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上海九日流水帐

陈某 (发表日期:2006-03-11 11:39:14 阅读人次:2492 回复数:12)

  第一天。以前客居京都时是从大阪“关西国际机场”走的,今天是我迁移至琦玉后第一次从“成田机场”回国。空港巴士刚下高速公路,警察就上车搜查。在日本生活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警察检查身份证。好在我是安分守己的良民,神定气闲。当警察上车盘问时,我还掏出相机对着警察拍了几张。据说东京是恐怖分子下一个袭击的目标,因此交通要道是重点防守对象。

  
近两年没有回上海了,终於又回家见到了饱经风霜苦尽甘来的老妈。80岁的老妈一直体弱多病,后来我把照片贴上网的时候,网友们居然说老人家看上去身体非常健康,可能是见到了儿子的缘故吧,回家的感觉真好。

  
第二天。去从前在上海工作过的研究所看望老同事。想当年我在这个院子里工作了整整10年,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自己却住在10平方米的亭子间里。往事不堪回首。 大楼依旧,我的办公室就在5楼最左边的那个窗口。天气好的时候,常去屋顶上晒晒太阳看看闲书。怀念吃大锅饭的好日子。

  
88年我参与筹建了研究所作为中方投资者的上海软件行业第一家中日合资公司。公司玻璃大门上的LOGO和文字还是当年我一个个精心剪出来的。过了十几年,内外都装修了几次,居然还保留着这些即时贴。我有点惊奇,赶快拍照留念。

  
下午和冤家网友VMM见面。VMM是在网上吵架时认识的,从唇枪舌剑到眉来眼去,不打不相识啊。她是我的校友。不过比我厉害,我只读了计算机科学系本科,她是数学系硕士+中文系博士。她喜欢说反话,其实我也向来喜欢唱反调的。负负得正,因此跟她的帖子很费心思。她送我一本《复旦的包法利夫人》。

  
第三天。看看我的旧新居。说是新居,97年来日本背米前刚刚搬家装修一新;说是旧居,确实已经整整空关了近8年,地板全都裂开了。旧居里还保存着我的藏书。里面有许多珍贵的作家签名本。我找出保存着的自己最早成为铅字的文章:83年的《复旦》校刊,88年的《解放日报》以及90年代初期的一些《生活周刊》。一一拍照存档,我乱涂乱写是有前科的。新房子里还堆着许多旧电器,一件件都有来历,触景生情感慨万千。

  
下午见网友茶朵MM。和茶朵已经通信3年多了,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如果你看上海《新闻晨报》,可以经常读到她的妙趣横生的短文。茶朵曾经是广告人,现是自由撰稿人,靠稿费谋生。茶朵还真是有心人,网上聊天时她问我喜欢看什么碟片,我随口说现在几乎不看,年轻时倒是周润发的粉丝。她给我的见面礼物竟是周润发的经典全集DVD。饭局在“粗菜馆”,那是香港名人蔡某开的店,墙壁上挂满名人留影和签字。我心血来潮对服务员小姐说:“我也是名人呢,快拿笔墨来!”小姐对我瞪瞪眼睛。气煞我也!

  
第四天是除夕。每次回国都要大肆购物。书籍,常用药品,零食,礼品等等。这些东西在日本要么没有,要么贵得要命。每次行李都要超重。年夜饭本来想外食的,结果我回去过年的决定太迟,年夜饭已经全部满席。只好在家由爱好烹饪的小嫂子操刀。大嫂子的业余爱好是买奖券。今天她买了一个套餐和大家一起玩,我随便抽了一张,居然中了4元。呵呵,今年真的有财运?

  
晚饭后保留节目当然是搓麻将。当年在上海时,嗜赌成性。到了日本,搓麻将也很难凑齐一桌了。今天总算可以过过瘾了。在日本大家都忙於为生存而奔波,找人闲聊或者打牌是一种比较奢侈的行为。我在空闲时间只好自娱自乐,乱涂乱写。

