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在日本生病

陈某 (发表日期:2006-11-03 15:13:33 阅读人次:2584 回复数:18)

  贴一篇去年写的旧文

  
------------------

  


  
以前常听人说日本的医疗水平不怎么样,主要是医生的经验不够丰富等等,想想也有道理,中国人口众多,医生见多识广,当然是熟能生巧了。可是,在日本生活多年,免不了头痛脑热的,和各种科目的医生打过交道,才知道从前完全陷入了宣传误区,日本的医生同其他各行各业的同志们一样首先是认真,不是说世界上的事怕就怕认真两字嘛。

  
今天想起我儿子在日本就医的故事。那是两年前的夏天,我从京都跳槽到琦玉。儿子因为刚进入私立初中,准备让他暑假再转学过来。一天晚上,儿子突然便血,妻子急忙叫救护车送医院。顺便说一句,日本的救护车都是免费的,而且最新的统计数据是全国平均到达时间为六分四秒。送医院后经检查确诊是“憩室炎”,其实,儿子四岁在上海便血,医生也曾怀疑是“息室”,即肠子有一凹陷处,发炎导致穿孔出血。但是,上海的医生说出血的时候不能检查,止血后又找不到出血点,最终没有确认而不能动手术。

  
说到这里,想说几句题外话。写日本游记或者生活随笔,总免不了与国内的类似情况相比。譬如,中国人下雨打伞,日本人下雨也打伞,这就没有写头。你在东京街头看见骑自行车的日本人下雨打伞,觉得挺新奇,就会写进游记,有时忍不住会加上一句“在中国的大街上就很少见到这种情况”。这种比较手法非常自然,设身处地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会这么思考,可网上经常看到一些恶棍对此无理纠缠,为什么你老是说日本好话,只有不予理睬了。

  
言归正传。当天晚上8点,我在琦玉接到京都市立医院岩琦医生来电,说手术暂定于后天,最好让我明天去医院相谈。我连夜赶到京都,第二天早上和医生见面。岩琦医生有两条建议:一是手术一定要做的,晚做不如早做,二是同时切除盲肠。对於第二点我有点犹豫不决。岩琦医生做事特别认真,马上打电话到东京,找到从上海来研修的李博士,让李给我详细解释盲肠的利弊。我只好尊重中日两国专家的意见了。下午就开始做手术准备,麻醉科医生来说明麻醉方式以及可能引起的后果,护士们不断给儿子喝药清洗肠胃。医生说手术预定两小时,伤口估计10厘米。

  
手术当天,我和妻子等候在手术室外,两小时手术结束后,岩琦医生把我们请到会客室,指示我们带好手套,一起触摸切除下来的东西:小肠8厘米,还有一段盲肠。岩琦医生说,腹部伤口约5厘米,用的是激光刀,整个手术流血不超过5CC。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开始我还担心是不是要输血呢。由於采用的是气体麻醉,橡皮管子拔掉十分钟以后恢复知觉。儿子痛得大声喊叫,医生再给他打了三次止痛剂,一次有效两小时。

  
手术次日,我早上到医院的时候,儿子说已经不觉痛了,而且伤口上的纱布已经拿掉。我问医生什么时候拆线?医生说根本就没有缝线,愈合伤口使用的是“胶水”。手术后第三天,医生让他开始走动,下午,居然就让他去洗澡了。

  
我现在之所以能比较详细地回忆当时的情景,一是有一封给亲友的信件原稿,二是日本医生护士们的热情和认真给我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

  
当时事发突然,我也顾不上礼节了。后来细问日本朋友,其实日本的医生也是收红包的。只是红包的金额(数万日元)和医生的收入(数百万日元)之比例很低,表示一下谢意而已。我没有送红包,医生也照样认真负责一视同仁。

  
让人感动的是,岩琦医生在详细说明手术方案后,还热心地告诉我,整个手术费用大约90万日元,按医疗保险规定自己负担30%。我当然知道实际上每月支付金额是有上限的,好像在7万日元左右。但是,岩琦医生继续说,你儿子算是先天性疾病,京都市有优惠政策可以利用什么什么基金,他说他有权开证明,让我到区政府去办个手续,就可以免去所有治疗费用!我拿著岩琦医生的证明到区政府登记一下两分钟就办好手续了,我至今也还不知道确切的名堂,反正由别人买单了。

