卡炉”贴在身上,即保暖也安心。

  
考试前夜,关东地区下了今冬第一场雪。当天天气虽放晴,但气温很低且西北风劲吹,路上亦冰亦雪行路艰难。早上八点不到,全家驱车直奔考场。二天后发榜,儿子如期拿到了合格证书和特待生证书。

  
3月15日,原市中学的毕业仪式。我端着摄像机,慢慢地扫视会场。和小学毕业时的套路一样,一个个学生依次上台从校长手里毕恭毕敬接过毕业证书。我忽然觉得,心里的记忆往往是更久更鲜的,当年小学毕业的情景没有录下来,有那么一个失误的小插曲,反而记忆得更加充实。人生莫不如此。想到这里,我关掉了摄像机的开关,静静地站在会场的后面。整个会场尽收眼底,比摄像机镜头里看到的场面要宽阔许多,我发现许多学生嘴角颤抖热泪盈眶。(2005年3月)




 回复[1]:  雪非雪 (2007-01-24 11:23:25)  
 
  文尾提到:

  
“我忽然觉得,心里的记忆往往是更久更鲜的,当年小学毕业的情景没有录下来,有那么一个失误的小插曲,反而记忆得更加充实。人生莫不如此。想到这里,我关掉了摄像机的开关,静静地站在会场的后面。整个会场尽收眼底,比摄像机镜头里看到的场面要宽阔许多,我发现许多学生嘴角颤抖热泪盈眶。”——同感。旅行也是这样,端机器的人往往因投入在镜头审美中而不能充分领略现场临境感。但是为了他人后日,还是让机器帮助记录下来的好……

 回复[2]:  蛇 (2007-01-24 12:54:28)  
 
  > 学费是免除的

  
赚了赚了~~~

 回复[3]:  久夏 (2007-01-24 12:58:04)  
 
  怎么看你的儿子和我的儿子都是一个品行---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现在他还在水深火热中

  
日本小学毕业式没有录下来还真遗憾呢。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西装笔挺,一步一停,像婚礼似的 ,庄重的令人感动。听日本人讲,就是小学毕业式有意思,孩子大了以后,就不那么认真了,特别是到了高中。不管怎么说,孩子毕业一次,我们也毕业一次了

 回复[4]: 陈某,祝贺你。 小草 (2007-01-24 14:26:21)  
 
  儿子毕业一次,我们的皱纹就多一层。值啊。

  
斑竹,让太座 讲讲过三关斩六将的过经过脉啊。

  
谢谢你的邮件,今度お邪魔する。

 回复[5]: 偏差值一定高 久夏 (2007-01-24 14:44:17)  
 
  象陈某家的儿子可以免私立学费的,偏差值一定在68以上。我所知道的中国人的孩子好像偏差值都很高,很多都上的私校,名校。不知道陈某家的儿子是3年全免,还是只免一年。不管怎么说,还是很羡慕啊,这才叫親孝行。

  
不知道那些偏差值不太高的孩子,是选择上私校好还是公立好,我是太座,所以只有我关心呀

 回复[6]:  郭家 (2007-01-24 15:16:16)  
 
  各所学校有各自的特点,同样是私立学校,有的私立学校侧重于进学,有的私立学校侧重于各种俱乐部活动。从进学的角度来看,当然是私立好,特别是私立中学。高中的话,公立高中也有进学率高的好学校,但是总体来说进学率不如私立高中。个人意见一般有如下几种选择

  
(1)公立中学-〉公立高中-〉国立大学(最省钱,智商3σ以外,或偏差值70以上)

  
(2)私立中学-〉公立高中-〉国立大学(次省钱,智商2.5σ以外,或偏差值60以上)

  
(3)私立中学-〉私立高中-〉国立大学(较省钱,智商2σ以外,或偏差值55以上)

  
(4)私立中学-〉私立高中-〉私立大学(最花钱,智商1.5σ以外,或偏差值40以上)

 回复[7]:  久夏 (2007-01-24 16:07:54)  
 
  请问智商。。σ是什么?怎么测的?

 回复[8]: 考,考,考, 祁放 (2007-01-24 16:47:31)  
 
  我的小女儿今年考高中,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今天考这里,明天考那里,没准会被考成红薯干了...你可爱的儿子今年要考大学了吧?

 回复[9]:  采夫 (2007-01-24 18:39:47)  
 
  勉強になりました。搭车请教一下:在日本读高中的子女如果将来要到美国去读大学一般有些什么渠道?

 回复[10]: 谢谢各位关心 陈某 (2007-01-24 18:49:47)  
 
  刚刚从外面回来。先说几句,儿子刚读高一,免入学金和三年学费。

  
这个学校呢,不是很好的,中等的吧。为了提升学校的升学率,特设了一个重点班级,20人,通过免学费来吸引成绩好一点的学生,目标重点大学。这样也好,老师管的严格,等于学校投资了,就要回报,这个回报就是考上好的大学。

  
因此,迟到,不交作业,头发长了,老师都要管。

  
据我所知,许多学校都有“特待生”的,要节省学费的可以去打听打听。

 回复[11]: 嗯,,不用交学费而且肯定管好,真好 杜海玲 (2007-01-25 16:12:17)  
 
  

 回复[12]:  蛇 (2007-01-25 16:24:07)  
 
  > 头发长了,老师都要管

  

 回复[13]: 蛇兄,这还不懂 金猪玉叶 (2007-01-25 20:09:43)  
 
  头发长,见识就短嘛。这还不懂

 回复[14]:  taya (2007-01-25 20:19:37)  
 
  我记得我们中学是重点,意味着所有女学生要剪齐耳短发。

  
不能戴鲜艳的发夹。。。。。我现在想来,那简直就跟杀人没有区别。可怜我那齐腰的长发啊~~~

 回复[15]:  蛇 (2007-01-25 20:39:20)  
 
  > 蛇兄

  
哇~~~ 哪位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