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我是谁
字体∶
我是一个无党派人士

陈某 (发表日期:2006-03-08 18:37:42 阅读人次:1438 回复数:8)

  陈某一直以无党派人士自居,而且颇为自得的是历史特别清白。

  
当然,对於比较挑剔的朋友需要声明的是,陈某读小学时因为年幼无知而参加过一个叫做“红小兵”的革命组织。这个组织的前身和后身都称为“少先队”,也就是带红领巾的儿童。因为那时闹文革,什么东西都要变一变改一改,於是每个小朋友的胸前都挂了一块小牌牌,上面有老人家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现在想来那小牌牌实在也就是一个广告牌,只能算陈某从小当过一回义务销售员,吆喝过几声反修防修为他老人家贩卖共产主义。

  
陈某刚读中学时还有过一个叫做什么“红卫兵”的革命组织,因祸得福的是加入红卫兵要经过一定的政审,简单地说就是要查一查祖宗三代是不是都穷得叮当响,陈某由於祖上拥有几亩薄地而被拒之门外。等到“红卫兵”再改回“共青团员”的光荣称号时,陈某已经对参加这种游戏没有兴趣了。所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向任何组织写过情书什么的,当大学的同窗同床们几乎成为清一色的共青团员时,陈某还是一块白板一枝独“修”孤芳自赏,班级的团支书恨铁不成钢终於没有做成大满贯而为此遗憾终身。毕业分配时看看那些党员团员们身不由己言不由衷地硬着头皮红着脸皮表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时,陈某不禁心里暗自发笑。

  
参加革命工作以后,因为喜欢乱涂乱写,陈某经常被单位里的团委和工会拉去写写黑板报大标语什么的。因而引出了“一枚团徽”的故事。这个故事很简单,话说陈某经常为团委做事,也就和团委书记打得火热称兄道弟的,长话短说吧,故事的结局是年末局里开什么表彰大会时,就把陈某作为优秀团员报了上去。陈某是开会那天才知道的,急忙向团委书记澄清事实真相申明名不符实,团委书记还以为陈某在开玩笑呢,因为陈某这个人做事很卖力只是说话向来一本不正经的。经过确认后,团委书记想搞突击入团也来不及了,只能假戏真做上台凑合了。於是匆忙中给陈某胸前别了一枚团徽以假乱真。所以你如果以后在陈某的居室里能找到一枚团徽的话也不要大惊小怪的,陈某已经坦白交代了事件的来龙去脉。陈某从来没有加入过共青团,这一点是可以向江主席保证的。

  
这个故事的中心思想说明了陈某这个人历史上还是为人民做过一点好事的,同时也反映了陈某这个人思想僵化立场顽固居然能出淤泥而不染近朱者而不赤坐怀而不乱。

  
刚才提到乱涂乱写,陈某要说几句题外话了。因为从小练过书法,所以也知道一些悬腕提肘中锋运笔的基本路数,而且一直习的是柳公权的玄秘塔,整齐端庄筋骨分明,可是后来看到了王羲之的兰亭序,马上喜新厌旧改换门庭去临老王的字了。结果练得既没有柳的筋骨又缺少王的洒脱,不伦不类的。都说字如其人,此话确实有理。你如果有幸看到陈某的书法小作,就可以知道他是如何不拘章法的。这也可以看作陈某为什么会成为无党派人士的一个有力旁证。还可以作为陈某无法无天的佐证是,以前用稿纸写作时,陈某喜欢把稿纸反过来写在没有方格子的一面,据说这样写作时可以产生一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当然这也导致了陈某作文为人从不循规导矩的散漫习性。

  
写到这里陈某对自己已经是一个无党派人士充满自信。无党无派意味着少一份约束和责任,多一份自由和选择。以前有朋友对陈某说,你经常写不三不四的文字当心有什么反动组织发展你呢。陈某是嘻皮笑脸地回答正愁没地方领美金港币呢。这当然是开玩笑啦,陈某做一个无党派人士心满意足矣,你看人家无党派人士也不还是能上大会堂登天安门荣华富贵?不过,说到这里陈某又有点沮丧,同样无党派人士,还差得十万八千里呢。当然,关键也就差“著名”两字。一“著名”一弄弄大就什么事情都好说和什么党派不党派又无关了。所以,陈某还要戒骄戒躁持之以恒坚持基本路线百年不动摇:搞什么事情都要想方设法弄弄大,当然罗,小姑娘的肚子除外。

  
引起陈某这一大堆废话的原因是昨天陈某的儿子读到国内小学语文课本中的“团员”两字大惑不解,陈某费尽口舌旁证博引深入浅出授道传业释疑解惑。小陈又问老陈是不是团员?於是陈某只能老实说爸爸从小不求上进不学无术不务正业而且不思改悔所以很不好意思不知不觉地混了这么多年已经不可救药了。

