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写作甘苦
字体∶
山水有情

陈某 (发表日期:2006-03-08 18:39:08 阅读人次:1372 回复数:1)

  一转眼,整整四年过去了。四年前的七月二十日,三上京都。记得那天也是这样闷热,老板开着车到关西国际机场来接我。上次回国时还是从伊丹机场走的,才过了几年,沧海变桑田,没想到机场居然是可以建在海上的,更没想到的是在京都一呆又是四年。

  
前两年居住在闹市区四条河原町附近,离开那有名的祗园不远,当然很没出息的是那种销魂的好去处至今还未曾光顾过。我往往只是在吃饱晚饭以后,走三五分钟就到了那默默流动的鸭川,即使是再闷热的真夏,坐在小溪边,也会从心里产生一股凉意,驱走胸中的烦恼。我最早的那些胡说八道的文字,大都就是在那里酝酿而成的,清澈的河水随着季节变更或喘急或静寂,只是终年川流不息流水不腐,我的思绪也就和着流水的节拍,或激进或悠然。我向往大海的宽广和张狂,也欣赏小河拥有的温情和自由。

  
后两年搬到京都西部地区的高楼中,住得高高在上了,缺少了小溪流水的情趣。可是,环视四周满目尽是青山。尤其是朝西的阳台,正前方就是那著名的岚山。层层叠叠郁郁葱葱的感觉,即使像我这样的色盲,竟然也会感觉到绿色不止是一种。暴雨来临之际,景色尤为引人入胜。雾气迷茫中,那一个个山峰朦朦胧胧忽隐忽现犹抱琵琶;雨过天晴后,则重露秀色再现风姿,更令人心旷神怡。我也就有事没事地喜欢站在阳台上看山,横看竖看的,是山的峻峭触发了我作文的思路,是山的清秀掩盖了我文章的疵瑕。我就是在这里开始乱话三千的,于是有了随笔专栏《三千院》。

  
一晃四年过去了,真好像又读了一次大学。想起大学刚毕业时和同事开玩笑地说过,我这个人喜新厌旧,最好在一个单位做五年。没想到戏言成真了,在研究所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干了五年,转而到合资企业又被资本家剥削了五年,再跳到外资公司和假洋鬼子斗争了三年多,又飞到日本混了四年。不过,这四年的收获还是大大的,当然不仅仅指的是日元。是京都的灵山秀水滋润了我成全了我,使我能够在枯燥无味的打工之余写下几十万字的随笔杂感,记录下我人生路上的胡思乱想奇谈怪论。我感叹萍水荷叶居然也能托起漂泊的心,野风浮云居然也能织成游子的衣。

  
这样看起来,陈某好像有点数典忘祖乐不思蜀的味道了。想起去年母亲来日本探亲之前,电话里一再问我要带点什么,我依然还是那样一本不正经地说您箱子实在有空的话就多带点大米,这东西这里比较贵。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答复肯定令老人失望,也许老人的问号里面有一种强烈的暗示。因为照那些三流电影的拍法,这时候应该激动地说您一定要帮我带一小杯黄浦江的水啊。说笑归说笑,其实陈某不仅很爱国爱家,而且也很在乎那曾经拥有的,不管是苦还是甜,那黄浦江水的味道是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即使走到天涯海角,我的根我的源永远在那里。

  
话说回来,只是如果那一天我要离开京都继续流浪了,我一定会再到鸭川边上坐一坐,听一听潺潺的流水声,拾一块被时光冲唰得光溜溜的鹅卵石,这里面压缩存储着我关于京都的记忆;我也一定会重上岚山看一看,摸一摸斑驳的老枫树,摘两片即将漂落飞逝的红叶,这里面蕴藏着我个人的小小秘密。(2001/7/20)

  




 回复[1]:  小林 (2007-04-09 17:02:52)  
 
  我没有去过京都,京都的灵山秀水没有滋润我!我写不下去了!

  
斑竹救救我!给我开个小说天地胡说栏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写作甘苦
    千期一会 
    乱话三千之乐 
    三千院开场白 
    山水有情  
    文章甘苦 
    我烧“大杂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