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写作甘苦
字体∶
文章甘苦

陈某 (发表日期:2006-03-08 18:36:35 阅读人次:1223 回复数:2)

  年末大扫除,又翻出不少剪报。一年中断断续续发了许多文章,这是我的“癞痢头儿子”。因此,我不太在乎文章的长短,却很在乎别人对我文章的反应。来自远方朋友的一声喝彩,可以自我陶醉半天;从报纸角落里读到对我文章中观点的一点异议,心里也是一阵窃喜:终于有一个和我一样傻的家伙,把我的反话当真,来和我“搬弄是非”了。文章得失甘苦冷暖自知。

  
在日本作文的最大痛快之处,就是没有“中宣部”的张小泉剪刀把关。想骂谁就骂谁,想写到哪个部位就写到哪个部位。但是,我家有个“周小泉”,每每我将作文寄给编辑之前,我的妻子总要拎起剪刀“咔嚓咔嚓”来两下。恶语伤人之处,有伤风化之处,统统地枪毙。所以,我发表的文章一向都比较乾净。当然,有时我也会耍点小花招,因为我的文章一旦发表后,妻子就不会再多看一眼。规律掌握了,我就可以在“审稿”和“发稿”的“时间差”里,再塞进一点私货。

  
作文的另一开心之处,就是我有幸接触到许多认真负责的编辑。身处京都乡下,我和东京的编辑们都未曾谋面,但经常能在电话信件中从文章的命题立意到遣词造句,反复推敲来回琢磨,我得益非浅。也正是在编辑的宽容和鼓舞下,我才厚着脸皮一篇篇写下去,反正我一直把作文看成唱卡拉OK一样,不管唱得好坏重在参与,说一句崇高一点的话就是“理解万岁”。但是,也遇到过动刀动枪的编辑,恶狠狠地拦腰一斩,二三千的文字也就发了七八百,前言不搭后语读者看得不明不白。再细细一琢磨,也只怪我的文章水份太多,于是,慢慢地练就了写千字文的功夫,让编辑下不了手。

  
文章发表后,我很想听听家人的意见,所以我常“嘻格格”地将豆腐乾文章寄回家乡。家人的态度倒恰好有点代表性:做教师的大哥是个老共产党员立场坚定,对我的文章不屑一顾,当然,托改革开放的福,不然的话,他也许会把送我到衙门里去;当财务的姐姐是白天算账晚上算牌没空看书读报;倒是当工人的二哥无产阶级立场不坚定,对我的奇谈怪论常遥相呼应;只是急坏了饱经风霜的老母亲,不时给我发来一张张“黄牌”,并督促妻子严格把关。聪明的妻子,既要应付“上司”当然还想要点稿费,给我出了个两全其美的歪点子:上等级的文章署笔名发。我只有对编辑苦笑了:“看来日本的新闻自由还受中国的新闻不自由的约束呢。”

  
九九归一,老婆是人家的好,文章还是自家的好。不管是发表的,枪毙的,获奖的,腰斩的,上网的,匿名的,我一一将其分门别类整理成册,敝帚自珍孤芳自赏。喜形于色之际,一旁玩电脑游戏的儿子认真地发问了:“你写了这么多文章有什么意思呀?”……*『?#!&%-$);+(”‘=……陈某一时语塞,无言以答。(2000/2/4)

  




 回复[1]:  邓星 (2007-02-25 21:55:21)  
 
  哈哈哈,我送冰淇淋来咯。。虽然还不到半夜。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7-02-25 22:19:15)  
 
  陈某,下次这么回答你儿子:“爸爸要是不写那些文章,就会像一个叫东京博士的人以前一样,得十二指肠胃溃疡,住3次医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写作甘苦
    千期一会 
    乱话三千之乐 
    三千院开场白 
    山水有情  
    文章甘苦 
    我烧“大杂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