  
如此看来,陈某算一个合格的无党派人士是毫无疑问的,而且从发展趋势来看这辈子还将继续当下去,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可是,忽然又觉得做无党派人士好像也很时髦,最近经常有朋友对陈某说,“你怎么还在写那些惹是生非的文章?我现在算是看透了,不关心政治也不相信什么主义啦。”陈某依然以奇谈怪论答之:每个人都以一定的姿态(当然包括政治姿态)生存于世,无论站着坐着还是躺着跪着。厌恶政治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姿态,没有主义也是一种主义。不过这样说来,似乎又不存在无党派人士了。(2001/5/10)

  


  




 回复[1]: 自己提一下 陈某 (2006-12-20 19:13:07)  
 
  给黄画家看看

  
大约1,2个月前,黄画家邀我谈话。说起要成立一个什么什么组织,问我是否愿意担当其中的文学分会的什么什么。我当时一激动,答应考虑入伙。回来的车上,就想起自己对自己的约束。呵呵。无党派啊。后来,谢绝了黄画家的好意。

  
近来,又有朋友提起是不是成立一个什么东洋镜协会或者什么团体。同样不予考虑。

  
自己提一下,也算是立此存照。自戒自律。无党派到底。

 回复[2]: 比我还清白啊你! 刘大卫 (2006-12-20 19:55:58)  
 
  我还曾经入过团呢!

  
但愿不要算一个污点。

  
澄清两点:第一,我是初三才入团的,是中学里最晚的一批;

  
第二,入团的诱惑,很大程度在于团员在升高中时好像是一个身份的标志,比老百姓占优势一些,我就入了。

  
但是,入党我就坚决不干了。大学二年级我当班长,我们的班主任找我谈话,就在6号楼2楼靠近篮球场的那个窗户前跟我谈话,被我婉转地拒绝;到了工作单位里,党小组书记又找到我,又被我严词拒绝。

  
因此,我还算清白的。

  
话说回来,连团都没入过的人,真不多吧?

  
你算个稀有动物。

 回复[3]: 我最清白 烧饼 (2006-12-20 20:03:07)  
 
  只进过少先队,而且还退了。

  
那时候我特有追求,是第一批进的少先队。

  
六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们”给我系的红领巾。我都舍不得解开。

  
还带到我爹单位臭美了一圈。

  
放学路上也没有一个老奶奶让我扶扶,真扫兴。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6-12-21 09:59:33)  
 
  和猪位相比,俺大概算有点红彤彤的历史了,哈哈,不过一出校门,俺就露出了真面目,基本上是属于楼主那种,不再沾染任何组织团体,做一个自由人。不过红彤彤的时候,也经常在学校和家庭教育内被说教要“改改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的习性”

 回复[5]: 我算是毁了 拖布 (2006-12-21 23:22:38)  
 
  拖布我当年在酒肉朋友党代表(别误会,该兄可真是位好人)的大力举荐下,曾耗吾毕生才华写下一份中篇入裆深情书。 不料此兄忽然消失半个月,待两周后拖布满怀深情重读大作欲向我党大表红心决心奉献心时,不料于文中发现自我,拖布竟然会是个鸡鸣狗盗趋严附势道貌岸然男盗女娼下作不堪的鼠辈。

  
于是大怒。并做决定,甘心与市井愚民为伍,再不敢妄想跻身我党光辉伟大的行列。

  
自彼,拖布便踏上了孤独潦倒的不归途。

  
唉~~~

  


  


  

 回复[6]: 斑竹,2007也请多关照 雪非雪 (2007-01-01 12:03:04)  
 
  无论如何,也要亲自上门来拜年。

  
斑竹从前是无党派人士,现在竟创了东洋镜党。

  
让我这终生流浪在组织以外的孤儿也有了一个所属,功高不可估量。

  


  


  


  


  


  


  


  

 回复[7]:  凌霄宫 (2007-01-01 13:57:12)  
 
  欢迎入伙武当派!!

 回复[8]: 陈某真的是无党派人士? 开明乡绅 (2012-08-31 21:35:56)  
 
  弊国有几大民主党派,还有一个叫做无党派人士的团体。本地主当年和陈某一样,对领导的关心,诚惶诚恐,一个劲地说:鄙人作为无党派人士,愿意为我党的繁荣昌盛贡献力量。不料,领导义正词严地指出:无党派人士不是自封的,是我党选定的,我党说你是,你就是,说你不是,你就不是。无党派人士是一个头衔,是一份资历,更是一份地位的象征。

  
现在的陈某,能不能称为无党派人士呢?还要研究研究,等本地主请示主席后再说。2001年,陈某就如此大言不惭,还是要批评一下的。当然了,当时本地主还不认识陈某,也怪本地主教育不够,回去向主席写个检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是谁
    中文导报和我 
    五十打油 
    我得到了诺贝尔奖以后……  
    我为什么没有得到诺贝尔奖? 
    我是一个无党派人士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