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我的1976

陈某 (发表日期:2006-06-13 10:23:45 阅读人次:2893 回复数:17)

  我的1976。一月的寒假过后,我进入了市二中学。市二中学在上海是有点名气的,从前是市二女中,托文革的福,我不用男扮女装就可以堂而皇之背着书包上女中了。过来人都知道,76年1月正是所谓的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小高潮,市二中学属於运动的先进单位,大字报是铺天盖地,操场的四周贴得密密麻麻,全市各兄弟单位都来学习取经。每天人流不断的,有人来看还来抄,我想想觉得莫名其妙,大家不都是从报纸上抄来的嘛。不过,当时还很有讲究的,报纸上还不能公开点名邓小平,冠之什么“党内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

  
记得进入中学第一天,每人发了一本“红色日记”,塑料红封皮的。我的第一篇日记写得端正认真,最后还写了一首儿歌什么的,班主任批了2个五角星,发现了我的“写作”才能,从此贴大字报出黑板报的就逃不掉了。运动几个月的结果是:我的八股文大有长进,我的毛笔字也突飞猛进。那时候写文章,一个刚进中学的小毛孩,能有什么想法,抄呗。抄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你从我现在的文章中还可以看到,我的“股文”底子是多么扎实啊。毛笔字本来是练柳体的,不适合大字报,改学龙飞凤舞的毛体,抄写速度极快还显得杀气腾腾。

  
我从进入中学开始,每天浏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文汇,这个“好习惯”一直保持到八十年代末期。长期慢性中毒,至今留有后遗症。现在常看到人回忆那时候不读书,我们学校还是蛮正规的,除了开会学文件写大字报,考勤纪律和文化学习抓得很紧,所以一年后改朝换代恢复高考,大部分同学很快就能跟上形势,那是后话了。

  
我们中学除了接待内宾,还有大批的外宾。隔三差五的来一批,看我们做广播操,听我们上语文课。为了应付外宾的参观,每天早锻炼立正稍息苦练基本功。外宾来的那天,还要统一穿白衬衣蓝裤子。记得来宾大多数是第三世界的穷朋友,来自非洲的还特别多,在一片白衬衣的衬托下一个个黑朋友显得更加油光瞠亮的。

  
转眼4月清明了。乱哄哄从北京传来天安门事件的“真相”,於是阶级斗争升级,公开点名批判邓小平,又达到了一个高潮。记得我们学校还办了一份校刊,我被发展成为“土记者”,学校还出了一本“诗集”,也收入我的口号式顺口溜。抄大字报,写红色日记,当土记者,整个上半年就是这样过去了。后来我在一篇文章中轻描谈写地说,我曾在反邓运动中扔过小石子,现在仔细想来检讨不够深刻啊,其实,我那时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粱效那样的写手,成为姚文元那样的棍子啊。

  
在暑假里还发生了唐山大地震这样的大事,不过上海远离唐山,我记忆不深了。那时还没有网络,甚至还没有电话,北京阮翔小朋友的哭声也没有听到。暑假过后。9月9日,毛泽东去世。拷贝一段老文章中的:“ 我现在有点想不通的是,老人家去世那天--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是下午四点整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重要广播,当播音员以异常缓慢沉重的语气宣布后来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喜讯的噩耗之时,居然全国人民痛不欲生,当然也包括我陈某,从骨子里感到真的天要塌下来一样,根本不会想到中国人民从此反而活得越来越像人了。”

  
老人家去世,全国停止一切娱乐活动,我的天哪,那时候有什么娱乐活动啊。除了广播电台就是数得清的几部故事片。那年的新片有《春苗》《决裂》,马尾巴的功能,哈哈,现在的小朋友就不知道了。10月。我现在已经记不起最早从那里听到那个好消息的,反正先是内部传达。大约是10月中旬,我去瑞金医院看因中风住院的外公,马路上看见有人在刷大标语了:“坚决拥护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打倒王张江姚四人帮!”我有点激动,跑到医院,告诉躺在病床上半昏半醒的外公。饱经风霜的外公是家里最热衷国家大事的人,收音机的耳机从早到晚一直插在耳朵里的。此时,他用抖动的手在纸头上写了“油尽灯干”四个字。多少年过去以后,我回想起外公的这四个字,他也许是感叹自己的生命,也许是暗指朝代的更替吧。




 回复[1]: 陈某兄的1976 唐辛子 (2006-06-13 11:09:06)  
 
  象是上海夏天的路边,热腾腾的空气中热腾腾的生煎,一切都给人一种沸腾的迹象。

  
顺便问一句:生煎和锅贴,好象是不一样的?

 回复[2]: 请唐辛子吃生煎 龍昇 (2006-06-13 11:21:34)  
 
  生煎包子,锅贴饺子,大致如此。非生煎饺子锅贴包子也可以。

 回复[3]: 回辛子 xuezi (2006-06-13 11:26:13)  
 
  生煎是小馒头状;锅贴是饺子状。前者面粉要发酵,后者不用。用平底锅、包馅后生胚用油煎是相似的工艺。

  
回答完毕

 回复[4]: 想说点什么,但是还是不说了。。。 东京博士 (2006-06-13 14:06:44)  
 
  

 回复[5]: 博士这就不爽了 陈某 (2006-06-13 14:45:03)  
 
  有话快说有X快放

 回复[6]: 给你的邮件里说了,这里不能公开说,嘿嘿。你也别出卖俺哦。 东京博士 (2006-06-13 15:02:06)  
 
  

 回复[7]: 出卖你什么呀 陈某 (2006-06-13 15:51:33)  
 
  信里什么的也没有说

 回复[8]:  祁放 (2006-06-13 18:03:58)  
 
  看到1976这几个字,就有一股冲动,改天也写点什么!

 回复[9]: 俺替东博说吧 校长 (2006-06-14 13:03:59)  
 
  陈坛主对共C党好象苦大仇深啊,哈哈哈

 回复[10]:  红叶 (2006-12-24 20:40:14)  
 
  一个时代会带给了属于那个时代的“同龄人”,一个“一见如故”的认同感! 看此文如同看旧时日记……

  
谢谢!

 回复[11]: 欢迎红叶光临 陈某 (2006-12-24 21:46:13)  
 
  嘿嘿,又看了一遍自己的文章,这篇好像忘记去换稿费了。

 回复[12]:  红叶 (2006-12-24 21:52:01)  
 
  这分明是明目张胆地“抄袭” 吗?到哪里去说事儿去呢?打官事该找谁呢?找秋菊?一根筋拧到他个底……

 回复[13]:  陈梅林 (2006-12-24 22:02:36)  
 
  欢迎红叶。是侯红叶吗?

 回复[14]:  红叶 (2007-02-15 15:46:11)  
 
  梅林!!谢谢您大脑里储存着“侯红叶”,这么久 真是有缘定有相会时 祝福新春安乐!

 回复[15]: 今天是毛公忌日 科长 (2011-09-09 09:43:52)  
 
  我在微博上写了

  
假如他万寿无疆,今年118岁,哈哈,现在还在搞阶级斗争。假如他儿子没有被美国佬炸了,假如他儿子脑子没有被打坏,假如他孙子的智商再高一点点,呵呵,我们现在很可能和朝鲜人民一样过着幸福的生活。

  

 回复[16]:  xuezi (2011-09-09 15:25:27)  
 
  唐辛子也很久不见了

  
想念

 回复[17]: 又是9月9 科长 (2014-09-09 11:41:04)  
 
  此生最大的期待

  
腊肉变成烤肉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