  
新年的爆竹声响了,有点过年的气氛。稍微瞄了一眼电视,乱哄哄的春节晚会永远没有长进。我在上海时也是始终拒绝电视的,和古兄有同感,怕看那东西影响智商。一年又过去了。

  
春节。7年没在家过年了。上午老娘舅来给老妈拜年。老娘舅是个人物,曾参加过志愿军,复员后当过中学音乐老师。老娘舅特具超前意识,80年代初期投身房地产事业,现在是房产大亨了(我可是从来没有沾光啊!)。特具超前意识的另一个佐证是:70年代开始培养女儿操练桥牌,他的女儿(也就是我的表妹啦)陆琴曾经是国家女子桥牌队的名将。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给沙叶新先生电话拜年。我曾经在文章中说过“当今大陆随笔写作高手如林,我偏爱上海作家沙叶新和陈村。沙的幽默风趣且宽厚,陈的辛辣老成甚至刻薄,都给了我相当的养分。”去年先后读了沙先生三篇文化论,不禁对沙先生又添加了一份尊敬,他终於为缺钙的上海知识界挽回了一点面子。今天电话里沙先生的声音依然爽朗乐观,我对他的文字不幸被媒体封杀极为关注,他则强调那是他“莫大的荣耀”,“这说明我和他们不是一夥的呀”。遥祝沙先生在新的一年里宝刀不老能说会道。

  
第六天,农历初二。天伦酒家的菜农聚会。去年开张的“菜园论坛”,作家陈村出任斑竹。常去那里玩,我结识了许多菜农。村长知道我回国探亲,早早地在网上发布消息。当然,村长也有点担心节日期间大家都忙,会不会有人响应?没想到今天参加聚会的有15人:村长,作家孙甘露,《萌芽》的傅星,设计大师搬兄,女作家孔明珠和她的女儿,才女龚静,VMM,文学博士阿欠,网络新秀小转铃,资深编辑塞壬,不速之客,我,还有特意从杭州赶来的美女作家顾艳和她的女儿。有意思的是,有些网友在网络上下的反差之大令人吃惊。反差最大的当数VMM,其低声细气的样子与网上之杀气腾腾绝对没有相关性。搬,孔,龚,顾分别赠书于我。

  
网聚实行AA制。损失惨重的是傅大侠,聚会心切停车时不慎事故撞伤贵车,因赶去修车而先行退席。饭后搬兄送村长回家。留下的同去“花园饭店”喝茶聊天。少顷,顾艳要赶火车先走了,明珠找个理由也溜了,小转铃要去旅游,龚MM请假未准。到吃晚饭时就乘下阿欠,VMM和我三人。和两位文学女博士海阔天空直聊到饭店老板下逐客令,尽欢而散。

  
初三。今天决定花一天时间陪老妈出去走走。97年动迁后,我赴日流浪,老妈和姐姐一起居住。老妈一直想回居住了几十年的旧居看看,今日终於如愿以偿。老房子推倒后拔地而起的两栋高楼,叫“明园世纪城”。老妈左看右看的,参照隔壁弄堂尚未拆迁的房子,找到当年老屋的位置。老妈站在小亭子前说,没错,这个位置就是我放床的。我赶紧拍照纪念。

  
然后去“上海新天地”。这个地方是利用老街的格局新建的娱乐城区。我也是第一次来。留影。再去在淮海路上海唯一的“全聚德”分店吃正宗的北京烤鸭。回到斜土路的姐姐家已近黄昏。斜土路拓宽工程正进行中,下次回来很有可能这栋房子已经不再存在。姐姐家正对面的是上医大西园宾馆,94-97年我在一家外企打工时的办公室就设在那里。往事如烟如梦。

  
第八天。今天中午全家再次聚会。在龙华的花园酒楼,此花园非彼花园,不过味道极佳,连过道上都摆满了加座。整理行李。把保存在上海的彩色黑白老照片全部带来日本,扫描刻盘保存。

  
此次回国还和几位出版社的编辑接触,商谈随笔集出版的可能性。其实,几年前我就想“反攻大陆”了。只是国内出版社的门槛太高,并且我的文字中反话居多,怕连累人家编辑才作罢。去年,承莫小米厚爱在《杭州日报》发表文章若干,今年又在明珠的《交际与口才》登陆。农村包围城市,又蠢蠢欲动萌发出书欲望。几经咨询,国内出版行业的规矩依然没变。不过,我现在心平气和一点也不着急,我对编辑阿欠说,套用一句牛人牛话:出版社不出我的书,是出版社的损失,又不是我的损失。