  
说到这里,又要发挥几句了。在日本办事,大家都按规矩做,从来没有托熟人开后门之说法。而且,几乎所有为你办事的服务员都是以同样自然的微笑使你感到放心。想想国内现在的情况,真的很担心有朝一日回国生活的话如何适应。

  
一星期后出院,岩琦医生交付病情记录,他知道我儿子也马上要迁移到琦玉,还给琦玉的相关医院写了一份介绍信,叮嘱如有异常及时去复诊。数天后,我从信箱里收到几张血淋淋的手术照片,从编号上看,整个手术过程是全部记录在案的。我不由暗暗感叹日本人的认真和细致。作为后话,我给岩琦医生寄去一份薄礼以示谢意。

  
我儿子这种毛病不能算是疑难杂症。可回顾之际不禁让人产生许多联想:如果在中国的话,一个外地民工的儿子生了急病会得到如此及时的医治吗?如果你没有交足医疗费用,医生会把你推上手术台吗?如果你没钱送上红包,医生还会依旧如此认真热情一丝不苟?还有,还有……不说也罢。

  




 回复[1]:  taya (2006-11-03 15:21:48)  
 
  中国现在信誉最低的恰恰是本该最高的职业。

  
比如医生,比如教师。可悲可叹。

  
PS,我也病了5555555

 回复[2]:  雪非雪 (2006-11-03 15:27:37)  
 
  回答上文最后一段的几个“会……吗?”——不会。都不会。

  
有的地方已经是没有现金见死不救,我亲儿听说有人亲眼目睹无钱而死在医院走廊的事。小文《分寸》中提到小弟住院的事,他就是突然晕倒被送到当地医院急诊室的。医生会诊后说“必须马上手术,要安装(什么什么心脏)支架”,费用:现金8万元。哥哥听后,拉起已经醒过来的小弟,说“走,回家!”就回家了。哥哥或许是冒险,但是他还是高估着医生的医德选择了这一冒险试探。他想:要真是那么危险,我们要走你们肯定强行挽留并做出说明。无人挽留,就回家了。小弟根本没有什么心脏病,哥哥也不是拿不出8万元来救弟弟的命,他是舍不得轻易拿弟弟身体让医生宰割还赔上钱……

 回复[3]:  陈梅林 (2006-11-03 15:34:21)  
 
  你们可不是外地民工,有保险的。你们的情况在上海也是可以得到治疗的。

  
不过中国医生的红包比较厉害!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6-11-03 15:50:49)  
 
  呵呵,我的住院话题把陈某的儿子都引上镜子了。

  
其实我那次住院还有一个情节,当时我来日本不久,没有保险,住院费用大约也跟你儿子动手术差不多,虽然我没动手术,但是我一分钱都没有付,我被救到医院是晚上9点多,听我的担当老师当晚赶来说,医疗费不用担心,大家会想办法的,第2天她忙了一天替我加入了什么面向留学生的保险,我只付了1万保险费(保险1年),整个过程都是老师代办,我日语也不懂,倒是因为住院没有收入,收到了很多日本老师同学的赠物还有现金,足够自己2个月不打工生活了,呵呵。不过我一个月出院后还是立刻去某公司干半天,体力活不再染指。

 回复[5]:  陸朗 (2006-11-03 19:41:32)  
 
  陈先生可能运气好,如果遇到象电视剧「白色巨塔」里的那个「弁当屋」胃癌の患者佐々木庸平的处境,肯定就会是另一种感受了。之所以这么说,是我从一个国立大学医学博士的家人那里知道,现在日本仍然存在「白色巨塔」里的情况。

  


  
当然,整体来说可能是会比中国认真些。

  
但是,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日本医院大白挂们的「大名行列」,日本医生下错指示和处方,日本护士也得毫不犹豫百分之百去执行,不会(不得?)指出医生的毛病,够牛的吧。

  


  
我自己有个切身体会,和诸位「好运」相反,而且是「初歩ミス」。

  
俺在统一体检时要求喝那白石膏水似的玩艺,俺知道喝这玩艺的话有几天上厕所不会好受,已往做完会被要求立刻服泻药的。

  
这次是在「地元」一家医院检查的,安心了一些,没想到问题便出在这儿。「白石膏水」喝前喝后好像她们给俺打了一针,俺寻思以为现在先进了,不用服泻药改打针了,于是,做完,看片子听医生看报告说没事了,问也没问便回家了。

  
但是次日便开始在厕所发作,象石块一样就不出来。跑去问医生,值班的是院长,他人很热情(因为一向热情该医院客人多),说「不会吧,给你检查胃方面的医生可是「贝得蓝」;怎么会出这样的差错呢」,俺说,你们有「卡录腿」(カルテ),不信你们查吧。

  


  
肯定是忘了开泻药给我。医生忘了的话,那,一旁的护士该有经验啊?

  


  
因是「地元」的病院,周围别的大医院还没有,总的有个什么病的时候,找他时已完全排出,俺想想也就没再追究下去,,,

  
这是6,7年前的事,记忆犹新。

  

 回复[6]:  陸朗 (2006-11-03 19:43:08)  
 
  这件事给了俺一个教训,要找常给自己看病的熟悉的医生,凡事不可完全相信医生,也没必要因此完全否定这家医院。

 回复[7]: 也许是我运气比较好 陈某 (2006-11-03 19:38:47)  
 
  

  
我在日本生活多年,遇到的日本人都非常友好。

  

 回复[8]:  陈梅林 (2006-11-03 20:03:39)  
 
  版主来日本比较简单,就是it技术起步,没有就职前面许多磕磕碰碰,连打工都没有打过。从就学生起步的人就不同了。

  
大多数日本人确实很好,但不等于外国人个个都能生活得很滋润。

  

 回复[9]:  雪非雪 (2006-11-03 20:28:14)  
 
  看病好象不能乱投医,一定找人多打听,最好是有过亲诊的人介绍。

 回复[10]: 我也打过工的呀 陈某 (2006-11-03 20:43:46)  
 
  一次,唯一的一次。属于体验生活,呵呵。

  
等我有空写出来。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06-11-03 20:46:27)  
 
  我也是IT出身,最初也是持就学签证来日,我的许多磕磕碰碰经历大概让陈梅林桑又要换一种语言回帖了。

 回复[12]: 我是非法打工的 陈某 (2006-11-03 20:50:31)  
 
  哈哈,真的。不是开玩笑啊。91年公派的时候,此事因涉及到一些至今还在国内的老同事,所以,这个故事比较难写。

 回复[13]:  陈梅林 (2006-11-03 20:56:09)  
 
  东桑,俺是朝三暮四(指观点)的人吗?

  
俺知道你能干,是白手起家--或者空手套白狼。

 回复[14]: 上海话叫空麻袋背米 陈某 (2006-11-03 20:57:36)  
 
  

 回复[15]:  东京博士 (2006-11-03 20:58:38)  
 
  呵呵,果然出现()语言了,哈哈哈。 看老丁的电视喽。。。。

 回复[16]:  东京博士 (2006-11-03 21:05:17)  
 
  “空麻袋背米”在阿拉出国那个年头相当流行。几乎是自费来日本的代名词。

 回复[17]:  朦胧 (2006-11-03 22:30:36)  
 
  其实在东京小孩子看病到6岁包括做手术都是免费的,这个大家可能知道。但是地方原来好像到3岁,现在好像也改到6岁了。

  
东京小儿科比较有名的是顺天堂本院,在お茶の水,院长是小儿科出身的。

  
但是这里实习生也多,因为顺天堂大学医学部的学生在此实习。

  
患病多看几家,就有个比较。其实每次都去那些个人诊所,手术什么的会帮你推荐医生。

  
小孩6岁之前连出诊费也不要,但是大人就不一样了。

  

 回复[18]: 各地的政策不一样 陈某 (2006-11-04 09:01:24)  
 
  以前我在京都,京都市所有的小学生看牙病是免费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