  
第九天。回日本。在上海的日程非常紧张,有许多长辈小辈老朋新友不能一一拜访聚会,十分遗憾。好在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早上9点的飞机。 道别,和老妈一起再拍一张照片。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想想我真是不孝子孙啊。岁月易逝人易老,只是心里暗暗地许诺,一定要常回家看看。

  
在上海浦东机场空旷的候机大厅,心里不由产生一阵空荡荡的感觉。去年,大哥体检结果不容乐观,春节前小哥又莫名其妙地昏厥,姐姐还有过一次误诊的虚惊。相见时难别亦难。在浦东机场的书店里,买了一套上海风光明信片作为珍藏。再见,上海。无论流浪到哪里,我的根永远在上海。“全日空”NH960航班3个小时后就把我运到了日本。每个乘客都有一个故事,一架飞机承载著多少悲欢离合啊。

  
顺利通过日本海关。日本海关对入关携带的生鲜食品和肉制品控制得十分严格,一旦查获没收没商量。我总是知法犯法地携带许多咸肉香肠猪肉脯等“违禁品”顺利过关。可能是我长得比较老实,容易让人信任,海关检查员从来不抽查我的箱子。不过,我也确实是老实啊,今天过海关时,那检查员老练地盯着我的行李问:有没有违禁品?我也沉着地老实回答:又不是第一次来的。於是检查员一声OK放行。这些都是老婆儿子喜欢享用的呢。

  
回到日本的居所,放下行李打开电脑,老婆早已准备好热饭热菜,居然也产生一种回家的感觉。流浪的我,到底哪里才是我的家?我把这些文字贴上网以后,童兄说是不是应了我们客家人的一句老话“敢将他乡认故乡”?我想了想回复说:流浪者四海为家啊。(2005/2)

  
图文版参见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ID=6728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ID=7305

  


  


  




 回复[1]: 露馅了。。。。 东京博士 (2006-06-02 16:49:19)  
 
  “88年我参与筹建了研究所作为中方投资者的上海软件行业第一家中日合资公司。”

  
哈哈,我知道你是谁,是哪个研究所的了。但我不能说,否则倒过来你会说:“小子,是你啊?”

 回复[2]: 日本海关并不紧查的,人家是革命靠自觉。 东京博士 (2006-06-02 17:00:27)  
 
  俺也是每次必带咸货干货夹臭货,不过俺比你自私,是因为自己想吃。当然皇军也从来没有要求俺打开看看,估计俺过关的整体气势在出示护照前与日人很难区别(服装行李行头也很有关系,临时梳头没用),呵呵。

 回复[3]: 我从来没有隐瞒过历史呀 陈某 (2006-06-02 17:08:30)  
 
  在99菜园贴的照片上,就是“上海市计算技术研究所”的大门。

 回复[4]: 呵呵,认识李明吗?现在定居在奥克兰。 东京博士 (2006-06-02 17:27:23)  
 
  

 回复[5]: 这个名字好像挺熟的 陈某 (2006-06-02 17:31:50)  
 
  那么你是他的同学喽?自己的腿露出来了吧。

 回复[6]: 谢谢陈某的链接 xuezi (2006-06-02 18:58:16)  
 
  啊!那里有我喜欢的陈村大作家。收藏:)

 回复[7]: 算了,我不报名字了,不然报一个你就说我同学。 东京博士 (2006-06-02 20:22:55)  
 
  

 回复[8]:  陈梅林 (2006-06-02 20:56:27)  
 
  日本海关并不紧查,是因为东博是旅日良民啊。

 回复[9]: 我到哪里都是刁民,刁德一的远房亲戚,开[春来茶馆]的,呵呵。 东京博士 (2006-06-02 21:04:05)  
 
  

 回复[10]:  luox (2007-01-30 14:16:26)  
 
  上次同学聚会,说到你时我还坚持说你在大陆,没想到又一次远渡东瀛了。

  
市二的老同学、邻居向你问好!

 回复[11]: 我知道你是谁了 陈某 (2007-01-30 14:25:50)  
 
  哈哈,快点来信。

  
johnchen1960@hotmail.com

  

 回复[12]:  夏夏 (2007-06-07 21:53:48)  
 
  游子归家,虽是流水帐,却让人感动.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有3天内的新回复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